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国师夫人要出嫁 第6章(2)

作者:香弥
  她心一惊,顿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我信得过保松哥的为人,他答应不会说出去便不会说出去。”

  “你凭什么信得过他?”他质问。

  “我们从小一块长大,情同手足。”更别提两家曾有意撮合他们。但她一直只视郑保松如兄长,并无他意。

  他冷哼,“情同手足又如何,这世间多得是手足相残之事。”

  “保松哥不会害我。”她言语间对郑保松的信任流露无遗。

  “人心隔肚皮。”他冷冷讥诮了句。

  她为了郑保松对他怒目相向,已使他不悦,而这段时间他花了那么多心思才稍稍得到她的信任,但对这郑保松,她却毫无条件的相信,令他更加愠怒。

  “但害人总该要有原因,莫郑两家素来交好,我与保松哥也无嫌隙,保松哥没有理由害我。你放了他好不好?”

  “你这是在为了他向我求情?”他眼神冷了下来。

  莫雨澄不明白说着说着夜离为何又不悦了,浑然不知有人饮了醋,正酸气冲天。

  “你不放他,难道要一路带着他到乐平侯吗?”

  “没错。”

  “你抓着他究竟想做什么?”她无奈拧眉问。

  他冷哼,“要一个人不泄露秘密,除了杀人灭口之外,还有个方法,便是将人关起来。”

  她震愕道:“你要把他关起来?!哥又不是犯人,你不能这么做。”

  见她一再维护郑保松,夜离的心情益发恶劣。

  “好,要不然你去把他弄哑,再把他的手打残,让他不能说也不能写,无法透露任何事,我便立刻放了他。”

  知他是有意刁难,她沉下脸,“夜离,你明知我不可能这么做,何必要为难我?”

  “我只是让你自个儿选,若不杀他、不关他,便只能弄残他,你自己看着办吧。”他以毫无商量余地的强硬语气道。

  他可是为了她才破例饶他一命,一路还要带着这个麻烦的家伙到乐平侯府去,他也不乐意。

  明白别无选择,她蹙眉询问:“你想将他关到何时?”

  “等事成之后我自然会放他。”她对郑保松的关切让夜离的眼神更阴郁几分。

  闻言,莫雨澄心念一动,神色凝肃的出声,“你究竟在暗中计划什么事?”

  先是他诈死又以假的宝壶欺骗陛下,安排她再嫁乐平侯接着又让她诈死,这一连串的事背后,必然另有所图。

  夜离却转过身,不再出声。

  若是莫雨澄此时能多加安抚他,也许就没事了,但她此刻满心都在思付夜离究竟暗中在策划何事,没有适时劝哄,导致后来郑保松的身上又因某人恶意的粗鲁而多出了几处摔伤。

  “你轻一点。”

  见夜离将郑保松重重扔进马车里,莫雨澄忙上车担心的查看有没有摔伤他,见他没有大碍,她小心的将被点住昏穴的他扶好,又在他身子盖上一件斗蓬,免得郑保松着了凉。

  将这一切看在眼底的夜离,眸里闪过一丝寒芒,驾着马车的他,平坦的路不走,专挑坑坑洼洼的路而行,令马车一路剧烈颠簸。

  可怜被丢在车厢里的郑保松也跟着跌来撞去,昏迷中的他无法喊痛,身上多出了几处碰撞出来的瘀青。

  “夜离,我来驾车。”看不下去的莫雨澄想接过缰绳。

  他没交给她,对她伸来的手视若无睹。

  她拧眉,委实不明白他究竟在闹什么脾气,从昨日起就不给她好脸色看。

  他抓了保松哥,还执意要将他带到乐平侯府,她才是该生气的人。

  这阵子看惯了邪肆轻佻的他,很不习惯这般冷冰冰的他,想气也气不起来,她叹了口气问:“你究竟在生什么气?”

  “你还看得出我在生气。”他冷哼。

  他浑身的冷意,都快冻着她了,她怎会看不出来。

  “保松哥都让你抓了,你还有什么不满?”

  这女人不知她开口闭口保松哥令他听得很刺耳吗?连哄他都不会,气死他了。

  他气恼的猛然搂住她,发狠吻住那张令他生气的小嘴,他带着惩罚的味道吻得很粗暴,不时重重啃咬着她的舌与她的唇。

  她被他喝咬得发疼,一双英气的墨眉紧蹙,可她没推开他,心忖若是这样能让他消气,便由着他了。

  半晌后,夜离才放开她。

  只见莫雨澄唇瓣被他蹂躏得又红又肿,隐隐还可见到咬痕。

  他气还没消,不满的斥责,“你说你是怎么当人娘子的,相公生气了,也不知道好言哄着,反而一心记挂着别的男人。”

  听见他的话,莫雨澄眨眨眼,半晌后才会意过来。原来他是打翻醋种子在生闷气,她忍不住感到好气又好笑。

  “我视保松哥如兄长,没有他意。”

  “那就让我杀了他,免得还要麻烦的一路带着他到乐平侯府。”他恶意的道。

  “你不能杀他,我视他如兄长,他也算是你的大舅子,哪有妹婿杀大舅子之理。”瞟他一眼,见他脸色又转阴,可哄人的话她不太会说,她于是沉吟了下,才开口,“不如我唱首曲子给你听。”

  不等他开口,她便轻轻吟唱起来——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何时见许兮,慰我旁徨,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听着听着,夜离眸里的怒色稍退,“你呀,唱的比说的动听。”

  她失笑,夜离这性子竟有些孩子气,其实也挺好哄的。

  她执起他的手,敛容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夜离,你若以真心待我,我必还以真心。可你却事事隐瞒,令我难安。”

  “有些事不是我想隐瞒,而是时机未到,时机到了我自会告诉你。”若他没拿真心待她,当初他只需将她交由顾隐即可,何必亲自陪着她一路南行。

  “好,我等你。”她不再追问。

  怒气散去,夜离心情转好。

  看着她方才被他粗暴肆虐过的唇瓣,他伸指轻抚,“疼吗?”

  “疼,你的牙很利。”她的舌到现在还隐隐发疼。

  “谁让你不知闪躲反抗。”蠢蠢的让他咬。

  “我若不让你咬,你能消得了气吗?”若她闪躲反抗,只怕他会咬得更重吧。

  “原来娘子是在心疼为夫。”他目露笑意,“那我也让娘子咬回来吧。”

  “不用了。”见他又恢复轻佻的模样,她眸色一柔,唇瓣弯起笑弧。

  “咬吧、咬吧。”他兴匆匆凑过唇瓣。

  她好笑的推开他的脸,她没他那么爱咬人,“先让你欠着吧,下次你惹恼我,我再狠狠咬回来。”

  他搂过她,在她红肿的唇上极轻的吻一下。“为夫疼娘子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惹恼你呢?”

  还说,他惹恼她的次数她都数不清了。但看着这般笑着的夜离,她也满眼笑意,她的心绪随着他的喜怒紧紧被牵动着。

  她的心已完全系在他身上,因他喜而喜,因他怒而忧。

  这日中午时分,马车驶进临兆城,一路来到乐平侯的别苑。

  接到下人禀报的乐平侯闻人尹与顾隐匆匆出来迎接他们。

  “顾隐他们都到了好几天了,你们怎么这会才到,害我以为你们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一见到夜离,在别苑等待多日的闻人尹便张口抱怨。

  觑向闻人尹,夜离笑答,“我跟娘子一路游山玩水,耽误了点时间。少尹,来,见见我娘子,你嫂子。”他牵过莫雨澄介绍。

  闻人尹那张俊雅的脸庞写满吃惊,他瞠大了眼,看了看夜离,再望望莫雨澄,纵使是傻子也能看出两人之间流转着的那抹情愫。

  他与顾隐互觑一眼,表情有些纳闷。“你不是要把莫雨澄嫁给我吗?”怎么这会亲密的直呼她娘子,还要他称呼嫂子?

  闻言,夜离眼眸微眯,如筝音般的嗓音隐含着一丝危险,“你再说一次,我没听清楚。”进入这处别苑后,他就取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原本那张风华绝代的容颜。

  “呃……”看来师兄是认真的,闻人尹立刻识趣的改口,“我是说你跟嫂子一路赶来想必累了,咱们先进厅里歇着吧。”

  “等等,你先命人将马车上那人送进牢里关起来。”

  莫雨澄立时出声反对,“不能将保松哥关进地牢,这样太委屈他了。”

  夜离哼了声,不甘不愿的改口吩咐,“那找间厢房将他软禁起来,命人看着他,别让他离开。”

  莫雨澄知他已做出极大让步,眉心微蹙,却也不再多说。

  闻人尹却有些吃惊,师兄竟然因嫂子的一句话便改变主意,他向顾隐抛去了个眼神——你家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不知道。顾隐以眼神回答。

  “师兄,那车上是何人?为何要将他软禁起来?”闻人尹不解的问。

  “他认识雨澄,我担心他回都城会将她还没死的消息泄露出去。”

  “欸,那你怎么不直接杀了他,还麻烦的特地带过来?”闻人尹困惑问道,这一点都不像是师兄的行事作风。

  夜离睨他一眼。“我是这么嗜杀之人吗?”

  他这句问得闻人尹一时哑口无言,师兄纵使不算嗜杀之人,但若旁人有泄密之嫌,他会毫不犹豫的除去,不会手下留情。

  但为了避免再激怒师兄,他选择沉默不回答,只得带着满心的疑惑,命属下将郑保松带下去软禁起来。

  忽然忆起一件事,闻人尹瞥了眼莫雨澄才对夜离说道:“我前两日收到都城里飞鸽传回来的消息。”

  “什么消息?”

  闻人尹有些迟疑,悄悄瞄了眼莫雨澄。

  见状,夜离回避莫雨澄,走到一旁。“是什么消息?”

  暗觑了莫雨澄一眼,闻人尹悄声道:“莫崇泰父子因顶撞陛下惨死于朝堂之上,莫家也被满门抄斩了。”

  夜离神色一凛,“这是何时发生的事?”

  “约莫六、七日前。”

  略一沉吟,夜离肃声问:“莫崇泰父子为何会顶撞陛下?”

  “据说是因为得知嫂子的死讯,莫骏为其妹向陛下抱屈,而惹怒陛下遭罪,你看要不要告诉嫂子这件事?”

  夜离摇头,担心莫雨澄一时承受不了这个噩耗,“暂且不要,我再找个适当的时机告诉她,你嘱咐别苑里上下的人,任何人都不许向她透露这件事。”

  “好,我会吩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