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师夫人要出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国师夫人要出嫁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是说你坠马之事是陛下命人做的?”她满脸惊诧。

  “何止那次,这一年多来,他己暗中派人来行刺我很多次,我若再不给陛下面子,只怕他要恼羞成怒直接砍了我脑袋。为了卖陛下面子,我只好假装受了内伤,但八成是我一直拖着不死,他等不及了,才会下旨赐婚让你嫁进夜府。”无视于她于里那柄抵着他胸口要害的匕首,他神色仍是一派悠闲。

  “陛下没有让我杀你。”她皱眉澄清。

  他了然的笑睨她,“他是派你来找宝壶的吧?”

  “你知道?”

  夜离低笑,“所以我不是生了个宝壶给他吗?想来他正在参详那只宝壶的玄机吧。”

  “你是说那只宝壶是假的?”她愕然道。

  “难道你真相信世上有如此神妙之物?”他冷笑反问。

  “你竟胆拿假的宝壶愚弄陛下?!”她为他的胆大妄为感到不可思议。

  “他先不仁,怎能怪我不义。”低首瞄了眼她手里的匕首,夜离提醒她,“你再不动手,失了这次机会,可要换我杀你了。”

  望向手里的匕首,她迟迟无法下手,“我们非要这样拚个你死我活不可吗?”

  “我们之中只能活一个,不是你死我活,就是你活我死,你自个儿选吧。若是你嫌命太长,想成全我,我会很感激你,待你死后,我会将你安葬在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让你长眠。”他含着谁笑的眸光注视着她。

  莫雨澄握着匕首的手紧了紧,猛然使劲,往前一送。

  就在刀尖要刺入他胸口时,她收住了力道,苦笑摇头,“我这生不曾杀过人。”她还是下不了手。

  他含着笑意开口。“那就让我杀你吧。”

  瞬间,他手指翻飞连点她胸前大穴制住了她,然后趁她惊愕张口之际,塞了颗药丸进她嘴里迫她咽下。

  “你让我服下了什么?”

  他那双夜星般的瞳眸流转着一抹坏笑,长指轻扣着她下顿,徐徐出声,“唔,我想想,少尹似乎是同我说,这药叫断肠裂心催肝捣胃破脾有去无回丹。”

  “这是毒药?!”她一惊。

  “这名字听起来像补药吗?”他含笑反问。

  她神色一冷。“你干脆直接一刀杀了我,何必让我服下毒药多此一举?”

  看着不能动弹的她,他伸指戳了戳她的面颊,笑得非常极意。

  “这是因为看在你方才不忍心下手的分上,所以让你再多活几天。不过你也别害怕,只要你不试图逃走,等到了乐平侯府,我可以考虑给你解药。”

  从方才起,莫雨澄便一直觉得有些不对劲,此刻,她终于察觉是哪里不对了。

  此人一点都不像以前的夜离那般温文优雅,言行邪肆轻佻,她凝眸瞪着他,厉声质问:“你是何人?为何要假扮成夜离的模样?”

  夜离扬眉古怪的一笑,“你为何会认为我不是夜离?”

  “世人皆知国师夜离温文尔雅,哪像你这般轻佻?”她质疑的瞅着他,想看穿在那张风华绝代的脸皮下,是不是还藏有另一张面孔。

  他哼笑了声,“你该感到荣幸,能得见我真性情的人并不多。”那个温文儒雅的夜离全是他装出来欺骗世人的样子,这才是他的本性。

  她满脸错愕的瞪着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性情浮桃之人,真是那个温润如玉的夜离。

  “你真的是夜离?!”

  “如假包换。”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他抓着她的手,让她亲自抚摸他的脸颊,“瞧,我脸上这可是温暖的血肉,不是人皮面具。”

  手指下的触感确实是温热的肌肤,十分细致滑腻。

  见她瞠目结舌望着他,说不出话来,夜离勾唇嗤笑。“如何?相信了吧。”

  她仍是难以置信眼前这人与以前那个夜离是同一人。

  “你那夜……分明吐了一大摊的血……”莫非那也是假的?

  他心情极好的为她说明,“那些是我事先用猪肠衣裹着藏在袖中的鸡血,趁着假咳时悄悄弄破外头的肠衣,那些鸡血自然就流了出来。”

  “那么你半夜赏梅……”那段令她再三惦念的情景也是装出来的?

  “我早就算到那夜白梅会开花,才刻意半夜起来赏梅,那夜我在赏梅时你不是瞧我瞧得都痴了吗?”他夜星般的双眸满含揶揄的笑意。

  她一窒,“我才没有。”她羞于承认那晚自己确实是瞧他瞧得痴了。

  “还不承认,我后来沐浴时,你不是想来偷瞧我吗?嘴角都快流出口水了。”

  “我没有流口水!”她羞怒驳斥。

  “若是我再洗久一些让你偷瞧到,只怕就会流出来了。”

  “你不要胡说八道,谁想瞧你了!”莫雨澄为自个儿当时曾鬼迷心窍而懊悔不已。

  他不容她否认,再续道:“那你当时偷偷站在屏风旁想做什么?”

  “我、我只是想看你洗好了没……”她英气的脸庞再也忍不住的泛起一抹可疑的暗红。

  他伸指戳了戳她心口的位置笑斥,“言不由衷。”

  她忍无可忍,“你够了,别再羞辱我,既然我落在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便你!”

  “哎呀,你没听懂我方才说的话吗?你已服下了毒药,只要你不试图逃走,我不会设你。”他抬眸瞧了瞧天色,“时候不早,该上路了,否则入夜前下不了山。”

  他解开她的穴道,再次警告她,“不要想逃走,以你的武功,在我手下过不了十招。”

  闻言,她很不服气,“方才被打败的人分明是你。”

  “那是我为了试你,所以故意让你赢的,你若不信,可以试试。”

  就在她想试试,他是否如他所言武艺胜过她许多时,夜离又补上了几句话——

  “不过若你动了真气,会加速血行并催发毒性,那毒一旦发作,可是会有万蚁蚀心般的痛苦。”

  想起适才被逼服下的毒药,她心一寒:“你方才为何要试我?”

  “我想试探娘子你在生命交关之时,是会为了保命而对为夫痛下杀手抑或是会手下留情。唔,你可真是没让我失望,对为夫爱得死心塌地,宁愿自个儿死也舍不得杀我,为夫可是很感动呢。”他悦耳的嗓音透着戏谑笑意。

  她咬着银牙,冷冷道:“我只是没杀过人,才会一时心软下不了手,你不用自作多情。”

  他长指抬起她的下颚,夜星般明亮的眼瞳注视着她,低吟了几句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有匪君子,充耳秀莹,会弁如星……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这些不是为了我而吟的吗?”

  莫雨澄神色一震。他听见了!

  “那日在梅树下的人果然是你。”她没有看错。

  他低笑,“当时你一瞥见我就对我紧追不舍,那晚若不是顾隐及时出现,还真是差点就让你追到呢,那时你在吟那首诗时语气里可是充满了思念之情,连我都忍不住动容。”

  被他当面这么说,她羞窘得呼吸一窒,好一会儿才道:“那只是我一时兴起随口吟的诗,并非为你而吟。”

  “我以为娘子是个英姿飒爽又率直的姑娘,今日才发觉娘子原来是个口是心非之人。”他的语气里充满揶揄之意。

  紧握着双拳,对他的话,她无法反驳,因为她确实言不由衷。半晌,她神色僵硬的转移话题,“你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假扮顾隐?”她竟然一直没有察觉。

  “今日一早。”这几日,他一直藏身在迎亲队伍里。

  “顾隐让我今日扮成侍婢而让瑶琴顶替我,莫非全是为了方便让你在今日的混乱中带走我?”

  “没错。”他颔首,举步往山里走去。

  “我们要上哪去?”迟疑了会儿,她跟上他。

  “乐平侯府。”

  “既然目的地一样是乐平侯府,你何须多此一举单独带我走?”她不解质疑。

  “若是跟着迎亲队伍,我怕你没命抵达乐平侯府,自从传出你携宝壶出嫁之事,早有多方人马暗中谋划,准备在途中动手。”

  “你真要我再嫁给乐平侯?”她眉心拧紧的问,心口发闷。

  “呵,娘子与我已拜过堂,纵使你想嫁,只怕乐平侯也不肯娶。”他半真半假的说。

  言下之意是已把她当成妻子吗?她心中的窒闷才散去一点,下一瞬,思及方才他欲置她于死地的冷酷,她心头又是一寒。

  “难道这场婚事从头到尾都是你策划的骗局?还有,方才那些袭击我们的黑衫人该不会也是你安排的?”

  “非也,那些人不过是想抢夺宝壶的一群流寇罢了,顾隐和夜府的护卫会收拾他们。”他放缓脚步,让原本落在他身后的莫雨澄与他并肩而行。

  “那假扮成我的瑶琴呢?”他既然得知她嫁进夜府的目的,瑶琴的身分他必然也知晓,他连她都想置于死地,只怕也不会放过瑶琴。

  “在顾隐他们收拾了那些匪徒后,众人将会发现你被那些匪徒误杀而死,等瑶琴看过你的尸首之后,顾隐会放她逃走回都城,向陛下禀报你的死讯。”

  “怎么会有我的尸首?”她诧问,她分明还活得好好的。

  “这很简单,只要事先准备一具尸首假扮成你,即可瞒过众人耳目。”

  “你安排我诈死?!”她惊道。

  夜离唇瓣噙着抹不怀好意的笑,“没错,这会咱们两个人都是已死之人,你跟我算是绑在同一条绳子上了。”

  “你究竟想做什么?”她凝眸望着他问。

  从这一连串的事情看来,他似乎在暗中策划着什么,但他未再多透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