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魂萦染娘泪 第9章(2)

作者:媄娮
  吞凰谷外气氛剑拔弩张。

  衔命剿匪的凌常风,不顾随行副官的劝阻,坚持追捕企图逃跑的阳鸩。

  “你们先去接管阳鸩手下投降的人马,并将这里的消息先行通报御剑司知情。”凌常风不理会肩膀血染之痛,知晓尚有阳鸩余党逃脱,便策骑急欲追回。

  不是想贪功,而是对他而言,唯有将阳鸩擒下,使之伏法认罪,才算对得起皇上的期待。

  “凌将军,你别一个人追去啊!”抬眼见凌常风居然连随行副从也不带,一个人单骑而去,不禁吓得惨白了脸。

  远去的身影仅剩一小点,急得随行副官跳脚,匆匆将琐事交待下去,也急驰追去。

  而这边提剑迎战武功高强的阳鸩与其同伙,负伤的凌常风丝毫不落下风。

  此刻的凌常风已经杀红眼,其剑势之凌厉让阳鸩心中暗自打寒。

  这根本就是不要命的打法,他们之间可有三世宿怨未偿?

  念此,阳鸩趁着属下上前阻挡凌常风之时,转身欲逃。

  “想逃哪里?”凌常风纵身一跃,利剑笔直朝阳鸩挥去。

  未料阳鸩虚晃一招,蓦然转身,触动袖中暗箭。

  瞥见银光划过眼角余光,凌常风心里警钟大响,却来不及一一一支袖箭射中他的腹部。

  “该死!”凌常风额冒冷汗,一手忍痛折断箭柄,另一手挥剑直取阳鸩咽喉。

  “凌将军小心!”追上的副官看到眼前惊人的景象,立刻出声警告。

  凌常风只感觉手中的长剑划出一道血泉,然后眼前又射来一支袖箭。

  腹部伤处传来麻痹与剧痛,让他对眼前这突来的短箭失去躲避的力气。

  袖箭正中凌常风的胸口。

  冰冷的箭身嵌入体内,伴随强烈的痛楚让凌常风的神思完全模糊。

  就在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坠时,他看见悬崖上的阳鸩也扑跌倒地,凌常风的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而在迷蒙之中,似乎又传来那深情的低唤。

  风……

  听着这声音,凌常风神情安和的合上双眼,任黑暗吞噬他……



  赵盼盼坐在床沿,手里紧抓着那块茜红色布,心里不知怎地,就是觉得慌。

  看着摊在床铺上的双喜连衣裙,眉心凝聚,丝毫没有试穿的打算。

  打从凌常风忿忿离去后,赵盼盼就常在夜里思念着他而偷偷落泪。

  她知道她是迷信了点,但追根究柢她不过是不想害了凌常风罢了,况且凤栖梧也言明不会轻易放手,在左右权衡之下,她除了对小王爷妥协,还能有其他办法吗?

  指尖触摸双喜连衣裙上的绣工,心里却萦绕着凌常风说话的模样与看着她深情的目光。

  他现在不知道过得如何?是否已决定迎娶仪容郡主了呢?

  察觉随着婚期日近,思念凌常风之情便愈浓重,再加上那日捡到这块色布,分明就是凌常风曾来看过她的证据。

  思及相识种种,与他不畏困难的想与她厮守的决心,赵盼盼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勇气,想抛开一切枷锁,回到他身边。

  她直起身子,踏出脚步,往风栖梧的书房而去。

  她知道平常这个时间,他若没出府,便是待在那儿与府臣议事。

  一路走过弯曲回廊来到书房,却见房门未关,正想出声却听见门内传来凤栖梧与寂影的对话。

  “……在领兵剿寇匪的行动中,与为首的阳鸩力抗重伤跌落深谷,至今仍下落不明,经过御剑司搜寻过后,已向皇上呈报其殉职之可能。”寂影近身向正翻板书册的凤栖梧报告。

  “喔?那皇兄的反应如何?”凤栖梧懒懒的抬眉,合上书。

  “皇上的反应震惊并表哀恸,传已召凌家双亲入宫宣慰。”寂影低语。

  “是吗?”漂亮的唇形弯起弧度,凤栖梧的眸里闪过沉思,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但一时间偏又理不出头绪,不禁蹙眉。

  门外的赵盼盼一听到“凌家”二字,心口猛地一揪,是……他吗?

  “十三爷觉得有问题?”

  “不是,只是觉得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凌常风不来抢他的亲,害他没借口捣乱,这下子只好娶个不爱的女人放在府里当摆饰了。

  “那么十三爷打算如何因应?这事情赵姑娘迟早会知道的。”

  凤栖梧掀唇正想回话,却瞥见一抹身影走进房里来,寂影回首,脸色僵然。

  “有什么事情是我该知道的?你们……刚才口中所说之人是谁?”赵盼盼内心震荡,恐惧与害怕的感觉霸占了她。

  “你心里有数,不是吗?”凤栖梧直起身子,将寂影支开,他双手负于身后,朝她走近。

  身子晃动了下,内心大受打击。“是……常风?”不会的,不会是他。

  凤栖梧玉面生冷,看着她,不回答。

  见他不答,赵盼盼内心更为焦急,她上前一步,接触到他严峻的眼神又止住脚步,她以近似哀求的嗓音低喊,“告诉我,不是他。”

  凤栖梧微敛眸,表情镇定如常,“不管你知道多少,我们的婚事将不会有任何变数。”就算婚事原本是想设圈套给凌常风跳,如今他人虽已死,凤栖梧却也没有反悔的打算。

  “为什么?我很清楚你根本不爱我。”眼眶蓄着薄热,她忽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看着眼前这个不爱的女人,凤栖梧忽然间想起那个女人临死前,对他下的诅咒。

  “婚事已定,多说无用。”他字句铿锵,不容二话。

  捏紧的双拳抡在身侧,赵盼盼霍地大喊:“我要解除婚约。”她要去找常风,确认他的生死。

  “不可能,本王不允许自扫颜面之事发生。”凤栖梧动怒拂袖。

  回想起过往那段恶劣的回忆,让凤栖梧的口气也跟着暴躁起来。

  “你要我,只是为了扳倒皇上身边的左右手,现在常风已经不在了,你还要我做什么?”眼底的热意悬在眼眶,好重好重。

  “你没有自己想像中的有用处,况且会走到今天这局面,也是你爹弄出来的。”他只是顺水推舟。

  热泪滚出眼眶,后悔的感觉难以言喻,她看着他,声音颤抖,神情却坚定异常。

  “放我离开,我不会对外揭开这桩阴谋,我只想要回到他身边。”她不相信他已经死了。

  常风怎么会死?她明明就已经按照算命之言,没有嫁给他了,他怎么会死?

  脸色阴鸷,他控制着情绪,“他已经死了,而你是我的准王妃。”

  “让我走,让我去找他……”她不相信!

  “嫁给我,你还能搏得王妃之名,为你赵家攀高接贵旺门风,这才是你最好的选择。”他伸出手扣住她的下巴,皱眉想替她拭泪,却被她一手挥开。

  “你根本不爱我。”你只是利用我。

  “已死之人,更不可能给你想要的爱情。”现实永远比理想残酷。

  “更少他爱我……”赵盼盼完全无法接受凌常风逝去的消息,眼泪溃堤。

  “是你自己负气离开他,而你爹则因为心疼你的遭遇,才找上本王娶你,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起的因,所以接下来的苦果,你也得承受。”看着即将迎娶的女人,为另一个男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即便他内心对赵盼盼并无感情,仍觉得很不是滋味。

  “我不要,放了我,让我去找他……”她拉着他的手,极欲摆脱这牢笼,她要去见凌常风。

  “不可能!寂影,把她带下去严加看管,在她正式成为你的主母前,不准她外出。”

  凤栖梧终是忍不住的使出最后手段,将赵盼盼软禁在小王爷府。

  看着那个一开始只想当棋子利用的赵盼盼伤心欲绝的模样,一向冷淡寡情,抱持唯我主义的凤栖梧,感觉内心好像有什么东西松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