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魂萦染娘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魂萦染娘泪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赵盼盼带着满腹的疑问,跟在凤栖梧的身后,穿过绿草夹径的花园,经过用太湖石堆砌成的假山,走过两座院落,最后来到侧厅,人才刚站定,就听到一声熟悉的轻唤。

  “盼盼!”找人找到小王爷府的凌常风,一见到赵盼盼的身影映人眼帘,顾不得身分与旁人在场,随即开口唤她的名。

  “常风?”没料到要见的人居然是凌常风,赵盼盼一脸错愕。

  “盼盼,你真的在这里!”本欲求证,现在亲眼瞧见她确实在此,凌常风的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怪异感受。

  “我……”赵盼盼正欲解释,却被站在一边,笑得很是邪佞不善的凤栖梧给打断。

  “凌统领,本王希望你可以先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并且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再来说话,否则即便你是皇上身边的人,本王也无法容忍以下犯上之人,明白吗?”

  黑眸将那张好看的脸映人眼底,凌常风只能微抿薄唇,双手抱拳行礼道:“御前侍卫统领凌常风,见过小王爷。”

  “好了,大家有话就坐着说,坐吧!”凤栖梧率先坐上主位,还命人沏了壶茶,以眼神示意赵盼盼让她坐在自己身侧的位置,再以挑衅的目光迎向眸中藏着愠火却不敢发的凌常风道:“凌统领,我刚才正纳闷,你怎么会上我这儿来找人,原来你与我的未婚妻是旧识!”

  夹杂着嫉妒的忿怒之火,不断在胸中窜烧,凌常风咬牙忍住,“回小王爷,属下与盼……赵姑娘本是旧识,之前有些误会,所以今日特来拜访,想将事情解释清楚。”

  “误会?”凤栖梧将视线拉回瞟向坐在身旁的赵盼盼,一瞥之间眼神凌厉带着不悦,却在拉回视线看向凌常风寸,唇角扯着微笑,“不管过去你们的交情如何,如今她已是我的女人。”专属之物,谁敢妄动?

  “小王爷,相信你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我与赵姑娘情投意合在前,还望小王爷能成全我们。”

  不敢相信盼盼的爹,居然会用那么离谱的方法替盼盼找归宿,更不敢相信盼盼竟然也接受了?

  双眼微眯,单掌一拍案,凤栖梧的口气冷冽,“凌统领,你现在是在指责本王横刀夺爱吗?”就算他真的是想横刀夺爱,也轮不到小小的御前统领来说嘴。

  凌常风起身,低首,抱拳赔罪:“属下绝无此意,只是不想因为没有解释的误会,而让小王爷背负不实的恶名,还请小王爷明察。”凌常风的态度,不卑不亢,回答的从容。

  微敛怒气,凤栖梧那张漂亮的脸庞,表情高深莫测,深邃的黑眸中闪过些什么,却因为稍纵即逝,令人无法捉摸。

  “盼盼,这件事你怎么说?既然你心已有所属,令尊何以还要向本王说媒?你爹还有你,是否存心戏弄本王?”凤栖梧将矛头转而指向赵盼盼。

  早该料到这场婚事绝非好事,现在又听闻风栖梧的口气,赵盼盼便知事态的严重度,她不禁愀然变色,仓惶起身应答:“小王爷,盼盼跟爹绝对没有戏弄之意……”

  “那是什么意思呢?”凤栖梧沉着嗓,感觉心头隐隐揪疼,看来是老毛病又犯了。

  眼尖的寂影随即趋前,却被凤栖梧扬手拦下。“别多事,我可不想平白被人戴绿帽。”

  这可是很严重的事呐!御前侍卫统领跟他未过门的妻子私下有染,按戒律府的条例来看,没把凌常风的脑袋给拽下来,他凤栖梧就不用再混了。

  “小王爷,事情并没有你所想的这般严重。”凌常风见赵盼盼一脸为难,连忙接话。

  “没这么严重?哼,那你倒是说说,本王该如何看待此事才好?”

  “小王爷,很抱歉,因为属下之事,给小王爷添麻烦了,但是我与盼盼真的是情投意合……”

  “胡说!如果你与盼盼互有情哀,那怎么会闹出赵大勇向本王说媒之事?”

  见凤栖梧动怒,凌常风单膝跪地,眉目低敛地敬答:“小王爷,千错万错都是属下的错,只要能平息此事不起风波,属下愿领小王爷的任何责罚。”

  “常风……”赵盼盼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禁吓白了脸,才刚将身子低了低,受到指示的寂影已抢先一步的单臂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跪下。

  “在事情未明朗化之前,我可不想受本王的未婚妻跪拜。”事情传出去,外人还以为是他这个小王爷仗势欺人呢!

  “对不起,小王爷,其实……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弄成这样,我……我跟常风他……”如果当初她能劝住爹别做出当街找夫婿,如此荒唐之事来就好了。

  冷冷睇向惶惑的赵盼盼一眼,凤栖梧优美的唇办微掀,“够了,没有本王的允诺,你的身份仍是我的未婚妻,你可要记牢了。”

  “……是。”此时此刻,赵盼盼只能黯然低头反省。

  “罢了,虽然本王不清楚你们之前究竟有过什么误会,而把本王牵扯进你们之间的私事,但本王就破例给你们一个解释的机会,若盼盼的芳心真归属于凌统领,本王定会玉成你俩的婚事,但相对的,凌统领必需答应辞去官职,入我王爷府做我的入幕之宾。”

  “小王爷,这……”凌常风一阵错愕,没料到凤栖梧居然要他投入他的麾下!

  “怎么?让凌统领在本王底下做事,委屈了?”凤栖梧优美的唇瓣隐现森冷笑痕。

  据闻这个凌常风跟戒律府领导,是皇兄身边的股肱之臣,大受皇兄的器重,想当然尔,凤栖梧自然明白凌常风不可能轻言答应,而他要的也就是他的拒绝。

  “不!小王爷请恕我无法接受此条件。”凌常风悍然拒绝。

  凤栖梧站起身,面色冰寒的眯眼瞪着凌常风,“不答应的话,我就只能将此事转交戒律府发落,就告你们愚弄本王如何?”

  “属下说过,并无愚弄欺瞒之意……”

  “不从本王,你就自断一臂谢罪也可。”横竖就是不放他干休,咬也要咬死他。

  “小王爷,我与凌大人并无任何暧昧,只是旧识之交而已,盼盼会依父亲与小王爷之意,尽力学习当个称职的王妃,请小王爷不要多想。”眼见情况愈定愈糟,赵盼盼索性亲自斩断与凌常风之间的情分,反正心里也有不该与他成亲的想法,毕竟她还真怕算命仙的话会一语成笺。

  “盼盼你——”凌常风闻言心下一揪,脸色森寒。

  “凌统领,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赵盼盼偏开脸,目光闪烁。

  “小王爷,得罪了一一”这个女人,太过分了!

  凌常风直起身,大步一跨伸手就抓住赵盼盼的手往外拖。

  看他额角的青筋鼓动,就知道他此刻有多气愤,他边走还不忘在临出厅堂前,丢话给凤栖梧。

  “请容属下跟盼盼私下说些话……”

  “放肆!”错过阻拦,寂影的怒气陡起,却让一旁悠哉的嗓音截住。

  “没关系,就让他们去吧!反正这场游戏还没有这么快结束……呃,痛……”心口的绞拧,让凤栖梧的声音有着异样。

  “十三爷一一”寂影低喊一声,神情焦急。

  就知道只要十三爷的情绪起伏稍大就会出事,这下子又犯病了。

  “又要喝药?我不要。”只有在寂影面前,凤栖梧才会梢梢放不对外的武装,他的语气略显虚弱,额上微浮薄汗的以手掩嘴。

  “十三爷一一”寂影见凤栖梧脸色惨白,二话不说就将他搁腰抱在怀,往厢房而去。

  “呵!寂影,你在替本王紧张吗?”手紧按着心口,因为疼痛而全身不住的微微抖颤,凤栖梧倒抽一口凉气,但仍不忘自嘲道:“没什么好担心的,你没听过只有好人才会不长命,本王是个祸害,定能遗书千年的……”语未音虚,人已昏沉沉。

  “十三爷一一”看着那双松开的手,寂影心里暗自许誓,去他的什么鬼诅咒,只要在王爷身边一天,他就不容许王爷倒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