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魂萦染娘泪 第7章(2)

作者:媄娮
  好事不过三,衰事接二连三。

  凌常风光是平白挨了赵大勇的打,接着被赵盼盼泼冷水说不嫁他,然后凌母也不客气的在他身上补了好几脚,最惨的还是因为他坚持想娶盼盼,结果被逼得上大王爷府将新制好的“泽面方”送去,顺便向大王爷婉拒结亲的意愿,想当然他的下场就是被大王爷一路骂出府,甚至当着他的面,在大王爷府的大门上,贴上“狗与凌常风不得进入”的标语。

  看着那张标语,凌常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很开心,因为经过一连串的披荆斩棘、忍辱负重、排除万难,衰运总该已到尽头,可以享受甜美的果实了吧?

  错!

  因为当他冲到赵家想找盼盼,打算告诉她说,他已排除所有障碍,他们两人可以厮守在一起时,却从赵晏祈的口中听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正忙着煮染的赵晏祈,见凌常风不断的追问赵盼盼的下落,他连眼皮也懒得抬,不屑地轻哼,“你要找我姐?太晚了吧?你不知道我姐已经住进小王爷府里了吗?”他老爹的手气真旺,一出手居然就是“豹子”。

  “小王爷?你是说……十三王爷?”不……不会吧!这是什么拙劣的玩笑啊?虽然知道小王爷的别业就在附近,可是无论如何联想,盼盼也不该跟十三王爷扯上边啊?

  见凌常风着急错愕的模样,早就想替姐姐出口恶气的赵晏祈,一脸不怀好意的笑说:“是啊!就是那个十三王爷,我姐已经先住进王爷府的别业里适应规矩,我想过些时日,他们应该就会成亲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的意思是……怎么会这样?事情太突然了……”知道是十三王爷,凌常风忽然有种事情不妙的感觉。

  一直以来这位小王爷就爱跟皇上唱反调,经常刻意找朝臣的麻烦,虽然朝中大臣忧心仲仲,但皇上基于手足之情,再加上从未找到小王爷的犯罪实证,朝中百官没人敢多发一言。

  “我说凌大人,你跟我姐没名没分的,你过问我姐的私事,会不会管太多了?”

  听爹转述那天带姐姐到凌家,结果遭到凌家人言语羞辱之事,他本来气愤得想找凌常风理论,哪知事情峰回路转,姐姐居然一下子飞上枝头就要当凤凰了!再加上姐姐也特别交待叫他别找凌常风的麻烦,所以他才能勉强捺住性子跟跟前的讨厌鬼说话。

  “我是真心喜欢你姐姐的,对于她所受到的委屈,我感到很抱歉。”凌常风能够理解赵晏祈的傲慢。

  撇嘴、摇头,“不必了,我赵晏祈现在不过是个干粗活的染匠,受不得凌大人的礼,你请回吧!”赵晏祈下达逐客令。

  “告辞。”心知多说无用,凌常风也只能黯然离开,心里除了惦念着住进王爷府里的盼盼,更在意小王爷答应娶盼盼的动机。

  想及休假时日所剩不多,他抬眼看着苍茫的红日当头,只觉得心头烦躁至极,不知道该如何解开眼前的这些难题?



  因为赵大勇的一句“戏言”,让赵盼盼的身份一夕之间忽然成了“准王妃”,也因为这样,十三与赵大勇协定,为了让赵盼盼能早日适应王妃的身份,所以要她先住进小王爷府的别业,学习如何当个称职的王妃。

  不管赵盼盼如何的抗议,或是如何的无法理解那位小王爷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反正她就是在十三爷经过短短的两天考虑,点头答应娶亲后,被人用软轿抬进小王爷府的别业。

  这天经过密集的礼仪训练课程后,赵盼盼用手扶着几乎直不起来的腰,走到府内的凉亭小憩,却眼尖的瞧见着便装正欲出门的十三爷,她连忙开口喊住了他。

  回头瞥见着轻绢罗纱的赵盼盼,十三的眸里掠过一丝异色,他止住步子,让身边的寂影去准备出府事宜。

  “小王爷,我觉得这样做似乎不是很好。”

  住进王爷府,才知道这回老爹竟然“捡”到一位王爷,看着一身贵气,外表丰神俊美的男人,赵盼盼顿觉心口不安起来。

  这个男人长得实在太过美丽,尤其是当他用那双猫一般的神秘眼神,紧盯着自己时,她总觉得那深不见底的黑眸隐藏着什么,偏又问不出个所以然,她不喜欢这样城府深密的男人。

  听寂影说过,这位准王妃私底下曾抱怨不想学习礼仪,本就不期待她能适应那些礼俗规范的十三,故意地轻道:“再怎么说,你以后也是位王妃,不先进府里学些当王妃的规矩,怎么可以呢?”

  “小王爷,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你允诺我爹的那件事,是否有欠考量?”说话时,她还注意到适才指导她礼仪的女官,正巧将目光放到她身上,赵盼盼不禁皱眉,想着明日是否又会被指正说,她讲话声音要细要柔,看着王爷的目光要媚要怜……拜托,那些当王妃的女人都是木偶娃娃吗?连说话的音量都没自由。

  忽略她适才蹙眉的可爱模样,十三好整以暇的微笑,“你是说……答应娶你的这件事?”

  “婚姻大事岂可儿戏,盼盼希望小王爷能够再慎重考虑。”拜托,就说她是朽木,没有当王妃的料啊!

  “你这么说会令我很为难,因为我对你的感觉还不错,况且……真正对你的婚事着急的人是令尊,我只不过是配合令尊的期望,而加快脚步处理这件事而已。”双眉轻拢,表情有些沮丧。

  “小王爷,所以我刚才已经说了,婚姻大事不可儿戏,你应该回绝我爹才对。”赵盼盼的口气急了,心里想着如果王爷愿意拒绝,这桩荒唐的婚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你觉得本王的条件不好吗?”正色敛眉,十三顿显不怒而威的气势。

  知晓他的不悦,赵盼盼垂睫低语:“不是这个原因。”

  “那么你是觉得本王长得不够好看了?”他略垂眼看着她的头顶,唇角隐现笑意。

  头不敢抬,低垂小脸,赵盼盼暗咬唇地低喃:“小王爷,你外表长得十分俊俏。”

  不是不好看,就是因为太好看了,赵盼盼甚至怀疑跟他定在一起,旁人会不会对她指指点点,说她的外貌竟不如一名男子出色?

  “既然本王的条件与外貌皆符合你的条件,你又为何要我回绝你爹娶亲之事呢?”

  他伸出手轻抬她的下颔,让她迎视自己,却教她轻轻避过。

  “小王爷,你不觉得初识就谈论婚嫁,是件很荒唐的事吗?”她真的不喜欢他的碰触,比起来她现在更怀念凌常风的怀抱与说话的样子,他总是能放任她随心所欲的做自己,虽然她仍是无法讨凌母欢心,但凌常风待她的好,欲是无庸置疑的。

  “这个嘛!我倒是不觉得那有什么问题,况且我觉得感情是可以婚后再慢慢培养的,难道你想拂逆你爹的意思?”游戏最好玩之处,就是主导一切,而被玩弄的棋子却浑然不觉已被摆弄。

  “小王爷,你可要想清楚,你将来所要娶的女子,不过是一介染匠之女,你不担心旁人的眼光吗?”刚才瞧见他黑眸中闪过的一簇冷光,他在算计些什么吗?

  “笑话,本王爱谁娶谁,这都是我的事,有谁敢嘲笑本王,本王绝对不会放他干休。”他都敢挑战当今皇上的忍耐度,天底下还有谁会让他害怕?

  “小王爷……”这个男人的思想如果不是太阴沉,就是太单纯,不过赵盼盼深信他绝对是前者。

  “够了,你也别王爷王爷的喊,我的名字叫凤栖梧,以后私底下你喊我栖梧便成,要记住了。”瞥见寂影正与门房低语,他抬眼与寂影交换了眼神,寂影随即趋前靠近。

  “小王爷,你……”就不能通点情理吗?

  “嗯!才刚交待过的话,你就马上忘了吗?”凤栖梧不喜欢有人拂逆他的意思。

  “呃……是。”王爷毕竟是王爷,浑身上下硬是散发着常人不能比拟的威严气息,是她太单纯,妄想跟他平起平坐的交谈沟通,看来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落幕,正想转身认命的回房时,凤栖梧却意外地唤住了她。

  “府外有位客人,我想让你跟我一同去见他。”凤栖梧又露出和善的脸色,赵盼盼瞧着他笑意盈盈的脸,心房不禁忐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