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魂萦染娘泪 第7章(1)

作者:媄娮
  喧闹的市集,人声鼎沸。

  一对原本无聊在闲晃的主仆,在路经凌府大门前,瞥见赵大勇与赵盼盼这对父女骂着踏出凌府大门后,便一直尾随在他们身后偷听。

  身负保卫之责的寂影,眼见主子一脸兴味的伸长脖子偷听人说话,心里总觉得不合主子的身份,忍不住的出言提醒。

  “十三爷,我觉得这样跟在人家的背后听人说话,好像不太好。”寂影话说得含蓄,其实他想说的是,他主子现在这模样,简直跟寻常的登徒子行径没两样,以他的身分是万分不宜咧!

  顶着一张漂亮到不可思议的俊脸,十三微偏脸,对着寂影绽放迷人的笑容。“寂影,你刚才有看清楚他们是从哪里走出来的吗?”

  虽然早习惯主子的“美貌”,但乍见主子笑得如此媚人,仍是被迷得心荡神迷,勉强定了定神,薄唇这才正经地扬起:“他们是从凌府出来的。”

  “对啊!所以你该知道我是在办正事。”十三的表情嬉笑中带着格格不入的深沉。

  知晓这位年轻的主子,腹里又在装坏水,正经的他除了沉默不附和外,也想不到别的方法阻止。

  十三见身边的人不吭声,模样夸张的哀声叹气了下,“寂影,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该晓得我的个性。”他想玩的时候,可别不奉陪,这样他会觉得兴致大减,会很无聊呐!

  动了动喉头,无声地咽下叹息,寂影终是配合地开口。“凌常风是皇上身边的人,而十三爷偏巧不喜欢他。”又要出现一个可怜的受气包了。

  原本最爱兴风作浪的十三爷,在前一波先帝遴选太子的竞争游戏中落败,后又在暗谋纂位的谋杀戏码遭阻后,便一直对跟在皇上身边的宠臣不顺眼,几位不长眼睛的朝臣,就是像这样被外表看起来无害,实则满肚子坏水的十三爷给玩掉的。

  “是嘛!我这人没什么好品德,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找人麻烦,你会不知道吗?”十三又露出那人畜无害的笑容了。

  不答腔,是寂影面对自我良心的唯一选择,他专心一致注意四周,防范任何有可能危害主子的有心人士欺近。

  习惯寂影的沉默,十三自顾自地喃喃自语起来,“眼前这对父女,听他们嘴里嘟嚷着的话,八成跟凌府的丑闻有关。”

  “十三爷,一则未被公开的丑闻,是没有话题性的。”寂影在有限的尺度内,适时劝阳,毕竟在朝中多竖立一个敌人,就多一分危险。

  皱了皱秀挺的鼻子,闻到不远处“季节”烧煮的甜汤味,十三决定待会儿回程要兜过去买甜食,紧盯着不远处的猎物,目前还是以游戏为重。

  收回对甜食的渴望,十三笑意盈盈地反驳寂影的话。“就是因为没有话题,找才想找话题啊!”

  “十三爷,我还是觉得你别找麻烦为好,别误了回府喝药的时间。”身体不好的人,为什么总想着耗体力的事?

  “唉,老毛病就甭提了,还是找别人的麻烦才好玩!”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这可是他十三的人生哲学。

  见主子玩心大起,寂影放弃劝说,又见主子为了怕漏听定在前头父女的对话,而愈走愈靠近,警戒心重的寂影,不放心的伸手拦他提醒道:“十三爷,你再走近些,就会被发现了。”

  不以为意的拨开寂影拦阻的手,十三唇角噙笑的将寂影晾在身后,“呵,你就不知道我想找皇兄麻烦已经有多久了,这可是个好机会……”话说完,十三正想回头,可是他的手腕却在这时遭人意外擒住,十三与紧跟在侧的寂影眸心顿时一冷。

  走在前头的赵大勇,不知怎地忽然发起神经,头也不回的往后伸手就抓住站在身后的男人。看着眼前这位长相俊俏的美公子,赵大勇粗眉挑了挑,虽然不太满意这个看起来病弱的小白脸,但勉强凑数一下应该还可以。

  “喂!我问你,你娶亲了没?”他粗声粗气的冲着十三大喊。

  “十三爷……”护主心切的寂影已将手轻叩剑鞘,准备抽剑,却被脸露笑意,眸中发冷的十三所制止。

  “老丈,你是在问我吗?”十三端着斯文有礼的笑容看向赵大勇。

  “是啊!”笑容有礼,加分。

  虽不明其意,但十三仍是维持一贯的笑容回答。“在下目前尚未娶亲。”

  答案满分。“那好,我把女儿嫁给你。”

  闻言,十三、寂影还有赵盼盼皆异口同声的大叫一一

  “什么?”

  面对三人的错愕,赵大勇双手抱胸,一副事已成定局的笃定样。

  看着如此出人意表的赵大勇,真担心接下来不知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时间倒回赵大勇与赵盼盼离开凌府,却浑然不知他们的对话一一内容正吸引着存心找麻烦的十三开始。

  赵大勇气呼呼的瞪着走在前头的女儿,不满的抱怨着:“盼盼,你是吃错药了吗?居然说你不嫁了!”

  如果女儿对凌常风无意便罢,顶多只是浪费唇舌与人争辩而已,不过看到一向好强的女儿掉泪,摆明原因并不如她嘴巴说的那般简单。

  “爹,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就别问了。”赵盼盼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如此招凌母的讨厌,姑且不论这桩婚事成不成,只要想到她被凌母言语贬损成那样,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什么不要问?这可是攸关你的终生大事,该属于自己的权利,怎么可以平白的放弃?况且今天是他们凌家招惹我们,可不是我们巴上他们凌家的,你不能因为他们说的几句难听话,就自动打退堂鼓,这样岂不是便宜了他们。”赵大勇最看不惯仗势欺人的权贵人家,虽然不赞同女儿嫁进那样狗眼看人低的人家,但若女儿真爱上了凌常风,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知晓逃避话题,并不能堵住老爹的嘴,况且老爹一旦喳呼起来,那嗓门恐怕会直接将家丑外扬,因此赵盼盼只好压低嗓,边走边解释:“爹,你平常不是总教导我跟晏祈,说我们赵家人要人穷志不穷,我想了想,既然凌家不中意我,我也犯不着给人平白躇蹋,所以我才说我不嫁凌常风了。”

  不相信女儿对婚事有如此豁达的心思,赵大勇趋步上前,以一脸怀疑的眼光凝视着赵盼盼。

  注意到那双探究的眸,赵盼盼不自在的别过脸,赌气似地道:“爹,不然你说怎么办嘛?我们不带着仅有的骨气离开,难道要一直赖在那里,求人家娶我过门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嘛!”

  赵盼盼的话,让赵大勇的心房抽了下,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东西戳到似的,感觉真他妈的痛。

  看着女儿泫然欲泣的脸,赵大勇不自在的挠挠腮,沉吟半晌,这才伸出蒲扇般的大掌搭了下她的肩,“你放心,爹一定为你打着灯笼去找个好夫婿给你,决不止你再受委屈。”

  亲人安慰的话语,触动赵盼盼脆弱的心防,想回话却感觉喉咙紧缩的厉害,只好垂脸点头。

  见女儿受尽委屈,赵大勇愈发压不下内心的窝囊气,开始四处张望起来。

  才刚感动了一会儿,又注意到爹不按牌理出牌的行径,赵盼盼被爹的举动给搅得失笑起来,“爹,你又在看什么了?”

  “帮你找夫婿啊!我就不相信这天底下的男人如此多,你会没人要?”气死他了,为什么他赵大勇的女儿,就要受这种气?

  听闻爹的这番谬论,赵盼盼做了个欲厥的表情,连忙扯住赵大勇的袖子劝阻:“爹,算我求你,别在大街上这么凑着男人看。”很丢脸耶!

  “不这样看,还能怎么看?也不想想你现在的名节都被凌府那浑小子给损坏了,事情若是传扬开来,你以为还有哪个男人敢娶你?”所以当然要趁着事情尚未曝光前,赶快找个不知情的男人嫁出去啊!

  “爹,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况且如果旁人真要这么在意,大不了这辈子我都留在你身边照顾你,这样不就好了?”有这么鲁直性格的爹,赵盼盼真不知该拿他如何是好。

  “好?好什么好?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老会生病,如果我跟你娘离开了,剩下你一个女孩家,可怎么办才好?”赵大勇有话直说,向来不怕忌讳。

  “爹,你别提这么犯忌的话,况且……就算真有那么一天,我还有晏祈啊!”水亮的眸黯了下来。

  “晏祈?难道他就不用娶了吗?等他成家立业之后,你还想赖在他身边不走吗?”

  “爹……不然你想怎么样?总不会真要随便在路上抓个男人就逼我嫁了吧?”赵盼盼真是受够目前的这一切了,为什么明明简单的一件事情,却硬是被爹给搅成这般乱?

  “哼!你还真说对爹的心思了,我跟你说,你老爹我的手气一向很好,我就帮你在路上抓个夫婿给你看!”说到手气,赵大勇一向自豪每逢过年上赌坊小赌,总能赢些小钱回家。

  来不及阻止,也没办法阻止,赵盼盼只能眼睁睁的看见她爹脸微偏,粗鲁地伸出大掌如抓小鸡般的往身后一探,赵盼盼顿时心口紧缩,瞧见正要从爹身旁走过的一位驼背汉子。

  喔!不会吧一一

  赵盼盼在心里哀呼着,却见那位驼背汉子脚步突转,移向卖肉夹馍的摊子走去,接着赵大勇的手就落在某个走近的男人手腕上,宣布手气的结果一一开盅。

  “喂!就是你……我问你,你娶亲了没?”虽然是个病弱的小白脸,不过看在他面皮俊俏且年轻的份上,也算是手气还不错。

  赵盼盼没料到爹竟然真的用赌手气的方式帮她找夫婿,又羞又愧又急又恼的复杂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赵盼盼真恨不得能马上挖个大洞把自己给埋进去。

  完全不敢想像,未来的日子她该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