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魂萦染娘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魂萦染娘泪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见他想法乐观,心中存着担忧的赵盼盼,莫名的恼火,她神情不甚开心的说:“你别忘了我们两家的身份差异如此之大,先别说我们,你也该想想你的双亲是否能接受一个平民女子?”她只是一个身份低微的染娘,不属于她的幸福,她是不会去强求的。

  “我娘……”他愣了下,想到娘亲的温柔暴力,的确有止住想跟盼盼成亲的冲动。

  只是,娶盼盼会挨娘亲的揍,不娶盼盼,恐怕会被赵父给打死,两相权衡之下,他决定豁出去了。

  “我娘那里我会去跟她说,而你也不用去理会旁人,我希望你能明白,我说要娶你,就会尽我所能的给你幸福,你现在只需要点头说你愿意嫁我为妻,其他的事情我会打理。”他眯眼瞪她,大有她胆敢摇头说句不,就将她就地正法,直接将生米煮成热饭的打算。

  不安的心思渐渐被他诚恳的黑眸所抚平,看着他,她实在很难否决自己真正的心意,沉默半晌,她掀唇淡道:“给我几天的时间考虑,我再答覆你。”

  他静视她,瞧出她的犹豫与不安,即便心里有些失望她的回答,但是那双深望着她的深邃目光,已说明他绝不退缩的坚定。

  他要她。

  即便已预知未来可能会遇上的阻碍,他也没打算放弃,只因为他已打算这辈子要牵着她的手,希望可以跟她白头到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人生所求,不过如此。

  看来事情的发展,远比凌常风所想的复杂麻烦。

  原以为他可以待在赵家,待脸上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时,才返家向娘亲禀明事情的原委,奈何性急的赵父偏偏不如他的意,知道他清醒,马上拎着他带着赵盼盼,一同上凌府问罪去了。

  凌母本来还在担忧一夜未归的爱子安危,正想差家丁出外找寻,却见凌常风脸上带伤,一身狼狈的回家,正想数落他几句时,却意外的瞧见跟在爱子身后的两位陌生人。

  见外人在,凌母按捺下怒气,差人将一行人等领至花厅坐下,凌常风担心凌母反应太过,已先一步拉着凌母至一旁将事情始末,约略的交待。

  凌母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锐眼扫向爱子口中欲娶的赵盼盼身上,随即开口拒绝。

  “不可能!”凌母口气凌厉,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我所认可的赵家媳妇,除了仪容郡主之外,别家的女儿恐怕是捧不起我赵家的饭碗。”

  她以眼神瞪视爱子,逼他站在她身边不准多言。

  之后,眼角余光备感刺眼的看着那早已一脚屈着腿,瘫坐在厅一角的红木花椅上,完全无坐姿可言的赵大勇,还有一脸忐忑,长相平凡、衣着平凡的赵盼盼。

  “娘……”凌常风气短的喊了声,不希望母亲这样对待盼盼。

  “闭嘴,也不想想你可是却前统领,是保护皇上安危的人,居然放任自己给人打成猪头样,你不怕丢脸,但至少该替皇上顾些脸面吧!”真是太丢人了,堂堂的御前统领竟被一个糟老头打成猪头,这事若传出去,他如何在皇宫里立足I呀!

  挨骂的凌常风,因为自知理亏,所以只好暂时忍耐的不吭声,他抬脸看向脸色略有受挫的赵盼盼,以眼神示意她别在意凌母所说的话,而赵盼盼也乖巧的眨眸,表示了解。

  相对于年轻人的忍气吞声,现下两位火气高涨的长辈,可就完全沉不住气了。

  “哈!我说浑小子的娘,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你以为你们赵家有多了不起?今天要不是你家浑小子非礼我女儿在前,你以为谁愿意嫁进赵家?”笑死人了,谁高攀谁啊?别以为挂着官家的头衔,说话就可以比较大声,他赵大勇,天生粗人一个,别的不敢说,要比嗓门他绝对不输给任何人。

  “赵先生,你我仅一面之交,麻烦你稍微修饰一下你的言辞,别教旁人听了误会你的水平。”原来不只是外观看起来碍眼而已,就连言谈举止也是如此粗鄙庸俗,这样的人家,哪有资格与赵家结亲。

  “水平?啥水平?我不懂啦!我只知道秤杆足可以拿来打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想拐着弯骂人,别想!

  “我实在不知该如何跟你沟通,你请便吧!”凌母瞪大眼,受不了地下达逐客令。

  没想到儿子什么人不爱,竟然爱上这么一个粗俗无礼之人的女儿,简直丢光赵家的颜面了!眼前这位名唤盼盼的女子,看起来并不是什么美艳绝色之流,她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让风儿迷恋上她的呢?这点凌母十分纳闷。

  “怎么?话不到两句话,就想赶人啦?”赵大勇可不吃他们宫家排场那套,再怎么说,他就是要挣出个理字来。

  “要我走很简单,只要你们凌家今天给我女儿一个交待,我立刻走人。”

  交待?你想要什么交待?你把我儿子打成这样,我没报官抓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还想怎么样?”想趁机敲竹杠吗?也罢!若是能给钱了事,她倒也不心疼银子,只怕对方要的更多。

  “我打你儿子,是帮你教训他别随便乱非礼别人家的女儿,你该感谢我的教导才是。”赵大勇又不是笨蛋,既然敌打人,又敢上门问罪,胸中自然早有一把尺。

  “喝!你真的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得了,我们闲话休说,今天我就把话给挑明了,我家风儿,承蒙大王爷看得起,已经主意让他娶仪容郡主了,我相信只要是懂点道理的人都该明白,风儿到底是该娶王爷之女,还是染匠之女?这点我就不多说了。”凌母说话时,锐利的眸直视着赵盼盼,完全无视身边的爱子是如何急着跳脚。

  “娘,娶盼盼是我的意思……”凌常风不敢相信会从娘亲口里,听到如此市侩的话语,他心急的反驳与表明心意,可是却被严厉的斥责。

  “我不管是谁的意思,就算你不想娶仪容郡主也无所谓,但是我们凌家绝对不接受威胁,你懂吗?”虽然明白风儿不想高攀大王爷家的这门亲事,但为了他将来的仕途着想,她还是觉得天下的女人何其多,为何非单恋平凡无奇的野花?

  “娘,我没有受到任何的威胁,我是真心喜欢盼盼。”凌常风气结,坚决要抗议到底。

  “你喜欢她什么?她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凌母就不懂了,眼前的赵盼盼,论外貌、论气质都比不上仪容郡主,更别说她还有一个粗俗不懂礼教的爹了。

  听见女儿被人瞧不起,赵大勇再也忍不住的拍桌大吼:“什么叫我女儿有什么值得给人喜欢的?我女儿哪里不好?她全身上下有哪点可以被挑剔的?莫名其妙,你到底是在挑媳妇,还是在挑肉啊?”嫌嫌嫌,难怪吃得一副水肿相。

  “赵先生,我现在是跟我儿子说话,轮不到你插嘴。”凌母也气不过赵大勇的无理言辞,嗓门也开始拉高拔尖八度,决定不理会什么风度了。

  “你挑剔我女儿,还不准我说话,这是什么歪理?在我看来,你儿子只不过是长得高壮些,武功也平平而己,我把女儿嫁给他,我还怕他是不是有足够能力保护妻儿呢?”哼!一棍就被敲昏的软脚虾,根本就是外强中干嘛!

  “什么?你竟然说我儿子……”

  接下来一串混乱,现场只听见两方家长互把对方的儿女批评的一无长处,完全不理会当事人听在耳里的感受,就这样叽哩呱啦的骂骂骂,让两位当事人再无法忍受了。

  只见凌母与赵大勇正互相对呛的口沫横飞时,凌常风与赵盼盼很有默契的互看一眼,接着两人将炮口对准自己的亲人,异口同声的大喊一一

  “娘,你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非盼朌不娶。”

  “爹,你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不嫁常风了。”

  两记焦雷轰然响起,将凌母与赵大勇对峙的战场,烧成了一片焦土。

  “什么?”凌常风回头大吼。

  “什么?”赵大勇挥拳大叫。

  接下来一室沉默,凌母低头啜茶不语,赵盼盼垂眸盈泪不语。

  吊诡的气氛久久不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