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魂萦染娘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魂萦染娘泪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今天他又做梦了。

  因为伤口的灼痛,所以凌常风就算是在睡梦中也觉得难受。

  梦境中的片段很凌乱,画面中那位名唤虞情的女子,正在哭着哀求她爹,不要让人杖责受罚的江风。

  事情的经过,似乎是虞情落水让江风救起一事,不知道是如阿被传开的,总之,全府上下都在私下议论,千金小姐被地位低下的护卫给玷污了。

  听到流言蜚语的虞老爷大发脾气,叫来江风问话,得到坦承不讳的回答,他二话不说,就让人将江风给捆起,然后吊在庭园里,用粗壮的大棍结实的往江风身上打去。

  “爹!你不要再打江风了,如果你要再继续打他,不如连女儿也一起打死算了……”

  虞情看到江风被打得皮开肉绽,她的心都碎了,她看不得江风受一点伤,就像江风看不得她脸上有泪痕一样。

  “你这个败坏门风的不孝女,也不想想我虞某官拜正三品工部尚书,你这么做,是不是存心要我丢下老脸,陪你一起无脸见人吗?”

  “爹,我跟江风真的没有什么,那日是女儿不小心落水,是江风舍命救了我呀!”

  她哭着跪求她爹饶恕江风,她真的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打死。

  “不要脸!你若是真的要死,也该死得干干净净,为什么还让这臭小子毁了你的名节,你……真是气死我了。”

  “爹,如果您一定要打死江风才甘愿,那就将我这个不孝女也一同打死吧!这样就不会辱没了虞家的门风,不是吗?”江风若死,她也不要活了。

  “好!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虞老爷挥手扬袍,让家仆请出了家法。

  他才拿着鞭子往虞情身上挥了两鞭,一旁犹在受仗责的江风,却已发了狂的喊着虞情的名字,舍不得虞情陪他一起受罪。

  看着那一对恋人,最后全身伤痕累累的被赶出家门,凌常风不知怎地竟也觉得鼻腔热了起来……

  “唔,痛痛痛……”刚醒的凌常风,因为全身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气。

  “你醒了?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赵盼盼看见他一脸忍痛的模样,心里很是不忍,很怕爹出手太重,会在他身上留下什么后遗症。

  “你爹下手好重。”凌常风听出是赵盼盼的声音,在被她扶起欲喝药时,先是低头抱怨了声,再抬眸,却瞧见她眼眶湿润的模样,话声猛地哽住。

  “对不起……”她垂睫道歉。

  他睇她一眼,肿痛的脸颊让他话说得很慢,“其实我能谅解你爹出手这么重的原因,换作是我,看见女儿被陌生的男人轻薄,我大概会先踹断他两根肋骨,试试看他的身体禁不禁得起打。”

  本来很是歉疚的情绪,一下子被凌常风的三言两语所带过,她破啼为笑的嗔他一眼。“你还有心情说笑。”

  见她缓颜展笑,凌常风思忖了下,这才伸手拨开她颊边的发丝,以指腹替她揩泪,认真地道:“盼盼,你该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所以……”

  这种感觉很明确,他会想要拥有她,看不得她的手做那些粗活,甚至于他也可以为了她的一句话,而甘愿挨赵父的打,否则以他的身手,要想把他打得这么惨,根本不可能。

  强烈感受到他眸中燃烧的感情,赵盼盼垂眼不敢正视他,“你我相识未久,谈这事情太唐突了。”

  其实,听到凌常风表明心意,赵盼盼的心里是很开心雀跃的,但是思及算命仙曾经说过的话,心意霎时如敲动的钟摆摇晃,整个脑子乱烘烘的,完全没办法思考。

  “我不相信你对我毫无感觉,因为你若对我没意思,就不会放任我一再的向你索吻。”他扬扬眉,很有自信的看着她。

  想及第一回见面的种种,赵盼盼的心坎里就渗出浓浓蜜意,但是不想被看破心事的她,仍是抿嘴反驳:“那是你太霸道了,希望你好好记住这次的教训。”她嘴里说着凉薄的话,可是双手却违背心意的拿着去瘀的药膏,小心翼翼的擦上他面颊瘀青的伤口。

  抓住她忙碌的小手,很满意地看着她短短的手指,变嫩的掌心,可以想见等她的手完全复原时,是如何的白嫩,他学起那日她抠他掌心的动作,用指甲轻轻地刮她手心,感觉到她抽动指尖欲离的动作,他赶忙抓紧她的手。

  “没注意到吗?你的手已经渐渐变好了。”一开始是担心她会拒绝收药,现在感情走到这个地步了,他也不介意让她明白自己的苦心。

  经他一提,赵盼盼低眼看着自己的手,的确发现皮肤的状况改善很多,察觉到这点,她表情惊愕的抬头,对上他含笑的眸。

  原来她之前没擦药,他就不准她碰染料的理由,竟是为了……

  “其实那罐药叫做‘泽面方’,听说对女孩的皮肤很好。说起来那罐药也是我无意间拿到的,或许也是天定的缘分,让我看到你的需要,但是就像你刚才所说的,起初我们并不熟识,冒然送你东西,怕你会不接受,所以我才借染布之由,将药转赠于你。”

  原本打算向她买布,送给仪容郡主交差,后来见赵盼盼的手日渐好转,前两日他已用门路委托人制药,打算一罐丢还给娘,叫她自个儿交个仪容郡主,剩下的药他打算留起来给盼盼用。

  她看着他,再低头看着自己一直很在意的手,眉心不禁轻蹙,感觉内心一片炽热。

  她抿抿唇,抑止唇角的颤抖,状似不经意的抬眼看他。“既然你都说当肘我们是初识,你又怎么会想把药送我呢?”

  “这个啊!其实就是一种感觉……”他挪动身子,调整一下坐姿,将她的右手掌心摊开,然后伸出自己的左手与她掌心相叠,他用热烫的手温,温暖她梢冷的掌心,一道暖暖的热流,透过彼此的掌心相连,仿佛只要握着她的手,心就能得到安定。

  “当初也是像这样握到你的手,就感觉我们好像在上辈子就认识,这种感觉该怎么说呢?是缘分吧?我觉得跟你有缘,这种情形在我们相处日久就愈明显,后来我弄懂了,其实我是喜欢你的,这辈子我想跟你在一起。”

  凌常风朗朗而谈,如实的将心意说出来,相对他如此毫不掩饰的坦率眼神,却令左右难决的赵盼盼更加不知如何面对他。

  她想起那日同秀苗一起算命后,秀苗跟她说过的那段话一一

  “哇!好浪漫喔!你掌心的那颗朱砂痣,是前世爱人滴下的鲜血,要在今生依此来寻找你,天啊!如果你真的遇上命定的另一半,你一定要告诉我喔!”秀苗眼里发光,多希望她也能遇上如此浪漫的爱情。

  “秀苗,你没听清楚吗?算命仙也说了,如果我们相爱,会……害死他。”赵盼盼一脸惶恐。

  “哎呀!拜托,算命仙说的话你也信,听听就好了啦!”秀苗伸手拍赵盼盼的肩,完全忽略她话里的矛盾。

  见赵盼盼不答话,凌常风只当她是害羞,想起昨日装昏迷,遭赵父狠刮耳光的记忆,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果决地做下决定:“盼盼,我决定了,既然你爹这么在乎传统礼法,不如我就趁势跟你爹提亲。”

  凌常风的话,顿时让时间停格,赵盼盼表情呆滞惊愕的瞪着他,仿佛他说的是她听不懂的语言。

  “盼盼,你倒是说个话啊!”凌常风见她瞪着眼不说话,眉心蹙紧,伸手使力将她整个人给扳向自己,知道她会挣扎,赶紧用双臂将她牢牢的圈在怀里。

  猛然被搂抱在怀,深怕被家人看到的赵盼盼,红着脸冲着凌常风一阵连珠炮回击:“你……你在做什么?等一下被爹看到,有你好受的。”

  他的胸膛紧贴着自己的浑圆,暖暖的唇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如此尴尬的姿势,与害怕被第三者撞见的不安,让她顿觉呼吸困难。

  “紧张什么?反正我都说要娶你了,我抱抱自己的爱妻,又有何不可?”要不是脸被打肿了,他真想好好的再吻她一回。

  气不过他的胡闹,赵盼盼发狠似的以头硬撞了下他犹绑着布条染血的伤口,待凌常风吃痛退开后,她才以凛然之姿教训他。

  “别跟着我爹一起胡闹好吗?我现在还烦恼爹要到你府上兴师问罪的事,你怎么倒是跟我爹连成一气的添乱啊!”

  “我没有添乱啊!我娶你不就是把事情圆满解决的最佳途径吗?”委屈的捂着伤处,他瞅了狠心的她一眼,眼神颇有责怪之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