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魂萦染娘泪 第4章(1)

作者:媄娮
  打从离开绣坊后,他们就穿梭在熙来攘往的街上。

  虽然不知凌常风要带她去哪里,但打定主意要跟他划清界限的赵盼盼,在心中做好摊牌的决定,她对着走在前头的他喊道:“凌大人,我有话跟你说。”

  听闻,凌常风头也不回,淡声道:“我不叫凌大人。”记得他已经跟她说过自己的名了。

  赵盼盼柳眉微蹙,细思了一会儿,又续喊:“凌公子。”

  他依然不搭理她,领着她走在大街上,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才在一家矮房前停下脚步。

  赵盼盼瞄了眼挂在檐下的红布条穗招牌,上头写着一一季节。

  “这家的珍珠汤圆,可是连皇上吃了也赞不绝口的好口味,进去吃吃看吧!”凌常风嘴里说着看似平凡无奇的话语,可是听在赵盼盼的耳里却像是听到什么令人惊吓的滑稽事物一般。

  “我只想跟你说两句话就走,我没有要进去吃东西。”这男人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他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吃汤圆?

  “有话就进去说,”凌常风没给她抗议的机会,单手抓着她的臂膀往店里走,熟门熟路的寻了个角落坐下,并扬手跟店老板比了个手势,摆明是这家店的老主顾。

  “说吧!你有什么话要说?”完全忽视眼前女人羞窘的脸,他大剌刺的环手抱胸,一副很有兴致听话的模样。

  看他专制蛮横的硬要她“陪坐”,赵盼盼的脸色委实难看,她两眼不安的梭巡店内走动的人潮,很害怕会破熟识的人认出来,毕竟一个姑娘家,与陌生男子共桌而食,天晓得旁人会怎么看她?

  勉强定了定神,她决定速战速决,自怀中取出一两半的银子放到桌上,“凌公子,这是你刚才帮我争取得来的银两,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些银两我不能收,所以这些钱还是交给你处理。”

  不是没瞧见她惶惑不安的模样,可是听她开口就是生疏的称谓,再加上她又想将银两退还,凌常风不知怎地胸口硬是闷着一团火,他答非所问的丢了一句话出去。

  “凌常风。”

  没头没尾的听他说了这么一句,赵盼盼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她看着他,傻吭了一声。

  幽黑的深眸看着她,表情很是坚持:“我叫凌常风,不叫凌公子,也不叫凌大人。”

  傻愣的表情渐渐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娇颜露出一丝恼怒,“请你不要开玩笑,我是很认真的在跟你谈事情。”

  见到她如此疏离的态度,凌常风心里有数的低喃:“赵姑娘,关于上次的事……”

  见他旧事重提,一抹红晕占据她的双颊,她飞快的截住他的话,“如果你只是想道歉的话,就不用了。”

  “什么意思?”

  注意到他不悦的神色,赵盼盼略感局促,“你救过我,所以……我们算扯平。”

  扯平?

  眉心折起了痕迹,他静视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徐缓地道:“你还是很介意。”

  其实他也知道,他的确太唐突了,但……他只是情不自禁,又不是十恶不赦,没必要这么拿他当仇人看吧?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说她的反应太超过了吗?难道她被强吻,她不该觉得介意吗?觉得凌常风太过自我与霸道,厌恶的感觉让她有,跟他说话是件浪费时间的错觉。

  “反正这些钱交还给你处理,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边说,她已站起身,准备离开。

  见她要走,凌常风不悦的皱起眉头,冷声轻吭:“这些银两,是靠你自己的本事赚得的,我并没有帮到你什么,还有,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不该是这样吧?”怎么说他也帮过她几回,没道理一再忍受她的负面情绪。

  深深地吸了口气,赵盼盼也不满他将援手之事挂在嘴边,如果他是施恩望报的人,那么想必他的人品节操也高尚不到哪里去,更何况意有图谋的帮助,对她来说根本是个负担。

  “我不想欠你的人情。”她决定将话说白。

  本来不想追究他那日的轻薄举动,没想到他不思反省便罢,居然还敢拿救命之情相胁,这个男人她会爱上才有鬼。

  被赵盼盼如此针对,即便凌常风心有所愧,也被她的态度给撩拨出火气,他在心里不断的懊悔着,他是吃错什么药,为什么会对她念念不忘?这种女人,会有人喜欢那就奇怪了。

  正当尴尬的气氛笼罩时,凌常风点的餐食亦恰好上桌。

  “来罗!两碗珍珠汤圆,还有本店招待的酥皮莲蓉包一笼,请慢用。”年轻的女店主动作伶俐的将餐点放上桌,见赵盼盼起身,脸上的微笑倏地收敛些许。

  “姑娘,是嫌本店服务不周吗?怎么才来就要走啊?”要不是看在她是凌常风带来的份上,这么没礼貌的行为,她可是不会跟她客气的喔!

  “那个……找还有事……”对于眼前女子媚眼藏针的微笑,赵盼盼莫名地顺从她眼神的压力而坐回原位。

  “有事?”年轻的女店主微笑复喃一声,然后微偏脸对凌常风轻声提醒:“凌大人,你要不要跟她说一声我们店里的规矩,不然我很难做人呐!”意思就是,请凌常风顾好自己的客人,别逼她拿店规待客。

  懒洋洋的瞥了眼只给别人好脸色,看到他却像是看到瘟神似的赵盼盼,本来很想装死当做不认识她,可是想到人毕竟是他带进门的,说不认识未免太牵强,斟酌半晌还是决定别把无辜的女店主扯进来。

  “你放心,我们不会坏了你的规矩。”凌常风勉强扯唇微笑了下,然后掀开热腾腾冒着香气的蒸笼盖,神态自若的想开始品尝美食。

  年轻女店主得到保证,便笑盈盈的退开,留下一脸莫名又进退维谷的赵盼盼。

  “你们刚才说的规矩是什么?”虽然才刚跟他吵嘴,可是听闻这家店有店规,赵盼盼仍按捺不住好奇问。

  “你看墙上贴的字就知道了。”凌常风懒洋洋的仰着下巴叫她往墙壁看,然后还不忘舀一口饱含馅料的甜糯汤圆入口。

  看他吃得一脸满足的模样,赵盼盼的心中却泛起一种被要弄的不悦,她将目光放在店内斑驳陈旧的墙上,看到上面贴着四张红底墨迹的字样,她凝了凝神,实在不懂字里的意思。

  春访百花,夏乘风。

  秋弄月影,冬戏雪。

  客赏光临,尽品赏。

  食物未尽,休出门。

  “那是什么意思?”感觉似乎在威胁上门的客人。

  “意思就是,你点的餐点只要一上桌,没有吃完就不准走,否则要付双倍的价格。”

  他看向她碗中盛满的甜汤圆,眸中笑意浓浓。

  顺着视线,落进放在眼前的碗,她气恼地嚷道:“这碗汤圆,又不是我点的。”

  瞅一眼她气得嫣红的脸蛋,薄唇逸出笑痕。“我知道,因为是我点的。”

  见到他这般嬉笑的脸,赵盼盼没来由地一股恼怒骤升,她伸出手欲将整碗甜汤圆推至他面前,却被凌常风的大掌快一步盖住她放在桌面上的手,“你想做什么?想翻桌?还是想把这碗汤圆倒掉?我不觉得你有必要为了我清你吃这点东西,就发这么大的脾气。”

  没办法细听他的字句,赵盼盼一双水眸只能气馁的盯着被他施力按住的手,那看起来又干又裂,皮肤还因为经年累月的浸染,就像是一双没洗干净的脏手,与他那看起来修长洁净的手指形成强烈对比,她忽然有种莫名的自卑与局促。

  “我不用你请,我自己有钱,还有你不放手我怎么吃?”她咬咬牙,满脸羞愧的想将手给藏起来,至少不想让他这么直接的触碰到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