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魂萦染娘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魂萦染娘泪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正当她左右难决时,春花已气烦的伸手推了她一把,轻鄙地说:“我说你别太贪心了,给你这些钱已经算不错了,也不想想你们赵家这几年的生意是靠谁给你们的?”

  “你别太过分,什么靠谁不靠谁?我们赵家挣的每一分钱全是靠我们自己。”受不了春花欺人太甚,赵盼盼将摊在桌上的那些布,一股脑儿的全抱在怀里,打算不卖了。

  “既然价格谈不拢,我也不卖了,你就另外去找肯做你家生意的笨蛋吧!”气死她了,以为说话大声就是赢吗?

  “不卖?盼盼,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春花气得额浮青筋。

  “我在跟你这个脸涂得跟白脸鬼似的女人说话。”赵盼盼已经忍很久了,这个老板娘明明是干绣刺的活,可是每回露面,总见她把一张脸涂得死白,最可怕的还是笑的时候,脸上的厚粉还会皲裂。

  “你呢?你这个穷到快被鬼抓走的寒酸女,有什么资格批评我?”要不是看在他们赵家的染布技术了得,她根本懒得搭理。

  “我寒酸总比你明明不是鬼月,还大白天的跑出来吓人好吧?”以为她赵盼盼好欺负,她可是错的离谱了。

  春花听到这里,眼露冷光,二话不说自柜台里走出来,扬起手就往赵盼盼的脸上掴去。

  “别想碰我!”赵盼盼机警的一掌挥开春花的手,以倔强的脸孔支撑她其实怕的要死的脆弱。

  挥出去的手没有如期的落在赵盼盼的脸上,让春花恼羞成怒的立即举起另一手打算再补一掌。

  “啊!”没料到春花会使出这记回马枪,赵盼盼这次根本来不及阻挡,只能闭上眼睛,等着那火辣辣的刺痛袭上脸颊。

  “啊——”

  谁知,没有预期的疼痛,反而听到春花凄惨的叫声。

  春花吃痛的回头,本想教训一下胆敢管她闲事的人,只是当看清楚扣住她手腕的人后,只能期期艾艾的低喊道:“凌、凌大人!”

  “老板娘,好久不见了,你看起来精神很好嘛!”凌常风朝她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脸,但黑眸中的冷冽寒芒清楚显示他的不悦。

  赵盼盼怯怯地睁开眼,一张含笑的俊颜落进眸底。

  “咦?是你?”看见说话的人竟是那日强吻她的男人后,赵盼盼顿时忘记差点挨掴的事,一抹绯红情不自禁的晕上了脸颊。

  见她仍记得自己,凌常风的心情大好,眼眸含笑地说:“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本来不想过问她的私事,可是乍听她们的对话,凌常风细细的推敲了下,怀疑赵盼盼之所以会少了一匹茜布,应该与他有关,再见绣坊老板娘趾高气昂的苛薄模样,本以为她会吃亏,没想到她竟是颗小辣椒,凶起来完全不落下风,只不过绣坊老板娘毕竟是老江湖,眼看赵盼盼就要惨遭掴掌,凌常风不得不出面阻止。

  “你来做什么?”完全没料到会在这种场合再次遇见他,赵盼盼一时竟慌了手脚,她羞恼的瞪了他一眼,眼神似在责问他的多事。

  “路过。”注意到她眼睫上疑似的水珠,一种近似怜惜的心绪萌发,凌常风挑挑眉,将目光放回犹被他扣住手腕的春花身上。

  “我刚才好像听到你们在争执什么少了块布,是怎么回事?”

  闻言,春花面色微变,却仍极力保持镇定地笑道:“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点小误会,还请凌大人先放手好吗?”没想到赵盼盼竟然认识凌长风,这让春花不得不收敛一下气焰。

  因为打着与凌常风是老乡旧识的关系,皇宫里的御织院才会每年都跟她采买布料,所以她的绣坊生意,还得靠凌常风这块大招牌来支撑啊!

  “太久没见,我好像太热情了点。”凌常风唇角噙笑的松手,瞧见春花揉手喊疼的模样,眼里不带半点同情。

  “关于少掉的那块茜布,其实是几日前,我无意间看见,当时因为太喜欢这茜布的色泽,所以硬是跟赵姑娘讨布,没想到却因此害赵姑娘平白让老板娘给冤枉了,真是罪过啊!”凌常风貌似平静的语气,其实暗藏着怒涛。他真的很难解释为何在看见赵盼盼差点被掴掌时,内心的忿怒与不舍为何会如此明显?

  嗅出凌常风话里的火药味,春花顿时面色铁青、唇角抽搐。

  他话里的意思是说——欠布的人是我,如果敢把帐记到赵盼盼的头上,就等于是得罪他了!

  明白得罪不起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更瞧出凌常风在意赵盼盼的心意,春花瞬间换上一张笑脸,让账房取出差额的银两补上。

  “就说了是误会嘛!早知道那块布是凌大人你喜欢的,别说是一匹布了,改天等布绣好花样,我再差人送上两匹布到凌府去如何?”

  “这倒不用,凌某公职在身,不好平白接受老板娘的好意,在此谢过。”凌常风才不至于傻到为了区区两块布,被人按上受贿之名。

  “哎呀!凌大人这么说就见外了。既然误会解释清楚了,那我就该依照当初说定的银两付款。”春花边说边将五两银捧在手心里,递到赵盼盼的面前,“盼盼,真是抱歉,是我误会你了。喏,这是五两银,要拿好喔!”

  在一边默不作声的赵盼盼,看着凌常风与春花言笑晏晏的模样,虽然明知凌常风是好意帮她,可是想到刚才被人污辱的不快,再加上推估凌常风应该有看到适才的争执,不知怎地,赵盼盼只觉得更加难堪,她瞪着摊在眼前的银两,感觉厌恶起来。

  “我不……”赵盼盼直觉想拒绝这次的交易,但是话才到嘴边,一只烫热的大掌,毫无预警的包覆她的手。

  赵盼盼心口抽了下,她怒目瞪向大掌的主人——凌常风。

  从刚才就一直密切注意着赵盼盼反应的凌常风,虽然不清楚她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可是光听她吐出的那两个字,他就下意识的阻止她。

  大掌下意识地握住她的手,掌心触到她磨人的肌肤,眉心紧了下,见她想抽回手,又故意的将她的手握紧,并且还暗示地捏了一下她的手心,将唇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喃语:“染布坊是本小利微的生意,别跟钱过意不去。”

  湿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廓边,赵盼盼感觉到一股无法控制的悸颤蔓延四肢,她面红耳赤的不知如何是好,而凌常风却在这时不经她同意,已抢先一步,代她接过春花捧来的银两。

  “你、你怎么可以……”没料到凌常风居然会接下银两,羞恼的感觉让她更加气愤。

  “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和气生财嘛,交给我处理就行了。”凌常风无视于她的愤怒,继续不动声色的与春花谈话,俟一切弄妥,他才以眼神示意赵盼盼与他一同离开。

  赵盼盼心里虽然很想反驳他刚才那句“和气生财”是句屁话,但是凌常风帮了她总是事实,再加上他又曾救过她,就算很想拿到银两抽身离开,可是碍于情面与内心那小小的良知作崇,她仍是顺着他的步伐离开绣坊。看着眼前俊伟的背影,她不得不承认,因为他的出现,她内心原本的不安与委屈,都因为他而淡化消散。

  只是,思及不久前他们的“偶遇”,以及他们彼此掌心那该死的巧合,赵盼盼觉得与眼前的男人还是当避则避,最好是打死不相往来。

  辜且不论那位算命仙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但古有名训: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可没那胆量与勇气,去赌上别人的一条命。再说彼此身分上的差异,都足以证明他们并不适合,虽然眼前的男人实在有着令她移不开眼,触动她心弦的魅力,但……不适合就是不适合,她没必要自找苦吃。

  看着眼前的背影,她攥紧了手心,决定跟他把话说清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