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魂萦染娘泪 第2章(2)

作者:媄娮
  手里捧着茶,却仅是捧着,没有半点要喝的动作。

  人虽然是坐在红木花椅上,可是他的心却不知道飞到九霄云外的哪个鬼地方。

  看到这里,凌母真是火大非常。

  “风儿,娘跟你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心不在焉、魂不守舍,再加上目无尊娘亲,三条罪状并发,这个没有十封八封家书催不回家的浑帐儿子,是存心想气死她这个做娘的就对了。

  想心事的人依旧忘不了那袭夺的吻,满脑子反反复覆的充塞着同一个疑问。

  “为什么要吻她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凌常风的目光飘远了,唇边缠绵着她唇瓣的柔软还有温度,尤其那股莫名的眷恋与熟悉的感觉……明明是初识的陌生人,可是与她相识,却有熟悉了三辈子的感觉。

  “什么为什么?你老娘在跟你说话,还需要问为什么吗?”凌母的火气已经飙高三尺,眼看肥厚粗大的掌,就要拍上爱子俊俏的脸庞,这时——

  “亲爱的娘,我发现你今天看起来特别年轻,而且你微笑的样子也特别有魅力。”凌常风时间抓的很准,甜死娘亲的迷汤与高帽很快的送出去。

  火气倏止,迎面扑来的是甜滋滋的蜜糖在心房泛开,凌母粉面微羞,佯装不悦的轻板起脸,“少来!跟在皇上身边这么久,就这油嘴滑舌的本事愈学愈精明。”见爱子的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凌母坐回原位,端起茶,作势正经。

  凌常风唇角轻抿,透彻母亲思虑的微笑漾着。

  毕竟是至亲,身为儿子的他,岂能不识母亲的心思,但……有些事情可不能盲目顺从,就像接下来他们要讨论的话题。

  凌母将茶喝完,状似无意的从茶案上拿起小罐的白瓷瓶,絮叨地交待。

  “这罐‘泽面方’可是从南凤皇朝的御医,按照《新修本草》去研究改良过的方子,里面除了有上等的益母草,也已经将等量的胭脂掺进去,记住,要早晚使用,最快十日见效,最慢一个月也可见红艳光泽之效。”

  凌母话说的口沫横飞,坐在她旁边的当事人,却一脸轻鄙的眼神,瞪着凌母手中递过来的瓷瓶。

  “娘,这是女人擦的东西,你拿给我做什么?”凌常风丝毫没有将“麻烦”接过手的打算。

  看到爱子吊儿啷当的模样,凌母怒上眉山。“我刚才跟你说了这么多,你是都没给听进去是吧?我不是跟你讲了吗?这罐‘泽面方’是大王爷的女儿仪容郡主拜托我找的,别跟我说你已经忘记,我在之前写给你的信中有提过,大王爷有意要将他的女儿许配给你。”

  “有吗?”敛下眼皮,神思沉定,一脸认真的装傻。

  “风儿——”凌母抡起拳头,眼神凌厉的瞪着他,表情明显写着他可以再装死的彻底一点,然后她也不介意挥拳打得他惨一点。

  状似无奈的翻白眼,这就是他之所以老是自愿留在宫中值班,而讨厌放假回家的原因,谁想回家接受自家亲娘的温柔暴力啊!叹~!

  “娘,我的耳力很好,你别喊的这么大声。”时间还是抓的这么好,睁开眼皮就看到娘亲的拳头,停格在眼前。

  “是吗?既然听清楚了,就不用平白浪费为娘我的力气。”凌母扬高眉,收回拳头,放在唇边哈了两下,算是暂时熄火。

  想她未嫁入凌家前,可也是将门虎女,虽然经过岁月的洗炼,她已经变得腰肥腿粗,可是她保证,她的拳头还是十分扎实有力。

  没好气的伸手盖脸,极力压抑内心的烦躁。“这东西是仪容郡主托你找的,为什么娘不自个儿交给她就好了?”

  “笨!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出去千万别对外人说你是我儿子。”凌母啐声。

  “娘,你再不说清楚,我可就要回房了。”他本来就没有对人说过,江湖中人称“辣手催草罗刹女”就是他娘啊!

  说出来……真是好丢脸!凌常风在心里补述着。

  他永远忘不了在无意中得知娘当年疯狂倒追爹的往事,也忘不了爹在数个出征的清晨,是如何的脸色惨白地夺门而出,甚至他还清楚记得爹因为双腿间的不适,连上马这简单的动作,都有些迟钝。

  当年,他虽是三尺童蒙,却已能隐约的明白,为什么爹总会在娘写了十封八封的家书后,还会捎信回来说防事吃紧,不克回乡的这种信,即便那些年南凤皇朝根本可谓国富民强,根本就没有峰火燃烧的味道,一切的一切回想起来,凌常风可谓是心有同感啊!

  眼看爱子的不耐就要爆发,凌母担心计划生变,急忙脱口而出,“唉呀!为什么为娘我这么聪明,生出来的儿子却这么笨?就已经说了大王爷看中你,所以才用尽方法弄来这罐‘泽面方’,好让你们有个理由可以光明正大的先见面啊!”

  “喔!原来这东西是大王爷弄来的啊!”凌常风意有所指的轻哼。

  原来绕了这么大一个圈,目的就是要把他送去给人鉴定!

  猛然发现谎言被戳破的凌母,顿时涨红脸,有些结巴道:“呃……不管东西是谁弄回来的,反正你就给仪容郡主送去就对了。”

  “娘——”凌常风沉沉的喊了声,然后一脸严肃的站起身,很认真的反驳:“还记得你要我在宫内最繁忙的时候告假回来,为的是什么吧?你说你身体微恙,所以皇上才通融准假的,如果现在弄出什么相亲风波,让皇上知道,你不怕被处以欺君之罪吗?”他是回来探望母亲的,可不是回来给女人看的,意思差很多。

  “那个……就顺便看一下嘛。”听到皇上之名,凌母气焰收敛了些,表情有些忐忑,早知道她就在信里写她想儿子呗!可是她也明白,若真的那么写,他就不会赶回来了。

  呜……,她可是他的娘亲啊,怎么想见儿子一面却这么难?

  “不方便。”凌常风拒绝,转身便要回房,但那罐“泽面方”却还是被凌母硬是塞进他手里了。

  “娘——”他抗议低咆。

  “你就收着吧!这东西可不便宜,反正你这趟回来时间还这么久,找个时间就给仪容郡主送去,别说娘没提醒你,大王爷好歹也是圣上的叔叔,多多少少卖点面子给他吧!”

  俊颜微凝,摆明刺中他的要害,不甚情愿的收下“泽面方”,背对着凌母走了两步,忽然忆起那双皮肤粗糙干裂的手,心房揪了下,他忽地顿住脚步,淡声问:“娘,这东西除了拿来擦脸之外,擦在手上是不是也有效果?”

  “当然啊!那可是美容圣品呢!”乍闻这声问,凌母以为顽石开了窍,很快地绽笑接话。

  “喔!”得到答案,凌常风头也不回的揣着手里的瓷瓶回房,满脑子不知为何,竟被那双因劳动而染红的手所占满,当然还有纠缠在唇边属于她的柔软,想到这里,他不禁懊恼。

  搞了半天,那个女人……她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