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魂萦染娘泪 第1章(2)

作者:媄娮
  正当他的思绪还来不及理清,一阵碎石松动的声音,唤回他的注意力,他连忙加重语气喊着:“快点抓住我的手!”

  “呃……”乍闻男人凶恶的语调,赵盼盼情不自禁的抖动了下身体,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一声轻脆的树木折断声,又再次在她的耳边清晰地响起。

  “啊——!”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再次往下坠落,赵盼盼不顾形象的放声大叫。

  眼看要救的女人,居然在他眼前往下掉落,凌常风眉头皱起,脑子里还没有思考到该不该救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出自本能的伸手抓住一旁的树根藤蔓,随意的在手腕处圈了两下,便纵身跃下深坳。

  呼啸的风声在耳边回响,赵盼盼只要想到跌下去,恐怕会死的很难看,心里涌起的恐惧,让她只能无意识的发出尖叫,完全没注意到有一只强健有力的手臂,已牢牢的抓住她的左手,等她发现自己神奇的没有跌死,而是晃啊晃的被刚才的那个男人所抓住时,她简直想流下感动的泪水,但——鼻尖触及陌生男子的颈侧青筋,一股莫生的感觉在心里成型,她愣了下,痴痴地呆看着他,眼泪悬在睫边。

  “不要再叫了,再叫我就要松手了。”凌常风没料到自己居然发神经,跟在她后头跳下来,心里那莫名其妙的自恼,让他不自禁对被救的她板起脸。

  “唔……”听到“恩人”居然说想狠心的松手,她瞠大双目,以不可置信的眸光看着他,本想反驳些什么,可是唇瓣仅蠕动了下,眸光又接触到他森冷的目光,她连忙咬住舌尖,什么话也不敢吭出声。

  成功的以言语恫吓,换得耳根清净的凌常风,刻意漠视赵盼盼委屈忍泪的眸子,他将注意力放在他们目前的处境上。

  感觉到手中紧抓的树根藤蔓,因为有些承受不住他们两人的重量,而有松崩的趋势,零星的碎石尘砂,自树的根部崩散,落到他们身上。

  估量情况后,凌常风才以严肃的口吻对她说:“现在我们要准备上去了,你要抓紧我。”他估计目前他们所处的高度,应该还不至于难倒他。

  听到男人的交待,赵盼盼二话不说,连忙伸出悬在身侧的右手,就连双脚都用上,几乎是整个人都攀在凌常风的身上,就怕他会突然狠心撇下她不理。

  “你动作不要太大,很危险。”没料到她这么“死命”的紧抓住他,担心树根藤蔓承受不起她激烈的动作,他赶忙阻止,但似乎又晚了一步,一阵啪啪啪的脆响,瞬时进入赵盼盼与凌常风的耳里。

  幸好凌常风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他在手中的藤蔓失去支撑力的前一刻,主动将之放弃,他气运丹田,提住真气,在乱石崩落之前,藉势寻找可借力的踩点。

  为了避免再被冒失的陌生女子拖累,凌常风选择在落下的瞬间,二话不说,单臂一展,搂住她的腰,不顾她的脸撞上他胸口些微的闷痛,他旋移身形,提气往上飞纵。

  “啊——”赵盼盼眼见黄土碎石漫天罩下,她不由自住的攥紧陌生男子的衣襟,将一张被吓到惨白的小脸,深埋进他的胸口里。

  “喂!姑娘你别——”凌常风被她如此大胆的举动给吓住,正想开口喝斥时,却在低眸一瞥间,撞见她面颊上淌着的清泪,还有深深的恐惧。见状,凌常风将到嘴的斥骂咽回胸腔里。

  还未脱险,又因为他那霎时的分神,一道火辣辣的疼痛立时麻痹他身体的某一处,他心下一凛,就见腕口粗的断枝尾端划过他的左手臂,汨汨的鲜红血液,瞬间毫不客气的晕染他左半边的衣袖,他低咒一声,在几个起伏纵落后,在确认丢下手里的麻烦,不至出人命的情况下,凌常风选择让赵盼盼以屁股落地的姿势,回到深坳之上。

  “好痛……”赵盼盼跌到屁股开花,她捂着臀痛到眼冒泪花,正想抗议他的粗鲁行径时,却见到眼前的陌生男子左手臂的惨状。

  “啊!你受伤了……”看到他手臂上鲜血淋漓的壮观画面,赵盼盼倒抽一口凉气,这才内疚的咬唇,心里想着,原来他不是故意要摔她下来,而是因为手受伤吃不住疼啊!

  凌常风没有搭理她,在落地时,他仅用眼角余光瞥了眼赵盼盼,确定她“平安落地”之后,便皱着眉瞪向他鲜血狂冒的左手,他先以指快速的在臂上点了穴道止血,然后笨拙的以单手扯着外衫,准备替自己做急救包扎。

  看到恩人的动作,赵盼盼心口一动,她很快地自地上站起,跑到他面前,然后以满怀歉意的眼神与口气说:“恩人,我来帮你……”话说完,也不等凌常风的反应,她一双水眸转了转,才想着该怎么帮他止血时,一抬手就看见攥在手心里的茜红色布。

  布料很软也够长,很适合拿来包扎,可是这是要交给绣坊的色布……轻敛眉,赵盼盼不再犹豫,抓起凌常风的伤臂,以茜红色布缠绕在他的伤处。

  赵盼盼的举动,让凌常风原本烦躁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些,任由眼前的女人为他包扎,他以一双锐利的深眸睇着她。

  这个女人看起来年纪应小他几岁,清秀而白皙的脸蛋上,因为急促的呼吸而漾着粉嫩的红色,长长的眼睫上,还凝着微微闪动的光,凌常风紧盯着她湿了的睫,突然有种想伸出手揩拭的冲动,但他忍住了。

  移开她脸上的目光,眸略低,看见一双忙碌的小手在自己身上游移,他的目光冷不防又教她那双手给吸引去。

  刚才在握住她的手时,他只觉得她的手握起来很小,谁知仔细一瞧,那双手因劳动而染红,皮肤粗糙且干裂,看到这样的手,一股心疼的情绪猛地揪住他的心房,抬起冷眸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时,却意外的看见她居然抓着他的手掌,不知道在打量些什么。

  “姑娘……”他疑惑地抬眉,却没有换来反应。

  “咦?这位置真的跟我一样耶!难道那个算命仙说的都是真的?”赵盼盼在包扎完毕之后,想起他手掌心的那颗痣,便很自然的抓起他的手跟自己的手作比对。

  看了半天,她愈瞧心愈凉,还怀疑她是不是眼花,或者……很用力的伸出手指去抠了他的掌心上的痣,一下、两下、三下……

  长年握惯兵器操练的凌常风,手掌心上布满大小不一的薄茧,照道理来说,一个寻常姑娘家,就算再怎么使力想徒手弄疼他的机率根本很小,但是不怕痛,却不表示他不怕痒。

  “姑娘……”凌常风皱眉喊道,顺便还使力将自己的手给抽回来,冷酷的俊颜上隐藏不显见的躁热。

  刚才是没听清楚她嘴里咕哝些什么,只是她这么搔人又是怎么回事?

  他以无礼的眼神瞪视,代替内心那因她而莫名窜起的骚动起伏。

  “呃……对不起,我只是想确定那是不是真的是颗痣。”赵盼盼又继续以含鲁蛋的口吻说话,见他收回手,心里懊恼着……完蛋了,那真的是痣,不是脏东西黏在上面。

  赵盼盼的脑海里开始回响着那位算命仙说的话。

  如果今生你选择与前世的他相爱,那么最终的下场,也许他会输的很惨。

  想到这里,赵盼盼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爱上他就会害死他吗?不不不!也许她命中该遇见的男人不是他,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她自我安慰加说服,却怎么也摆脱不了这惊恐的巧合。

  “姑娘,你怎么了?”看她的表情,有点像是见鬼了。

  “没……没什么……”她看着他,眼神飘忽,完全不敢将目光放在他身上。

  要在茫茫人海里,遇见手掌心跟她一样有痣且位置相同的人,有这么简单吗?她认为这个机率会比被雷劈中还要低呢!

  被赵盼盼的反应给搅得一头雾水的凌常风,蹙眉凝视她畏怯的举止,心里思索着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觉得恐惧,难道……是因为刚才的意外?

  “姑娘,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既然都已经救了她一命,也不差再把人安全送回去这段路。

  “我……我住哪里?送我回家?不、不用了。”听到他说要送她回家,赵盼盼心口缩紧了下,她连忙摇头,却紧张的一时无法分辨自己是身处何方?

  看到她心魂不定的模样,凌常风冷峻的眉头折出痕迹。

  惨了,她是不是被吓傻了?心念才起,他马上朝她往前跨出一步,没料到却换来赵盼盼颤抖着唇,一副苍白惊厥的脸。

  “不……真的不用了,我……我可以自己回家,不用麻……啊!”她边说边退,却惊见眼前的男人,随着她的话,脸色愈来愈阴沉,最后他甚至直接伸出手,一双手臂拦腰将她搂进怀中。

  “啊——你想做什么?”赵盼盼被吓到花容失色,不停挣扎,只求从魔爪中求生。

  “不准再动,否则这次我可是会真的把你给丢下去。”凌常风及时在她将要再度跌下深坳前,伸手将她给拦住,一双铁臂紧紧的扣住她的腰身,不让她再往后退一步,并且不忘恶狠狠的扬声放话。

  该死!这个女人到底想寻死几次?

  他瞪着她,黑眸里透着冷冷的寒光。

  没有一个人的脾气可以好到容许另一个人以怨报德兼无理取闹,她凭什么看到他像见鬼似的害怕?他们……曾经相识吗?

  看着怀中娇小,行径却莫明的女人,凌常风的眼神中,透着深深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