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魂萦染娘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魂萦染娘泪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凤天三年——

  晒布场里,数米高的架子上,挂着随风飞舞的各色布匹绸缎,在暖阳中发出飒飒飒的声音。

  赵盼盼一手拿竹竿,动作熟练的翻拨色布,在完成晾布的动作后,她将竹竿放到一边,看了眼自己的右手,想起前两日送布到镇上绣坊,回程时遇见的那位算命仙所说的话。

  “姑娘,你可知你右手这掌中痣代表何意?”那位算命仙一手捻胡,看到她茫然摇头的样子,便微微一笑。

  “掌中有痣者乃是前世与人有约定,要在今生再续前缘,为了遵守前世的约定,也为了在今生能够找到对方,就以彼此掌心的痣作为相认的记号。如果你能找到一个男人,左手的掌心有着跟你相同的痣,那个人就是你前世有过约定的恋人。”

  “约定?恋人?”赵盼盼看着右手掌心的红痣,低喃。

  “嗯,我看姑娘面色泛桃,代表红鸾星已动,想来该是福合缘至,但……”语至此,算命仙却将目光放在她颧骨上的一颗小痣,眉头略皱。

  本听到算命仙说她红鸾星动时,赵盼盼心头雀喜了下,可是又见算命仙瞅着自己皱眉,她不由得心情跟着起伏跌宕,蠕蠕唇才想开口询问,算命仙却已先伸出手阻止她,然后才谨慎而徐缓地说了下去。

  “就老夫所见,姑娘的运势虽然是贵而益夫,具有旺夫之命,只可惜姑娘的福德不够深厚,所以容我给姑娘提个建议,姑娘最好舍弃命定的良人,改嫁他人,这样对姑娘而言,或许会比较好。”

  “这是什么意思?”一下子叫她嫁命中注定的前世恋人,一下子又叫她改嫁他人,这根本就是存心耍人嘛!

  面对询问,算命仙皱了皱眉,看着赵盼盼殷切询问的小脸,想了好久,终于面带难色的说出答案。

  “请恕老夫铁口直断,如果今生你选择与前世的他相爱,那么最终的下场,也许他会输的很惨。”为爱痴迷、为爱疯狂,典型的为爱牺牲奉献型的人。

  “输?什么意思?”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输给她?未免太不合情理了!

  “所谓的输,就是他可能会死。”算命仙不再打谜猜,直接宣布答案,果不其然,就看到赵盼盼脸色瞬间惨白。

  也因为算命仙的这席话,不断的在赵盼盼的心海里打转,所以连带的让她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她的这副模样,就连弟弟赵晏祈也看不下去了。

  知道赵盼盼打从在街肆,被秀苗拉着一道去算命后,赵盼盼的魂就好像丢在外面一样魂不守舍的。

  就像现在,他正忙着将浸染好颜色的布匹摊晾开来,赵盼盼却站在一旁发呆,眼看架上晒干的茜红色布匹都快飞走了,他急忙扬声叫唤:“姊,你发什么呆?布要飞走了。”

  “咦?什么布?”猛然间被赵晏祈这么一唤,发呆中的赵盼盼,眨了眨眼,还未搞清楚状况,眼前就看到一条红色的布匹往她头上罩来,柔软的布料轻轻地抚过她的脸颊,她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捞住布,可是一阵往上疾吹的风,却将那条茜红色布匹,卷得更高。

  “啊——布!”赵盼盼伸长了手、踮起了脚尖想抓,却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你发什么愣?快去追啊!”赵晏祈见她还发怔着,气急败坏的提醒她。

  “喔!好……”对于自己失神而让布从眼前飞走,赵盼盼只觉又气又恼,她旋移脚步,很快的往布飞离的方向追去。

  而赵晏祈望了一下她跑离的方向,想起那个方向好像有个深坳,他皱了皱眉,心中忍不住祈祷,他这个少根筋的姊姊,可别连自家附近的地形都搞不清楚。

  摇了摇头,他继续手上未完的工作。

  而另一边的赵盼盼,看着那块被风吹跑的布,一下子卷上树头,一下子又飘往小溪边,赵盼盼一边追,心口也跟着抽紧起来。

  老天保佑,千万别让它勾了纱!

  这附近品质良好的茜草,因为今年天候问题,生长的数目锐减,所有能摘采的茜草,已在这次的染布过程中用罄,若是这块布勾了纱,她要怎么对绣坊的老板娘交待?

  “啊!拜托,不要再飞了!”赵盼盼边跑边喊着,一张略显圆润的小脸,这会儿看起来倒是红润的宛似彩霞掠娇容,红扑扑的很是美丽可爱。

  当她看见那块布,果真如她所愿,乖乖的掉落在临深坳处的一株树杈上时,赵盼盼真的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布在上头是一定要拿的,可是问题就出在她不会爬树啊!

  低头看了身上的衣装。

  为了工作的需要,所以她上半身是着轻便的窄袖上衣,腰间束着深色的腰带,而下半身则着深褐色的长裙,这样的穿法,在工作上尚称方便,但如果是想爬树,就有些困难了。

  抬头看了眼随风飘荡的茜红色布,她咬了咬牙,挽起袖子,决定豁出去了。

  她小心翼翼的爬上树,那笨拙的姿势,如果被赵晏祈看到,准会笑到跌在地上滚。

  “真讨厌,我怎么会碰上这种事?”赵盼盼边爬边嘟嚷着,将自己的身体挂在树干的中间喘气,抬眼看了下就近在她眼前的目标物,她深吸口气,将自己的身体尽量的往前,却发现她的手仍距离那块布还有一指的距离。

  “最好这块布不要给我勾到纱,不然我这么努力的爬上来,如果还做白工,那就太没天理了!”赵盼盼边抱怨,还是认命的挪移身体,好让手能构到布。

  “拜托,配合一点吧!”好不容易终于碰到目标物了,可是她试着扯了扯,布仍稳稳的勾在枝杈上。

  赵盼盼知道自己还得再让身体往前一些才行,但目光不经意的往下看去,可把她的胆子给吓没了。

  “我的天啊!这么深,如果跌下去不死也会摔断腿吧……”

  此刻的赵盼盼,整个身子已经横越在粗树干上,下方就是深坳,看着深坳底下的黄土乱石斜坡,知道她如果不小心摔下去的话,别说是摔断腿了,可能连命都会没了吧!

  “喔!老天,我只是想捡块布,应该不会倒霉到让我赔上一条命吧?”赵盼盼皱着小脸,在做心理准备的同时,她已经闭上眼睛,学狗爬,匍匐前进,努力伸出胖墩墩的手指,顺利的将茜红色布,牢牢的抓在手里。

  “太好了!”赵盼盼正在感动卖命的付出总算有了代价的同时,耳边忽然一声“啪”的脆响,她所紧攀不放的粗干,居然硬生生的从她重量集中的后方断裂,赵盼盼只来得及尖叫一声,接着整个人就以重力加速度,连人带折断的粗干一起往下坠落。

  “我的天啊!”意识到自己正在急速坠落的赵盼盼,眼眶含着两泡泪,一手紧抓着布不放,另一手还不忘伸手乱抓,企图想为自己目前的处境,挣得最后的生机。

  最后,她的祈祷生效了!她在落下时,身上的腰带恰好被坳沟旁的老树根给勾住,当她发现自己既没有跌下深沟,可是却也没有得到可靠能脱身的凭借时,赵盼盼的心里,真不知该为此刻的处境,高兴还是悲伤?

  “救命啊!有没有人可以来救救我?”明知道她所跌下的这个地方,平常并不会有什么人靠近,可是既然还有一丝希望,她怎么能不为自己的小命努力?

  “拜托,有谁听到我的声音吗?快来救我啊!”赵盼盼对于脚不着地,还有风不断从脚底下往上灌的感觉十分惊恐,她一边呜咽着喊救命,眼泪也不忘滴滴答答的作陪衬,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间有一只手,从她的头顶往下伸了出来。

  “抓住我的手。”男人的声音浑厚低沉,赵盼盼起先还疑心是否为妖狐鬼神之类的,因为那个男人靠近的脚步声,她完全没有听到。

  轻轻地眨了下眼,赵盼盼不敢冒然抬起脸去看声音主人的模样,不是害怕对方长的横眉竖目,而是害怕自己乱动,支撑她重量的那根救命树根会折断。

  看着伸到她面前的那只宽大的左手,掌中心居然有一颗小小的黑痣,赵盼盼心头抽动了下,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狂跳起来,她怯怯的,带着紧张与期待的心情,缓缓地将一张小脸仰高,抬头望向手掌的主人。

  刺眼的阳光照眯了她的眼睛,同时也模糊了那个男人的脸,赵盼盼仅由抬眼上望的视线中得知,那个男人是趴俯在临深坳处的地方,将他的手递给她的。

  而相较于赵盼盼的逆光,凌常风下望她的视线就清楚多了。

  他看到她有着一张略显丰润的脸,白白的脸蛋上,嵌着动人明灿的水眸;小巧的唇瓣上,漾着水亮的嫣红,轻抿微勾的唇角,衬了弯弯的眼,勾勒出一张似笑非笑却柔和平静的脸。这样子的她,感觉上是一个很纯真乐天的女孩,但冷酷的黑眸将那滴淌在她脸颊上的泪滴摄入眼眸,眉心又不悦的拢了起来。

  她为什么会掉到这个深坳里?是寻短?还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