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定缘投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定缘投兄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四天前,事情发生当下,也许当时记忆很错乱,但这几天,她仔细回想后,已记起所有的一切。

  岳文青迷晕她,或许不想和死鱼发生关系,希望要有一些些反应,所以迷药的剂量下得不重,一到客房,她已有些微意识,他没有立即扑向她,反而说了一堆他要她、他爱她、不能没有她的情话,还说他会负责任,会照顾她,给她像王后一般的日子,她昏昏沉沉,又生气又害怕,却一句脏话也飙不出口。

  接着岳文青似乎满意她的清醒度,party时间到,他扑向床上已有四分清醒的她,撕开她的衣服,发了疯般要吻她,她吓坏了,拼了命挣扎的同时,门在这个时候被用力撞开,像六年前那样,总经理像神一样奇迹般出现在她面前,伸手拯救了她。

  最后,断了一根肋骨,鼻青脸肿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的岳文青被控告“强奸未遂”和“限制自由罪”。

  控方律师是秦大哥的好友,也就是蓝海集团总裁蓝克丞,打从接管蓝海集团后,再也不能当他最爱的律师,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件好玩的案子,还是自家人,他亲自出马不说,更是卯足劲玩,大有小别胜新婚的气势!

  一龄姐说,岳文青遇上贪玩的蓝律师会惨上加惨,根本不需要李家的律师团,蓝大哥沉迷这种厮杀的过程,而且要独享。

  秦大哥也说,岳家完了,惹到护短的李家,更彻底激怒拥有百种经济制裁方式的李志贤,想要东山再起,很难很难。

  这样一个男人,他总是站在她身后,提供她十成十的保护,谁敢欺负她,他毫不考虑拿命来拼,她何德何能,这辈子能遇见他,并承受他对她的极好和溺爱?那天他抱着她、吻着她的时候,她依稀记得,他的脸颊有某种潮湿的水气……天啊,他真的爱她。

  “说呀,理由呢?敢不结婚?啧,翅膀硬了是不是?!”

  为此,她终生感谢老天爷的厚爱。

  符念念漾开一个美丽的笑容,把李总经理迷得一怔一怔。

  要有一件事没被牵着鼻子走,更何况,他们还没谈恋爱。

  她笑着,娇嗔地说:“我连恋爱都没有谈过,怎么结婚?”

  啊,原来是这样?家里大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哄堂大笑。

  “是啊,儿子急什么急啊?恋爱都没给人家,就拖着人家小姑娘到户政事务所办登记,这简直欺负人嘛,和强娶民女有啥两样?”老妈站台呛声。

  “是啊,结婚是大事,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连老爸也跟着念了两句。

  媳妇还没迸家门,两老疼谁?态度已清楚可见,真的是,这下丫头可得意了。

  李志贤瞧着爱妻脸上的坚定,笑容很甜美,目光却不妥协。

  恋爱哦?

  呿,这女人忘了,他是奸商,哪是这么容易受人威胁的,要恋爱是吗?

  “那有什么问题,宝贝。”

  他瞅着她,深逮的黑眸闪闪发亮,他轻舔薄唇回轻抿,哦,那是狩猎的目光。

  “我就给你恋爱的感觉。”

  符念念眨眨眼,倏地觉醒,老天,她干了什么事?!她有必要去逗弄一只沉睡的豹子吗?

  她垮着脸,看着一脸舒畅恣意的男人,心中毛毛的,就像刚刚释放出一只久未嗜肉的黑豹一样……好可、可、可怕。

  符念念才刚进屋,立即闻到一阵淡淡的蛋香,信义路的住所厨房排烟效果很好,只是因为最近天天要和蛋先生打交道,所以她对这种味道特别熟悉。

  对了,昨天晚上他们搬回来了。

  长辈们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另辟空间,让小俩口在婚前好好谈个恋爱。

  原订星期六登记的计划往后延,不过,婚事已在积极筹备中,六天前,他们还是下属和上司,是亲人般的感情,甚至他还交了新女朋友,突然间,他告白了,以势如破竹的坚定直接把她原本就属于他的心,完完全全俘虏了。

  符念念小脸微微烫着,这是幸福的感觉吗?从她清醒后,陪伴在病床旁的他,给了她第一吻开始,宣告两人的关系正式往爱情前进,从那刻起,她的脑子就处于某种微微晕眩的状态。

  呵,迷药的药效可以维持这么多天吗?她总是有种飘浮在半空中茫茫的感觉。

  即便已经六天了,她还是觉得这一切都好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傲娇的大男人居然一身笔挺的衬衫西裤,还围着她的open围裙,态度倨傲地伫立在瓦斯炉前,平底锅里是他最爱的月亮蛋,啊,他下厨煎蛋!

  “回来啦。”

  她方才出去晨走,慢慢走,享受清晨干净的微风,让躁动的思绪能够稍稍安定一些。

  她靠近。“月亮蛋?”

  “是啊。”男人皱着眉头,心情不是很愉说。“我在试试月亮蛋到底有多难,真操作起来才发觉还真的不简单。”

  她漾开笑,流理台上摆了三颗很糟糕的成品,一颗糊,一颗焦,一颗半生不熟,她嫌恶才指。

  “我不要吃这个。”

  男人戏诱地轻扯她的刘海。“唉呀,没听过“一人一半惑情不会散”?”

  她笑。“我怎么觉得你只是要我帮忙解决这些让鸡妈妈生气的蛋?”

  “是啊,鸡妈妈一定气疯了,突然感觉,我老婆弄的月亮蛋其实还挺不错的!”

  老婆?!

  这六天来,他都是这么叫她的,在她思绪还混沌不明时,她这个新身分已放送到每一个角落,亲戚朋友、公司、天下仓储,还有许多许多,虽然还没登记,也没正式举行婚礼,他已经完全认定两人未来的关系,是相守一生的夫妻。

  她想,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吧。

  符念念仰望着眼前的男人,清楚感受着所有的感动正冲击着她的心,混沌和飘浮都消失了,心中那些纷纷扰扰都已褪去,他以温暖包裹住她。

  她思绪清晰无比,跟起脚尖,顺由自己的心,轻点他带笑的唇。

  “老公,谢谢赞美。”

  这个在商场上很有历练、让对手畏惧的男人,居然因为妻子一个小小小小的吻而微怔好几秒,有点糗对吧?嘿嘿,无所谓,在自己女人面前,再怎么糗都无所谓。

  他眸色闪烁,因为爱妻的主动而心喜。“这么热情?”

  她笑了,纤细的手臂勾着他的脖子,勇气十足迎视他眼中迅速窜升的火热异色,呵,男人果真是不能鼓励的。

  “热情不好吗?”她问。

  李志贤关上炉火,放下手中的锅铲,月亮蛋算什么,他要好好享受老婆的热情比较重要。

  “当然好,但你承受得住后果吗?”

  后果?什么后果,她竟有些期待。

  她笑着,那如花绽放美丽的灿烂笑容,又让男人气息一窒,这六年来,这样的笑容他见过数次,他必须感谢老天的厚爱,终于让他发现自己的真心,没便宜了别的男人。

  嘿,不过,弥补错过的事,永远不迟。

  符念念只觉腰间一紧,等回过神来时,已让他紧紧揽进怀里,他低下头,炙热的吻深深封住她,灼热的舌毫不犹豫地长驱直入,霸道地缠绕着,不容许她的退缩并狂妄追逐。

  他的气息完全侵占她的口腔,每一次舔舐吮啃,都像是要将她的唇舌吞噬干净。

  “今天有特别的事需要处理吗?嗯,符特助?”

  激情的一吻之后,他松开了她,双手牢牢地捧着她的小脸,她已微喘连连。

  他的唇只移开一点,灼热的眼光像是要焚烧她一般。

  她恍愧地望着,他专注的眼只为她而凝望。

  空气里缠绕着躁热暖昧的气息,一触即发的火热如垂砍破茧的蝶。

  她的心跳狂飙,仰视着他深邃的眼底,她看见自己的倒影,也看见他眼中款款的爱意……

  “没有,公司没事。”

  她说,勾住了他的颈子索吻,而他的唇舌几乎同时再次欺下,他吻着自己的女人,打横将抱起,大步走向主卧房。

  李志贤将怀里的宝贝轻放在大床,一切的一切,令两颗心再也无法压抑而激动渴望。

  他攫住了她的唇,大掌隔着排汗衫柔软的布料,沿着她的身体曲线,轻轻滑动,最后大掌覆住一只丰盈。

  他笑,薄唇逸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这是我的一小掌,却是我们关系的一大步。”

  念念羞红了脸,只能轻抹住他的衬衫,滚烫的小脸在他肩窝里没法回应,期待归期待,初上战场,陌生的情欲不是她能驾驭的。

  “老婆。”

  “嗯?”

  “我等不及新婚夜了。”

  这像一个宣告不是询问,李志贤随即如暴风般掳获她甜美的红唇,舌头侵入她口中,激烈吸吮、勾撩,他霸道的气息混着她的清新甜美,所有的防备已迅速解下。

  “老公……”念念举起手搂着他的颈,弓身迎合他的索求,强烈的需求感让她好想大叫。

  “怕吗?”

  她摇头又点头。

  两人四目交接,灼热地凝视着彼此,她双腿被他扯开,小手交缠上他的脖颈,他男性的yu/望焦躁地鼓动,念念水气迷茫的美眸瞅着他,彼此的呼吸愈加急速。

  他凝视着她,深邃的黑眸紧盯着她微微开启的红唇。

  “我爱你。”

  ……

  良久,两人心跳遂渐平息。

  激情过后的她,依偎在他怀里,娇羞的小脸显得妩媚诱人,他看得着迷,勾起薄唇,倾身她红唇印上轻轻一吻。

  “如果……”他想了会儿,轻笑道:“如果早知道,我们的欢爱会带来如此极致的愉悦,在遇到你的第一天,根本不用当什么长腿叔叔,直接跟你求爱就好。”

  她笑了,笑声清脆。

  如果早知道,又何必蹉跎这六年?

  但也因为这六年的磨合,他们才能获得更多,可贵的亲情,而至现在浓得化不开的爱情。

  “我爱你。”

  念念漾开笑,柔软的、蜜糖般的幸福感,在胸中泛滥开来。

  “我也爱你。”她轻声说。

  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一个爱自己,同时你也深爱着的人,那样的幸福是多么的美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