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9章(1)

作者:伍薇
  “月亮蛋。”

  “嗯。”

  男人的注意力没离开过手上的报纸。

  女人殷切地盯着他,努力了一个早上,却得不到关爱的眼光。

  “阿姨说算及格。”她找来高手做担保。

  “嗯。”

  “嗯?”

  “你……不试试看?”

  “嗯。”

  他报纸没拿开,依然遮着帅脸,好像脸上长满青春痘见不得人一样!然后低头,“咻”的一声,把月亮蛋一口吸到嘴里,咀嚼了几下,吞下肚,结案。

  女人漂亮的红唇勾着期待的弧度。“如何?”

  他抿抿唇。“没灵魂。”

  女人耸肩。“至少评语比昨天好。”

  昨天的评语——这颗蛋会恨你。

  前天的评语——这颗蛋的妈妈会很恨你。

  呵,她的月亮蛋在进步中。

  李妈妈将熬了一早的汤放在桌上。“怎样,开心了没?”

  符念念摇头,嘟着嘴,但没沮丧。

  “呿,再挑别,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挑。”李妈妈帮心爱的念念打抱不平。

  符念念漾着浅浅的笑意,算啦,国父革命都要十次,她的月亮蛋算算也才四次,还有努力空间。

  这样算来,已经四天了。

  他也搬回主屋住有四天了。

  “念念啊,星期六早上陪我去学插花好不好?天母社区大学有一位很厉害的老师,陈太太约了我,如果念念有趣,我们就一起去学插花吧!”

  念念点头。“可以啊,星期六早上都没什么事。”

  男人冷不防来了句:“男的女的?”

  两位女士不约而同“啊?”的一声,目光全投向“报纸人”身上。

  男人重复。“我问厉害老师的性别。”

  儿子这一问,李爸爸也好奇了,放下手上的报纸,瞅着自己的爱妻,现在想想很怪哦,怎么爱妻“突然”对花艺有兴趣?

  李妈妈叹了口气,这个屋子的男人是发生什么事?个个都像得了被害妄想症一样,认为外面的男人会对她们这些女眷不友善?

  呿,外头的男人可友善了,只是他们懒得知道。

  李妈妈下巴一扬,很挑衅,“男的。”怎样?

  “那不准去。”儿子毫不犹豫。

  李妈妈哇哇叫。“人家老师都五十好几了,是能对你的念念怎么样啦!”

  男人想法深思熟虑,可没女人这么肤浅。“妈,学生多少会崇拜老师对吧?尤其是这种才艺课程,我不喜欢念念崇拜其他男人总可以吧?”

  李妈妈笑骂着。“儿子,你有问题哦?都什么时代了,你居然有这种迁腐的观念?”

  “有也是你生的。”

  李妈妈这下笑不出来了。

  念念头低低喝汤,整张小脸已炸红。

  李爸爸想想也很不爽。“你也不准去,和男人弄花弄草成何体统!”

  李妈妈气不过。“喂,人家陈太太都不知道学几期了,陈先生半句话都没说!”

  李爸爸凉凉提醒。“你是我李某人的爱妻,又不姓陈。”

  李妈妈红着脸,这家的男人还有个怪毛病,都喜欢肉麻当有趣,但女人也是笨,随便哄个几句就心意满足了。

  她绑了嘴,开心归开心,但还是不想帮老爷子盛汤。

  “算了啦,不准去就不准去,要喝汤就自己盛,哼!”

  李爸爸拿起报纸,肉麻的攻势一波接一波,“你星期六早上要是去学插花,那我可怎么办?和儿子大眼瞪小眼?那个姓陈的一定不够疼他太太,我可是半秒钟都离不开你。”

  李妈妈不理会老爷子的恶心话,喝汤,问念念:“山药有熟烂吗?”

  念念笑着点头。“有,汤头也好好喝,浓而不腻,明明看起来蕴含许多胶原蛋白,喝进嘴里,却没有粘腻的感觉。”

  哪怕是已经很厉害的阿基师也喜欢听赞美的话。

  “真的吗?真好,念念就是这么可爱,别像那对父子,好吃不会说,难吃嫌半天,哼!”

  男人伸长手臂揉揉念念的头发,这是他认同的赞美。

  李妈妈很不屑。“你有念念一半贴心就好!”

  他耸肩。“有人帮我贴心,我何必锦上添花?”

  李妈妈嘴之以鼻。“幸好还有念念陪着我,要不然天天对着你们父子俩,多没乐趣,腻都腻死。”

  念念笑了。

  男人没说话,他有别的计划正要宣布,需要酝酿情绪,他清清喉咙,要大家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我说,这星期六早上,所有个人的活动统统取消。”

  “啊?我约了老王打小白球。”李爸爸首先发难。

  连念念都有行程。“星期六中午我大学同学会。”

  你一句我一句,气氛很热闹。

  “你们都很忙。”

  “是啊!”

  “统统取消!”

  “为什么?!”

  对啊,为什么?星期六不是母亲节也不是父亲节,更不是谁生日,也没亲戚好友要结婚,为什么要把星期六早上给空出来呢?

  遮了一早上报纸的男人总算放下报纸,遮不住的得意和好气色亮在他脸上。

  “为什么?”男人列嘴笑,神清气爽。“因为星期六早上,我和念念要到户政事务所登记结婚。”

  “啊?”三人不约而同惊叫。“你说什么?!”

  唉呀,投下一颗几百吨的炸弹在李家炸开,顿时间,你一言我一语气氛更热闹了,呵,不只热闹,应该说这下全乱成一团了。

  “儿子啊,日子还没看啊!”

  “儿子啊,我们家大业大,结婚哪有直接登记的?那是偷偷结婚才要这样吧?!”

  “儿子啊,祭祖怎么办?没祭祖祖先会不高兴啊!”

  “儿子啊,宴客的餐厅都还没订啊,至少席开两万桌要吧!”

  “儿子啊,你要给我订做旗袍的时间啊?我不想穿西式礼服呀。”

  连李家的管家都冲进来凑热闹。

  “少爷,那天排了油漆师傅来家里重新粉刷呀。”

  园艺师傅也没闲着,哦,对,吃饭时间,李家的帮手也在厨房用餐,也是由夫人一手准备。

  “少爷,那天工人要移植五株吉野樱种在大院啊!”

  大家都很忙,都有各自的安排,但李志贤的心意不打算改变。

  他看着念念,他心里的女人,她低着头,唇角如花般的笑意,娇羞的模样真是好看极了。

  他是有经过认证的奸商,认定心意、决定方向后,他只许自己往前进,不容许无谓的等待,结婚是第一步骤,无须再等。

  他迫不及待要进行第二步骤,那是纯天然肉体接触的亲密房事。

  “我原本三天前就要去登记了。”

  那是岳文青事件的第二天,顾及“老婆”心里或许还残留着不好的阴影,所以延到这星期六,已是尽他最大的控制力了。

  志贤哥哥很任性,表白后,就想直接把人家“就地正法”!现在只是他魔掌伸出的时间点问题。

  李家双亲哇哇叫。“儿子啊,给个时间准备吧!”

  真的会被这两个孩子弄疯,没消没息足足六年,一认定后却要直接冲进本垒?!杀得大家措手不及。

  李志贤综观大家反对的理由,只有一个重点。“祭祖的事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昨天晚上我到佛堂香问过爷爷了,他老人家很看好我和念念的婚姻,还连续给我三个圣茭,莫非老爸老妈想挑战爷爷的威严?”

  啊,什么?!呜呜呜,爸爸啊!您老期待孙子结婚很久了吧!李爸爸差点痛哭流涕。

  “真的吗?你爷爷真这么指示?!”

  “当然。”

  李苍苍握着爱妻的手。“老伴,咱爸都开口了,那星期六就去登记吧!”

  李妈妈目瞪口呆,这样也可以?

  “还有人有意见吗?”

  李志贤跷着二郎腿,黑眸一瞟,跩气高调的模样像拥有了全世界。

  符念念望着这一切,董事长很感动,阿姨很高兴,管家和园艺师傅虽然油漆和移株要改约时间,但基本上也是替家里的喜事而开心。

  而她呢?

  这个男人——真的很、欠、扁!

  被压迫六年的小女人,也想出头天,要有一件事没被牵着鼻子走,更何况——

  她举起手,目光清澈。

  “我反对。”

  啥米?!所有人大惊。

  “念念……”李妈妈心疼死了,不信郎有意妹无情。

  李爸爸紧皱着眉头,唉呀,新娘不同意,这结婚登记是要怎么登呀?

  李志贤抚着薄唇,开给想念老婆甜美的滋味,怕什么?他当然很笃定念念爱妻肯定铁定深深爱着他。

  “想清楚再发言喔,你当着数十名特勤人员和饭店保安,还有元诚夫妻面前,吻得我难分难舍,居然敢不对我负责?”

  念念完全沉得住气,训练六年了,她很长进。

  “据可靠消息,是你吻我不是我吻你。”

  李志贤双手一摊。“那又如何?谁让你小嘴这么甜?也是你诱惑我吻你的,你能不负责?”

  和肉麻的奸商斗嘴只会气死自己!

  “我不要星期六去登记结婚。”

  “你胆子大了啊?理由。”

  符念念迎视他男人任性的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