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8章(2)

作者:伍薇
  只是情况已非她所能掌控,落单的她,是岳文青唯一的机会。

  “念念。”

  符念念一惊,眼角余光倏地瞥见岳文青有很大的动作,她正要转身,一切发生得极快,她根本来不及抵抗,带着强烈气味的手巾已掩盖住她的口鼻。

  她想放声大叫,她看见岳文青狰狞的目光,喜悦地咧嘴而笑,他的手臂紧紧绕着她的颈子,力量之大,她根本无法挣脱!眼前清晰的世界渐渐被白芒取代,她神智逐渐涣散,却清楚感受。

  巨大的恐惧如潮水般袭来,瞬间将她吞没。

  她心跳好快,呼吸好困难,感觉到每一寸皮肤正在颤抖,都是因为即将到来、几乎可以预见的——

  绝望。

  李志贤回到办公室时,吓到他的不是小沐沐的堂妹、他的假情人,而是叶曼,“你怎么会这里?念念呢?”

  叶曼被老板的怒火震吓住了,最近都平安无事,她以为只是……

  “我、我、我……”

  平常,只要是上班时间她都要跟着念念小姐,早上她会开车去念念小姐住的地方,把车留下,换搭念念小姐的车上班,展开一天如影随形的工作,下班后,她会和念念小姐回家,再开自己的车离开,所以扣除念念不在家的时间,其余她都要像背后灵一样,念念小姐到哪里,她必须得跟到哪里。

  除了今天……

  叶曼慌张解释。“念念小姐接了一通电话后就离开公司了,要我在办公室陪着秦小姐等您回来。”

  李志贤眯着眼,牙根紧咬,为什么他觉得心好慌。

  他拿出手机,拨了速拨键,手机立即进入语音信箱,奇怪的是他并不感到讶异。

  “是谁打电话给念念?”

  叶曼摇头,手足无措也跟着慌了。“念念小姐没有说,她接了电话后,说要和朋友吃饭,要秘书们下班,要我留在这里……”

  李志贤皱眉,很明显念念是刻意支开她身旁的人。

  为什么?丫头在搞什么鬼?

  在叶曼解释的同时,元诚已打电话联络有关管道,迅速查到通联纪录和号码持有人身分。

  “老板,是岳文青。”

  李志贤闭上眼,为什么偏偏是他!完全印证了心头不安的恐惧。

  他沉默了两秒,突然惊觉。“等等,念念不会单独见他,一定有东西足以吸引念念和他见面!诚哥,立刻查台北所有五星级饭店,看岳文青有没有订位纪录!”

  李志贤紧绷着所有神经,吃饭很好,是他小题大作想太多了,他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确定念念安全无虞,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人安然无恙,抚平他莫名的焦虑就好,哪怕是和岳家一起吃饭,甚至是和臭小子烛光晚餐都没关系!

  这一回念念该糟了,这丫头让他这么生气又慌张,她真的该糟了。

  李志贤转身走人,安静等待不是他的作风,他要上岳家登门拜访。

  一行人全上了车,由李志贤开车,以破百的车速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横行无阻,诚哥的电话没有停过,透过关系急着寻找念念小姐,而叶曼的手机也没停过,一遍一遍拨着念念小姐的电话,却是一遍一遍听到语音信箱的导引声,她慌得掉下眼泪,知道念念小姐不会莫名其妙关机,天啊,千万别出事才好……

  只是赶到岳家时,由岳家管家的口中知,岳家一家除了岳文青之外前两天都到美国参加亲戚的婚礼。

  当然岳文青的手机也一样进入语音信箱,管家根本不清楚他家少爷去了哪里!

  念念你在哪里?

  如果只是烛光晚餐有何畏惧?但,李志贤很清楚岳文青绝对不是正常的人物,他太过偏激也太自我中心,如果念念说话间冲撞了他,加上他对念念的执迷狂恋,岳文青会对念念怎样,谁都料想不到!

  李志贤茫然望着前方,在商场上他是巨人,但此刻让许多竞争对手畏惧的李总经理,在商场上运筹帷幄的狠劲和犀利全然消逝,他不是唯利是图的奸商,他只是一个男人,一个快要疯掉的男人,念念在哪里?他找不到此生最在乎的宝贝——最在乎的宝贝。

  他笑了,却笑得好凄凉,为什么要在这么危机的一刻,他才醒悟,他对念念的感情不仅仅家人间的亲情,他对念念的感情不仅仅只想要帮助她,他不是长腿叔叔,他只是一个爱上她的男人……

  他爱她?!

  老天,他不能没有她?!

  “老板!”诚哥激动大叫。“找到念念小姐了,念念小姐的叔叔符平云十分钟前报警说岳青在君悦饭店掳走了念念小姐!”

  这是重大的消息,不出李志贤所料,岳文青果然下手了!

  李志贤车子掉头一转,轮胎发出刺耳的声响,一群人火速赶到君悦饭店。

  警方已到现场关心,以李家和警方的关系,当然是派遣最菁英的特勤小组。

  饭店人员快速调出饭店所有的监控画面,经过寻找,在餐厅外的长廊监视器清楚拍下岳文青迷晕念念的全部过程,并扛着她搭上电梯,饭店人员立即联订房组查到岳文青所预订的房间。

  他早已有预谋,要对念念不利。

  那男人根本毫无顾忌,不管监视器、不管事后的刑责、不管李家的报复手段,执意要念念为他岳文青的人。

  气氛一片死寂,在场的人都明白岳文青的目的,叶曼早已失去冷静哭倒在丈夫怀里,愤慨的符平云破口大骂。“狼心狗肺的东西!”

  李志贤二话不说,首先冲上客房,饭店安全人员拿着备份钥匙和警方同步跟随。

  在房门开启的那一刻,除了怒火,他还要把岳文青痛揍一顿,把岳家搞得天翻地覆才能稍稍平抚他千万分之一的怒火,哼,他有一百种经济制裁岳家的方式,等着接招吧!

  另外,他也要去找找,把灵敏精准的GPS做成项链挂在念念身上,这丫头非得好好看管才可以,一不在他身旁就会出事,很糟糕!

  除此之外,就是满满的期待,没别的了!

  他要告诉念念他爱她,然后他们马上结婚,明天会不会太快?

  无所谓啦,反正早晚是一家人,只差一个形式,可以先去户政事务所登记,再补办盛大的婚礼也行,李爸爸和李妈妈一定会超级开心。

  呼,他等不及把符特助送上总经理夫人大位,李太太?

  嗯,真不错,至于念念那丫头禁不禁得起这般惊吓,啧,并不在考虑范围,那丫头都能吓了他,当然要反吓回去哈!

  只要……

  她还是好好的。

  当门被强行打开,李志贤看到昏迷在床上的符念念时,他所有的理智随之消失,把靠在床边的岳文青狠狠揍了一顿,要不是后来的那些警察阻止了他,他非要把岳文青打死不可!

  李志贤轻轻的爬上床,深深的凝望着昏迷的符念念,边轻抚她的脸,边低声叫唤,“念念、念念……”

  谁?是谁在叫她?

  符念念半睁迷蒙的双眼,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她竟然好像看到了李志贤。

  符念念抬起手,紧搂着李志贤的颈子,他是她的一切……

  她爱他。

  她爱他。

  迷药并未全褪,剧烈的情绪起伏让她头好晕好晕,眼前的景物不断旋转着,不行,她不能睡,如果这是梦怎么办?如果根本不是他……

  不是他。

  不是他。

  “放开我,你是谁……”

  她哭泣着,红肿的眼眶,眼泪不断滑落,她微小的力量脆弱地挣扎,不断地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李志贤抿紧了唇,肌肉紧绷,不舍的雾气覆盖住深幽的黑眸。

  “念念,是我。”

  她被高大的身躯紧紧抱在怀中,她看不清楚眼前的景物,是他吗?真的是他吗?

  像是要呼应她的恐惧般,男人的唇压了下来,舌头强势闯入她的口中,饥渴的纠缠。

  他的吻,和深藏在记忆里的宝物一样,是那么地缠绵,那么地激烈,却温柔得让人掉泪……

  “是你,真的是你……”

  他吻着她,一遍又一遍,最后,符念念在失去意识前,耳边清楚听到一句深深哑哑的低语——

  “念念,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