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8章(1)

作者:伍薇
  “听雪琪说,你避不见面?”

  李志贤高举着酒林。“原来你找我喝酒是为了帮你堂妹打抱不平?”

  秦沐乐手中的威士忌林轻碰好友酒杯。

  “亲爱的,我是有家室的男人,有老婆可以抱着睡觉,肯委屈来陪你这个孤单王老五喝酒,你应该心怀感激。”

  李志贤一口饮尽杯里的威士忌。“唷,不是来教训我辜负你堂妹?”

  秦沐乐摇头。“雪琪是故意和你演这场戏,你最好没有深深爱上她。”

  李志贤大笑。“果然有问题。”

  秦沐乐无奈摇头。“有没有重击志贤哥哥的小Heart,我堂妹没对你一见钟情真的爱上你?”

  李志贤放下酒杯。“那天你们家聚餐,雪琪和她男同学眉来眼去,很容易看出端倪,她勾上我也只是想逼她同学表态。”

  秦沐乐拍拍手。“唉呀,不容易啊,我以为你急着找女朋友,没注意到这些细节呢!”

  秦沐乐没说错,为了断了念念不该有的期待,书房事件后,他着手寻找新的恋情,那几天信义路、大安路的夜店跑得很勤,却意外发现自己意兴阑珊根本提不起劲,正巧在那个时间点认识雪琪,他们注视彼此的眼神皆说明需要一桩互惠其利的爱情,因此迅速达成共识。

  “你不也看出我们的小把戏,才没当场戳破?亲爱的?”

  换秦沐乐大笑。“有好戏看何必戳破?只是你和雪琪的目的截然不同,她要逼喜欢的人表态;你却是要让自己在意的人离你远一些,不要爱上你,我说亲爱的,你得把话说更清楚,否则,我家小雪琪恶女做得太彻底,完全吓跑你家念念,我可赔不起。”

  李志贤没回话,接过酒保递给他的威士忌。

  李志贤没说话,眼里只看到正襟危坐的念念那绷紧的娇小身影,她僵硬的笑容,和所承受委屈。

  念念为了顾全大局,只能让她自己更得体更有礼,以真诚的心去面对他带到家里的假女友。

  她认真回应雪琪的每个挑衅,同时也当起桥梁,希望家里长辈能够喜欢他的新女友。

  就算念念说秦小姐很好很开朗,我和你爸都不喜欢这么骄纵的千金大小姐。

  他的目的达到了,念念是聪明的女孩,相信不会再把心意浪费在他身上,他们还是可以像过去每天一样,维持着不变的家人情感,爱情会变质,有可能由浓转淡,天底下不会有变化的只有亲情。

  那为什么他始终忘不了念念在看到雪琪时,那寂寞的身影和眼底的受伤?

  秦沐乐看着好友失意的沉默,轻笑,然后叹气,追求爱情的路上,再精明、成功的男人都有可能会跌个四脚朝天。

  “我不太懂你。”

  “小沐沐,你伤了我。”

  “是啊,我也觉得这样很过分,我们是什么关系,我居然还会不了解你呢?不过我更想问的是,亲爱的,你是不是了解你自己?”

  李志贤没回答。

  秦沐乐笑着举起酒杯。“不说这个,今天只喝酒。”

  李志贤举起酒林,一口饮尽。

  但,依然冲散不了喉间的苦涩。

  符念念没想到秦雪琪会在办公室里。

  她刚由芦洲的工地回来,才过六点,天色未暗。

  “秦小姐好。”

  秦雪琪毫不避讳坐在李志贤的座位上,颇有宣示主杖的意味。

  “看到找在这里会不会很惊讶?”

  符念念摇头,态度客气。“不会的,这很正常。”所以再怎么揪心,她都得逼着自己习惯。

  “呵,也是,我来等Lee,他答应晚上要陪我去和朋友吃饭,但这几天都找不到他,只好守株待兔喽,我会不会太失礼吵到你了?”

  会!

  符念念身后的人,江秘书、叶曼、Lisa小玉脸上全写了这个答案。

  这简直欺人太甚!大刺刺坐在老板的位子,是怎样?妄想以老板娘的身分统领她们吗?!

  如果老板真在乎她,就不会让她找不到人,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

  符念念笑了。“秦小姐太客气了,你有喝咖啡吗?我让我同事帮忙准备,元硕茶水间的咖啡在顾投界可是很有名气的。”

  秦雪琪捂着嘴笑,漂亮的眼睛扫过符念念身后那一排不友善的女人。“不用了,我还不想拉肚子呢,除非咖啡是你煮的。”

  最沉不住气的小玉怎么可能忍受自己主子让人如此欺负,她鼓着脸,立马跳出来反驳。“秦小姐,帮“客人”煮咖啡是我的职责,我们特助和总经理一样日理万机不弄这个的,我保证不会让您拉肚子,您大可放心!”

  江秘书、叶曼、Lisa都想拍手叫安可。

  秦雪琪年纪虽小,但背景强大,商场的尔虞我诈从小看到大,要挑衅小助理这种小角色就逗猫一样简单。

  “呵,要不是我清楚念念“姐”是个效忠老板的好职员,我都要以为你这番话,是在暗示符念念想要篡夺大位,当唯一“日机万机”的总经理呢!”

  这下连Lisa也受不了了。“秦小姐,请您不要——”

  符念念举手,要身后的人停止发言,她嘴角的笑容没变,有礼的态度也没少,“秦小姐,让你见笑了,我这就去煮咖啡,你请稍等。”

  符念念点点头转身离开,气炸的一行人,叶曼、小玉急忙跟上,江秘书和Lisa留在办公室盯场,谁知道这个嚣张的女人会趁她们全不在时,窃取什么重要文件?不得不防。

  吼,这种女人怎会是秦执行长的堂妹啦?!人家秦执行长那么优雅翩然,居然有这种堂妹?!

  她们都快要讨厌起秦执行长了。

  秦雪琪望着念念离开的背影,伤感地叹了口气,这么好的女人,漂亮不说,身材又好,EQ超高,她真不懂为何志贤哥没爱上念念?还要念念离他远一点呢?

  同是天涯沦落人,她也不想对念念搁出晚娘脸,但没办法,如果男人不爱你,天塌下来也没用,她这时侯狠一点,也算是帮念念脱离单恋的泥沼,不要怪她啦,呜呜呜,她真的是好人……

  果然让秦沐乐猜对了,他家小堂妹的确看不懂李志贤真正的心意。

  在茶水间,符念念还来不及煮咖啡,就接到一通电话。

  “念念小姐,晚上吃便饭好吗?我在君悦饭店订了包厢。”岳文青在电话那头说道。

  符念念已经心力交瘁,不想再和任何人打交道了。“谢谢邀请,不用了,我不想吃。”

  岳文青早预料这个答案。“念念小姐你等一下,我让另外一个人和你说说。”

  符念念一头雾水,谁?

  没两秒,另一个人接了电话,“念念,我是叔叔,好久不见。”

  符念念半个小时内赶到岳文青订的餐厅包厢,她没让任何人跟来,这个节骨眼,她并不想自己的私事让总经理烦心,总经理只要专心谈恋爱就好。

  也幸好秦小姐刚好来到办公室,又正好是下班时间,她才能顺理成章让江秘书、Lisa和小玉先下班,将叶曼留下来陪秦小姐等总经理回公司。

  她瞒着所有人,一个人到君悦赴约,望着六年不见的叔叔,心里不难过绝对是假的。

  叔叔其实待她算不错,会主动关心她的成绩,学校每学期的家长会也都由他背着婶婶亲自出席,只是家里碍于婶婶作主,加上惧内,许多对侄女的关心,也只能缩到最小化。

  “叔叔,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侄女一句问侯,硬是逼出长辈疼惜的眼泪。

  符平云握住念念的手,“好好好,我很好,念念好不好?我听文青说你婶婶打了你,脸还会不会痛啊?念念,叔叔对不起你……”

  符念念不着痕迹望向一旁的岳文青,她不笨,很轻易就看出岳文青操弄的伎俩,既然李家挡在前头阻止他的追求,那只要把她送回原生家庭,让符家的长辈接受他,如此一来,李家的阻挠就显得名不正言不顺了。

  否则这样会计较的人,怎么可能帮她寻亲呢?

  “叔叔别这么说,这些年我都没联系叔叔,我也有错。”

  符平云狼狈地擦掉眼泪。“我可以理解,那种状况逃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再和我们联络?当年是我的错,如果我可以强硬起来,就不会让你婶婶把主意打到你身上,文青来我我时,一方面我很高兴你过得很好,另一方面我吓坏了,那女人怎么可以出手打人呢?!幸好有文青照顾你,多亏了文青啊。”

  符念念眉一挑,虽然不知道岳文青和叔叔说了什么,但很明显是替他自己美言不少,这也不枉他送来的花和水果,要拿些代价回去。

  “叔叔,岳先生只是商场上鲜少往来的朋友,我也很惊讶他会主动安排让我们见面,这点我很感激。”

  她强调的“只是”和“鲜少”,让岳文青的眼神瞬间狂乱起来。

  不能接受她的不识抬举吗?符念念的第六感告诉她最好赶紧闪人。

  “叔叔,吃饭喽。”

  面对这一桌的美食佳肴,岳文青又想要她付出多少代价?

  她谨慎措词。“岳先生,很感激你今天的安排,如果让你请客就真的太不好意思了,这一餐饭由我作东,要谢谢你的帮忙,也要让我叔叔知道,以前不懂事的念念已经长大,可以请他吃大餐了。”

  她完美的说辞,让岳文青清楚感觉到她刻意的疏离。

  显然把她家人找来还是不够,他必须做得更多!没关系,机会永远都等着准备好的人。

  “念念小姐真的甭客气,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追求,那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由我请客算不了什么,叔叔每天想吃五星级的大餐都没问题!您说是吧?叔叔?”

  岳文青把球发回符平云身上,要求附和的意味明显,希望符平云记得是谁把他带来见他侄女的,没有他亲自出马,说不定符平云两脚一蹬都见不到念念小姐。

  符平云楞住,文青不是说他和念念关系很好吗?可是看着他们一来一往,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唉,感请的事,让念念自己处理比较妥当。

  “呃……岳先生真的客气了。”叔叔的称呼已由“文青”,换成“岳先生”。

  “我年纪大,又有三高,不能吃太多大鱼大肉,也要谢谢岳先生让我能够和我侄女见面,这一餐理当由念念买单才合理。”

  岳文青大败,费尽心思把念念小姐的家人找来,还得不到原本预期的效果,他不甘愿极了。

  哼,无所谓了,符平云帮不帮他根本没差,能把念念单独约出来,没有寸步不离的女保镰,不在李志贤的保护范围内,这是想都想不到的收获啊。

  符念念望着岳文青嘴角的笑意,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她不动声色加快用餐速度,叔叔也很配合,他可以感觉到念念的小心翼翼,这个岳先生绝不是好惹的人物。

  迅速用餐完毕,她顺利刷卡结帐,也走出了包厢,或许就是因为岳文青斯文有礼的态度,让符家叔侄从原来的提高警觉到稍稍松懈。

  “念念啊,我去个洗手间,你在这里等我,叔叔还有话要跟你说。”

  符念念点头,明白叔叔是说给岳文青听的,她不是只有一个人。

  他们如临大敌的反应好像很夸张,她自己都觉得好好笑,不过没关系,就快结束了,等一下她就要开车送叔叔回家,跟岳文青拜拜了。

  她眼巴巴看着化妆室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