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7章(2)

作者:伍薇
  热恋的风声传到天下仓储,除了齐家女将尖叫震惊之外,当然还把齐一龄气到差点脑中风,她是行动派的人,立刻一通电话打给志贤——

  “为什么你会和我老公的堂妹交往?!”

  电话那端传来志贤哥暖昧的嗤笑。

  “你的问题真好笑,还是一龄妹妹希望我和你老公交往?我在约会,没事别来吵。”

  然后挂了电话。

  被挂电话的齐一龄整个火冒三丈,捉着来接她下班的老公,差点没把天下仓储的屋顶也给掀了。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真的不懂,他和念念都这样了,志贤哥怎么可以和别的女人谈恋爱?!新欢还是你堂妹!秦沐乐,这到底是什么阴谋?你们男人心里在想什么?!”

  秦沐乐将爱妻搂进怀里,轻声安抚。“没事,就当缘分来喽,雪琪是好女孩,她会好好等你的志贤哥,你不用发这么大的脾气。”

  没错,酸溜溜的,秦执行长吃味了,开玩笑,他是小气的男人,看不得爱妻对任何男人笑,也见不得任何男人惹他爱妻发脾气,在乎才会生气不是吗?好一个李志贤,竟有这种能耐?他危险地眯起眼。

  齐一龄没去理会老公打翻醋桶,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只有,志贤哥交女朋友了,那、那念念怎么办?

  虽然这是念念心里深藏的秘密,但她完全清楚志贤在念念心里的位置,发生这种鸟事,要念念怎么办?

  齐一龄生气大吼。“如果李志贤敢踏进天下仓储一步,马上放招财、来福出笼赶人!”

  招财、来福是司机大哥饲养的藏獒小宝宝……呃,只能说,齐一龄真的气翻天了

  秦沐乐顺顺爱妻的发。“好,让招财、来福咬一咬就没事了,别气了,宝贝。”

  秦沐乐眼里有嗜血的期待,哪怕是藏獒小宝宝还是有见血的能耐!

  那当事人,符念念的想法呢?

  在小玉前去报备时,念念姐只说了一句话,“好,我知道了。”

  在所有人眼里,符特助依旧是厉害的符特助,可以对张明破口大骂,开会认真,适时提出犀利的见解,也会和同事聊天,空档时晃到茶水间偷闲,和过去每天一样的模式,没有人看出特助有任何异样。

  还是大家都太浪漫了,其实从来没有老板VS特助的办公室恋情,之前的误解真的都只是误解罢了?

  日子在所有人一头雾水中一天天过去。

  这天,元硕秘书室的一群女生在茶水间煮咖啡,她们是最接近老板的女人们,以前会觉得老板跟前工作很好,虽然老板不可亵玩焉,但至少天天有帅哥欣赏,还是个帅气爱笑的大帅哥。

  但最近太可怕了,谈恋爱谈到没有笑容也算是天外奇迹。

  “叶曼姐,符特助真的都没有说什么吗?”Lisa问。

  叶曼放下咖啡林。“她只是特助,又不是女朋友,也不是老婆,还能说什么?”

  Lisa叹气,好几次都忍不住脱口说出他们接吻的事……说真的,她不相信可以这样吻人的经理,真的不在乎符特助。

  “我觉得念念姐不开心,虽然表面看起来和之前没两样,但我就是可以感觉到念念姐真的开心。”这是小玉,身为念念姐的小助手,她不会没察觉主子最近的情绪和过去有所不同。

  江秘书叹了口气。“休了长假回来,小俩口不但没有突破性的发展,关系反而倒退了,唉,这要他妈妈怎么承受得了这种打击?”江秘书指的是把念念视为唯一媳妇的李妈妈。

  小玉有些为难。“哦,说到这个……”

  她欲言又止,所有人全转头看她。

  “怎么了?”江秘书问。

  这下换小玉叹气了。“早上总经理要我和秦小姐约时间,晚上五点,总经理会去接她回阳山主屋。”

  “啊?!什么?!

  所有人目瞪口呆,都要见父母了,那符特助该怎么办?唉,只怕没戏可唱了……

  今天一整天在证管会开会,下班后,符念念没回公司,直接回阳明山主屋,原本要回信义路住所的计划,在发生书房事件后,她没主动回去,总经理也没再提起,最也就不了了之,她依然住在阳明山。

  而在那天之后,总经理也鲜少回主屋吃饭,总是以工作忙来推辞阿姨的询问。

  那段时间公司的确较忙碌些,不过隔没几天,却传出总经理和秦小姐交往的事,阿姨问她状况,她却一个字也答不出来。

  她工作忙,要和投资部以及其他部门开会、要去证管会开会,也会去除了桃园之外的工地晃晃,行程排得很满,连工作报告都要以E-mail方式进行,这半个月来,她和总经理见面的次数一只手数得出来。

  她刚把车子开进车库,竟看到总经理的黑色BW760在它专属的车位上,总经理回来了。

  说不上心里的期盼,她想见他,哪怕是抬杠调侃,在这个时间点,也是万分珍贵的事。

  园艺师傅旺叔在车旁,欲言又止。“呃,念念,你回来啦……”

  念念觉得奇怪,但也没多问,她整颗心已飞进屋里,和傅旺叔挥挥手,嘴角挂着笑意,赶紧进屋。

  “我回来了!”像往常一样,她冲进餐厅开心打招呼。

  如果她愿意多问个几句,也就明白为何旺叔会欲言又止,甚至可以考虑是不是要转身离开大宅,找朋友也好,去天下搭伙也罢,或独自一个人去看场电影,无论如何,都比现在来得好……

  餐厅坐着一位意外的访客——秦雪琪。

  她压根儿没预料到。

  “念念你回来了!”

  秦雪琪不愧身为豪门千金,她坐在李家偌大的餐厅里,没有任何惧意,表现得落落大方,可以像女主人一样和念念道好。

  念念收回惊讶,方才的笑意完整保持住,更添了和善在里面。“秦小姐您好,久仰大名。”

  秦雪琪依偎在情人身旁,李志贤并未抬头。

  这是总经理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

  餐桌上还有李董事长,阿姨应该在厨房忙。

  秦雪琪笑着说:“是我久仰呢,我知道Lee有个好厉害的助手!”

  是啊,她是助手,就要有助手的自觉。

  “让秦小姐见笑了,外界夸大了。”

  她态度谦卑,让白己以下属的姿态去面对这一切。

  她不用害怕自己过不了这一关,很多时侯,当下以为迈不过的坎,只要牙根咬紧,都能轻松跳过,她知道她可以,这些没能打败她的,都将使她变得更加强大。

  “坐啊,别站着,在李家你也算半个主人,我才是客人呢!对吧,李伯伯。”

  李爸爸清清嗓,念念没啥不一样,态度得体有礼,但他竟有些不舍,看着自己视为女儿的孩子,去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他真的不舍。

  “念念啊,你阿姨还忙着,你进去看看,别弄个满汉全席出来。”

  “好。”念念还是挂着笑,将公事包在一旁,走迸厨房。

  秦雪琪笑看着身旁的男人。“Lee,我说你的特助真的好漂亮哦。”

  自始至终李志贤都没开口,甚至不看念念一眼。

  符念念走进厨房,看见阿姨对着汤发呆。

  “阿姨?”

  李妈妈抬头,打起精神,扯开笑,并没有掩饰眼底的落寞。

  “念念回来啦?洗手准备吃饭了,我汤端出去就可以开动了。”

  符念念向前。“汤我端出去就好,等会儿再去洗手,阿姨先去外面,否则董事长会误以为阿姨躲在厨房准备满汉全席。”

  李妈妈点头。“也好。”她拿了隔热手套帮念念戴上。

  “唉,我是舍不得这个汤,这汤啊是我特别帮念念准备的,不知道他们要过来……”

  符念念赶紧说:“阿姨,我一个人喝不了这么多,总经理和秦小姐一定也会喜欢!”

  李妈妈叹口气。“为什么呢?儿子总算带女朋友回家了,我竟然没有开心的感觉?”

  符念念垂着眼,稳住心头的浮动,意外的访客同样让她心底颤抖,但她速是要安慰疼惜她长辈。

  “呵,阿姨只是太开心了才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是好事,我刚和秦小姐小聊几句,秦小姐性开朗,阿姨一定也会喜欢她的。”

  李妈妈望着眼前漂亮的女孩,她很想把心中的疑虑说出来,她想问问念念是不是喜欢她儿子,她想问问念念她儿子还有没有机会?

  但她什么都问不了,儿子带女朋友回家,如果念念真的对志贤上了心,那最难过的应该是她吧?与其这样,她气馁地希望,念念对儿子只有家人的感情。

  “阿姨,我端汤出去了。”

  汤端出去后洗手入座,因为是五个人,两两面对面,秦雪琪坐了念念的位子,念念坐在李妈身旁,对座无人。

  一顿饭李家人话不多,秦雪琪倒成了带动气氛的唯一主角,她在英国念设计,大方分享她国外的所见所闻。

  “比来比去,虽然台湾人人称是鬼岛,但在国外住久了,还是会想念台湾的空气,哪怕是污染后的空气,也比英国清新舒畅。”

  秦雪琪话锋一转,看向念念。“念念这么忙一定很少出国玩乐对吧?果真玩乐还是要趁早,就不知道结婚后,我还能不能这么好命绕着地球跑?你说呢,Lee?”

  结婚?!

  李家空气降到最冰点。

  李妈妈快疯了,她左右来回瞪着眼前的连体婴,连吃个饭都不能背挺直坐好,这成何体统?!念念说秦小姐很开朗,说她会喜欢秦小姐,没错,人是很开朗,但她不喜欢!

  秦雪琪一对漂亮的眼睛眨呀眨的,“呵,当然不是在喽,不过我和Lee是以结婚为前提才交往的,谈婚后计划很正常呀!”

  李妈妈不禁提高音量。“怎么会正常?秦小姐,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们长辈都还不认识你,你就谈起婚后的事,速度未免太急切了吧?!”

  秦雪琪笑盈盈地捂住小嘴。“李妈妈,你好可爱哦,这一点都不急好吗?我虽然才二十三岁,但Lee已经三十七了,讨论婚后话题真的刚刚好……”

  李家长辈鸦雀无声。

  李爸爸拍拍妻子的手,牙尖嘴利的秦小姐并不讨两老喜欢,但毕竟是客人,“秦小姐让你见笑了,我们年纪大,思想比较老派,我太太不会说话,秦小姐可别介意。”

  秦雪琪耸肩。“呵,李伯伯放心,我不会这么小气的。”

  话锋一转,秦雪琪又转到符念念身上。

  “哦,对了,念念,你有男朋友吗?”

  符念念一怔,扯开笑,摇头。“没有。”

  秦雪琪戳戳身旁男人的手臂。“Lee,这要怪你啦,这么漂亮的女生怎会没有男朋友?一定是你把人家约会的时间都给霸占了对吧?”

  李志贤没回话。

  没说话就当默认喽?秦雪琪拍拍胸口。

  “好!那交给我吧!我帮念念介绍男朋友,我身旁很多优秀的男士,一定能符合念念的要求。”

  李妈妈一时气不过,忍不住回呛。“不用了,我们念念追求者很多,只是她不喜欢罢了,不劳秦小姐费心。”

  这下秦雪琪可好奇了。“真的吗?那为什么不答应呢?都没有优秀的人选吗?还是念念有其他想法?说来听听,我可以帮忙留意的。”

  符念念抬头。“真的不用,现阶段我以工作为重。”

  秦雪琪呵呵笑,头很自然靠在情人的肩上,“我说得没错吧,果然就是你的问题,Lee你占用人家太多时间了,这样不好,万一念念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你不就要照顾她一辈子?这太奇怪了吧……”

  李妈妈倒抽了口气,连李爸爸都皱紧眉头。

  李志贤总算有反应,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身旁笑容甜美的女子。

  “你说什么?”他冷峻问道。

  就算他无法给念念任何期待的机会,但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挑拨他和念念的关系。

  秦雪琪绑起红唇委屈地迎视情人的怒眼。“Lee,你生气啦?人家说得又没错!值得为一个员工和我生气吗?”

  不等李志贤怒火爆发,符念念赶紧开口:“不是的!”

  她急着解释,却冷不防撞进一双幽暗的瞳眸中,她心头一震,慌忙别开头,努力抑制住嗓音的颤抖,“谢谢秦小姐的好意,我的感情生活和总经理无关,是我自己事业心太重,你放心,往后果有机会,我都会试着交往看看。”

  秦雪琪漾开了笑。“是啊,原本就应该这样,岁月是女人最大的敌人,念念“姐”,加油……”

  符念念扯着笑,喉咙绷得紧紧的,“谢谢。”她低头喝汤。

  李志贤寒眸沉默凝视着她,将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收入眼内,包括她微微颤动的唇瓣。

  我的感情生活和总经理无关。

  他低头,受挫的眸光一闪而过,也只能喝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