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7章(1)

作者:伍薇
  晚餐后李董事长叫来儿子到书房谈话,这是很诡异的状况,董事长向来信赖总经理的能力,这种辟室密谈,符念念从未见过。

  连阿姨都忧心仲仲。“十几年没叫儿子进去说话了,有必要这样吗?”

  儿子刚接班时,父子常在书房通宵辩论……呃,通宵讨论经营理念,但自从儿子完全接管大权后,已未见过。

  符念念因李妈妈的担优,整颗心也跟着悬在半空中,她们站在书房外,焦心地看着紧闭的门,李家的隔音好,听不到里头传来任何声响。

  “阿姨……”

  李妈妈拍拍念念的手。“我进去盯场,你十五分钟后送个热茶进来,沟通是可以,阿姨也舍不得儿子被骂太久。”

  骂?!

  李阿姨没有安抚到她,反而直接将她的焦虑炸到最顶点,“阿姨,到底发生什么事——”

  “乖,十五分钟后进来。”

  李妈妈没多作解释,走进书房,在门关上的那一刻,符念念看到总经理低着头,心情不好摆的大臭脸比以往都还要沉重。

  李爸爸叹了口气,继续刚刚的话题——

  “岳董事长很难理解你的行为,为什么处处都要针对他儿子?你们在商场上也没有任何过节,老实说,我真不希望因为你个人的偏见,把事情弄得如此复杂。”

  李志贤嗤笑,“一点也不复杂,我付厌他,就这么简单。”

  “你究竟讨厌他什么?”

  李志贤肩一耸,理所当然地回话。“讨厌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李爸爸火气也上来了,儿子脾气有多倔,他怎会不清楚?只是多大年纪的人,怎么还这么小子气?

  “儿子,文青只是在追求念念,念念接不接受是另一回事,她都还没感受到对方的诚意,你就像门神一样把人赶走这像话吗?你知道岳董事长下午来家里,话说得有多重吗?!”

  李爸爸字字责怪,岳董事长下午怒气冲冲前来李家,态度不友善,抗议今天中午志贤对人宝贝儿子污辱性的行为。

  他向来以儿子自豪,也有足够的信任,相信儿子绝对可以面对任何历练,可是,再怎么说商场是圆的,互通有无是常态,就算产业型态不同,也不能如此鲁莽和人交恶,吃亏的会是自己。

  李志贤找到重点了,根本就是笑话一则。

  “原来臭小子不只回家告了疾,还惊动到长辈来帮他打抱不平?”

  李爸爸叹了口气,天下父母心,不是每个千金少爷都能像他儿子这么青出于蓝,骄傲归骄傲,该劝戒的也不能少。

  “这也没什么不对,岳董事长就一个独生子,又是老来得子,当然格外宠爱,我们这些老友看在眼里,也只能支持,或许文青是骄纵了些,但毕竟他年纪还小,你也多让点。”

  李志贤挑眉,帅气的脸明摆着不屑。“老爸,我们都很清楚无谓的让步,只会削弱他的竞争力,如果岳文青连这点都看不透,那岳家的产业就没有未来了。”

  李爸爸当然明白儿子的意思,只是……唉。“儿子啊,别让儿女私情把两家的交情搞坏了,就给文青一个追求咱们家念念的机会,就要拒——”也是由念念来拒绝,但李家怒不可遏的大少爷根本不等父亲把话说完。

  “我拒绝!”

  李志贤黑沉沉的帅脸,目光犀利,面色难看。

  “老爸,让一个没有肩膀的男人去追求念念?什么小委屈都要让父亲来替他申冤?如果这男人都可以,当年我就不会把念念带回家!”

  李爸爸也很无奈。“文青肯定比当年那个里长儿子像话,儿子啊,人家岳家是真心看待咱们念念的。”

  父亲坚持要替岳家站台的态度彻底让李志贤的火气大暴冲。

  “莫非爸的意思是,就算岳家真来提亲,我还要张开双臂诚挚欢迎?”

  李爸爸一楞。“没那么快啦,婚姻的事也要念念同意……”

  “不用再说了,岳家的条件我看不上眼,念念不可能接受他!”

  李志贤简直气炸了,这什么跟什么?两家的交情竟要拿念念当祭品?

  李家以“孝道”传家,儿子在外面怎样花名四海,总还是个认真工作、格遵孝道的好男人,这么大声反驳父亲,就算百年难得一见,就算儿子的爸有些些理亏,当娘的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只见李妈妈阴沉沉摆着脸,要知道,在李家能对户长大小声的只有她,这是她身为妻子的权力,还轮不到这个娶不到老婆的笨儿子说半句话!

  “哼,岳家哪里条件不好了?!就算是念念往后会遇到的人,说不定都没有文青优秀呢!”

  李志贤没想到一向疼念念像疼命一样的老妈,居然会帮岳文青说话?!

  他皱着眉,万般不解,甚至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老妈,你让外星人附身了?”

  李妈妈当然明白儿子的反应,她疼念念没错,但更火大儿子这种对长辈无礼的态度。

  “我被外星人附身?哼,笨儿子,我这是真正疼惜我的念念,要不然你明白告诉我怎样的人才配得上她?!”

  “至少要像个男人!”李志贤低吼。

  李妈妈凉凉反击。“像男人有什么用?我家儿子多像男人,脾气暴躁像男人、恶霸像男人、不讲理也像男人,这些统统摆一边去,就要像个男人,也要是喜欢念念的男人,文青虽然比念念小四岁,但是他勇敢直追,不在乎外界对姐弟恋的眼光,至少这就很像男人!”

  李志贤全身僵硬,有种恐怖的感觉,老妈这一席话,像是明天就要把念念嫁到岳家一样!

  没法忍受这样的转变,念念绝对有更好的选择!

  “妈,肯接受姐弟恋就叫男人,这是什么歪理?!”

  李妈妈深呼吸。“好,你要真正的道理是不是?”站稳三七步,“真正道理是你自己搞不清楚状况,你对念念没心思,没打算给人家名分,凭什么像颗大头挡在前面阻碍念念追求幸福?!”

  李志贤怒声咆哮。“岳文青不能给念念幸福!”

  这下李妈妈也火了,这孩子是皮在痒了吗?敢和父母大小声?!

  “岳文青不可以,那你可以吗?你以为我们对念念好,就是给她幸福吗?!笨儿子!女人都要爱情,有爱情才是幸福,你给念念的幸福是爱情吗?是爱情吗?!你给得起海枯石烂的爱吗?你说啊,你不是很男人吗?一个答案都说不出来,比岳文青都不如!”

  李妈妈步步相逼,要逼出儿子的心意,六年了,真的够久了。

  “你说话啊!不是对父母咆哮得很大声吗?真要你开口,你连一个屁都放不出来!”

  不是这样的,如果他能确定他给得了爱情,难道他不想给念念海枯石烂的爱情吗?

  他连自己的心意都捉摸不定,若是谈爱情,最后却分手,然后老死不相往来?这样的爱情比现在的情感来得丰富、长久吗?

  为什么一定要爱情,难道不能用更升华的情感取代?

  你给得起海枯石烂的爱情吗?

  他大声回击。“不是爱情!”李志贤全身紧绷。“我和念念要的不是爱情!”

  然而这么气势凌人的宣告,却像利箭直直刺进符念念的心口。

  十五分钟到,她端着茶盘走进书房,没想到迎接的却是这么震撼人心的冲突,李妈妈捂着嘴,压根儿忘了自己要念念十五分钟后送茶进来,她让笨儿子给气傻了,怎会逼得他说答案呢?

  一旦扯开这些朦胧的暖昧,那儿子和念念还会有未来吗?

  “念念……”

  符念念怔着,心很痛,这是她难一的感受。

  很多想法藏在心底,并不代表完全没有知觉,她更惊讶以为藏得很深的情感居然只有薄薄一层膜,单单只是一句话,就毫无招架之力,立即粉碎。

  她爱上总经理了,什么时侯由深深的感激进化到爱情的,她并不清楚,只知道自从逃离叔叔婶婶后,她怕很多事、顾忌很多事,但最怕、最顾忌的,还是担心这份喜欢若被总经理知道,那往后她该如何自处?

  所以她谨慎地收藏这个秘密,不透露任何蛛丝马迹,哪怕只是个爱慕的眼神都不允许,她记着自己的定位,谨记着总经理对她的帮助,谨记着她该有的心存惑激,除此之外,再不敢逾矩。

  哪怕如此,她每分每秒谨言慎行,她的心还是会痛的,就知道没有结局,也从不奢求有结局,她的心还是好痛好痛……

  李志贤转身,背对着众人,僵硬的背脊千头万绪。

  李妈妈接过念念的茶盘。“念念,志贤不是这个意思……”

  她忙着安抚,念念脸都吓白了,漂亮的眼睛里盛满惶恐,掩不住淡淡水气,疯了,疯了,真的快被这两个孩子搞疯了,这还叫不在意?如果这不是在意,那什么才叫在意?

  “念念,你——”是不是喜欢着他?

  如果念念可以在这个时侯勇敢承认自己的心意,那笨儿子的任何说法都再也不要了,她拼了老命也要把他们送作堆。

  但李妈妈并没有机会把话说完,符念念切断她的话,以一种最豁然的态度认同自己的定位,是啊,总经理不和她谈爱情,真挚的情感不一定都是爱情,她该感到开心,不能哭。

  所以符念念笑道:“阿姨,我很开心总经理以“家人”的身分待我,这是我此生莫大的荣幸。”

  “念念……”

  “我先出去了。”

  她轻轻放好杯子,微微鞠躬致意,拿着茶盘转身离开。

  书房陷入一种深沉的死寂。

  李爸爸望着一脸忧心的妻子,轻声安抚。

  “儿孙自有儿孙福。”

  李妈妈望着儿子的背影,她想问的是——

  “儿子,你要是对念念真的不上心的话,那背影什么这么孤寂?”

  李志贤望着前方,即便是闭上眼睛,他还是看得到念念脸上震惊沉痛的伤心。

  念念是他信任的伙伴,在工作上他们携手挑战每一道难关,他们默契很好,往往只要一个眼神就明白对方的想法,因为念念了解他,而他也了解念念,在私人领域上,他们同样了解彼此,会一起沉思、一起阅读、一起看电影、一起旅行,然后一起分享,他们熟悉对方,是彼此心底那口井,所有的喜怒都能第一个感受到。

  因为这样的了解,所以他发现了念念的秘密,念念喜欢着他,不是下属对上司的那种,不对长腿叔叔的感激,而是纯粹女人对男人的喜欢。

  念念喜欢他,他没有强大的喜说,有的反而是勒喉般的恐惧,如果念念喜欢他,他却无法给念念永恒不变的爱情,那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然后呢?他和念念的关系会变成怎样的状况?能不能像在一样以最单纯的心去对待彼此,以最简单的心去说笑抬杠。

  为什么会这样?

  追根究抵,他应该检讨的是——他的态度错了,外传的暖昧都是因为他没拿捏好分寸。

  他应该清楚知道,如果他没办法给念念爱情,就不能给她期待爱情的机会。

  洪小玉苦着一张脸。“总经理的意思是……”

  李志贤没抬头,平静地签核文件。“你们特助有交代,我要和你报告行踪。”

  “但但但但……”

  李志贤抬头,深逮黯黑的眸子让人看不出思绪,“我交女朋友很难理解吗?”

  洪小玉用力摆手,“不是不是,呃,不难,不难理解……”

  相较于小玉的手忙脚乱,总经理大人还是一贯老神在在,云淡风轻。

  老板谈个恋爱没啥大不了,不过还真的快把无辜的小玉吓到心脏病发作,打从进到元硕开给,她一直听说老板情史丰富,但她不仅没见过老板的女朋友们,也没被求要送花、送礼物给谁,不过,最近可热闹了,她不仅送花、送礼物,还安排了两次烛光餐……

  女朋友?!

  如果总经理有女朋友,那念念姐怎么办?

  小玉的震惊也同样蔓延到其他人身上,江秘书回来了,Lisa在报告最近公司发生的大事时,第一件事居然是老板在谈恋爱?

  Lisa不仅叹息,如果老板和别的女人谈恋爱,那特助怎么办?吻都吻过了,真的只是下属上司的关系吗?

  不只Lisa和小玉感叹——

  “老板谈恋爱,那念念怎么办?!

  连资深的江秘书都是这种反应,就知道老板有多久没交女朋友,大家早早把特助和老板送作一块儿了。

  老板谈恋爱很正常,古怪的是这男人并没有眉开眼笑的幸福感,虽然神情平静,作风一贯强悍,但只要有一点点危机感,都能察觉到目前这种诡异的状况很恐怖,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

  当然,老板谈恋爱,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一定是随身保镖——诚哥。

  为了老板谈恋爱这件事,他家那口子差点把家里屋顶给拆了,浪漫派、深受韩剧茶毒的叶曼根本没办法接受老板和别的女人谈恋爱。

  “元诚,这一定是障眼法对不对?!一定有什么原因,还是公司有危机需要豪门联姻拯救公司?!老板不可能喜欢别人的,你也看过,老板和念念在一起时,那种专注的眼神、那种宠溺的语气,如果那都不叫爱,那什么才叫爱?!要不然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发作,老板只是逢场作戏玩而已!”

  叶曼的形容好有韩剧的fu,诚哥叹气,拍拍妻子的背,“对方是秦沐乐的堂妹,你觉得奉执行长会让咱们老板只是“玩玩而已”吗?”

  老板的新欢正是秦沐乐刚由英国留学回国的堂妹——秦雪琪,他们在秦家的聚会首次见面,随即传出热恋交往的消息,秦小姐年轻聪明又美丽,是秦家捧在手掌心上呵护的小公主,要不是看到老板的真心,秦执行长怎么可能会同意这段感情的发展?

  这下,连诚哥都想问——那念念小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