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6章(2)

作者:伍薇
  符念念很镇定,她将文件转了个方向,这是份需要老板签字的签呈,内容在她请假前就已拟定,只是补程序。

  “签名,是岳先生没错。”

  李志贤拿出随身的钢笔,龙飞凤舞签下自己的名字。

  “你怎么看?”

  “花还是文件内容?”

  他昧眼。“你装傻?”

  唉,不想讨论都不行。“我真的觉得办公室有束花也很麻烦。”

  李志贤耸肩。“那就让你身边的人和柜台说清楚,不相干的东西不准再送进来。”

  这句话明显是对小玉和叶曼说的。

  叶曼是女军官出身,也是很厉害的特种部队,受过严格训练,还是被老板的语气冻出一身汗,更别提哭丧着脸的小玉了。

  李志贤坐回座位,工作就摆在眼前,他是老板,统领着一家很有前景的投顾公司,他很忙,日理万机,他甚至还想再创自己获利的奇迹,但,他什么文件也看不进眼里,国外期货的数据每个字都像蚂蚁在他眼前爬来爬去,他心情浮躁,他可以把接吻的事藏进心底,他可以装作若无事,但就因为一束花,弄得自己一肚子闷火,李志贤心情万分不爽快!

  “你喜欢什么花?”他问,语气很冲。

  符念念没抬头。“正常的花。”

  “我可以解读为你不喜欢蓝色玫瑰花吗?”他又问,语气还是很冲。

  “可以。”

  当下,大老板心情至少爽快了四分之一。“那,如果臭小子送你正常的花呢?”

  “也不喜欢。”

  “确定不喜欢?”

  “岳先生送的,我都不喜欢。”

  如此清楚又明白的回答,唉呀,这下任性的男人完全被取悦喽。

  他帅帅地咧开了笑,办公室里的气氛由严冬变暖春只需要一秒,让所有人都想手拉手高唱“真善美”。

  李志贤凝视着眼前的小女人,她低着头,长发俐落地束高马尾,受伤的脸颊上已没有任何痕迹,即便如此,她依然盘起长发,无畏外人好奇的目光,这样的女人是让人钦佩的,他家的念念很让他心疼和骄傲!

  男人的眼底隐藏的温柔是任何人都无法察觉的,他接着问:“那如果花是我送的呢?”

  “啊?!”符念念抬头,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洪小玉。”

  噢……老板记得她的名字!她能抱老板大腿表示感动吗?噢……春暖花开的老板好亲民、好帅气唷!

  “是!总经理有什么吩咐?”

  “帮你们特助安排一束玫瑰花送进来,好好摆在桌上,她看了心情也开心,什么颜色都以,就是不能是蓝色的!”

  “好的,没问题,我立即处理!”

  小秘书抱着特助签核好的文件,快速离开,买花去。

  这算是示威吗?人家来一束,他也来上一束?符念念揉揉太阳穴,岳文青是个问题没错,总经理对他的敌意更是大问题,她可以对岳文青视而不见,但总经理则必须天天面对,结论还总经理最难搞。

  无论如何,总算可以安静上班了。

  直到快中午,因为早上延续下来的好心情,加上没吃到月亮蛋,李志贤总经理决定中餐要好好犒赏自己。

  不到十二点休息时间,就拎着自己的特助吃中饭丢,101大楼附近美食是不少,但念念喜欢仁爱路小巷内某间日式餐厅的咖哩猪排饭和小朋友才吃的茶碗蒸,他是体恤员工的好老板,当会依念念的喜爱为喜爱喽。

  一车四人来到小店,因为常常光顾自然成了老板熟悉的好客人。

  “李总、符小姐欢迎光临!”

  老板娘打招呼,还亲自送来茶水和小莱。

  四人座,两两一排,李志贤和念念坐一边,诚哥夫妻坐一边。

  日式小店座位原本就狭小,李志贤左手搭在念念靠背后面,高大的身躯占据了三分之二的空间,娇小的念念就像偎在他怀里一样。

  “毛豆你会不会料理?”

  “这技巧很高深好不好?”每次来,毛豆必点两盘,总经理对毛豆是真爱。

  “也是,你只要把月亮蛋搞定,我就心满意足了。”

  “是是是,总经理真会出题目。”她很无奈好吗?如果毛豆是真爱,那月亮蛋就是最爱,会有男人对吃的执念如此之深?

  “月亮蛋毕业后就来这里和老板娘学料理毛豆。”

  念念哇哇抗议。“真的要学哦?”

  “学来哄我开心不好吗?”

  “老板娘说不定会认为我偷学她的租传秘方。”

  “偷什么?是光明正大地学,又不是要开店,老板娘不会这么小气。”

  呜呜,是不小气,她也见过其他客人请教老板娘料理毛豆的秘技,她也大方倾囊相授,但但,呜呜呜,她对厨房的事真的没趣啊……

  “你不想学?”

  “呵呵呵……”她但笑不语。

  “敷衍我?”

  “哪有,总经理误会了。”

  两人边吃小莱,边随口抬杠,因为身高差的关系,符小姐仰头和老板说话,老板低头倾身符小姐说话。

  那角度、还有老板自在的态度,加上那种专注——只要符小姐说话,老板的嘴角总是挂着浅浅笑意,当事人或许不觉得这样的姿势有什么暖昧亲密的,冷漠的外表骨子里却是韩剧派的叶曼,却被这浪漫的画面激得爱心泡泡泛滥成灾,直想大喊——真是一对完美的璧人啊,你们演韩剧吧!

  “老公!”

  诚哥轻拍老婆的大腿。“乖,别激动。”

  当事人没注意到高手夫妻间微妙的互动。

  虽说如此,这样的近距离互动,以前或许像呼吸一样简单,但在经过袭吻事件后,她会不自觉盯着他的嘴唇瞧,甚至会不自觉握紧拳头,以免自己又失控,抱着总经理的脸就亲……符念好像得了“恐吻症侯群”一样。

  她想躲开,空间却又如此窄小,只能闷着头一直抢食老板的真爱毛豆。

  “你也吃太多了。”

  “我要记住这个味道才能学起来。”

  李志贤注意到念念的反差,今天丫头安静许多,虽然一来一往感觉很自然,但她没跟平常样都会和老板娘闲聊个两句,斗起嘴来也显得意兴阑珊。

  “身体不舒服还是舌头被猫叼走了?”

  念念喝口温热的麦茶。“舌头还在。”

  “身体不舒服?”有别于语气的吊儿郎当,认真的眼神不会骗人。

  “没有不舒服。”

  “那干么一脸老大不爽快的样子?”

  “这不是不爽快,这是担心好吗?”符念念叹口气,以合理的理由搪塞。

  “总经理真的很任性耶,我请假好多天,积了一大堆文件都还没看完,却被抓出来吃猪排饭。”

  李志贤心情好,不计较符特助的不知感恩。“中午不用吃饭吗?”

  “阿姨帮我熬了一锅汤,中午喝汤就足够了。”

  “你有汤喝,我没有。”

  “那我分你一半喝。”

  “呿,我不是苛刻员工的老板。”他抬手用力揉乱念念的头发,“所以乖乖陪我吃中饭。”

  符念念哇哇抗议。“我下午要开会,别弄乱我的头发!”

  “我都没说话,谁敢说你头发乱,你再告诉我!”

  她不甘心抿唇瞪人,坏男人邪气勾着笑,大手不只揉了头发,还外加轻弹额头一下。

  噢……这宠溺的氛围,叶曼快醉了……

  正当气氛如此令人陶醉,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念念小姐?”

  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符念念看到桌旁的男人时,下巴都快掉了。

  李志贤嘴角笑容不变,可怕的是眼底的冰寒直接爆表。

  “咦,这么巧?岳先生也来用餐?”

  清瘦的岳文青一身名贵西装,想营造出领袖的气质,但还是掩不住脸庞的稚气。

  “李总经理你好,我公司就在前方不远,一点也不巧。”

  李志贤轻易回击。“同个时间,在同一个地方遇到,怎会不巧?”

  岳文青眼中只有念念小姐,没忽略她靠背上那精壮的手臂,真的很碍眼。“或者英雄所见略同?”

  英雄所见略同?

  听来,这小子又拿他当假想敌?呿,也该秤秤斤两看自己够不够格。

  李志贤挑眉,坐挺身,倾向身旁的念念,两人距离很近,近得就像是在示威炫耀一样,完全不需搂抱,就能营造出无比亲密的视觉感受。

  “原来岳先生也喜欢吃这里的咖哩猪排饭?那,希望岳先生用餐愉快,就不打扰了。”

  岳文青嘴角僵硬得笑不出来,这是公共场所,他当然可以漠视李志贤的逐客令,他在乎的只有念念小姐,况且,他告诉自己,念念小姐和季志贤的关系再亲呢也不过如此,李志贤连念念小姐的肩膀都没资格碰,所以他绝对还有机会。

  岳文青打起精神,笑道:“念念小喜欢蓝色玫瑰吗?”

  符念念抬头,客气回答。“谢谢岳先生,让岳先生破费了。”

  岳文青继续释放他的善意,将同桌的另外三人隐形化。

  “不破费,念念小姐喜欢,我让人定时过去你的办公室更换,只要你开心,花多少钱都得。”

  岳文青的个性,凡事都要标示值,就怕人家不识价。

  符念念立刻拒绝。“岳先生,办公室是工作的地方,真的不需要——”

  “念念小姐不用跟我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岳先生,真的不用——”

  “念念小姐请不要拒绝,我只是要你开心。”

  “真的不用……”

  李志贤目光一凛,对这种推推拉拉很没有耐性,连冷笑都懒,直接不客气回呛,“岳先生应该且要做的事,是听懂女士的拒绝。”

  岳文青握紧拳头,表情僵硬。“李总经理日理万机不说,还要帮员工过滤追求者?”

  李志贤挑眉。“是啊,过滤不累,打发死缠烂打的才真正累人,当老板没那么轻松呢。”

  这句话很重,也说得很明白,再怎么不识相的人都要懂。

  岳文青从小也是让家人捧在掌心上呵护的公子哥儿,哪听过这么不敬的评论,他不发一语身离开。

  老板娘刚好送来餐点,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也嗅出四周诡异的气氛,她放好餐点,多说话,安静离开。

  “小朋友的茶碗蒸。”李志贤把茶碗蒸在念念面前,语气似乎已风平浪静,只有他自己明白,僵硬的肩膀下,心底那团怒火有多么巨大。

  “谢谢。”

  符念念拿起小汤匙,食不知味送进嘴里。

  岳文青离去时那抹眼神太阴沉,她一直不认为这位初生之犊的岳先生是好欺负的人,当然,他不可能在商场上对元硕或李家造成任何影响,只是,当一个人过分安静就会显得阴沉、可怕,而当一个人过分志得意满,不接受别人的拒绝时……符念念的第六感告诉自已,她必须和岳文青保持距离。

  “以后少和岳家有任何往来。”

  “我知道。”

  在念念心有所感的同时,诚哥夫妇也清楚接收到老板的暗示,也就是说如果岳家任何人想接近念念小姐,他们都要想尽办法让她赶紧离开现场

  这是中午发生的事,没想到,晚上回阳明山主屋,竟还有后续发展……

  这时侯谁都没预料到,这个“后续发展”居然是李志贤和他家念念模糊不清的感情,即将面临的最重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