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5章(2)

作者:伍薇
  大家笑得更大声,只是在欢乐的人群中,有个人倒是很认真看待这一切,他字里没有“幽默”两个字。

  岳文青一脸认真站了出来,清瘦的身影站得直挺挺的。

  “志贤哥,我想你还有女朋友要陪伴,就由我来照顾念念小姐吧!”

  他的一句话,马上又让欢乐的气氛直接down到最冰点。

  打哪来的天兵?秦氏夫妇心里OS.

  “什么?”李志贤冷冷问、冷冷瞪人,刚才笑声太吵杂,他没“确实”听清楚臭小子说了什么。

  岳文青指指志贤哥怀里的小姐,气质和念念小姐有着天壤之别,原来李总经理喜欢这种胭脂味?那难怪只当念念小姐是妹妹,呵,他语气略显轻视地说:“这位不是志贤哥的女朋友吗?”

  臭小子轻蔑的态度惹毛了李志贤,他能让人敬称一声“东区李少”,绝非浪得虚名,他喜欢女人,花名成册没错,但他从不许下任何承诺,游戏规则你情我愿,只有结束上一段感情,才开始下一段,这是最基本的尊重。

  他轻搭着Connie简的肩膀,动作不算亲密,但已让Connie心花朵朵开,开心到快飞上天。

  “简小姐是我“前”女友,你有意见吗?”

  岳文青耸耸肩。“怎会有意见呢?我的意思是既然志贤哥要陪伴前女友叙叙旧,那念念小姐由我来照顾就好。”

  这下李志贤顾不得帅哥有营造欢乐气氛的责任、还要保持风度的翩然风范,大动肝火道,“诚哥,送客!”

  岳文青怎么说也是岳家独生子,竞佳科技的接班人,不是随便吼个两声,就会夹着尾巴逃的。

  他抿抿唇,笑着说:“李总经理,我看在念念小姐的面子上,才称你为“哥”,既然你不领情那就算了!只是,需要我提醒你,你赶我走,是为了你自己的想法,还是真为了念念小姐着想?我是追求她,不是追求你,请记住念念小姐同样有追求幸福的杖利,而我足以给她幸福。”

  岳文青的一席话,刺穿了李志贤心底的“纠结”。

  是啊,臭小子可以大声说他要给念念幸福。

  那他能给念念什么。

  他能给念念什么……

  一早的天下仓储来了个失意人。

  天下的厨娘将煎得金黄漂亮的月亮蛋摆在他面前,他同样不为所动,一手拿着筷子,望着前方发呆,淡淡的忧愁像在演“人间四月天”一样。

  三龄看到吓一跳。“啊?!志贤哥,你蛋不吃哦?”

  志贤哥每次看到月亮蛋都像饿虎扑羊一样一口吃掉。

  一龄坐看好戏。“小妹,别吵志贤哥,他正在感受完败的心情。”

  “完败?!啊,我们志贤哥会完败?!”

  三龄可是很惊讶的,志贤哥虽然吊儿郎当,嘴巴很坏,看起来像是泡在女人堆里的浪荡子,但其实他很强大很厉害的!她认为没有任何事可以击败志贤哥。

  “谁啊?难道姐夫伤了志贤哥的小Heart吗?”

  前天的一场好戏让一龄心情愉悦到暴,没在意小妹的出言不逊。

  “志贤哥是被追求念念的小开气到了。”

  三龄大叫,一口食物喷得到处都是。“啊?!什么!”

  “三龄,你脏死了啦!”

  一龄闪得远远的,被喷到手臂的志贤哥还是闻“脏”不动,天啊,志贤哥有洁癖耶唉,可怜可怜,只能说,完败的打击太强烈了。

  “大姐,你快点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小开是打哪来的狠角色?是怎么把咱们帅气萧洒的志贤哥哥气到六神无主的?!”

  一龄看着眼神黯淡的志贤哥哥,这个不会替自己争取幸福的大笨蛋,也只能爱莫能助幽幽叹气。

  呿。

  完败?!

  什么鬼字眼?!

  这两个小鬼在说什么?!

  他只是睡了两天医院的家属陪睡床,当然会腰酸背痛!睡眠品质不佳,人精神当然不好,跟完败有什么关系?

  那臭小子能怎么样?就出那张嘴,呿,他还看不进眼里。

  就算昨天又来陪念念又怎样?念念对这种满口嘴炮的人,除了礼貌性疏远,他就不信会给小子任何机会。

  前天早上,嘴炮臭小子演说了一番“幸福论”之后,以为这样就能击败强大的志贤哥哥吗?呿,这臭小子太轻忽他的能耐,他照样让诚哥连人带花带苹果全部轰出去。

  老苍说:“儿子,这样不好吧?好坏也是岳伯伯的儿子……”

  他一肚子火,哪管得了那么多,压根儿不想臭小子在他眼前多停留一秒钟。

  “可惜了那篮苹果,那个进口商在天下租了一个低温仓储,品质是很好的。”

  没良心的齐一龄在看到水果篮上粘贴的店家小标签后,居然说出这种良心被狗啃的话来。

  “小沐沐,带你老婆去买高档苹果!滚!”

  他像任性的小鬼清空了病房所有人,李妈妈携李爸爸离开时,还拍拍儿子的肩膀,痛快地补了一刀——

  “文青说得没错,你不在乎,但我视念念为亲生女儿,我必须在乎这个问题,女孩子还是考虑终身大事,这才是女人真正的幸福。”

  话说完,闪人,留给李志贤一个纠结到死的空间。

  要说完败他的是岳家那个臭小子,倒不如说完败他的是疼他宠他的母亲大人。

  最后病房里只剩他和念念。

  念念表情镇定,躺得直挺挺的,瞪着天花板不说话。

  他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最后只能打开笔电,打电话告诉香水秘书,要她通知各部门主管立上Skype,就算隔着视讯会议,他照样可以把每个人电得金光闪闪,痛不欲生。

  “总经理,太好了!我们正急着找你开会呢!”

  没想到主管们可开心了,原本想老板要照顾符特助没人敢打扰,没想到老板居然还召集大家开视讯会议?呜呜呜,有此老板,夫复何求啊!

  “啥?!找我开会?!”

  很明显,李总经理这步棋下错了,各部门主管毕竟都是他一手调教训练出来的高手,耐操耐骂程度已非凡人等级,他们爱开会成痴,工作效率又高,大老板能“电”的事情真的很少,在发现不仅电不到,还只是增加自己更多的工作量时,许多决策到后来还是需要老板最后裁示,实在太不划算!李总经理只能在大家依依不舍的目光下,草草结束视讯会议,彻底印证“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句话。

  念念还是躺在病床上,瞪着天花板,但从抽搐的嘴角、纠结的表情看来,她憋笑憋坏了。

  “很好笑?”

  符念念鼓着双颊,管不了脸颊会不会痛了,她忍笑,拼命摇头。

  李志贤叹了口气,伸手,想用指头敲她,又考虑到她轻微脑震荡,也只能张开五根手指头揉了揉她软软的发。

  “气死我了。”

  他抱怨,想骂念念又舍不得,但——

  其实他真心想问的是:“念念,你想要的幸福是什么?”

  是什么……

  “念念想要的幸福是什么?”李志贤喃喃自语。

  闷了一整个早上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志贤哥认为呢?”一龄问。

  “我不懂,她现在不幸福吗?”

  志贤哥语气很烦躁。

  一龄会心一笑。“当然幸福,志贤哥和李爸李妈这么爱她,念念当然幸福喽。”

  问题来喽,志贤哥,能不能区别他的“爱”和李爸李妈对念念的爱之间有何不同?

  李志贤想想也对,下巴一抬,很有气势地说:“没错,我们把念念当自家人看待,怎么会不幸福呢!那臭小子说的话完全没意义!”

  一龄目瞪口呆,真的被眼前的男人气炸了,承认爱情、接受爱情有这么困难吗?

  一龄气恼抢走志贤哥宝贝的月亮蛋,三两口吞下肚,惹来月亮蛋主人哇哇抗议。

  “唉呀,你口出秽言就够欠扁了,还抢走我的月亮蛋?!”

  “抢你的蛋又怎么样?!”

  三龄抱着饭碗闪得远远的,他们高手过招,说什么她都听不懂,但抢走月亮蛋,志贤哥会有多生气,她很明白。

  “给你吃蛋干么?!补充那么多蛋白质有什么用?也没看你交半个女朋友,浪费食物!我天天要服侍老公,我吃比较有用!”

  “唉呀,你这女人家还真不害臊,小沐沐遇到你这个淫娃浪女小心肾亏!”

  “肾亏也不关你的事,总比你想亏都亏不到的强!”

  “我的妈呀,这是女人家可以拿来说的话吗?!”

  “我说又怎样?!我就是嘲笑你王老五一个,交不到女朋友!”

  “齐一龄!”

  “有什么指教?志贤哥!”

  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怒瞪彼此,毫不退让。

  “志贤哥……大姐……”卡在战火边缘还想到桌边挟菜的三龄进退两难。

  一龄叹了口气。“志贤哥,承认爱情有这么难吗?”

  李志贤没说话,低头用餐,“你不懂。”

  “对,我不懂!但,志贤哥,我不信你对念念没感觉,我说的是男女之间的感觉,别再拿伟大的亲情来唬哢我!”

  李志贤苦笑。

  想找个地方,安静沉思,安静享用早餐都没有。

  昨天念念出院后,就被老妈带回主屋进补,他一个人留在市区住所,空荡荡的屋子,没有何声音,连自言自语都还有回音,说有多孤寂就有多孤寂。

  有许多的事,就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还是必须死守着原本的朦胧之美,要知道拨开云雾不见得都是美丽的风光,如果他没办法肯定自己的心意,那,和念念之间,最多就是这样,到止为止。

  “你是偶像剧看多了是吗?还是和小沐沐太恩爱了?张口闭口都是爱情,呿,也不怕我会不会吃醋,小心我去诱拐你老公。”

  “志贤哥!”

  他放下碗筷。“别叫我了,吃饱了,上班去,谢谢招待,明天记得多赔我一颗月亮蛋。”

  他起身,拿了车钥匙,潇洒挥手,箭步离开。

  齐家姐妹看着志贤哥离开的背影。

  “大姐……”

  “嘿?”

  “我突然觉得……志贤哥的背影好寂寞哦!”

  一龄摸摸小妹的头,连迟钝的三龄都感受到了,就代表志贤哥真的很寂寞。

  “是啊,寂寞的三十七岁笨蛋男子。”

  一龄叹口气。

  东风啊东风,目前最需要的就是一道能够吹开这一团悲伤迷雾的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