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5章(1)

作者:伍薇
  符念念住院的消息,光速传回李家和公司。

  但碍于李志贤下的“拒绝探访”令,李家父母就算再着急,也只能在第二天下午儿子解禁后,赶忙拎着一大早就准备好的补汤,让李家司机载着两老由阳明山火速赶来医院探视。

  李妈妈一看见念念红肿的脸颊,心疼地冲到病床前,她握着念念的手,盈眶的眼泪都快掉来了。

  “这、这手劲也未免太过分了!”

  事情的原委昨晚都听儿子解释过了,她不习惯批评别人,但符家的“前婶婶”这一回真的太超过了!

  “阿姨……”其实今天已经消肿非常多了,符念念突然很感激总经理的“拒绝探访”令,否则要是让阿姨看见她昨天的模样,说不定含在眼眶里的眼泪就会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

  “我没事的……”

  李妈妈擦眼角。“怎么会没事?这样还叫没事?我一个漂漂亮亮的念念被打成这样,你让我怎么不心疼?怎么会甘心呢?”

  李妈妈说着说着,就把她的宝贝念念往怀里塞,边拍着背,边倾诉她有多不舍。

  “我们疼你,念念,别理她,我们疼你就好!”

  “阿姨,我没事,你别难过,我真的没事哦……”念念也轻抚着长辈的背,舍不得因为自己的事,让长辈这么担心。

  李志贤宠溺的眼神看着这一切,他勾着嘴角,真正的母女情,他相信,也就是如此罢了。

  一旁的李爸爸虽然没像妻子一样,可以用拥抱来表达他的关心,但该关心的问候也不会少。

  “念念的事,有找到符太太好好谈谈吗?”李爸爸压低音量,也不想干扰到正在真情流露的女士们。

  “不需要谈,我另有方式处理。”

  “你妈为了念念的事整晚没睡好,一想到就叹气。”

  “不会再有下一次,爸和妈都可以放心。”

  李爸爸拍拍儿子的肩膀。

  当年儿子把念念带回家,基于保护儿子的立场,他并不像妻子那般乐观,把陌生的女孩当儿媳妇看待,毕竟别人家的家务事,不是外人可以插手的,但儿子很强势,对念念的保护不在话下,念念这孩子也争气,短短几年,磨练出的本事已足以站在儿子身旁,成了他不可缺少的助手,加上念念个性真诚又贴心,家里人对念念的疼爱更是与日俱增,真的将她当成李家的小女儿看待。

  儿子究竟对念念的想法是什么?随着念念愈接近适婚年玲,这个问题再也没法视而不见了。

  病房外传来敲门声,在外头守护的诚哥带进一名访客。

  这人正是李爸爸认为儿子对念念的想法再也无法鸵鸟的主因。

  竞佳科技岳董的独生子岳文青,对念念一见钟情,虽然志贤曾去电婉拒,但岳少爷对念念喜爱不曾改变,从报上得知念念遇袭的事——之前工地原居民的抗引起媒体高度关注,昨天的事,媒体也以疑似原居民再度抗议报导,并没去求证真相,岳家关切的电话随即打到家里,毕竟是好意的关心,很难拒绝人家。

  岳文青的出现,让李志贤的表情很难看,前一秒还在因为老妈和念念的相知相惜而感动,下一秒就可以因为青仔丛的出现而黑了脸。

  岳文青西装笔挺,一手捧着花束,一手拎着水果篮,先向李家长辈问安,“李董事长好,李阿姨好。”

  然后走上前,向视念念小姐为得力助手的李总经理道安。

  “志贤哥,久仰大名,我是岳文青。”

  志贤……哥?!

  这一个“哥”字,让场面气氛down到最冰点。

  李志贤用死鱼眼瞪人。“哥”是让男人叫的吗?!只有漂亮妹妹可以叫他志贤哥,青仔丛打哪个山顶冒出来的?

  岳文青当然没注意到惹毛了志贤哥,问安后,来到病床旁,虽然念念小姐略显憔悴,但依是他心目中最美丽典雅的女神,苍白的小脸更显得我见犹怜。

  “念念小姐,好久不见,得知你受伤的消息,我虽然人在广东出差,但今天早上还是立即坐早班机赶回台湾,你身体状况还好吗?”

  符念念眨眨眼,知道自己目瞪口呆的模样很蠢,但对于突然冒出来的人,真的很难不惊讶。

  “呃,岳先生,你太客气了,我没事的,还劳驾你赶来看我,真不好意思……”

  “关心你是应该的,念念小姐千万别和我客气,这是我亲自为你挑选的花束,纯洁的百合和高雅的玫瑰,这样的搭配正和你一样美丽,希望你会喜欢。”岳文青送上美丽的鲜花。

  花就摆在眼前,符念念也只能伸手收下,还因为那样的赞美词而不自觉瑟缩了下。

  “另外,这是顶级的富士苹果,是我们岳家长期采购礼品的水果进口商专案进口来台湾的,还有品质证明书呢!我保证甜度绝对让念念小姐印象深刻。”

  岳家少爷像购物台主持人介绍苹果的方式,同样让她印象深刻。

  岳文青将水果篮放在一旁桌上,笑咪咪的,为自己的表现感到骄傲。

  “呢,谢谢你,岳先生。”

  很显然岳文青是个很实际的人,为做了什么,全都一一列举出来,不怕她没有感受到,毫不含糊。

  “念念小姐,你真的不用和我客气,我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

  我的妈妈呀……符念念暗抽了口气,笑得更尴尬了,眼前的男人比抗争的原居民还难缠。

  气氛很怪异,李志贤不发一语,李妈妈眉头紧皱,李爸爸一脸无奈,只有岳文青如鱼得水的自在,还把其他人当隐形人,自顾自的和念念聊了起来。

  “念念何时出院呢?多住两天也没问题的,就由我留下来陪你好了,我可以让家里人帮我换洗衣服送过来。”

  啊?!

  “啊,岳先生,真的不需要……”

  符念念吓到了,虽然在商场上她很强悍,但面对男女的感情事她和白纸一样单纯,岳文青积极让她不知该怎么回应,不由自主往另一边缩——总经理像电线杆一样伫立在病床的另一边。

  李志贤见念念往自己这边屈身过来,得意地勾起嘴角。

  “不用麻烦岳先生!”

  不等念念回应,这下发火的是李妈妈当我家没大人是吗?

  李妈妈冷冷警告年轻人。“念念是女生,不方便外人照顾,尤其你还是男人更不方便!”

  岳文青含着笑,没去理会长辈的驳斥,他打量眼前的志贤哥,他没打领带,扣子两颗没扣,袖子还随兴卷到手肘上,头发微微凌乱,看起来就像是顾了整夜病人那样不修边幅。

  “志贤哥也是男人啊。”

  唉呀,李妈妈气到瞪眼。“我儿子和念念的关系不同!”

  岳文青耸肩。“当然不同,念念小姐虽然是志贤哥的助理,但在李家,志贤哥和念念小姐情就像亲兄妹一样,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志贤哥像哥一样照顾着念念小姐,如果我有一个这么好的哥哥不知有多好呢!”

  一连串的“哥”字和不断强调他与念念的关系,让李志贤心中的不爽快全然爆发而出。

  是怎样?把他当假想敌来攻击吗?还是要他守好当哥哥的本分,不要阻碍他这个外人的追求?!

  臭小子搞不清楚状况,“哥”不是他能叫的,他和念念的关系更不是他能说嘴的!当他是假想敌?呿,臭小子还不够格。

  他冷眼瞪人,“电线杆”散发出一种恐怖的窒息感。

  “我跟你很熟吗?”

  完了……符念念抬头,看到总经理一脸戾气。

  ““哥”是你叫的吗?你有问过我同不同意让你叫我“志贤哥”?我家念念需要你来看吗?我家没有人可以照顾她吗?你说的话完全没有意义,岳先生,我相信你父亲应该告诉你,我家念念不接受你的爱慕,所以,门在那边,高级富士苹果和高级花束请拿走,不送。”

  李妈妈咧开了笑。

  李爸爸还是一脸无奈。

  符念念摇头,有人不会看脸色被批也是应该。

  岳文青挺起胸,态度坚决。“不,我不走!我喜欢念念小姐,我相信只要让念念小姐看到的真心诚意,她就会接受我!”

  “够了!感情是用吵闹就有的吗?!”李志贤怒骂,用“砍人”的眼光瞪人。

  李爸爸拉住儿子,赶紧打圆场。“文青啊,你的心意我们都明白,不过,念念需要休息,还是先离开,改天再来我们家吃饭好不好啊?”

  “我可以陪念念!”

  李志贤大吼。“诚哥,送客!”

  他不在意和岳家的关系是不是会生变,那是老爸和岳董事长的交情,他在意的是,再不把个天兵少爷赶走,砍人的会是他,气疯的人也会是他!

  场面已经够混乱了,没想到更乱的还在后头。

  唉,都想替志贤哥哥掏一把同情泪了。

  只见志贤哥哥花名册里的第三名,很久没联络的Connie简,不知怎么阅读新闻报导的,竟为被攻击受伤的人是志贤哥哥本人,更离谱的是她本身还是个记者呢,跑影剧新闻的记者……

  就因为她是个记者,要查医院和病房号就没那么困难了,总而言之,这事情一上报,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全引了来,志贤哥哥应该很后悔昨天没及时压下这条新闻吧?

  但千金难买早知道,在李志贤大要诚哥送客时,诚哥是进来了,还死粘着硬要闯迸来Connie简,这不打紧,身后竟还跟着看好戏的齐一龄和志贤哥哥的暖昧对象小沐沐?

  老天爷的确想逼死志贤哥哥无误!

  “Lee!”

  Connie简像只花蝴蝶飞奔进志贤哥哥的怀抱,她穿着小洋装,后背全露,不像来探病,倒像是去跑趴。

  她娇滴滴喊着。“你受伤了吗?你受伤了吗?我听到新闻都快吓死了……”

  这是在演哪出?

  李志贤推开怀里粘腻腻的女人,一头雾水。“Connie?”

  Connie却像八爪章鱼死粘着不放。

  “你千万不能出事啊,是谁攻击你?我和坏人拼命去,天啊,要是你出事了我怎么办?我不能没有你……”

  真是够了!

  李志贤连吼人的力气都没有了,有多久没联络这位前女友,连他自己都没印象了,她居然以直接“开麦拉”演了起来?他转头看着笑趴在床上小没良心的念念。

  “很好笑?”

  念念挥着小手,笑到说不出话来。

  更夸张的是连李妈妈都忙着帮她拍背顺气,怕她笑岔了气不成?

  真是够了!

  他推开Connie简。“Connie,受伤的人不是我!”

  Connie简挂着美美的泪眼,防水彩妆完美地保持她精心绘制的妆容,再度投入情人怀抱。

  “不是你?但是、但是新闻都说……呜,Lee,你不能瞒我,不管你有多严重的后遗症,我都可以照顾你……”

  这下别说念念大笑了,全部人都笑到东倒西歪,齐一龄整个瘫在她老公怀里,来探病真探对时间了,什么时侯可以看见志贤哥这么狼狈?值得。

  Connie简不顾一切死粘在志贤哥哥结实的胸膛上,赶都赶不走,搭配志贤哥哥脸上的万般无奈,这根本就是一出喜剧。

  李志贤双手一摊,摇头,没办法了,帅哥就是要有这个气度,能让大家开心也是件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