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4章(2)

作者:伍薇
  两人不再深入探讨这个敏感的话题,特助和老板关系密切,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至于没有可能满足大家甜蜜蜜的想象空间?只能且看且走喽。

  转换话题,讨论起收购土地的正事,交换有关昨天开会的心得,两人都很认真,谁都没注意到,接下来的意外将造成多大的伤害。

  只见一名妇人突然冲向她们两个,举起手,什么话都没说,一巴掌往念念脸上挥了过去,力气之大,让念念无法站稳脚步,她头发晕,整个人跌卧在地上,如此突发状况,让在场的人都傻了!

  第一个回过神来的曾巧玫大声喝阻,并且立即冲上前挡住妇人第二波攻势,“喂,你神经有问题啊?你干么乱打人?!”

  一旁的工作人员全围了上来,两名女职员赶紧将符念念扶起身,她头晕着,左脸颊已看得出红肿,嘴角还微微渗着血渍。

  是多大的气愤,一巴掌就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妇人扯着嗓门失控大吼:“我神经没有问题,我是她婶婶为什么我不能打她?!她父母车祸死掉后,都是我在养她,我在照顾她,她竟敢恩将仇报,我为什么不能打她?!”

  符念念一惊抬头,顾不得头发晕,她努力看清楚,前方被男员工制止、激动得拳打脚踢、头发苍苍的老妇人居然是……婶婶?

  符念念白着脸,嘴唇微微颤抖,怎会是她?六年不见了,婶婶不到六十岁,竟苍老成这样?!

  “符念念你给我过来!让我打死你!让我打死你!你这个罪该万死的女人,为什么不去死?!我的家因为你毁了,你怎么可以逃婚,你怎么可以把房子拿走,那是我的!把我的钱还来!把我的房子还来!符念念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发疯的老妇人尖诅咒着,就算人已经让工地的警卫火速架走,但愤怒的吼叫声,仍然回顾四周,两名女职员忙着将符念念扶到一旁休息,符特助的伤势让人触目惊心。

  大家都被吓坏了,纷纷猜测是不是抗争的居民来捣乱?但又听到老妇人自称是符特助的婶婶?

  当初,符特助的婶婶的确来公司闹过几次,总经理和律师团也没在客气,一定摆开阵仗迎她,资深一点的员工都知道这段卖侄女夺遗产的过往,坏婶婶突然冒出来,还出手伤人?

  曾巧玫暗叫不好,她得赶紧联络总经理大人,呜,符特助在她负责的工地遇袭,不就代表她的保安不够彻底,没善尽保护职责?!呜,老大会怎么找机会折磨她?

  可是要是没通报,如果事后让老板知道了,只会死得更惨吧……

  “老大……”电话接通,她浓浓的哭腔。

  “我在路口马上到。”

  啥米?

  马上到?!

  有那么巧的事吗?

  “老大,您要来哦?!”

  但但但现在脸很肿耶,没那么快消肿啊,马上到?!存心是不给人活命的机会啊!

  “我到了,见面再说。”李志贤结束通话。

  曾巧玫拿着手机,悲凄地站在风中,怎么办啦……

  她叹口气,焦急地跑到符念念身旁,“特助你还好吧?!”

  符念念皱着眉头。不好,一点也不好,她没挨过巴掌,撇除脸颊的灼痛不说,她压根儿没想过竟会伴随着头晕脑胀的强大不适感,重点是为什么婶婶会来这里?

  “不好,头很晕。”

  “头晕?!”曾巧玫大惊,差点没吓死。

  “特助,我们叫救护车好不好?怎会头晕啊?不会是脑震荡吧?!”

  符念念捂着脸颊,头胀痛得抬不起来。“不用叫救护车。”

  曾巧玫哭丧着脸,特助脸色好苍白,看来真的很不好,怎么可能不叫救护车?!她拿起手机。

  “当然要叫救护车,这一下这么大力,连人都站不稳,脑震荡都有可能,我们还是叫救护比较安心!”

  曾巧玫火速打了一一九,报上地点和伤者状况,一双眼晴紧盯着符念念,深怕她就在眼前活晕倒,怎会这样打人呢?一个老妇人是多大的恨意才有这么大的手劲?要是总经理知道……

  “特助有和总经理约在这里吗?”

  符念念连摇头都觉得头痛。“没有,你别通知他。”

  “唉,根本不用通知好不好……”

  就算她现在跟天借胆想把符特助藏起来也来不及了,帅气的总经理已翩然降临。

  他帅气,他迷人,他超然,他让女人和男人都想尖叫,他随便勾着笑都让人有如沐浴在春风里的舒畅,虽然很短暂,曾巧攻含着悲沧的眼泪,感恩老天爷至少还有那三秒钟的舒畅,因为老板在看到符特助脸上红肿的伤势后,如沐春风的表情一秒大变脸,让所有人顿时感到如丧考批的恐怖和凄凉。

  李志贤刚下车,才疑惑怎么所有人全围成一团。

  围观者看见他立刻让出一条通道,他这才发现念念坐在折叠椅上,她捂着脸颊,一向整齐的长发显得凌乱,更别提衣服沾着黄色尘土,念念看见他,虽然立即低下头,但他还是捕捉到她角那抹淡淡的血丝……

  他大步向前,在念念面前蹲下,两人平视,他面无表情拂开她的头发,并轻轻推开她覆在脸上的手掌,念念脸颊上的红肿随即展现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大家不约而同倒抽了口气,不是因为特助的伤势,而是老板散发的愤怒低气压,让所有人都误以为四月天可能会降雪,这简直比阿拉斯加的酷寒还要酷寒。

  “谁动的手?”他淡淡问。

  李志贤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状况,他胸口冲击的怒火比昨天念念烫伤时还要炙热。

  符念念肿着脸,口里溢满鲜血的腥味,在看到李志贤气愤的关心时,他的到来瓦解了她仅有的坚强,悲伤的眼泪一滴一滴滴落,当然掉泪并不是因为皮肉痛,那是更深层的哀伤。

  符大人,您别哭啊……

  所有人噤若寒蝉。

  曾巧玫站在一旁更是连动都不敢动。

  李志贤怒不可遏。“曾副理,谁动的手?!”

  曾巧玫支支吾吾。“呃呃呃,报告总经理,是一位自称特助的——”

  “我婶婶打的。”符念念接口,低声解释。

  抹去脸颊上的泪,这的确是让人难堪的真相。

  “你婶婶?!”

  李志贤一怔,六年来没有出现过的人物,一出场竟带来如此大的伤害?!

  他刚带念念回李家的前几个月,念念婶婶的确动作频频,甚至发了存证信函要他把念念送回家,否则要告他诱拐“已成年少女”,念念婶婶的目的是什么大家都看在眼里,还不就是为了念念父母遗留下的房产,这部分由律师团去处理,根本无须他费心,屋子也顺利承租出去,租金每个月自动转入念念个人帐户,以上也都由律师管理着。

  他自信满满,念念和过去的恶梦已分割清楚,再也不会有贩女求荣的鸟事发生,只是婶婶出现究竟是偶发事件,还是会有后续?他必须调查清楚。

  他虽然惊讶,却也很快回神,抬手指腹微触她的脸颊,想检查受伤的程度,她“嘶”了声躲开,这一掌是用了十足的力道,久未见面的婶婶并没有手下留情。

  “你头会晕吗?”

  “会。”

  他站起身,高大的身躯一身怒火,有骇人的压迫惑。“救护车叫了吗?”

  曾巧玫连忙回报。“有的,已经通知了。”

  正说着,救护车正好到,救护人员迅速下车,问了伤者状况,在初步处理后,平稳地将伤者送上救护车,李志贤随行,曾巧玫也跟着上车,救护车开启警呜器,迅速驶离。

  抵达医院后,李志贤早已透过关系联络外科主任在门口等待,连救护车上的值班人员都吓一跳,看来伤者家属有一番社会地位。

  医护人员蜂拥而上,将伤患送到外科急诊处理室,进行包絮和进一步的诊断,家属仅能在门外等侯,只见老板也没闲着,打了两通电话后,没多久,诚哥来了,律师来了,代理秘书Lisa也跟着来了。

  诚哥已知道状况,指责地瞪视一旁的曾巧玫。

  她举双手投降,一脸“我也不愿意啊,老大!”。

  律师马上和老板汇报消息,元硕一年付了不少律师顾问费,养了一批冷血又厉害的律师团,打探消息就像吃饭拿筷子一样简单。

  “符小姐的叔叔、婶婶在三年前就已经离婚,赵淑宜离婚后搬到桃园,正巧在新开发工地近一家早餐店工作,工人叫了点心,她送餐过来,刚好看到符小姐,所以……”律师欲言又止。

  李志贤冷冷接话。“所以顺道打了她?”

  没人敢开口,只觉得冷风搜飕飕。

  “诚哥。”

  “是。”

  “找个人跟在念念身边,听清楚,我不想再听到她被吃豆腐或挨巴掌这种鸟事再发生!”

  诚哥是夜鹰特勤部队出身,铁的纪律比不上老板的怒火可以令他冷汗涔涔。

  “是,我会安排。”

  此时,外科主任走出外科急珍处理室,李志贤立刻迎上前。

  外科主任态度恭敬,伤者的家属是透过院长关系而来,人在高雄开会的院长正在赶回医院中,看伤者家属的模样也知道不是一般平民百姓。

  好吧,连外科主任都不免感叹,一个巴掌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吗?

  虽然这个巴掌的力道很足够,脸肿了,头也晕了,但还不至于造成多大的伤害,不过呢,既然是“贵客”当然就有贵客的处理方式,平民百姓或许觉得小题大作、浪费医疗资源,但这就是金字塔顶端和下层的不同,豪门贵客连小感冒也都是主任级的医生负责,说是拍马屁也好,医院也要营利,当然就得因应形势。

  “李总经理,久仰,请您放心,符小姐状况稳定,虽有轻微脑震荡,但也在我们的监控中,不过还是希望符小姐能够留院一天观察后续状况。”

  “当然,还请医生多费心。”

  “李总经理,您客气了。”

  李志贤没再和医生多聊,直接走进外科急诊处理室,正好看见念念在和助理交代事情,念念一见老板进来,一时慌慌张张,来不及结束通话。

  李志贤一脸阴森森地走向前,抢走丫头手上的手机。

  “谁?名字?部门?”

  对方一听到老板冰冷的声音,差点没吓到腿软,“啊,总、总经理,我是秘书室的洪小玉……”

  “符特助请病假期间,不准再打手机吵她!”

  李志贤火辣辣地结束通话,顺手将念念的手机丢到床边柜上,符念念必须感谢老天,幸好的不是垃圾桶。

  他双臂环胸怒瞪着她,火力全开。“都这样了,难道还不知道该好好休息?!”

  符念念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不敢乱动,谨慎解释。“下午有会要开,总是要交代一下。”

  这是两人在淋浴间擦枪走火后第一次面对面,他想过很多种状况,例如念念会像早上那样躲他、例如不敢看他、例如装忙装冷漠……

  他想很多,但绝对不是这种状况——她被打了一巴掌,还轻微脑震荡,还要留院观察!

  他不想去探讨是不是医生危言耸听、浪费医疗资源,被攻击是事实,他更相信,如果不是为工地还有其他人,绝对不会只有这一巴掌!

  “你给我住院两天再回台北!”

  只能说李总经理真的是气坏了,以住院限制自由当惩罚。

  符念念瞪大眼,差点没跳起来。“才一巴掌要住两天?!”

  “才?”李志贤危险地眯起眼。

  符念念赶紧躺好。“没事,两天,两天。”

  李志贤叹了口气,发火归发火,这丫头这两天发生的事也真够呛的,一下烫伤,一下被挨着打,状况比他这个奸商还要多,念念又不是二十四小时跟着他,不派个人保护着,他怎会安心。

  是啊,擦枪走火后的尴尬算什么?内心的“纠结”算什么?他只要念念精神百倍待在他身边天天和他抬杠,他就满足矣。

  走近病床,念念脸上的红肿正冰敷着,红通通的双眼还有哭泣过的痕迹,他伸手揉揉她的头发。“没事别去桃园工地了。”

  昨天淋浴间的事,符念念当然也是一肚子尴尬,尤其主动吻人的还是她!只是比起婶婶这巴掌,昨天的事又显得没那么深刻了……

  她脸颊上又麻又痛,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和婶婶“重逢”时的每分每秒,以及婶婶每句惊天动地的咒骂。

  符念念看着天花板,沉默了会儿,然后徐徐说:“我……婶婶她变好多,她以前很爱漂亮的,怎么可能让自己变得那么苍老……”

  李志贤没说话,他顺着她的头发,他怕自己一开口,就是会威胁让赵淑宜好看的怒言,他相信念念并不爱听这些。

  “不用想这个,闭眼休息。”他粗暴命令。

  符念念听话地闭上双眼,只是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想的还是婶婶那愤恨的怒骂……

  李志贤凝视着她眨动不安的长睫毛,那肿肿的脸颊,足以让他心底再燃起一把火。

  最好只是单一事件,如果还有连续剧,哪怕赵淑宜曾经是念念的婶婶,他报复的手法绝对合法又令人印象深刻,一定让她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