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3章(2)

作者:伍薇
  只是两个娃娃班如此欢愉快乐的气氛,等回到总经理办公室,见着沙发上那位大刺刺坐着客人时,符念念嘴角的笑意立刻消失,同时神情变得很疏远。

  黑眸始终放在念念身上的李志贤当然发现了这点。

  “哈哈哈,你们总算出现了!”

  “林董,让你久等。”

  李志贤客套招呼,亲自放好咖啡,怪的是,难得由他亲自服务,林董不但不感到惊讶,一眼睛更是粘在念念身上没离开半秒钟。

  看着他家念念做什么?李志贤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不久不久,我还在想怎么没看到念念呢。”

  念念?!

  哼,这种亲密的称呼,由陌生人口里说出来,不满的情绪就这么不经思考冲了上来,但李贤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奸商,只见黑幽的眸子淡淡扫过林董的热情,表面维持平静,“林董,商场上这么称呼不太妥当,她是符特助,你可以这样称呼她。”

  符念念入座,有些惊讶但不意外,李家都是护短的人,她由衷感谢李家人这种特质和老板反击。

  “林董,您好。”

  她的位置在总经理旁边,一向都如此,方便记录和随时提供老板意见,而林董位置虽然正对着总经理,但他整个人45度角面向她,令她下意识直往李志贤身旁靠拢,端起咖啡,啜了口,隐藏自己些微的惊慌。

  李志贤这一来一往也看明白了,他跷着腿,手指在大腿上弹动,现在是怎样?把他家母老虎吓得变成小老鼠?林董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他是挂着笑,笑容却足以让人吓到全身发毛。

  “那多生疏,咱们是合作移伴,你的特助也就是我的持助,之后还有许多要念念帮忙的地方,我们要多多熟悉彼此才对,是吧,念念?”

  李志贤撅着嘴角,深逮的黑眸没有温度,看似和善,但冷如冰的目光却令人胆怯呆呆的,林董还沉浸在美色之中,一时之间无法收神。

  “我开给怀疑林董合作的动机是想发财?还是为了元硕的符特助?”

  林董大笑,以为这样的话题,是男人最爱讨论的,亏个几句也无妨,硬邦邦的商场斗争里,人是最重要的调剂物。

  “哈,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直到我遇见念念,才深刻感受到这句话的大道理!君子有成人之美,我看啊,李总经理,元硕投顾人才济济,反正我也缺个女秘书,你就把念念让给我吧!”

  在商场上一向沉稳的李志贤在听到林董如此轻佻的言语后,愤怒整个大引爆,他轰然站起,眼看一场无法收拾的争执一触即发,符念念匆忙放下咖啡林跟着跳起来,出手拉住老扳的手臂,林董再烂都是合作的移伴,她不要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有任何状况!

  “总经理——”

  两个人的动作是这么大,矮桌甚至因推挤而移了位置,桌沿那林符念念刚放下来的咖啡杯就这样硬生生倾倒,热烫的黑咖啡这下全泼在她的小腿上。

  她倒抽口气,今天难得穿裙装,虽然咖啡热度没达到沸点,但为了保留咖啡豆的香气,那全自动机器煮出来的咖啡比一般机器的温度高出许多,这一泼,符念念叫了声,跌坐回沙发上。

  办公室的门没关,外头的保镰一听到她的叫声立即冲进办公室。

  “念念!”李志贤弯身抱起念念直往后头的休息室冲,并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送客!”

  一旁的林董也被吓得一楞一楞,咖啡又不是他泼的,念念烫伤不干他的事吧?

  李总经理干么用“要砍人”的锐利眼瞪他?

  总经理办公室配置了一间五脏俱全的休息室与淋浴间,李志贤抱着念念冲进淋浴间,小心翼翼将她放在地上,拿起莲篷头,开启冷水直接往她小腿冲,这时侯已经管不着两人的衣服是不是会被水喷湿。

  “会不会痛?”他心急问着,黑色的眸子焦急又生气。

  符念念梗着泪意说不出话来,只能拼了命摇头。

  看到这个状况,Lisa赶忙准备毛巾,休息室有老板的衣服,但没有特助的,她连忙联络秘书室的姐妹,帮特助准备衣服。

  诚哥刚“逐客”出门,手上拎着医药箱守在淋浴间门口。

  这下头大了,念念小姐怎么会受伤?向来沉稳的诚哥也因为老板的心头肉受伤而慌张起来。

  整个空间只有花洒和水流的声音,事发当下的慌乱已过,念念小心翼翼呼吸,空气中流窜不安的气息,她可以明显感受得到老板不只火大林董的态度,恐怕连她都一起不高兴……

  “你怎么说?”

  在这安静的空间里,李志贤冰冷的声调显得更吓人。

  “没有起水泡,没事的。”她顾左右而言他。

  淋浴间的空间并不大,她坐在地上,双手后撑着地,双腿微张开,裙子被他撩得好高,露出白皙的大腿,他蹲在前方,由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的白色蕾丝底裤,她现在的姿势和那一夜春梦里是一模一样——那又如何?

  李志贤大动肝火,没半点遐想。

  “你以为我在问你这个?伤势?”

  “总经理……”呜,被烫伤的人明明是她,为什么她还要去安抚彻底暴走的喷火龙?

  李志贤冷冷回击。“伤得严不严重我不会判断吗?说,到底林董对你做了什么?你瞒了我什么?!”

  他气炸了,帅帅的脸冰冰冷冷的,招牌的吊儿郎当全都不见了,老板这么严肃让她很不惯,他黑色的眼睛灼灼冒着火,气恼得像是要吞了她一样。

  符念念叹了口气。“总经理,我没那么伟大,为了公司的利益去讨好林董,况且我们元硕本也无须去讨好他。”

  “讨好?你连我都不会费心去讨好了,干么去讨好别人?”李志贤眯眼,一个字一个字由缝里迸出来。

  “你瞒了我什么?说重点!”

  耳膜要顾的话,她最好一次把话说清楚。

  “上回春酒,林董借着酒意,趁你不在,吃我豆腐。”符念念一口气说完,然后头垂得低低的。

  这种鸟事明明她也是受害者,但就是不敢面对总经理的愤怒……

  “趁我不在?”

  “愤怒”两个字已不足以形容李志贤的心情了,他虽然表面看起来还很平静,但有长眼的都知道老板快气炸了。

  “诚哥。”

  诚哥一身冷汗,表情僵硬。

  “老板。”

  “你当时不在吗?”

  “老板,我在。”因为念念小姐不雅的姿势,他只能眼观鼻、鼻观心,什么都不能看到。

  “你在,却让我家的念念被人吃豆腐?!”

  藏哥难辞其咎,他不为自己辩解。

  符念念坐直身,花洒持续淋着泛红的皮肤,和道他很生气,但这不关诚哥的事,她不能不解释。

  “当时状况很紧急,他突然抱住我——”

  “他抱住你?!”

  这下不用解释了,谁都没有办法控制老板要变喷火龙了……

  “他抱住你?!”

  李志贤一把将念念扯进怀里。“像这样抱住你?!”

  他放在手掌上呵护着、照顾着,守在身边,深怕被外面人污染的女孩居然让一个年近半百怪叔叔搂抱?

  他再度推开她,双手握着她的手臂,舍不得晃半下,只能自己扯着桑门吼,“符念念,你想气死我吗?这么大的事,你连提都没提过?!是认为我没有能力保护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认为他欺负了你,我还能和他谈什么合作协议吗?到底是怎样,这么大的事,你还想瞒到何时?!”

  “总经理,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小事……”

  “小事?!连我的人都敢动,你说这叫小事,那什么叫大事?!”

  “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是哪样?!非得等出事了,我拿刀砍了那个怪叔叔才算数吗?!”

  噢……不,她好像触动了某个开关,让自家的老板被Repeat欧巴桑给附身。

  “总经理……”

  “说!你是不是认为我保护不了你,才把委屈往肚子里吞?!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想法?我的人被别人欺负,我会甘心吗?!”

  “不是的……”

  他很气,快气炸了,快气疯了,恨不得把那该死的怪叔叔捉来生吞活剥。

  “没关系,敢动我的人,怪叔叔就必须有心理准备!我有一百种经济制裁的方法,哼,就看他承不承受得了!”

  符念念望着疯狂生气的总经理,好几次脏话就要飙出口,却顾忌她在面前,只能闷闷吞回子里去,他就像只碎碎念的母鸡……呃,公鸡急着守护他的小鸡,用力咆哮,用力发泄他的怒气,同时发誓要用几百种的报复手段让怪叔叔好看!

  突然之间符念念觉得自己很幸福,有一个人这么在乎自己,就算她被欺负了,他可以为她把命拼,他可以为她做这么多!

  心好暖好暖,思绪也好乱好乱,隐藏在心底堆积已久的情愫再也无法控制,像装上了白色羽翼即将迎风翱翔,于是符念念做了件,等理智回笼时,她一定会恨不得砍了自己的鸟事——

  她伸出双手,小小的手掌捧住李志贤的脸,上半身跪起迎了上去,俊朗的面容在眼前无限放大,她闭上双眼,将微微抖动的唇瓣贴上了他性感的薄唇。

  她一怔,只有几秒的沉醉,陌生的触感让理智像被痛打了一拳全部惊醒,她急着退回,腰间的大掌却忽然用力,把她拽了回来,她抬头——

  噢……似乎她不小心开启了名为“失控”的按键……

  李志贤深藏在心底的“纠结”,那个日日纠缠着他的“纠结”,那个叫嚣得很猖狂的“结”,在念念轻轻的一吻下瞬间大爆炸。

  他张口狂妄地封吻住她,由不得她的退缩,她甚至能感觉到,那舌尖的热度在她唇瓣上游移着,同时毫不费力地橇开她的齿缝,灼烫的舌顺势入侵,轻巧地勾上她的舌,舍着,辗转吮吻。

  念念,他的念念……

  不是吧……她傻了,陌生的感觉像花洒水柱倾泻而来,只觉得对方的强势让她无法呼吸,不能动弹,她脆弱地任由他不断吮吻,让欲望沸腾了彼此的温度。

  她无意识地回应着,却跟不上他的速度,只能屈于他猛烈的攻击,他的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张口索取、追逐着,浓重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她紧闭着眼,无力地倾倒在他怀里,柔嫩的红唇任他尽情品尝——

  这样的突发情况,一旁的诚哥和Lisa全都呆掉了

  这……

  两个人互看一眼,不约而同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同时后退一大步,诚哥轻声关上淋浴间的门。

  “他们?总经理和特助,这……”Lisa毕竟年轻沉不住气。

  诚哥倒是松了口气,还在想老板真能撑,六年了,如果一开给老板就出手,那他们的小孩快上小学了。

  早到晚到都无所谓,老板总算是出手了。

  “Lisa不管如何,我们当下属的口风要紧,别当广播电台比较重要,老板不爱听任何对特助不利的评价,你该明白。”

  Lisa已冒出一身冷汗,当然明白诚哥的成胁……

  “我知道、我知道,我口风很紧,诚哥放心……”不要杀人灭口啊!

  诚哥满意地点头,站在淋浴间门口,像门神一样,执行他保镖的职责Lisa急忙转身离开。

  怎么总经理和秦执行长的攻受关系还没搞清楚,连特助也搅和进去,这下精彩了……元硕姐妹们爱慕的总经理究竟是攻,还是受?还是男女通吃的双性恋?

  基情如此多元化,她Lisa的小心脏承受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