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定缘投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定缘投兄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六年的相处已有固定的模式,符念念早上晨跑完,沐浴更衣后,总会以阿姨准备的丰盛早餐作为迎接美好一天的序曲。

  比起可能因应酬无法聚在一起的晚餐,阿姨更注重早餐,每天都会端出超豪华餐点,展现近乎艺术的厨艺。

  早餐结束后,如果总经理有回主屋的话,他们会一起出门,反之则自己搭车上班搬去信义区的住所,模式还是一样没变,打扫洗衣等家事原本就有专人负责,但和主屋一样,这边没有厨子,所以吃喝都要自己安排。

  迎接第一个早晨,没有阿姨的丰盛早餐,符念念只得缩短晨跑的时间,回家准备早餐,幸总经理不难养。

  “这是什么?”李志贤嫌恶地瞪着盘子里一团淡黄色圆形物体。

  “美国队长的盾牌是黄色的吗?”

  美、国队长的盾牌?

  好吧,她收回“不难养”的评论,他不只是难养,而且批评起来毫不留情,见骨见血!

  “总经理,这不是盾牌,这是您的月亮蛋。”

  阿姨总会帮总经理准备一颗蛋黄犹生、蛋白水嫩嫩,边缘微焦带脆的月亮蛋,也是总经理最爱,这玩意儿看似简单,自己动手来煎足以搞掉她半条命。

  李志贤眉头一拧,连在谈判桌上都鲜少媚头的,就晓得这惊吓指数有多强大。

  “如果这是月亮蛋,蛋黄和蛋白不是应该分得很清楚,蛋黄也应该圆乎乎的摆在正中央吗?”

  全都混在一起了,哪来的正中央……

  符念念脾气有点上来了,吃个早餐问题不用这么多吧?管他是什么蛋,吃进肚子里还不都一样?

  “如果不像月亮蛋……那就当是炒蛋吧。”

  妈妈在世时她由妈妈照顾,妈妈离开后则由各大便当店照顾——靖婶不下厨,来到李家换阿姨接手照顾,她根本没有锻炼厨艺的机会,不过,她坚信这是本能,女人只要拿起锅铲一定都会炒莱,没看过猪总吃过猪肉吧?在不讨论美味的情况绝对不会挨饿。

  李志贤看着自己的贴身特助,倒是难得有一项是念念不拿手的,在商场上她强悍得让男人头痛,在厨艺上却很弱,显得既人性又可爱,他拿起筷子,故意翻弄着盘子里的物体,逗弄她。

  “我说念念,就算是炒蛋能煎得这么有形状也不简单,这或许是项技能。”

  她当然明白自己被老板调侃了,因为月亮蛋是圆的,所以她还大费周章把炒蛋弄成圆的,为了不烧焦,她甚至还小火慢慢煎,花费很多时间,这才是真功夫。

  “至少没有烧焦。”

  她低着头瞪着脚尖,只能在心底暗暗埋怨。

  李志贤当然看透念念脸上的不甘心,望着一桌子惨况,盾牌炒蛋、糊掉的烫青菜,更别说高难度的茄子下场有多凄惨,还有一盘他看不出种类的食物?桌上唯一像话的只有白粥,他想哈哈嘲笑,又怕伤了念念敏感的小心灵。

  他摸着下巴,下了结论。“把你挪到这里是没错,但我忘了考量你会不会做饭的问题。”

  他食指一指。“很显然的,我正在为错误的决策付出代价。”

  “总经理——”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符念念实在很想帮自己的初登场说几句话,吼,东西吃到胃里还不都一样搅成一团?!但这种大不敬的话,她没胆说,只能虚虚地问:“或者我出去买美而美?”

  “美而美?美容院的名字?”总经理帅气的眉头皱了起来。

  因为被阿姨宠坏了,李家上上下下早餐不吃外食,阿姨连面包都自己做,总经理不知道美而美也不奇怪。

  唉,早餐的重要性在于能稳定心情,一大早就惹恼老板,她今天一整天要怎么过?

  “就一般的早餐店啊,店家也会煎嫩嫩的月亮蛋哦。”安抚的语气像哄娃娃一样。“而且这也不算远。”

  “没听过不吃。”

  现在不是讥笑老板井底之蛙的时侯,只能说在金字塔顶端呼吸的族群和一般人总有些不一样,重点,她必须把老板喂饱才能出门上班。

  “总经理,或者我重新再煎颗蛋?”失败巧成功之母,累积经验,她总会成功的。

  李志贤叹了口气,挟起淡黄色固状的盾牌蛋在盛了白粥的碗里。“蛋煎成这样,我想鸡妈妈都会哭泣吧,我还是把它吃到肚子里,免得有更多的受难蛋。”

  总经理大人说着说着,很豪气地吃光颇有硬度的炒蛋,也吃了糊掉的莱和茄子,和她的芙蓉豆腐——对,就是芙蓉豆腐,与“呕吐物”有天地的差别好吗?

  老板都开“金口”了,念念赶紧入座吃早餐。

  这一餐菜色很精彩,两人安静用完餐,其实只是视觉程度上受到凌迟,但也能入口就是,会半生不熟拉肚子,真的。

  这么和平的一刻,他吃莱,还喝了两碗粥,有那一秒秒,她有种幸福的感动,煮饭给在乎的人——

  停,他是老板,她在想什么?

  “想什么?”李志贤没忽略念念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还是吃到什么可怕的鬼东西?一坨盐吗?”

  符念念很迅速武装起自己,扯开笑。“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想,女人果然拿起锅铲就会做菜。”

  “唉呀,尾巴都翘起来了?”

  念念下巴一抬。“事实证明的确是,好不好看是其次,能吃就好。”

  总经理大人放下筷子,食指骨节往念念头上一敲。“鸡妈妈都哭了还敢得意?”

  符念念瘪着嘴捂着头,闷着挨。

  早餐时间结束,在一阵兵荒马乱收拾杯盘狼藉后,两人对家事无能到十分沮丧,一起搬到义路的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至少要把李妈妈绑架过来才恰当啊。

  无论如何,总算出门了,他们都有深刻的体验,工作远比家事轻松,无不对家庭主妇们遥献莫大的敬意。

  虽说轻松也轻松不到哪去,元硕投顾正着手一桩购物中心的开发案,涉及的范围广,各部员工无不上紧发条,“忙碌”二字已成了所有人的代名词。

  一天下来,等符念念忙到告一段落,躲在茶水间喘口气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的事了。

  茶水间有贴心的同事,会摆上一盆花,这个空间总是飘散着花香和咖啡香,就算再忙,大还是会想办法抽空来这里偷个闲,呼吸一下放松的空气。

  望着玻璃柜里琳琅满目、种类众多的茶包以及饼干,还有冰箱里的饮料、糕点,符念念是从心底感到万分骄傲的。

  要知道不是每个企业都能配备如此完善的茶水间,贴心到依据每个人的喜好供应茶点,还有轮值人员负责采买更换,随时保持货源充足,这里有许多网路上最流行的小点心,也有最优质的咖啡豆和各式饮品,一旁还有舒服的沙发可供忙碌员工喘口气。

  秘书飞Lisa正准备煮咖啡。

  “特助要来一杯吗?”

  香水秘书虽然香水用量减少,但依然浓郁,总经理私底下还是用“香水秘书”来称呼人家压根儿不记得Lisa的名字,老板很任性。

  “好,谢谢Lisa.”

  符念念看着Lisa将一粒圆润饱满的咖啡豆放进机器里,这台咖啡机可厉害了,是某次李志贤到日本出差,不经意发现这等好物,二话不多说立刻下单空运回台,虽是全自动,但只要搭配好的豆子,煮出来的咖啡比手工煮还一流,喝过的人皆赞不绝口。

  机器运作后,茶水间渐渐弥漫浓郁咖啡香,她深深吸了口气,满足地闭上眼,享受宁静的片剩。

  “真香。”

  Lisa说:“特助,总经理有客人,是航政建设的林董,没约,突然来找总经理。”

  符念念刚由投资部开会回来,还不知道有客人到,这个林董,很惹她厌。

  “嗯。”她依然闭着眼,不想错过这香气,恼人的事等会儿再面对。

  “特助要进去吗?”

  Lisa会这么问是有原因的,某次元硕春酒,趁着总经理不在现场,林董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发酒疯,拉着特助的手,又搂又抱还倾诉爱意,不但把大家都气坏了,连总经理的保镖诚哥都出手赶人,虽然特助很巧妙地化解当时的尴尬,但大家都知道林董对特助的企图。

  特助下了封口令,总经理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否则怎会白白让特助被人吃豆腐?他们的好感情大家都知道的。

  “林董想入股购物中心的开发,我不能不进去。”

  才刚说完,一道性感的男低音就在门口响。

  “我方主持当然得进去,投资部说你回办公室了,就猜你会不会躲在茶水间摸鱼,哈,果然被我捉到。”

  声音的主人,一身铁灰色西装更显修挺拔、气势凌人,原本冷峻的表情在找到人后,嘴角立即勾了个痞痞的弧度。

  “我以为你待在投资部骂人骂到乐不思蜀,不想回来了!”

  念念帮忙准备咖啡林。“我又不爱乱骂人。”

  李志贤在夜店玩乐也许很百无禁忌,但只要站在工作岗位,绝对是既专注又严厉,唯遇到自己的贴身特助要亏个两句,这是念念独有的礼遇。

  “唷,不是吧,金融界可是盛传着元硕符特助最大的本事就是把对手杠到哑口无言,变木头人呢。”

  念念淡淡的眼神不急不缓。“总经理过奖了。”

  一旁的Lisa见这一来一往,原本想专心准备咖啡,但注意力总是会不小心被吸引过去总经理VS特助,是元硕人人都爱看的戏码,他们貌似不带暖昧的色彩,只是工作上的好移伴、私底下的好友,但外界总是会好奇,朝夕相处,还默契十足,真的不会发展成男女之间轰轰烈烈的爱情吗?

  “我天天夸奖你,你有没有觉得很开心?”

  符念念抬头,挂着笑,态度谦和恭敬。“当然,天天心存感激。”

  李志贤摸着下巴。“啧,念念言不由衷,好像戴着面具在演戏。”

  符念念笑得更甜美了。“总经理您言重了、言重了。”

  “真感激的话,就安排时间去上个烹饪课?要不然我的胃可能得自力救济,多备些强胃了。”

  说这么多,坏意批评她的厨艺才是唯一重点,呿,念念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是,我会。”

  李志贤挑眉,存心杠上念念敷衍的回应。“什么时侯要去上啊?我还要忍受多久盾牌啊?”

  她抬头,坦然回答。“报告总经理,我并非天生奇才,报名费缴了就会变高手,要不,过渡期我想其他方式,给您一颗完整无缺的月亮蛋?”

  这男人耍性子不就为了颗月亮蛋。

  “啧,美容院。”

  “不,是美而美早餐店。”

  大老板一脸嫌弃。“那算了,怪异的店家我没兴趣。”

  “哪有怪?连外国人都知道美而美。”符念念垂着头,实在忍不住低低念了两句,很难不怨好吗?连神都会被他气死。

  “唉呀!”

  李志贤夸张地往前一跳,把Lisa吓了一跳,但不管了,他好不容易逮到念念的把柄,不知多兴奋呢!

  “符特助,我听到你说我坏话!”

  符念念抬头,一脸坦荡荡。“我没有,总经理听错了。”

  “你明明有,要不然你刚刚低头在说什么?”

  “那是呼吸声。”

  “最好是呼吸声,你是青蛙吗?比蛙呜还大声,敢说我坏话就大方承认。”

  幼稚鬼。

  “我没有。”

  “你是打死都不会承认你说我坏话对吧?”

  死无对证,为何要承认?“没有的事,我没法承认。”

  “唉呀,念念的翅膀硬了?”

  “报告总经理,本来就不软。”

  这两人再斗下去天都黑了,咖啡也凉了,更何况客人还在等着……

  Lisa怯生生说:“总经理,咖啡准备好了,客人还等着呢。”

  啊,差点忘了有客人,两个幼稚鬼,只好你瞪我、我瞪你,暂且休兵,择日再战。

  “明天别给我吃什么鬼盾牌蛋!”

  她也不想再忍耐了,端起托盘,上头有三杯咖啡,头一甩。“我只有美而美,吃或不吃,经理自己看着办。”

  李志贤接过她的托盘。“唉呀,小心我的咖啡,厨艺不好的人,你三杯咖啡是端得了吗?”

  “我当然会端咖啡!”符念念瞪人干生气,出手帮忙又怎样,这和体贴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他是个只会惹人发飙的幼稚鬼!

  两个人像鼓起的刺猾瞪着彼此,巴不得现在就吵个痛快——当然只有念念在生闷气,人家总经理可是一脸春风得意呢。

  这个画面,Lisa是看得目瞪口呆,呃,两个在商场上冲锋陷阵的战士突然变成爱斗嘴的娃娃班,啊,这反差太大,难以消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