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定缘投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定缘投兄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厢母子在斗嘴,符念念刚好下楼,她有晨跑的习惯,见到总经理一身劲装还吓一跳——他是健身房派的,没兴趣早晨跑。

  “阿姨早,总经理早。”她道早。

  李妈妈一看到念念,心花朵朵开,立即推开笨儿子,把炉火关了,开心地走过。

  “念念早,要去跑步哦?阿姨补汤熬好了,等一下跑步回来就可以喝了喔。”

  念念握住李妈的手,“谢谢,还让阿姨早起熬汤,会累的。”

  李妈妈扬着笑,拍拍念念的手,一脸慈爱。

  “不累不累,一点都不累,你们今天就要搬到市区了,我要捉紧时间帮你补一补,谁知道你家总经理什么时侯才甘愿把你放回主屋。”

  符念念没想到只是搬离主屋,居然就让长辈这么依依不舍,这是真真切切的喜爱啊,她喉间梗着一股涩意。

  “阿姨,周末放假我都会回来的,就算总经理不回来,我也会自个儿回来……”

  “好好好,等你周末休息,阿姨再准备一桌你最喜欢吃的,给你打打牙祭喔。”

  “好,谢谢阿姨。”

  被晾在一旁的李志贤听出念念梗在喉间的哭意,他是温柔体贴的好男人,当然不舍妹妹伤心,立即转移话题。

  “那我呢?念念喜欢吃的,我又不一定喜欢吃,妈要帮念念打牙祭,那我呢?”

  李妈妈下巴一抬、气一哼,“我管你回不回来!”

  “唉呀,真当我是根草?!”

  李妈妈不想理笨儿子,赶着念念去晨跑,“念念先去跑步哦,汤还要再闷一下才入味呢。”

  真心疼爱一个人,老妈连说话也跟着可爱温柔了。

  说是他帮助了念念,念念何尝不也为老妈带来珍贵的陪伴呢?否则老妈天天面对他和老爸两个臭男人,没人陪她聊女人心事,没人一起逛街瞎拼,没人一起烧莱种花,可真闷坏了。

  李志贤勾着笑,看着念念晨跑去。

  他正要跟着出门,又被老妈给拦了下来。

  李妈妈一脸严肃。“笨儿子,别说我没有预先通知你,你爸朋友的妹妹的儿子上回到我们吃饭时看上念念了,前两天竟大费周章透过你爸的朋友来探消息,想知道你和念念之间的关系,你觉得你还能把你紧紧守护的“干妹妹”摆在身边多久?自用还是外销,你自己看着办!”

  原来这才是老妈一早就咄咄逼人的主因。

  对老妈而言,来抢念念的都是她的敌人,这些年不乏亲戚朋友因为喜欢念念的乖巧而来提亲事,老妈就像老母鸡一样紧紧守护着她的宝贝,胆敢擅闯雷池者,杀无赦!

  唉,老妈想太多了,若真有对象,念念是李家的女儿,当然得风风光光嫁出门……

  呼,他皱眉,不理会心头的异样。

  离开主屋后,李志贤腿长,就算不常路跑,但固定在健身房运动,依然轻易追上天天跑步符念念

  此时天刚亮,沿路三三两两早起爬山的民众,樱花的季节刚过,阳明山倒也不寂寞,姹紫嫣红的杜鹃花沿着大道两旁一路缤纷绽放,妆点得春意盎然。

  “喂,你记得我爸的朋友的妹妹的儿子,上回来我们家吃饭的那一个吗?”不仅追上速度,更是脸不红气不喘。

  只是才追上,兴师问罪的责问立即冲出口,方才风风光光的“嫁妹说”全数抛到脑后,怀疑什么?妹妹是自己的,当兄长有过滤的责任!

  “岳文青。”

  “唉呀,你连人家的名字都记在心里?”李志贤不想承认白己的语气颇具酸意……符念念搞什么鬼?才吃过一次饭就难以忘怀?!

  “文青文青文青,名字不难记。”

  她一句“文青”,他的心就不爽地揪了下,三次文青就揪三下,搞什么?

  “是是是,符特助天生记忆力强,我要不要给你拍拍手?”

  “总经理夸奖了。”

  “然后呢?”

  “不懂。”

  “不懂啥?叫得这么亲密,连名字也都记得了,总不会对人家没有感觉吧?!”

  “要有什么感觉?”

  “你喜欢人家吗?”

  “我为什么要喜欢人家?”

  虽然念念答话的方式很久扁,却意外让他很舒坦。

  任谁都不希望自家妹妹,有了情人忘家人对吧?家人才是永远的存在,情人随时可以更动,没什么了不起。

  念念能把家人摆在第一位,他很舒坦。

  “所以是不喜欢喽?”

  “我需要去喜欢吗?”

  很好!看来岳家是热脸贴冷屁股了。

  “非常好,话题到此,我知道了,我会亲自帮你回绝人家的好意,别把心思放在你这里。”

  聪明的符念念马上就听明白了,难怪昨晚阿姨也突然提到岳文青,想知道她的想法。

  “是不是岳董事长——”

  不等念念说完,李志贤马上接口:“是啊,岳老董事来找爸探问我们的关系,想来提亲的。”

  语气中还有些掩盖不住的烦躁。

  “哦。”

  “是机会没错,但我妈舍不得你,你不会怪她老人家吧?让你失去这个好机会,岳家在商有不错的成绩,但比不上咱们李家。”

  “我没这种想法。”

  “我妈很疼你。”

  “嗯,我知道。”

  女人浮上脑海的是,长辈天未亮起床帮她熬汤的背影……

  男人心里则喜孜孜地想着,要尽快拒绝岳家……

  两个人安静跑了一会儿,符念念停下了脚步。

  “总经理……”

  “嗯?”

  李志贤也停下来,他高大的身躯像山一样,男人阳刚的气息笼罩着她,她仰头望着,许多事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迅速播放。

  六年前认识总经理的那晚,其实她是和里长儿子有个晚餐约会,许家还刻意选在饭店里的中式餐厅,有包厢,有酒有莱,还在饭店订了间房,弄得很暖昧,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说白一点,那晚他们策动提前洞房夜,要让生米煮成熟饭,就算她想逃婚也逃不了,这些要让叔叔婶婶都知道却也没阻止……没想到她一夜情堕落计划,竟因此让她逃过一劫。

  但哪是这么简单就可以打发的,她放了里长儿子鸽子,还一夜未归,这对两家而言可是天大的坏事,在逼问她昨晚去向的同时,甚至商讨要不要直接去户政事务所登记结婚,婚礼后续再补办也不迟。

  一切宛如最荒诞的闹剧,她却如此渺小,没有人可以帮她,没有任何力量足以对抗许家,这关健时刻,她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依着李志贤给的名片打了一通求助电话——那天早上他送她回家时,他给了她一张名片。

  “有搞不定的事,就来找我。”

  于是李志贤像天神一般再度降临,他带着元硕强捍的律师团强行介入这出比八点档还要狗血的庭闹剧。

  他拯救了她,带走她不说,同时把她父母留给她的财产和权家彻底划分清楚,至于嚣张跋扈的许姓里长呢,在见着李志贤雷厉风行的动作,和李家黑白两道通吃的强大势力后,也只能像小老鼠一样,吱吱叫钻回洞里,一句话也不敢再开口。

  “他是谁?!”婶婶气急败坏吼着,她的夺产计划只差这么一步。

  “他是神的礼物。”符念念的泪水滑下苍白的脸庞,但漂亮的眼眸中充满着坚定,她清楚,过了今天,她将不再流泪。

  她仰头望着眼前的男人,他总是邪魁勾着笑,像个游戏人间的过客,她却很清楚,他的心多么柔软。

  “总经理。”

  “干么?”

  她不会忘记当年的惑动,不会忘记是他给了她新的人生,扭转了一切。

  “谢谢总经理六年前……让我感觉到家的温暖。”

  李志贤失笑,揉乱念念的刘海,“这么八股?”

  “我是说真的。”

  李志贤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将念念小脸上的感激统统压进自己的胸口里。

  “那就好好伺候我,搬去市区后,好吃的好用的,都给总经理我来一份!听懂没?”

  符念念点头,脸颊贴在他的心口上,他们的距离很近,但她还是保持着最尊重、不逾矩的态度。

  总经理的心跳一如这些年来一样,满溢着安定的力量,仿佛只要在他怀里,就可以逃避所有伤害。

  这是肯定句,他强大的力量,是坚定无可摧毁的。

  她闭上眼,再度对她堕入地狱前的救赎者,献上崇敬的感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