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定缘投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定缘投兄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双眼灼灼望着她,慢慢低下头,灼烫的吻落在她光洁的大腿上。

  她紧闭着双眼,仰起头,呼吸变得沉重,娇小的身躯因为害怕而颤抖着,陌生的情潮为她白皙的肌肤染上一朵朵艳红的挑花,衣衫不整的她在他身下绽放所有的美丽。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好吧,以上,全都是在作梦。

  对。

  不是做爱,是作梦。

  有人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

  也有人说:“梦是意念的投影。”

  无论如何,他真的只是在作梦。

  哦,对,三分钟前,李志贤刚被自己的梦给吓醒。

  他光着身子——这男人有裸睡的习惯,坐在黑色的丝绸大床上发呆,看着自己身下鼓胀的“兄弟”,突然有种莫名妙的哀伤。

  都多大岁数的人了,居然还作起春梦来?

  对象还是他视作妹妹的念念?这真是匪夷所思的鸟事。

  除了六年前的那一夜,念念一直以家人的身分存在着,即便是那一夜,也不及方才梦里的万分之一,没有衣衫不整,更没有趁火打劫,他们甚至还来不及擦枪走火,何来翻云覆雨?或许起头是有这个意,女生一直抱着他,上下其手还乱乱摸,虽然手法糟糕透了,却有种青涩的吸引力,是男人都很难拒绝。

  偏偏他才刚吻了她的脸颊,就看见她眼中万念俱灰的悲伤,是不是酒喝太少?

  他做了件此生最童子军的事,可以拿十个好宝宝勋章,他放开怀里年轻稚嫩的念念,漠视自家“兄弟”鼓噪的叫嚣,让出他舒适顶级的大床,不发一语离开主卧房,让她安心且放心地一觉到天亮。

  这一段是他和念念初织的开端,当然也是秘密中的秘密。

  这六年当然还有很多故事,念念怎么到他身边的?他和念念怎良会变成焦孟不离的关系?这都不重要,反正,念念在就是他的妹妹,人只需看眼前,过去的事不用多想。

  当然,他是成熟且拥有丰富情史的男人,他清楚自己的状况,对于莫名妙的春梦会直接归为欲求不满,不用费神担心干妹妹为何变成性幻想的对象,而是该检讨自己的交友状况。

  身为一家大型投顾公司的总经理必定日理万机,哪来心思和闲工夫交新女友,才会落得这番无奈的田地。

  昨天小沐沐问,念念是他的情人还是女儿?

  龌龊的男人才会有这种龌龊的思想,难道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难道男女之没有单纯的“我只想帮你”?难道男女之间不存在他和念念这种近似亲人相知相惜的真感?

  小沐沐结婚了,被他老婆乱七八糟的浪漫思想彻底洗脑,以为男女朝夕相处就会产生爱情,所以才会无聊到质疑他和念念的关系,他会作这春梦,小沐沐必须负责。

  念念是这么纯真的女孩,她认真对待生命,他出手相助,只是想保留她的真,不要任何脏事干扰到她,即便她现在是商场上厉害的符特助,在他心底,这个小自己十岁的丫头依旧是当年那个干净执着的念念。

  她是宁静的湖泊,他是翻腾的大海,不同世界的人种,无法结合。

  假设他真爱上念念一—

  不。

  他苦笑,宁愿念念永远都是宁静安谧的湖泊,别跟着他入海踏浪,沾上难以入喉的苦咸味。

  他是铜臭的世俗人,人称东区李少,他爱女人,他爱金钱和权力,他游戏人间,他玩弄人性,有数不完的劣根性,但念念并不是。

  所以念念只能是妹妹。

  他会永远爱惜保护这个认真对待生命的妹妹。

  幸好是梦。

  不会有人知道。

  不会有人拆穿他深藏的“纠结”。

  不想了。

  李志贤看着灰蓝色的天空,刚过五点半,天际未白。

  或许他应该转移注意力才对,否则闭上眼,只会看见念念光着身子对他招手娇笑。

  他拿起放在矮柜上的手机,薄唇勾起一道坏意的弧度,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谁是始作俑者他李志贤就找谁!于是按了速拨键。

  “亲爱的早安!”

  “滚。”

  小沐沐是接电话了,但语气很不友善,完全没有清醒时的优雅。

  “我想交女朋友。”

  “去。”

  “没人。”

  “找念念!”

  “念念是妹妹呢!小沐沐是嫉妒我对念念好吗?”

  “最好念念是你妹妹。”

  “本来就是,你起床刷牙,我开车去接你,我们去晨跑,与太阳公公一起喜迎接新的一天!”

  “你别把主意打在我身上。”

  “不用打,很多人都认为我们关系匪浅。”

  秦沐乐叹了口气,不能惊醒怀中的老婆,只能压低音量。

  “志贤兄,我哪惹你不高兴了?”狡猾的李志贤回敬敌人的手段一向很阴险。

  “呿。”惹事的人永远都不知道自己闯了祸。

  “气到睡不着?”

  “被吓醒。”

  “你?”

  “是啊,很惊讶吧,看你怎么赔我。”

  “找念念聊天去,我要抱老婆睡觉。”

  “念念是妹妹,是用来疼的,我跟你关系不同,吵你刚刚好。”

  这下李志贤一肚子的火也蔓延到秦沐乐身上了,他不再压低声量,反正把老婆吵醒,自然其他“活动”可以趁早开工。

  “好!志贤兄,冲着你这句话,我决定亲自挑选妹夫送上门,你等着包个大红包谢我这个媒人吧!”

  说完,结束通话。

  李志贤瞪着手机。

  “唉呀,是疯了吗?是我要找女朋友,关我家念念什么事?”

  没人可供娱乐,李志贤只好起床,痛快地冲了冷水澡提振精神,也灭灭体内乱乱窜的火苗。

  时间不到六点,他一身轻便运动服走出卧房,以为家里其他人都还在睡觉,没想到妈妈一早就厨房忙碌。

  “忙什么?”

  李妈妈抬眼,低头,很冷漠。“熬汤。”

  “我身材这么棒,把小女生迷得团团转,不用再补了,老妈睡晚一点比较实在。”

  平时李志贤随便唬个两句总可以逗得李妈妈呵呵笑,但今天不一样了,老妈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又不是为你熬。”

  李志贤皱眉。“老妈,你只有我这个宝贝儿子吧?”

  “是吗?你不是帮我找了个干女儿回来?”

  李志贤挑眉。“帮念念熬的?那干么一脸不爽快?”

  李妈妈转身瞪儿子。“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个比石头还要硬的笨儿子!”

  愈想愈不甘心,迳直走了过去,伸出铁沙掌,用力往儿子背上一拍,简直快气炸了。

  李志贤是孝子,老妈难得出拳打人,他如大树般屹立不摇挺着挨K,虽然被打得莫名其妙,只能当是陪老妈运动练沙包。

  “你以为我喜欢多一个“干女儿”吗?!我喜欢念念没错,但是我更希望念念是我媳妇!你这个笨儿子什么时候才会开窍?!”

  李志贤无奈瞪天花板,同样的问题一再提起,就像阿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但长辈的心态很好理解,念念的确是很好的女孩。

  “老妈,我们讨论过了,六年了,至少上万次了。”

  李妈妈又补了两掌。“气死人,就是讨论过我才生气,你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吗?我在帮别照顾媳妇,我很窝囊!”

  李家是豪门,主屋有佣人、有园了也有司机,但没有厨子,照顾家人的饮食,李妈妈一向不假手他人,她大步踱回炉火边,看顾着一锅丰盛滋养的补汤,嘴上还继续碎念。

  “你明明知道我喜欢念念,你还要把她带走?留在主屋不是很好吗!带走会出事也就罢了,偏偏你只是不想回主屋,又想有人照顾你的起居才把念念带走,你说,我能不帮补着些吗?要不然我瘦弱的“干女儿”怎么承受得起李总经理的折磨?!”

  李妈妈卯足劲字字挖苦,她是真心喜欢念念,当年儿子把这么乖巧的女孩带回家时,全家差点没放烟火庆祝。

  儿子浪子回头,肯抛下那些莺莺燕燕,找个正经女孩交往,怎不叫父母亲高兴?

  没想到,没想到,念念并不是媳妇,是儿子想帮忙的朋友,这些年贴身相处火花没半点,他更当念念是妹妹,妹你个头,全天下这么多女孩,笨儿子偏偏收了这么好的女孩当妹妹,这是多天大的闷气啊!

  李志贤悠闲晃到母亲身旁,伸出手臂,揽着母亲娇小的肩膀,他身高近一米九,老妈在他怀里像个哈比人。

  “我知道你疼念念。”

  “你才不知道!”李妈妈往帅儿子手臂上一拍,很不甘心。

  “多一个女儿有什么不好?你和老爸不是一直把没有女儿当成一种遗憾吗?”

  “你不懂,我要的是媳妇……”李妈妈说得可怜兮兮的。

  “那我给你找个媳妇,反正我也很久没女朋友了。”

  李妈妈没被取悦,她抬头瞪人,这下连嘴角都塔下来。“算了,随便你,我不指望你了,好的对象你偏当妹妹看待,一龄是,念念也是,儿子啊,你的眼光真的大大有问题!”

  其实一龄和念念真的不一样,儿子和一龄是真的像兄妹,没有任何“可以期待暖昧”的气流,但念念就不一样了,两人站在一起,那种气场、那种氛围,足以印证什么叫做“姻缘天注定”!怎么看都觉得他们很合适,所以当妈的才会有这种“恨铁不成钢”的感慨啊!

  李志贤大笑。“哈,我的眼光哪有这么差。”

  “就是有这么差!”

  “条件开过来,我努力选老妈喜欢的。”

  “那你去交女朋友,把念念留在主屋陪我。”

  “没人照顾你的宝贝儿子。”

  “你有女朋友可以使唤。”

  “我真怀疑我是垃圾桶旁边捡回来的。”

  李妈妈用力打人。“坏孩子!最好你是垃圾桶生的,贴心温柔的念念是我生的!”

  “唉呀,我太嫉妒了,所以我要欺负念念报仇。”

  “你敢!如果念念瘦个半公斤、少根毛,你皮就给我绷紧点!”

  “唉呀,亲生的当草,外来的当珍宝?”

  “是又怎样?至少念念贴心,不像你一样,吊儿郎当,天天只会气我!”

  “我太伤心了,妈都没见到我的好。”

  “那就把念念留下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