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1章(2)

作者:伍薇
  “我是特助不是秘书。”就算一门之隔,有个秘书在外头待命,时常进来报告事情,办公室也显得热闹。

  “这有什么差别?”

  “我不会煮咖啡。”

  “我的念念不用煮咖啡,大材小用,我可舍不得。”

  “我没办法留守在办公室,随时standby.”

  “你跟着我,办公室不用留守。”

  她轻咬唇瓣。“好歹秘书室人才济济,不能这么埋没。”

  “念念一心想把我推给秘书室,真惹我伤心。”

  符念念抬头,他们的座位是面对面的,一抬头就能看见他贼兮兮地瞅着她笑,吼,当初她怎么会答应李志贤这个鬼要求?!哪家公司的办公桌会这样面对面坐着,影响工作效率啦!

  “总经理如果把秘书室派来的人员都赶回去,会让江秘书误以为是她管理上出了问题,挑选的人才都没获得总经理任用。”

  “你拿江秘书来压我实在很不该,别忘了江秘书可是李妈妈的手帕交,她咬个耳朵,我就准备让李妈妈念到耳朵长茧。”男人笑眼直勾着,和语气中刻意的埋怨,完全不搭轧。

  符念念忍住笑,要说这世上谁最让天不怕地不怕的李总经理有顾忌,李妈妈绝对是一枚狠角色,人家李总经理可是出名的孝子,最忌讳让父母亲不开心。

  “所以把人调回秘书室的事就请总经理不要再提,江秘书半个月后就回来服侍您了。”

  李志贤望着眼前忙碌的丫头。“听来你的推诿辞倒是无可挑剔哦?”

  “这是真心话,总经理。”

  李志贤勾着笑,丫头不喜欢只和他大眼瞪小眼,喜欢办公室有人气一些,他懂。“明天让她别再喷香水进我办公室。”

  “是,总经理。”

  李志贤由西装外套口袋掏出一件物品。“接着。”

  符念念抬头。“啊?”

  一把银色的钥匙以完美的弧度直直掉落在她的办公桌上。

  她一怔。

  “要搬要拿的东西你请诚哥帮忙。”

  匆忙回过神。“好。”

  “明天搬过来。”

  “是。”

  符念念低头瞪着钥匙,思绪恍惚了下,然后眨眨眼继续手边的工作。

  六年前那一夜之后,发生许多的故事,动情的或难堪的都全放在心底不愿再想起,总之后来,李志贤成了她的长腿叔叔,将她带离婶婶的控制来到李家主屋,并且将她带进元硕,她努力成长,直到足以成为总经理身旁最受看重的助手。

  搬到总经理台北的住所也是早说好的事,一个男人忙着工作总要有人顾着,管家他不要,虽然有钟点阿姨帮忙,但毕竟来来去去,能使唤的也只有她这个小跟班了,更何况土地开发案准备开打,棘手又费时。无须以性别思考,一切以辅助总经理,照顾他方便为第一优先考量。

  “我昨天当了一天油漆工,把你要住的房间重新粉刷过,新的床和书桌柜子也就定位了,晚睡又没设闹钟,也没听到小玉打来的电话,才会晚进公司,你认为我是去玩耍找新的红粉知己?”李志贤挑眉质问。

  这就是李总经理今儿个晚进公司的原因,没有红粉知己,单纯只是粉刷房子。

  就算符念念真的以为周末夜=老板的狂欢夜,现在说什么也不能承认。“呃,总经理我没这个意思……”

  “最好是!”李志贤的不悦快由牙缝中给挤出来了。“整理房间就甭说了,我这么忙碌提升公司绩效,你们这伙人不来抱大腿感谢,还误认我是去周末狂欢夜?”

  “总经理,别生气,我们知道您辛苦,没那个意思……”

  “是吗?”

  “是、是、是……”

  “我等你来抱大腿!”

  “是是是,总经理最棒……”

  符念念像在敷衍小孩,收好钥匙低头工作。

  李志贤又气又好笑地盯着小鸵鸟好一阵子,这才放过她。

  办公室恢复宁静,流动的气氛和过去每天一样,空气中弥漫着男人阳刚的气息交杂着她女性的馨香,营造出某种让人安心的氛围。

  偶尔他们讨论手头上的收购案。

  偶尔他接电话或她接电话。

  偶尔她走向前,近距离解释她的分析报表。

  偶尔他走到她的办公桌旁,大手搭着她的椅背,弯腰检视她液晶萤幕上的资料内容。

  她咬笔头,他说句:“难看。”然后打她的头。

  他薄唇一抿,她随即送上一杯温热的茶。

  之间其他部门主管来来去去讨论公事。

  之间秘书将香浓的咖啡送进来之外,还进办公室三次报告事情,是够专业,可惜身上浓郁的香水味让总经理当场摆臭脸。

  中午时间秘书将餐点送进办公室,简单三菜一汤。

  这样的过程一如过去每天的分分秒秒,工作、讨论、开会、分享意见,忙归忙,老板大人揶揄抬杠也不会少,他笑,她跟着笑,他皱眉,她吓出一身冷汗,她是他得力的助手,也是最信任的战友。

  “总经理晚上回主屋吗?”因为是中午休息时间,符特助提问私事。

  “会。”

  沉默一分钟。

  “总经理有认识新的红粉知己吗?”这个问题倒是因公而问。

  “唉呀,管到老板的私生活了?”

  饭后一杯浓茶,总经理心情显得不错,符念念忆起小玉早上所说的话,嗯,这不只是老板的私生活,在追踪行程上的确是个问题……

  “小玉找不到你,问了简小姐、倪小姐、张小姐,她们也全都没总经理的消息,而且像是好一阵子了,所以我只能大胆推断,总经理有新的目标?”

  李志贤瞪大眼。“新目标?!”

  “是。”

  李志贤没笑容,没吊儿郎当,双手交握压抑着,像是防止自己出手掐人,开口的冰冷语调让人不寒而栗……

  丫头永远不知道,如果他能够重拾过去夜店王子的封号,周行一恋尽情徜徉在每个温柔乡里,说不定内心也就不会这么纠结,是啊,绝对不会这么纠结。

  “你真的够大胆。”男人语气有难掩的落寞。

  身为贴身特助,当然察觉到老板小小小的异样。

  莫非……追求不顺利?老板情场无往不利,被女人们宠坏了,难得失利,所以才这么激动又寂寞?

  她叹口气。“总经理,天涯何处无芳草。”她贴心安慰,身为特助,这种时候不安慰几句显得不懂人情世故。

  “你说什么?!”

  “总经理,天涯何处无芳草,您别生气。”

  李志贤霍然起身,冷冷看着充当起心灵导师的丫头。

  想发火,却是把发不起的无名火!

  “哼,你倒是说说看,我还能被谁气到?”

  最后只能留下一句充满火气的怨怼,瞪了好几眼,然后像风一般离开办公室,“一一会”开会去!

  符念念皱头,完全不明白老板在生什么气?

  看来,等会儿还是鼻子摸摸去工地走走算了,否则等“一一会”结束,总经理只会闷上加闷更难搞定。

  她包袱款款,在没派车的状况下,搭捷运前往芦洲工地。

  下午五点“一一会”结束,李志贤回到办公室,一旁跟着秦沐乐,他同时也是“一一会”的一员。

  李志贤帅气的笑容在见到空荡荡的办公室时整个消失不见,垮着脸,说有多可怕就有多可怕。

  “念念呢?”秦沐乐好奇问,按照往例,她老板开会时,念念不会离开。

  李志贤冷哼,眉眼一黯,拿起手机按了速拨键,两声接听。“在哪儿?”

  “工地。”

  “翅膀硬了,不用先报备吗?”念念不爱“一一会”,向来不参加,但也会乖乖在办公室等他回来。

  “就……临时有急事……”符念念虚虚地回答。

  “什么急事?”

  “就……其实也不算急,想说来看看……”

  李志贤揉着眉头,火气很大。“怕被我欺负,落跑就说一声!你怎么过去芦洲的?”

  “搭捷运。”

  “公司没车可派吗?”

  “不用了,搭捷运很方便。”

  “你啊,也不想想我和老头们开完会需要有个漂亮小妞跟我斗嘴消消气,胆敢跑得不见人影?”

  “我马上通知Lisa让她进去给您消气。”Lisa就是香水秘书。

  “你敢?”他冷冷威胁。

  “不敢。”她叹气,必须承认自己很爱逞口舌之快。

  “工地的事什么时候结束?”

  “快了。”

  “你,给我到工地旁的星巴克坐着等,不可以喝冷饮,尤其是星冰乐!只能喝热的,我马上过去接你,我们回主屋!”

  “是。”

  李志贤怒气冲冲结束通话,一回头就看见秦沐乐很暧昧地瞅看着他。

  真实的情绪志贤哥哥可不轻易示人的,刚是被他家念念气到,才会不小心失控一下下。他挂上笑,娘气十足地环住秦沐乐的肩膀,压低声音说:“小沐沐这样瞅着我,人家会害羞~~”

  秦沐乐嗤笑好友的伪装,肩膀上男性精壮的手臂他更不用刻意回避或闪躲。“喂,你把你家念念当成女儿还是……女友?”

  他抬眼瞪人,不管是身形或气势,两人势均力敌。“你问题太复杂。”

  “女儿?”

  “我的精子还没那么强悍,足以生出只差十岁的女儿。”

  “那是──”

  “妹妹。”

  “妹妹?”秦沐乐失笑。“那你强势控管妹妹的方式有些暧昧。”

  “龌龊。”

  “真把念念当妹妹?”

  “我们全家当她姓李,是我李志贤的妹妹。”

  “最好是。”

  “就是。”

  “你真没动情?念念是很好的女孩,一龄说你瞎了狗眼才没去追求念念。”

  “我是人眼不是狗眼,你教你老婆注意一点。”

  “真没动情?”

  “……”

  他不回答,拿了外套和车钥匙、公事包准备出门逮人。

  “你走不走?”李志贤问。

  “真没动情?”

  “……”

  “亲爱的,连我你都瞒着?”一向认真严谨又优雅的秦沐乐这两年下来,也被李志贤给带坏了,暧昧的话说得既轻松又自然。

  李志贤嘟起小嘴。“我怎会瞒你呢?亲爱的。”

  “所以是──”

  “只是妹妹。”

  他收回嬉闹,撇头不愿再多说。

  就在那仅仅一秒,秦沐乐在“亲爱的”深邃的黑眸中发现诡异的幽光。

  真只是妹妹?

  呵。

  “那就好好对待念念妹妹喽,我也当她是我秦某人的真妹妹呢!”

  “唷,爱屋及乌?不错。”

  两名高大、其魅力让女性无法把持的男人,勾肩搭臂离开元硕总经理办公室。

  一旁standby的Lisa,看到如此暧昧的攻受气氛,整个泪奔!

  苍天啊,为什么?!

  为什么条件这么优秀的男人居然都是同志关系?!他们互叫对方“亲爱的”?!

  原来商场上的谣言是真的!相爱的是他们,总经理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新创开发”秦执行长的妻子一龄小姐只是枚可怜的烟幕弹?!

  大地啊,为什么?!

  求您回答,他们总经理、元硕上下姊妹们爱慕的总经理──

  究竟是攻还是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