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定缘投兄 第1章(1)

作者:伍薇
  “我再说一次,已经协定好的合约,别再跟我讨价还价,所有的流程和操作都按照合约进行,既然你有这么多怨气,那么你只要明确告诉我,这张合约是要继续往下走,还是直接解约?拆迁补助款一户就是这么多,多一毛我都不会给!”

  “元硕投顾”总部座落在一○一摩天大楼内,冰冷俐落的女性嗓音回荡在时尚感十足的一楼大厅,来往人群中,元硕投顾的员工早就见怪不怪了,倒是让访客或其他公司的人员倍感震惊──

  啊,怎么会这样呢?如此精致纤细、拥有令人赞叹的艳丽容颜,天生像是被男人娇宠着、呵护在手掌心中的美丽女人,却能像工地大叔一样单手插腰,中气十足对着手机痛斥怒骂?只差没有叼根烟!

  “我就代表元硕,你只能跟我谈,干其他人屁事?!你要时间从长计议是吧?好,我就给你到明天,明天中午前,我没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我随时可以终止那份他妈的合约!”

  符念念痛快吼完,毅然结束通话,一字“屁”一句“他妈的”同时也吓跑在场男性对女神的倾慕之意,有的观众没见识过如此呛辣的小辣椒,还愣在原地目瞪口呆无法反应过来……

  她纤细的手指紧握着轻薄的手机,气势凌厉、神情肃穆地往电梯移动,黑色简单的套装遮掩不住火辣完美的曲线,披肩长发随着身体的摆动摇曳出乌亮的波光,修长匀称的美腿蹬着高跟鞋清脆作响,才刚跨进门禁管制区,楼上的助理秘书小玉由司机那儿得知符特助进公司的消息,立即像失火般冲下楼求援。

  “念念姐,不好了,我找了一个早上都找不到总经理,他不在俱乐部,也没回主屋,连最喜欢的豆浆店都没有过去,怎么办啊……”可爱的助理小秘书都快哭了,事情好糟糕,下午一点总经理有个很重要的餐会,如果在这之前她还来不及找到总经理大人,她就等着脖子洗白白,让念念姐痛宰!

  符念念秀眉一拧倒也处变不惊。“Connie?”

  身为总经理贴身特助,总经理的花名册符念念当然是信手拈来,由第三红牌开始唱名起。

  “总经理不在简小姐家。”

  “Alice?”

  “倪小姐家也找不到。”

  “Rita?”

  “张小姐说总经理很久很久很久没联络她了,还试探我原因,不只是张小姐,简小姐和倪小姐也这么说……”助理小秘书颤巍巍地赶紧补充说明:“还有,念念姐,天下仓储那边我也问过齐小姐,总经理这几天都没有过去……”

  齐一龄是总经理的青梅竹马,就像家人般,总经理常去天下仓储搭伙吃饭,如果这些地方都没有找到人,难怪小玉会急到惊慌失措。

  符念念突然停下脚步,身后紧跟着的小玉差点煞车不及撞了上去,令小玉吓出一身冷汗。

  话说回来,她倒是忙到没去留意这个诡异的现象……总经理大人是不是变得太居家了?还是交女朋友没告知?第二个可能性较大。“总经理最近有新的对象吗?”符念念犀利的目光一扫。

  哦!这一扫让助理小秘书像被利箭射中心脏般差点断气,她忙着换气,支支吾吾回答。“呃……特、特助,我、我、我不知道……”

  符念念冷冰冰地眯起双眼。

  元硕投顾的当家主事者李志贤犀利明快的作风的确有让人“敬佩”的地方,更是外界公认万中选一、百年难得一见的操盘高手,所以家族事业才能在他手上发扬光大,在投顾业形成一股无人可漠视或挑衅的势力。

  但,男人啊男人,在男女关系上总是有让女人不甚明白的劣根性,他们就像未爆弹,雄性的欲火随时可以引爆。而女人呢,明明知道这样的男人给不了忠诚的爱情,却当他是罂粟花,前仆后继投入他的怀抱,李志贤玩世不恭,他就是女人戒不掉的毒药。

  “周末刚结束。”通常周末夜是总经理的狩猎夜,花名册因此而生。

  小玉哭丧着脸。“我知道。”

  “盯紧总经理行踪是你的工作。”

  “是,我知道。”总经理又不是小狗小猫,哪是说盯就能盯的呀……小玉心里不免哀怨。

  “这是你的工作,你却不知道总经理这个周末沉浸在哪个温柔乡?美好又充满希望的星期一因此赶不及来上班?唉,你打算让我们英明的总经理背上“昏君”的名号?”

  “我不敢……念念姐,总经理不要人家问太多,不是已排定的行程总经理根本什么也不会告诉我……”

  “所以我干脆把GPS植入总经理的身体,好方便你找人喽?如果科技能这么先进,大家是不是都会比较开心?不用在火烧屁股时还找不到人?!”

  “念念姐,你别生气……”

  除了认错,小玉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念念姐虽然对公司以外的人都很严厉、公事公办,但对元硕自家人都很照顾、很护短的,完全没有总经理跟前红人的不可一世,但,只要是关系到总经理的事,大事小事都会让念念姐瞬间炸毛,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符念念揉着抽痛的太阳穴。“小玉,你说我能不生气吗?你知道什么叫“一一会”吧?那些大企业没事干的大老板们约定在每个月第一个星期一聚在一起聊商场是非,比女人的月经还要准时,咱们总经理很荣幸能够加入,他还年轻,初生之犊,那些老头子等着他闹笑话,你舍得让他背上“迟到”的小小罪名,让那些老头子借题发挥批判他吗?”

  小玉淌着泪。“呜,我不想要总经理因为迟到被人家说话,但我真的找不到总经理……”

  符念念叹气,无奈地拿出手机。“唉,我真的太累太累了,这么多好烦好烦的事,我这样柔弱的女人家怎么承受得了?”

  弱?可怕的念念姐根本和“弱”扯不上半点边,况且还有总经理这个大靠山罩着,这好比开外挂的BOSS说自己很弱,让人不禁打冷颤……

  这就是念念姐,在台北金融界人人都知晓“元硕投顾”的符特助又美又娇,但她绝对不是摆着好看的花瓶,她虽然年轻,商场历练不过六个年头,但学习能力强,聪明反应快,逻辑和组织能力更是无人可及,自然成就一番气候。她是元硕总经理的得力助手,也因此成了投顾界人人敬之三分、畏之三分的利害人物,如果因为念念姐的美丽而轻敌,那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小玉只是秘书室里的小小角色,也能感受到念念姐强大的力量,念念姐是元硕投顾所有姊妹们的偶像!

  “总经理只听念念姐的话。”小玉讨好着。

  符念念哀怨摇头,按了手机快速键,第二声,对方接起,前几秒指责助理的尖酸刻薄样,遇到自家总经理依旧不改犀利的语调。“总经理,您在哪儿?”语气中的冰冷可以把北极熊冻得哇哇叫。

  “想我?”

  嗓音很近,彷佛就在身边。

  符念念牙根一咬,暗咒了句,转身,一秒变甜蜜。“总经理。”

  “元硕投顾”的当家主事者李志贤由前方而来,一如六年前的第一眼,他身形高大挺拔,一身黑衣勾勒出健硕精壮的身材,黝黑的眸如大海般深不可测,鼻梁挺直,薄唇抿出一道不羁的弧度,显得吊儿郎当,摆明就是不务正业的公子哥儿──

  那,就大错特错了,谈判桌上的李志贤是让人畏惧的,就算不发一言,还是可以让敌人深刻感受到沉默中的威严和冷酷,否则怎可能在如战场的商场上创造属于他自己的奇迹?

  “念念,这么早?”

  “总经理,不早了。”

  李总经理笑了,劲臂一伸,搂着特助纤秀的肩带入怀中,那动作像吃饭拿筷子一样自然,此等亲昵,一旁的小玉和司机兼保镳的诚哥全习以为常。

  “我怎么听到我家念念语气有责怪的意思?”

  淡淡的刮胡水味,鼻尖全是属于他的男人气息,符念念在他怀里深深呼吸,一口一口,缓缓慢慢。

  “不敢。”

  李总经理朗声大笑,抬起另一手,揉揉她额前的刘海。“这世界还有念念不敢的事?连张明都急着找我抱怨,我是不是给你太大的权限了?”

  两人走进电梯,小玉和诚哥低着头紧跟在后。

  不动产开发是元硕投顾近期的目标,总经理口中的张明是个老奸巨猾的投资掮客,却也是总经理长期合作的伙伴,张明虽爱财,但拿钱会办事。

  “总经理可以收回。”

  李志贤低头,念念垂着眼帘,表情平静,是真的平静,念念在他面前绝不作态。“张明输了,我就说我家念念不会在乎他跟我告状。”

  “我也累了。”符念念意有所指。

  李志贤搂着念念,轻闭着眼,呼吸着有念念香味的空气。“没几岁人说什么累?”

  符念念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总经理要把行踪和小玉说清楚,发简讯或LINE都可以,或者总经理要小玉照三餐问候我也可以安排。”

  李志贤睁开眼,作势大惊小怪。“唉呀,原来我家念念说的累是指追踪我的行踪呀?我还以为是土地收购的事让念念累着了!”

  两人步出电梯,元硕投顾柜台人员见着自家总经理,立即起身问安。

  李志贤帅帅地打了招呼,惹得小妹妹们脸红心跳后,搂着特助继续往自个儿办公室前进。

  “土地收购有什么好难的?”念念云淡风轻。“我有元硕和秦大哥所有的资源。”

  李志贤去年和青梅竹马齐一龄的老公──“新创开发”执行长秦沐乐由敌人转为策略联盟,更将元硕投顾主力由期货投资延伸至土地开发,将元硕和新创的版图推到最高峰,真真切切说明了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

  听到念念自信满满的回答,李志贤没有喜悦,反而有种“孩子翅膀硬了”的叹息。“我有时在想把你放在我身边是对还是错?六年前那青涩单纯的美少女居然被商场上的尔虞我诈污染得这么彻底?志贤哥哥真怀念那时候的你。”

  前头说过,李总经理是让商场敌人闻名色变、心机深沉的狠角色,他同时也是调情圣手,什么恶心芭乐的话由他口中说出来,就像呼吸一样简单。

  “不要转移话题,总经理记得要和小玉报告行踪。”

  “那多没隐私。”

  念念特助眯眼瞪人。

  “要不然,你去找找GPS,弄一个回来挂我脖子上好了。”

  她勾起唇角。“这是好办法。”

  “当然有我就有你,我挂一个,别忘了也帮你自己买一个。”

  念念拳头一握。“我生活单纯,不会让助理找不到人!”

  办公室到,李志贤依依不舍放开怀中凶巴巴的丫头。“找不到我有这么糟糕吗?不是说男人神秘点显得性感?”

  “没有这种歪理!”

  “是吗?咖啡。”

  “咖啡”是李总经理对前方的秘书小姐所下的指令。

  总经理秘书请长假,暂代职务的代理秘书站在总经理办公室前迎接李志贤的到来,全身洒得香喷喷,不像是来工作的秘书,反倒像朵花枝招展的牡丹花,在爱慕的人面前拚了命地绽放美丽的娇颜,可惜这咖啡指令一下来,娇花也只能讪讪然先去准备咖啡。

  “这秘书换掉。”李总经理难得皱眉。

  “理由。”

  “我不喜欢有人用色迷迷的眼光盯着我!”

  符念念将公事包放在自己办公桌旁的置物架上,她滑进座位,开启电脑,陪老板抬杠也要投入工作。

  偌大的总经理办公室,是由扬名国际的室内设计师精心打造,气派时尚自然不在话下。符念念是贴身特助,所以他们的办公桌是在同一个空间,秘书的位置还在一门之外。

  “我以为总经理早就习惯了。”

  李志贤坐在他的位置上,落地玻璃窗清晰映出一张冷魅的面容,雕塑般完美的五官,正散发出令人窒息的魅惑之气,那轻松自在的模样无法隐藏他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像只伸懒腰的花豹,虽慵懒但还是肉食性动物。

  他笑着,嗓音低沉性感。“人帅也是种困扰。”

  符念念收回视线,慢慢呼吸。“秘书室没人手了,江秘书还剩半个月才会回来,总经理就委屈一下崇拜的眼光好吗?”

  江秘书是跟着老董事长──也就是李志贤父亲一起打天下的秘书,老董事长退休后她受命跟着少主,是元硕元老级员工,年近五十,但冲力依然十足,前阵子因身体不适,总经理大人大手一挥,给了一个月特休,命令江秘书好好调养身体。

  江秘书这一休息,总经理秘书大位可让秘书室众姊妹争得你死我活,人人都想麻雀变凤凰,渴望近水楼台抢下总经理夫人唯一名额。

  “我有你就好,把门关好,其他人别进来了。”

  我有你就好……

  男人总爱把肉麻当有趣,呼,符念念专心呼吸,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移动,早上先去工地现在才进公司,信箱里一堆信件等着她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