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尾声 尘埃落定

作者:艾佟
  这日,天未亮,皇上就下令铁骑军围困定国公府,而带领铁骑军的竟是失踪两个多月的英亲王。

  众人还议论纷纷,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定国公府就已经被判谋逆之罪,且罪证确凿,辩无可辩,定国公这一房全砍头,其它房发配西北,这算是皇上仁慈了,没有赶尽杀绝,至于梁淑妃,皇上赐了毒酒,而三皇子当然是圈禁。朝中上书立三皇子为太子的大臣瞬间吓得告病躲在家里,就怕成为皇上下一个清算的对象,不过,皇上并未追究,只是默默地将这些大臣全列入黑名单,往后恐怕不会再重用了。

  楚意宁回到英亲王府,原以为首先要解决的是西厢房那两个宫女,没想到两人已经死透了。定国公府一出事,她们便急着逃跑,却被人逮个正着,还搜出了一个藏有水莽草的匣子,两人一慌,便主动道出她们乃听从定国公夫人的指示,想要将用水莽草毒害皇上一事栽赃给英亲王府,一旦皇上出了意外,就可以藉此指证英亲王王妃想谋害皇上、意图诬陷主子,总管当然直接下令将人打死。

  楚意宁对生命的消失一向充满怅然,连着数日闷闷不乐,老是坐在府里荷花湖中心的云水亭看鱼、喂鱼。

  “谁惹你不开心了?”周璇尹心疼又懊恼地从背后抱住她。

  楚意宁不发一语地摇摇头。

  “说话啊。”周璇尹故作恼怒地在她的脖子上轻咬了一口。

  楚意宁不悦地转头瞪他,“你干么咬人?”

  周璇尹张扬地挑起眉,“这会儿不是说话了吗?”

  “我不能不说话吗?”

  周璇尹捏了捏她的鼻子,“你也不想想看,你不开心,府里的人跟着提心吊胆,若你一直当闷葫芦,府里的人还要不要过日子?”

  虽然穿来这儿有五年多了,也习惯被人侍候的日子,但是,她还是没有那种喜怒哀乐会波及别人的观念,“我知道了,以后会留意自个儿的心情。”

  “不用留意,不开心就说出来,你忘了我是谁吗?”周璇尹骄傲地抬起下巴,“大周最神气的英亲王,哪有什么难得倒我?”

  “好吧,那我问你,你可曾有过当皇帝的念头?”皇位之争让她生出无限感慨,只是得知他的真实身分,定国公就自私地将身边的人拖进夺嫡计划中,殃及许多无辜的人。

  “没有。”若他想当皇帝,不会不结党,当然,有人会抗议他性子傲慢,没有大臣受得了他,可是,若他真的萌生此等念头,想要从龙之功的人多得是,何况他也不是不懂得收买人心,只是志不在此。

  “真的吗?”这一次定国公失败,但不表示不会有另外一个定国公出现,剩下来这几个健康的皇子都会长大,他们的母族难保不会生出野心,最后,这些人会不会逼得他火大说要当皇帝?她不喜欢皇帝,不是死于好色,就是死于过劳,结果都很惨。若一开始就知道他的真实身分,她会守住自个儿的心不去喜欢他,那样他当不当皇帝,她都无所谓,可是如今她没有他不行了,她可没办法容忍他当皇帝。

  “真的,你不喜欢脏兮兮的男人。”

  唇角不自觉上扬,楚意宁顿觉心情轻松了不少,接下来只有皇上的问题,“皇上会不会将皇位传给你?”

  “不会。”

  咦?楚意宁忍不住好奇了,“你确定?”

  “当然,皇上会将皇位传给小七。”

  楚意宁愣怔了下,“小七是谁?”

  “七皇子啊。”周璇尹送上一记“你也太逊了吧”的眼神。

  “七皇子……如今的七皇子?”周璇尹名义上是先皇的七皇子。

  周璇尹好笑地举手弹她额头,“当然是如今的七皇子——德妃娘娘的儿子。”

  老实说,她惊吓不小,与后宫女人接触的过程中,德妃是最不起眼的存在,有时候她会忘了这个女人是四妃之一。她很欣赏德妃这样的女人,若非太过聪明内敛,如何在拥有各种优势时,又不会让人产生敌意?

  “你如何得知皇上会将皇位传给七皇子?”

  “因为我们都是小七啊。”

  顿了一下,楚意宁嗤之以鼻地举起手捶了他一下,“别闹了。”

  “我没有闹你,这是原因之一,我们同为小七,皇兄难免会多看他一眼。”

  “我懂了,因为多看了他一眼,就看出他的好,看出他有成为帝王的资质。”

  周璇尹点点头,“皇兄的几个儿子当中,就属小七性情最为沉稳精明,最像先皇。”

  “先皇?”

  “先皇很疼我,经常在我面前提起如何治国——该仁慈的时候仁慈,该下狠手的时候绝对不能手软。他凡事讲利害关系,因此他能保住自个儿的兄弟,又让他们成了没有攻击能力的老虎。可惜先皇的身子不好,死得太早了,以至于皇兄上位的时候,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诸位皇叔,因此不得不扶持定国公对抗几位皇叔,没想到也养出了定国公的狼子野心。”

  “无论当初皇上扶持哪一个家族,这个家族都可能成为皇上的心腹大患,凡是人都很难抵挡得住权力的诱惑。”

  “若三皇子聪明睿智,定国公的野心也许反而没那么大。”

  “也许吧。”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人无法让时间倒流。

  “对了,皇兄已经将小七交给我了,以后我会负责小七的武艺。”

  楚意宁再一次深深感受到皇上对周璇尹的疼爱,让周璇尹成为未来帝王的老师,这是皇上在百年之后守护周璇尹的方法吧。

  “还有,小七会在英亲王府住上三年。”

  “嗄?”

  “虽然小七跟其它皇子一样,三岁就开始蹲马步、学习骑射,可是小七在这方面表现得很普通,皇兄很不满意,因此皇兄才会将小七交给我,叫我用三年的时间锻练小七成为真正的武将,将来知道如何带兵打仗。”周璇尹不悦地嘟着嘴,“皇兄以为小七是孙武再世吗?三年的时间就想让小七成为真正的武将,作梦还比较简单!小七读书可以,可是说到习武,两只脚都软了……总之,皇兄就是不想让我平平静静过日子。”

  楚意宁担心的可不是这个问题,“当皇帝不能只懂得带兵打仗,更要懂得文治。国家要强盛,文治武功要平衡。”

  “几位大儒会轮流来英亲王府给小七授课。”

  “……皇上是不是嫌弃我们英亲王府太安静了?”这是什么馊主意,她都还没生孩子,就让她扮演母亲的角色,照顾一个七岁的小孩子。再说了,过些日子师傅的医馆就要开张了,她免不了要常常去那儿帮忙,哪有心思关心其它事?

  “我只是想带你去温泉庄子住几日,皇兄就忙着要小七拜我为武艺师傅。”周璇尹越想越生气,甜蜜的温泉庄子一游就这么飞了。

  楚意宁气得跳脚,“你不是最会抗议了吗?为何不抗议拒收呢?”

  “小七好兴奋,我还来不及说话,他就跪下来拜师了。”

  楚意宁的目光转为鄙夷,“原来你也不是真的那么神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个令人生气的女人!周璇尹狠狠地靠过去堵住她的嘴,只有这个时候她最乖最听话了……可惜光天化日之下不方便,要不,他一定会让她哭着求饶。

  最近,周璇灏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尹儿知道自个儿的真实身分吗?虽然梁淑妃是意外发现的,但是尹儿聪明过人,又岂会毫无所觉?其实,他很清楚答案——尹儿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不愿意面对,因为面对之后,能够逃避的问题再也不能逃避,而他不确定自个儿是否能够承受答案。

  不过,念头一旦生出来,就很难压抑下来,他真的很想得到尹儿的谅解,若是可以,他也想当父皇,而不是皇兄。

  时光荏苒,转眼就到了冬日,众人都躲在屋里的时候,兄弟两人却难得一起来到御花园的亭子,站着欣赏冬日的雪景。

  “你怨过朕吗?”周璇灏不知不觉就脱口问了。

  周璇尹闻言一怔,半晌,缓缓回道:“不怨了。”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周璇灏又觉得很不解,“为何?”

  “因为皇兄为臣弟找到了值得相守一生的人,她教会臣弟凡事不要太计较……虽然臣弟觉得她是因为太懒了,才觉得没必要太计较,不过,臣弟也同意少一点计较会更好,要不,单凭她就可以将臣弟活活气死了,说到这,臣弟真的没见过如此令人生气的女人,也不知道她的脑子是如何长的,难怪人家去了乡野养成村姑一个,她却完全不一样!”

  看着周璇尹生气勃勃地说着英亲王王妃,周璇灏忍俊不住地笑了,“皇后和朝阳说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个他喜欢!周璇尹欢喜地两眼闪闪发亮,“真的吗?”

  周璇灏忍不住嫉妒,“这么开心吗?”

  “怎能不开心呢?她说臣弟总是翘着屁股,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岂不是也总是翘着屁股吗?”周璇尹随即放声大笑。

  周璇灏唇角抽动了一下,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反应。

  周璇尹显然想到什么好主意,兴奋地走过来走过去,“若是臣弟告诉她,她也总是翘着屁股,她会不会还是那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周璇灏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们两个真是教人看不明白。

  “不行,若她真的闹脾气,臣弟就别想进英武院的门。”周璇尹不解地皱着眉,“说也奇怪,明明是臣弟最大,平日也是她迁就臣弟,可是,一旦她搬出王妃的架势,所有的人都将臣弟抛到脑后,好像她才是英亲王府的主子。”

  这个傻孩子,那是因为人人都看得出来他有多爱他的王妃……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他们父子有多像,他也是如此深爱着丽儿。

  周璇灏开玩笑道:“终于有人治得了你了。”

  周璇尹没好气地斜睨着周璇灏,“皇兄好像很高兴臣弟被人家欺负。”

  “终于有人治得了你,朕就可以省心多了。”

  周璇尹嗤之以鼻,“臣弟何时让皇兄不省心?”

  “不是常常吗?”

  “皇兄对臣弟有偏见。”

  “什么偏见,你就是个让人不省心的。”

  周璇尹哼了一声,“皇兄才让人不省心好吗?”

  周璇灏一副匪夷所思地瞪大眼睛,“朕教人不省心?”

  “难道不是吗?皇兄若是教人省心,臣弟会如此费心吗?”周璇尹气得跳脚,因为他又想起这半年多来“含辛茹苦”的日子,“臣弟的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何将小七丢给臣弟?皇兄又不是不知道小七很像老头子,每次臣弟带他去军营的时候,看他比臣弟更像铁骑将军,皇兄知道臣弟的压力有多大吗?”

  旁人听见“老头子”,一定会以为周璇尹是在形容七皇子的性子,唯有周璇灏知道,这个“老头子”是指先皇。

  周璇灏安慰地拍了拍周璇尹的肩膀,“就是因为小七像老头子,他一定会很敬重你这个师傅。”

  “臣弟最不需要的就是他的敬重!成日跑来问这个问那个,皇兄可知道臣弟很想做什么吗?踹他一脚!”若小七不是未来的帝王,踹一脚倒也无妨。

  周璇灏伤脑筋地皱眉,“都要当爹的人了,难道不能温和一点,别动不动就想踹上谁一脚。”

  周璇尹惊愕地瞪大眼睛,“皇兄如何得知臣弟可能要当爹了?”

  “你真的要当爹了?”他只是觉得尹儿的年纪可以当爹了。

  “还不知道,今日一早宁儿见到早膳就想吐,江嬷嬷说宁儿可能有喜了,晚一点想请秦先生过来为她诊脉,确定她腹中是否有孩子。”

  “她自个儿不是大夫,为何还要秦连生为她诊脉?”

  “医者不自医啊。”

  “不过是诊个脉,确定是否有身子,又不是治病。”

  周璇尹哼了一声,懒得跟他争论,周璇灏见了好笑又好气。

  “你再如此孩子气,以后如何教导孩子?”

  “没关系,宁儿会教。”周璇尹很得意,他的王妃可贤慧了,连小七都说以后要娶七皇婶这样的女子……作梦,他的王妃可是独一无二的,绝对找不到第二个。

  “你不是老嫌王妃太懒了,不怕你的孩子跟王妃一样懒吗?”

  “对哦!”这会儿周璇尹可头痛了,宁儿凡事不上心这一点太糟糕了,若是儿子像她,以后英亲王府要丢给谁?他不想一直扛着英亲王府,他想带宁儿游遍天下。说来宁儿可能没有发现,每次她看地方游记的时候,眼睛总是特别闪亮动人,他知道宁儿并不想闷在一个地方,她想走遍天下,行医也好,游玩也行,而他,想看着她永远如此闪亮动人。

  对了,他有一个好主意,“皇兄,以后臣弟的儿子就交给母后好了。”

  “嗄?”

  “臣弟的儿子十岁时,臣弟就将王位给他,臣弟要带着宁儿去游山玩水……”周璇尹开始细数在游记上看到的美景。

  看着周璇尹,周璇灏彷佛看见了那个生命中最美丽的女子,她曾经如此告诉他:阿灏,可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我想变成一只自由自在的鸟儿游遍天下,看看天下究竟有多大。

  虽然她始终无法变成一只自由自在的鸟儿,但是他们的儿子会帮她实现梦想。若是她地下有知,肯定会很高兴。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