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十一章 毒害皇上欲谋逆(3)

作者:艾佟
  “若非母后因为担心我而病倒,说不定还骗不过定国公。”

  这倒是,正因为他们全部被他蒙在鼓里,对他的失踪表现出担忧,他失踪一事才更能取信定国公。

  “你顺利围剿到那些死士了吗?”

  周璇尹又摆出得意的姿态,“当然,我还封了皇恩寺,免得皇恩寺那些恶人发现异样,将消息传给定国公,破坏我的计划。”

  楚意宁见了噗嗤一笑,忍不住伸手玩他乱七八糟的胡子,“真是丑死了!”

  “你竟敢骂我丑!”周璇尹状似要扑过去咬她。

  “还好够丑,要不,你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京城,恐怕不容易。”

  “你果然了解我。”周璇尹忍不住捧着她的脸,靠过去狠狠亲了一下。

  “你别乱来哦!”

  “放心,我不会在这儿乱来。”可是,周璇尹又忍不住亲了一口,意犹未尽地道:“这儿听不见你哭着求饶的声音,更不能尽兴,我还是忍着好了。”

  楚意宁又羞又恼地瞪他,恨不得掐他、捏他、捶他……糟糕,怎么又变成煽情的画面?

  她还是赶紧撇开头。

  周璇尹嘿嘿笑着靠近她,“你也想死我了,对不对?”

  楚意宁娇羞地红了脸,懊恼地推了他一把,“你赶快走啦,不是不能让人家知道你回来吗?万一不小心教人发现了,怎么办?”

  “外面有人帮我把守,来一个,迷昏一个;来两个,迷昏两个;来……”

  “够了够了,你别乱了,还是赶紧走啦。”

  “我知道了,我走了。”周璇尹重重地抱了她一下,然后起身走出去。

  楚意宁终于安心地缩进被子里,笑着闭上眼睛。从周璇尹出京那一日到今日,她总算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眼看皇上一日比一日还衰弱,梁淑妃觉得自个儿应该很开心,皇上不可能再拖延不肯下旨立太子,可是很奇怪,她只有说不出的不安……是啊,她真的很不安,因为她知道皇上行事谨慎,不可能在身体越来越不好的情况下,仍完全不考虑大周的江山由谁继承。

  难道皇上早就拟好了传位遗诏?这不是不可能,也因此无论众人如此争闹,皇上都无动于衷,可是,若是如此,皇上立谁承继大周江山?英亲王至今下落不明,当然不是英亲王,而且英亲王若单单想靠遗诏承继大统,只怕也得不到大臣们的支持。

  无论如何,看来皇上必然早就拟好传位诏书,而她必须想法子找到诏书,将诏书毁了,若是皇上突然驾崩,三皇子就会在众大臣的拥护下继位。

  打定主意,今日梁淑妃送夜宵的时候,不愿意将食盒递给何敏,而是强硬地道:“本宫今日无论如何都要见皇上。”

  “是,皇上已经交代奴才,今日请娘娘进干清宫一见。”

  梁淑妃怔住了。

  “淑妃娘娘请。”何敏恭敬地为她打开房门。

  皇上为何要见她?她突然却步了,皇上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若是皇上有所发现,身子岂会越来越糟?

  何敏见她没有反应,再次恭敬地道:“淑妃娘娘请。”

  梁淑妃看了何敏一眼,瞧不出什么异状,便深吸一口气,迈开脚步走进去,房门随即在她身后关上,她感觉胸口好像被压了一块石头似的,突然沉重了起来。

  梁淑妃一步一步走进去,当她以为永远走不到尽头的时候,她看见皇上坐在几案后面,手执狼毫在练字,她顿时傻了,皇上怎么有力气练字?

  “来了啊。”周璇灏放下狼毫,抬头看着梁淑妃。

  “臣妾……”

  “不必行礼了,坐吧。”周璇灏看了右侧一眼。

  虽然皇上的气色不是很好,但是也绝非她以为的行将就木。梁淑妃感觉心跳得好快,小心翼翼走过去,将手上的食盒放在几案上,在右侧坐下。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不敢,这是臣妾应该的。”

  “打开吧,今日做了什么?”

  梁淑妃见皇上和颜悦色,稍稍放宽心,伸手打开食盒,“臣妾今日给皇上做了金丝卷和山药糕。”

  周璇灏看了食盒里面的点心一眼,伸手拿起一个山药糕,却是递到梁淑妃嘴巴前,“今日朕喂爱妃吃一块吧。”

  梁淑妃惊吓得不自觉往旁边一闪。

  “怎么了?朕喂爱妃,爱妃不吃吗?”周璇灏唇角嘲讽地一勾。

  “不是……臣妾……”梁淑妃已经慌得不知如何解释自个儿的失常。

  “你也怕死,是吗?”周璇灏将手上的山药糕扔回食盒里面,拿起一旁的巾帕将手擦拭干净。

  梁淑妃惊愕地瞪大眼睛,皇上已经知道了!

  周璇灏冷冷地挑起眉,“这是为何?因为朕不立三皇子为太子,你就想毒害朕吗?”

  梁淑妃摇着头,想为自个儿辩驳,可是张着嘴巴,却一句话也吐不出来。

  “为何朕要立三皇子为太子?三皇子资质平庸,背后还有个野心勃勃的定国公,若是朕立三皇子为太子,将来大周的天下究竟是三皇子的,还是定国公的?”周璇灏的目光转为鄙夷,“你们以为朕昏庸愚钝,看不清楚局势吗?”

  皇上说晔儿资质平庸……梁淑妃觉得自个儿的心硬生生地被剜了一块。

  “朕知道你不聪明,但没想到你愚蠢至极,竟然任由定国公支使毒害朕,难道你以为将来大权落在梁家手上,你会有好日子可过?你不知道定国公的野心可以吃掉你和三皇子吗?”周璇灏冷哼一声,“你真当英亲王下落不明,朕就成了一只被拔了牙齿的老虎吗?”

  梁淑妃觉得整个人都乱了,不该如此,晔儿哪儿比不上其它皇子?

  “晔儿资质平庸,但总归是朕的儿子,将来至少是个亲王,可是因为你的贪心,因为定国公的私欲,你们硬是又蠢又笨地将他拉进你们的谋逆罪中。”

  谋逆?!梁淑妃冲口大叫,“在皇上眼中,除了英亲王,还有谁是天资聪颖?若是皇上愿意花点心思在晔儿身上,晔儿在皇上眼中又岂会资质平庸?对皇上来说,只有英亲王是儿子,其它的皇子……”

  周璇灏突然伸手掐住梁淑妃的脖子,梁淑妃惊恐地两眼暴凸,张着嘴巴想发出声音,却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她快要窒息了,只能伸手抓住他的手,想拉开他。

  周璇灏猛然松开双手,梁淑妃连忙闪到一旁咳了起来。

  “你若是再大吼大叫,朕就不会只杀你一个。”周璇灏阴恻恻地威胁道。

  过了一会儿,见梁淑妃的呼吸渐渐恢复正常,周璇灏阴冷地问:“你是如何得知的?”

  梁淑妃颤抖地用双手抱着身子,害怕地垂下螓首不敢看周璇灏,“那个……有一回皇上病了,先是喊着丽儿,后来喊着尹儿,最后又喊我们的儿子……我将此事告诉父亲,父亲派人调查,发现丽儿就是先皇的丽嫔娘娘,在生下七皇子的八个月前,她还是皇上的丫鬟,难怪七皇子明明早产,却生得很健康。”

  “你在宫里这么多年,早该明白一个道理——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唯有死路一条。”

  周璇灏一把将梁淑妃拽过来,见梁淑妃惊吓得抖个不停,他的眼神充满了怜悯,“若你不自作聪明,认定朕会立英亲王为太子,今日定国公就不会走向谋逆这条死路。”

  “皇上……难道没有立英亲王为太子的意思吗?”梁淑妃觉得不服气,皇上对英亲王的教导比任何皇子用心,甚至还将铁骑军交给英亲王,这不就是为了给英亲王铺路吗?

  “不能说朕没有过这样的念头,可是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皇位岂有传弟不传子的?想要成为九五至尊,不但要得到武将支持,更要得到文官信服,朕若是执意让英亲王继位,大周就要乱了。”

  “父亲说,太祖皇帝没有将皇位传给儿子,而是传给弟弟。”

  周璇灏恍然大悟,“朕都忘了太祖皇帝传弟不传子,国公爷倒是记得很清楚。”一顿,他接着又道:“你可知道太祖皇帝为何传弟不传子?因为大周的江山是太宗皇帝跟着太祖皇帝一起打下来的,而太祖皇帝又只有两个儿子——一个体弱多病,一个不成材。太祖皇帝为了辛苦打下来的江山,不得不将皇位传给太宗皇帝,而太宗皇帝同太祖皇帝一样深受一起打天下的武将重臣爱戴,当然能顺利继承皇位。”

  梁淑妃闻言怔住了。

  “晔儿的资质会如此平庸,其实是拜你所赐——不知道自个儿笨,又喜欢自作聪明,如何能教导他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

  梁淑妃没想过自个儿在皇上的面前如此不堪,顿时成了一个没有魂魄的布娃娃。

  “成国公的野心,再加上你的愚蠢,你们合起来演了一出谋逆大戏,也毁了晔儿的一辈子。”

  晔儿……梁淑妃回过神来,连忙爬到周璇灏身边,“皇上,晔儿什么都不知道,晔儿是您的儿子,您不能杀了晔儿。”

  周璇灏突然觉得很悲伤、很沉重,“你也知道晔儿是无辜的,可是,你想毒害朕——他的父皇,你教他以后如何面对朕?你教他以后如何面对其它的兄弟?”他不会弑子,但是晔儿从此不能为他所用,势必成为废子,一如大皇子。

  是啊,她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梁淑妃再也受不了地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