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上弃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上弃珠 第十章 两个宫女来添堵(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着满满一桌新鲜菜色,周璇尹可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目光死死盯着坐在对面的傅齐年,好像他欠了他几万两,“如何?找到了吗?”

  “我们不是说好了,今日你要先帮我品尝新菜色。”傅齐年很伤脑筋地搔着头,“也不知为何,最近新推出的菜色明明卖相很好,却卖得不佳。”

  “不好吃,卖相好只能换来饕客一时贪鲜。是不是找到了?”周璇尹实在没心思品尝菜色,眼看就要找到定国公的死士藏身之处,他哪有心思管其它事。

  这位王爷真的很令人生气!“没找到!”

  若非隔着桌子,周璇尹已经一脚踹过去,“没找到,还敢叫本王来天香楼?”

  “天香楼不是我一个人的,你总不能只在一旁看着收银子吧。”

  “若不是你求本王,本王岂会看上这个天香楼?”他是亲王,家底丰厚,收入来源很多,府里人少,开销也少,如何看得上这点蝇头小利。

  傅齐年想大声抗议,可是真相偏偏如此令人沮丧,“……没错,是我求王爷,但是王爷也不应该置身事外啊。”

  “这件事解决了,本王会常常带王妃来这儿用膳。”

  “真的?”

  周璇尹不想跟他废话,起身就想走人。

  傅齐年只好赶紧从实招来,“我找到了,没想到真的被你说中了,那儿真的有一个地方是百姓的禁地,一开始是因为有猎户进了那儿有去无回,后来就有传言出现——有人在那儿见到妖魔鬼怪,因为滑了一跤,失足跌下山谷,反而意外得救。当地百姓担心有人误闯,还特地在那儿立了一块石碑,标示为禁地。”

  周璇尹闻言,嘲弄地勾唇,“这世上会有妖魔鬼怪?”

  因为是禁地,死士不便从那儿进出,当然只能借道皇恩寺,而皇恩寺可以说是最好的掩护,以至于死士在那儿藏匿三年多,竟未有一丝异样透露出来。他应该庆幸皇兄不能上皇恩寺祈福,要不,难保他们不会在那儿进行暗杀。不过,暗杀皇兄也太冒险了,不成,曝露行踪,成了,三皇子前面还有一个二皇子,两人又同为庶子,朝中重臣不见得会支持三皇子,况且又有他在,他绝对不会支持三皇子。

  “你不相信?”

  “你相信吗?”

  “这个嘛……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没遇到的话当然不信,可是遇到了,他就要喊救命了,还是别太铁齿说不信。

  “是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况且又有猎户有去无回,老百姓单纯,见识不多,当然不会想太多了。”

  傅齐年咽了口口水,忍不住好奇地问:“那儿究竟藏了什么?”

  “你认为那儿藏了什么?”

  “别闹了,我哪猜得到?”

  “你没让人潜进去查探?”

  顿了一下,傅齐年双肩垮下来,“你也知道我的人做生意擅长,打探消息也行,就是身手不太好,万一遇到“妖魔鬼怪”,绝对没有逃命的机会。”傅齐年知道周璇尹不会无缘无故调查此事,所以那些妖魔鬼怪有可能是很厉害的高手。

  “你倒还识相。”

  傅齐年不服气地撇了撇嘴,“我一直都很识相啊!”

  “依你的判断,那个地区可以藏匿多少人?”

  “藏匿……不能确定,少说也有三四百个。”傅齐年不自觉抖了一下,感觉不太妙,可是又控制不住好奇心,“那儿有……盗匪?”

  “你可以说是盗匪,不过,比起那些专抢商队的盗匪,他们的身手更好。”

  难道是杀手?傅齐年硬是将在舌尖打转的问题吞下,周璇尹那双跟鹰一样犀利的眼睛只爱盯着权贵,可想而知,这必是权贵养的杀手,而他是商人,只想赚钱,扯上英亲王,已是他最大的悲剧……不是,是最大的无奈,他可不想卷入朝堂上的争斗,万一被灭口……周璇尹不会这样子对他吧!

  周璇尹阴森森地倾身向前,“怕了吗?”

  傅齐年嘿嘿一笑,努力挤出声音,“我什么都不知道,何必怕呢?”

  周璇尹冷冷一笑,“这会儿想置身事外……来不及了。”

  傅齐年顿时蔫了,“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还要如何?”

  周璇尹很鄙夷地睨了他一眼,“不必担心,你连送死的资格都没有。”

  “……这是当然。”他应该松了一口气,可是惨遭这位王爷如此打击,实在笑不出来。

  “本王只会让你帮点小忙,最近你就待在京城别乱跑。”

  傅齐年全身寒毛竖了起来,“你不是说我连送死的资格都没有吗?”

  周璇尹点了点头,“所以,本王只是让你帮点小忙。”

  “英亲王是做大事的人,岂用得着我这个不起眼的老百姓帮点小忙?”别闹了,若只是一点小忙,这位王爷不会让他知道那么多……傅齐年忍不住打一下嘴巴,何必如此好奇,少问几句不就没事了吗?算了吧,认识多年他还不了解对方吗?看起来蛮横粗暴,好像是个没心眼的人,其实心思可细了,若是他早就有算计,无论如何也会将你引进他挖好的洞里。

  “虽然只是不起眼的老百姓,但是本王愿意给你机会,你就有点用处。”

  “英亲王不用给我这个老百姓机会……”傅齐年越说越小声,简直成了喃喃自语,没法子,周璇尹的目光实在太吓人了。

  “本王给你机会,你敢不要吗?”

  “……谢谢王爷抬举。”这位王爷根本是专门欺负弱小的大恶人!

  周璇尹满意地点点头,象话多了,“你放心,本王与你合伙做生意还挺愉快的,绝对不会让你去送死。”

  傅齐年狠狠地一瞪,有必要强调“送死”这两个字?

  “本王向你保证,事成之后,绝对有你的好处。”

  “我真的能够活命吗?”傅齐年有气无力地问。

  周璇尹不屑地冷哼一声,“本王还保不住你这条贱命吗?”

  傅齐年真的很想将这位王爷碎尸万段,他践踏人的本领真是无人能及,难怪会招来一身臭名!

  “……多谢王爷。”他知道自个儿没出息,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除了皇上,大周只怕没人不怕这位王爷……不,说不定连皇上都怕他,要不,如何将他养成这种煞星?

  “放轻松一点,本王还没想清楚如何动手呢。”

  傅齐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英亲王最大的乐趣就是见到别人惨遭折磨,而往往他就是那个折磨别人的人。

  “好啦,本王来帮你试菜了。”周璇尹心情愉快地让周岭侍候他试菜。

  楚意宁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哭着求饶,可是某位傲娇王爷今晚战斗力十足,毫不留情地蹂躏她,直到她软绵绵的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他终于停止攻势。

  “宁儿,我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出去剿匪。”周璇尹眷恋地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娇妻。

  虽然天天出城操练铁骑军,回来时她已经睡了,可是他好歹可以看上一眼,这一眼,就足以教他的不安转为平静。如今,他将有一两个月见不到她,他觉得很心慌,不知道他不在身边,会不会有人伤害她?

  “……不要跟我说话。”楚意宁根本不想理他,可是闷不吭声,他会吵个不停。

  “我知道你累了,可是不先跟你说,过几日圣旨下来,你又要生气了。”他越来越忙,接下来也不确定能否日日跟她说上几句话,所以决定在敲定此事的时候就先说了。

  “……你会在意我生气吗?”她明明疲惫至极,应该闭上眼睛就睡着了,可是一想到他最近总忙得不见人影,她又忍不住想听他在耳边唠叨。

  “当然,要不,你又不准我啃骨头了。”周璇尹的口气充满了委屈。

  楚意宁张开眼睛一瞪又闭上,“你满脑子只想着啃骨头吗?”

  “没法子,这是我最大的乐趣。”他也没想到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楚意宁轻哼一声,“你的乐趣不是折磨人吗?”

  “那已经沦为次要。”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

  “不必了,你别跟我生气就好,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好……等一下,你刚刚说什么?皇上要下什么圣旨?”楚意宁完全清醒过来,眼睛睁得很大。

  “皇兄要派我去剿匪,过几日就会下圣旨。”周璇尹的口气像在说今日天气很好。

  愣怔了半晌,楚意宁的声音微微颤抖,“你……找到死士藏身之处了?”

  “我派人查探过了,虽然不敢过度深入,但是已掌握大概范围。”

  “……他们可以藏在那种地方不被人发现,不会单单靠一些鬼怪传说阻止百姓靠近,势必也做了万全准备,你要当心一点,不要反过来曝露行踪。”其实她不愿意他去冒险,可是她说不出口。他对皇上有怨,父子不能相认,岂能不怨?可是,他却是最护着皇上的人,这也是因为不能承认的父子之情。皇上用自个儿的方式守护这个儿子,而他也用自个儿的方式守护皇上这个父亲。

  “我知道,上次在皇恩寺发生的意外不会再发生。”

  “天气越来越冷,就要过年了,为何不等到明年仲春呢?”

  “铁骑军不曾在天寒地冻时操练过,这更能说服众人为何剿匪要动用铁骑军。”

  楚意宁不得不面对现实了,“你对天发誓。”

  “为了你,我会好好活着。”

  顿了一下,楚意宁不安地道:“你还未收集到更多明确的证据,就贸然地杀进贼窝,这样妥当吗?”

  “我暗中查过了,这两年定国公府暗地里涉足更多买卖,财力越来越雄厚了,换言之,他们养死士的本钱越来越多,就有可能另寻更大的藏匿之处,或者增加其它据点。无论哪一种,对我们皆是大大地不利,我们如今的努力就白费了。因此,我认为不应该等对方采取行动,而该逼对方采取行动。”

  她不得不承认这是对的,只要再给对方一年,对方的实力更大,胆子就会更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倒不如在对方还未预备好的状况下,杀个措手不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