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上弃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上弃珠 第九章 新婚燕尔(3)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楚意宁出现在大书房,周岭和周峻吓得下巴差一点掉到地上,府里没有人不知道王妃入夜后就变成懒猫——这是主子说的,总之,王妃就是懒,每次王爷要拉她去园子散步,她总是那句话——可以明日再去吗?

  楚意宁嘿嘿一笑,“思儿,宵夜给周岭。”

  思儿歪着头瞅着她,“王妃不是应该自个儿送进书房吗?”

  “不用打扰王爷。”进了屋子,她就不想出来了,可是,她又不能睡大书房。

  “不会打扰王爷,还是请王妃亲自送进去。”周岭可不敢抢了王妃的差事。

  楚意宁无比哀怨地看着他们,他们是不是都嫌她太懒了?

  思儿视若无睹地将食盒递给楚意宁,楚意宁只能百般不愿地提着食盒进了书房。

  “真是令人感动,今日竟然知道给夫君送夜宵!”周璇尹带着嘲弄地瞅着她。

  “……今日甚是想念王爷。”若她坦白说是江嬷嬷逼迫的,他会不会一脚将她踢出去?

  万一摔倒的姿势太丑,脸就丢大了。

  “江嬷嬷逼你的吧。”

  楚意宁舌头打结了,再一次认清楚一件事实——她太不了解他的脑子结构了。

  “真是出没息!”

  “……王爷有出息就好了啊。”楚意宁赶紧扔下夜宵,往傲娇王爷身上一扑,万般讨好地对他笑,“王爷这几日在忙什么?为何不理我?”

  “你会在乎吗?”

  “当然,我最在乎的就是王爷了。”这会儿就算说她愿意为他上刀山下油锅,她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口。

  明知道她在哄人,周璇尹还是吃了蜜似地甜在心头,“我在研究舆图。”

  “研究舆图?”

  周璇尹目光看向书案上的舆图,“皇恩寺必然与定国公勾结,只要查清楚皇恩寺周围的山岭,就有机会找到定国公养死士的地方。”

  楚意宁终于知道他在忙什么了,不过她有问题,“你为何认为皇恩寺与定国公勾结?就因为为我算命的那个骗子在皇恩寺吗?”

  “你可还记得在避暑行宫之时,我受伤一事?”

  “你受伤……难道是在皇恩寺?”

  周璇尹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简述了一遍。

  看了舆图一眼,楚意宁想到那日前去皇恩寺观看的景色,好奇地一问:“皇恩寺附近都是山岭吗?”

  周璇尹点了点头,“我正是为此苦恼,明知定国公养的死士就藏匿在这个区域,可是我又不能进去大肆搜查。”

  “我懂,你只要靠近那里,定国公就会怀疑养死士的事已经被你察觉了,你呢,就会成为死士的刀下亡魂,而他们也会立即改换阵地。”

  周璇尹没好气地用手戳她额头,“本王岂会如此容易成为死士的刀下亡魂?”

  “王爷一次可以对付几个死士?”

  “十个也没问题。”周璇尹得意的抬起下巴。

  “若是人家派出一百个死士呢?”

  周璇尹摇摇头,觉得她太小看他了,“你知道本王身边有多少人吗?”

  她当然知道他身边不单单有明卫,还有暗卫,说不定暗卫的人数更多,不过,宫里的皇上在侍卫的层层保护下都不见得安全,“你可以保证自个儿不会落单吗?”

  “我身边的人会誓死保护我,就是落单,能够追上我的死士只怕也剩不到几个。”

  “对不起,我低估了你身边的人忠心耿耿的程度,可是,若死士不是一百,而是一千呢?你别忘了,你想进入人家的地盘,绝不可能劳师动众,可那儿却是人家的窝,你们就是一个能对付十个,十个也没法子对付千个吧。”

  一顿,周璇尹闷声道:“正是如此,我才要费心地从舆图上面找出死士最有可能藏匿的地方。”

  楚意宁偏着头看了一会儿,提出自个儿的想法,“他们势必藏在一般老百姓会避开的地方,不是吗?”

  “这是当然,有人误闯,必要杀之,而这些人就会被村长视为失踪人口报上官府,太多了难免会引起官府注意,最后还会闹到皇上那儿,皇上便会派人介入调查。”

  “可是,如何让一般老百姓主动避开?”

  略一思忖,周璇尹明白地点点头,“与其派人阻止他们闯进来,还不如抢先编出一个理由向外广传,教一般老百姓主动将这个地方视为禁地。”

  “正是如此,譬如,有猛虎野兽,或是吃人的妖怪、闹鬼之类的,一般老百姓吓都吓死了,绝对不可能靠近那个地方。”

  周璇尹两眼一亮,欢喜地将楚意宁抱起来,亲她的嘴,“你真是太聪明了!”

  吓!有必要如此激动吗?她不过是小说看太多了。当然,这种话不能说出口,只能故作谦虚地道:“你太夸张了。一般老百姓只求平平安安,若非迫于生活无奈,又有谁愿意主动靠近危险,我只是比你更了解百姓的想法。”

  “你的确比我更了解老百姓的想法。”

  “王爷生在皇家,高高在上,看见的是大周,老百姓出身贫困,只求温饱,看见的只有自家。不同的水平,难以相提并论。”

  周璇尹已经习惯她时常说出一些特别的想法,“你在岐县的日子是不是很苦?”

  “不会,我一向很懂得过生活。”这是她的部分,至于原主的部分就不得而知。

  “还好你不是在成国公府长大,要不,我就娶不到你了。”

  虽然很自私,但她真的很庆幸。楚意宁踮起脚尖吻他的唇,“我也是。”

  “……可恶的女人,明知道本王这几日不能咬你,你竟然还挑逗本王!”

  楚意宁转眼变成“俗辣”,默默地表示忏悔。

  “来不及了,过两日,本王会狠狠修理你一顿。”

  既然已经惹恼他了,楚意宁就不客气地对他动手动脚,两日后的苦头是两日后的事,何必早早想着他会使出什么手段折腾她?

  楚意宁知道自个儿的日子过得实在太逍遥了,竟然忘了宫里的人最喜欢玩这一招送女人。

  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个女人——丰腴饱满,拥有向来最令她羡慕的身材,楚意宁此时却一点欣赏的心情也没有,深深地被困惑的思绪缠住了。

  若说皇上只是例行性赏两个女人给弟弟,以皇上对英亲王的宠爱,不可能不事先打一声招呼,而且必然会经过他的同意,可是,昨晚他狠狠折腾了她一夜,却一句话也没提,好像没这件事。

  “这是皇上赐给王妃的。”太监小心翼翼地重述一次。虽然人人都说这位王妃性子好,可是,能够紧紧抓住英亲王的女人岂是如此简单?况且,今日不是来送珠宝首饰这类的赏赐,而是送女人来分掉王爷的宠爱,王妃怎可能不发火?

  “不是赐给王爷,而是赐给我?”楚意宁的脑子显然更胡涂了。

  “是,赐给王妃。”明眼人都知道皇上赐下来的女人要侍候王爷,可是皇上口谕明明白白指示“赐给王妃”,太监当然乐意配合,只要别让王妃拿他撒气就好了。

  “当丫鬟吗?”楚意宁问得很认真。

  “……赐给王妃,就是王妃的人,当然是王妃来安排她们。”太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个宫女——看起来比他还沉着,没有吓到。

  “这是说,我可以让她们去洗衣服吗?”

  两个宫女再也撑不住地变脸了,太监更是冒了一身冷汗。他能否不要回答这个问题?可是,面对一脸慎重的楚意宁,太监只能硬着头皮道:“当然可以,可是,她们都是娇滴滴的美人儿,且都是皇上赐下来的。”言下之意,王妃要如何安排她们,总要考虑一下皇上的面子,不是吗?

  皱着眉,楚意宁很苦恼地道:“可是,我身边最缺的是干粗活的丫鬟。”

  太监真的好想直接晕倒算了,王妃是故意刁难他吗?他哀求地看着楚意宁,可是楚意宁显然看不懂他的求救信号,很专注地等着他答复,他只好绞尽脑汁建议,“不如,让她们说笑话给王妃解闷,王妃觉得如何?”

  “她们会说笑话吗?”楚意宁怀疑地看着两位宫女。

  太监好想跪下来求饶,他的意思是暗指要将人留在近身侍候,而王妃却像是认真了,这教他如何回答?

  转眼之间,楚意宁就自个儿得到结论了,“她们都是宫里出来的,听了笑话,也不敢大笑出声,能说笑话吗?”

  呜……他若跪下来求饶,王妃会放过他吗?

  楚意宁看到太监双脚都在颤抖了,突然觉得太残忍,不该拿自己的问题为难他,“如何安排她们,我再仔细想想,你回去复命吧。”

  太监欢天喜地地拱手一拜,赶紧逃之夭夭。

  “你们两个先起来,在一旁候着,我想想如何安排你们。”楚意宁真的很苦恼。如今王府的中馈还在江嬷嬷手上,只因她懒了,还不想接手,江嬷嬷只能先带着采儿,将来让采儿帮着她主持中馈,也因此她对府里的状况并不清楚。

  “她们做什么比较好……你们说呢?”楚意宁突然想到身边有很多能干的丫鬟,她们应该很乐意贡献想法。

  “王妃不如让她们去养花好了。”采儿道。

  看着窝在墙角的两个宫女,楚意宁摇摇头,“我担心花被她们养死了。”

  “她们不至于那么笨吧。”

  “这不是笨不笨的问题,而是上天是否给她们这方面的恩赐,懂吗?要不,你去问她们会不会养花。”

  采儿走到两位宫女面前,很认真地提出问题,“你们会不会养花?”

  两个宫女连忙摇头,她们是来服侍英亲王的,可是这种话又不能说出口。

  采儿叹了口气,转身回楚意宁身边,“上天没有给她们这方面的恩赐。”

  思儿眼珠子骨碌碌地一转,“我觉得当花瓶摆着好了。”

  楚意宁两眼瞬间一亮,“她们确实很适合当花瓶。”

  思儿实在太想放声大笑,只好赶紧捂住嘴巴。

  楚意宁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摇摇头,“不行,你们习惯不好,很容易将花瓶弄坏。”

  “我们哪有习惯不好?”

  “是啊,我们习惯很好。”

  杏花和桃花还不敢太放肆了,只敢点头附和,真正习惯不好的是王妃吧。

  楚意宁从她们的表情可以明显收到一个讯息,不由得抗议道:“你们认为会弄坏花瓶的是我吗?”

  众人同时叹了口气,王妃,她们是宫女,不是真正的花瓶。

  “真是麻烦!”宫里赐下来的女人背后通常代表一股势力,而这两个肯定跟那个不安分的梁淑妃有牵扯,无论将她们放在什么地方,她都觉得很危险。

  “不麻烦,找个地方扔过去就好了啊。”思儿对自个儿的主意非常满意。

  楚意宁送上一个白眼,“我当然知道找个地方扔过去就好了,但是要找哪儿呢?”

  “王妃还是先找个地方安顿她们,再来决定如何安排她们。”采儿建议道。

  “对对对,这事找江嬷嬷商议之后再来决定,就先将她们安顿在西厢房好了。”

  采儿闻言一怔,“西厢房?”

  “对,西厢房。”西厢房是正房的一部分,以月亮门区隔,原本就是给王爷妾室居住的院落,因此她将两位宫女安排在那儿,她们一定很开心,甚至觉得她这个王妃不聪明,当然不会想到,她不过是想将她们放在眼皮子底下,她们要兴风作浪,或者将周璇尹拉上床,她都可以立刻知道。

  思儿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对着采儿挤眉弄眼道:“西厢房很好。”

  采儿不懂,但她们都说西厢房很好,那就没问题了。

  楚意宁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去安排,随即转过身,又拉着小白继续先前被打断的事,训练一人一狐之间的默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