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九章 新婚燕尔(1)

作者:艾佟
  新婚第一日,英亲王夫妻理当先进宫谢恩,见皇上、太后、皇后……甚至是后宫一大堆女人,可是,楚意宁连抬头瞪人的力气都没有,周璇尹舍不得她进宫受累,索性派人进宫知会——他们今日不进宫了,硬是教满心盼着他们进宫的一群人下巴差一点掉到地上。

  好吧,英亲王从来不知道“规矩”这两个字的意思,他还记得事先知会一声,这对他来说已经不容易了,只要隔日他安分地带王妃进宫,别再玩花样,众人就该偷笑了。

  果然,隔日进宫之前,这位令人头疼的英亲王再次派人先行通知——请众人聚集在太后的宫所一次见,不过,今日他们只见太后、皇上和皇后。

  英亲王就是英亲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气色真好。”太后一看到周璇尹春风满面,感动得无以复加。

  “何止真好,简直是吃了春药。”皇上的声音很小,不过足以传入当事者耳中。

  “皇兄有年纪了,还是少吃一点。”周璇尹深深地瞥了周璇灏一眼,一副“我就是比你年轻勇猛,怎样”。

  端庄优雅的皇后脸红了,九五至尊的皇上只是瞪了某人一眼。

  太后完全不当一回事,慈祥地拉着楚意宁道:“你要早早为英亲王府诞下子嗣。”

  “母后,太早生孩子不是不好吗?宁儿年纪还小,再过个一、两年吧。”圆房是一回事,生孩子是另一回事,周璇尹分得清清楚楚。

  “对哦,应该先将身子养好……这样子好了,哀家安排一个宫嬷嬷去英亲王府照顾王妃的身子。”太后的热情明显减半。当初只想找个生命坚韧如杂草的姑娘,根本没有考虑到年纪的问题。

  “不必了,江嬷嬷会调养宁儿的身子。”周璇尹最讨厌宫里的那些嬷嬷了,固执死板,规矩又多,难保不会将他的宁儿教坏了。

  “母后莫担心,英亲王王妃懂医,知道如何调养身子。”皇后温婉地道。

  “英亲王王妃懂医?”

  “是啊,朝阳如今能够如此健康活泼,全是因为英亲王王妃。”

  “这样哀家就放心了。”太后的热情又重新点燃了。

  “英亲王王妃要不要为母后把个脉?”皇后显然想拉近楚意宁与太后的关系。

  楚意宁没意见,可是也要太后愿意啊。

  太后显然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可是看在周璇尹的面子上,还是同意楚意宁为她把脉,当然,她并不期待楚意宁能看出什么。

  楚意宁把完脉之后,往后一退,恭敬行礼道:“太后脾胃虚弱,饮食上尽可能清淡一点,否则稍有不慎便会引发呕吐腹泻。”

  太后两眼一亮,有御医细心照顾,她当然知道自个儿的身子状况。

  “母后听见了吧,以后可别太放纵口腹之欲。”皇后笑着道。

  “哀家就是不喜欢清淡寡味。”

  “母后身体康健乃儿孙之福,切莫太重口味,不过,臣妾给母后几个健脾养胃的药茶方子,每日饮用,当有所帮助。”

  太后欢喜地点点头,随即唤来宫女送上文房四宝,而楚意宁更是乐于藉此机会推销自己的药茶。

  离开皇宫、回到王府时,楚意宁感觉很不真实,今日就这么结束了吗?周璇尹新婚第二日才带她进宫,还禁止后宫其它嫔妃见她,她已经做好挨骂的万全准备,甚至弄了一对“跪得好”护膝,心想,今日不但耳朵要长茧,膝盖也要长茧,可是,结果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虽然很早以前就知道太后和皇上很疼爱周璇尹,可是,这是不是太夸张了?她甚至有一种错觉——周璇尹是皇上的宝贝儿子,是太后的宝贝孙子,这不是很荒谬吗?她一定想太多了,太后只是有恋子情结,而皇上有恋弟情结,不过,绝少人能够如周璇尹一样幸福地同时享受两个人的宠溺。

  “你对本王有何问题?”周璇尹伸手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虽然很享受她不时投过来的视线,感觉她的思绪绕着他打转,不过,他太清楚她了,她此刻脸上的表情绝对不是如此单纯。

  楚意宁带着期待地凑过去,“你会回答我吗?”

  周璇尹又是那副高傲的样子,“这要看你的问题——太蠢的,拒绝回答;太简单的,拒绝回答;太令人生气的,拒绝回答;太不象话的,拒绝回答……”

  “算了!”楚意宁冷哼一声,转身背对他。说来说去,他的意思只有四个字——随心所欲,他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不会回答。

  周璇尹靠过去咬她一口,痛得她转头瞪他,他凉飕飕地直接下令,“问。”

  好吧,有问题憋在心里也不好受,她就问了,“我觉得太后当你是孙子,皇上当你是儿子,你说是不是很好笑?”

  “好笑吗?”周璇尹好像很认真地在思考,然后摇摇头,“不好笑,皇上确实是我父亲,太后确实是我祖母。”

  楚意宁觉得自个儿被雷劈到了,这唱的是哪一出戏?

  周璇尹微微挑起眉,“你不信?”

  楚意宁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开玩笑的吧!

  “难以置信吗?”周璇尹彷佛在自言自语,“是啊,儿子变弟弟,孙子变儿子,这确实太匪夷所思了。”

  半晌,楚意宁终于挤出声音,“这是真的?”

  周璇尹赏她一个白眼,“本王像是那种会胡言乱语的人吗?”

  “不是,只是……”她不懂,为何他可以如此若无其事的提起?

  他淡淡道:“我明白,这太荒唐了,即使亲耳听见,我仍偶尔会想,那夜应该只是一场梦吧。”

  他恨不得那夜未曾听见那些话,这样皇兄依然是皇兄,母后依然是母后,他们特别疼爱他,只是因为他生得太漂亮了,先皇后宫的嫔妃不就是因此才嫉妒他,甚至下毒害他吗?好吧,先皇后宫的嫔妃下毒害他,是担心先皇立他为太子,即使当时他不过三岁,而且先皇最看重的明明是皇兄。

  她可以理解他的心情,这种滋味不好受,明明是父皇,却要唤皇兄,明明是皇祖母,却要唤母后……每次进宫,每次喊着他们,他是不是就痛一次?即使他们再疼他宠他,他们不能承认他的身分,这已经是否定他了……难怪他任性妄为,就是要比皇子更令皇上头疼,这也许是他抗议的方式吧。

  “傻子,哭什么?”周璇尹温柔地用手指拭去她的眼泪。

  “怎么哭了?有沙子跑进眼睛吗?”她竟然毫无所觉。

  “小骗子!”

  楚意宁觉得很心疼,忍不住伸手抱住他,很紧很紧。

  周璇尹愣怔了下,反过来将她抱得更紧,低声道来,“那一年我七岁,因为染上风寒,烧得神智不清,皇兄寸步不离地守在身边,我隐隐约约听见母后训斥皇兄……”

  “皇上刚刚继位,怎能如此任性?回去干清宫,别待在这儿。”

  “母后,他是朕的儿子,朕不能认他,为何还不能守着他?”

  “不是,他是皇上的弟弟,皇上一定要记住。”

  “母后,丽儿为了他赔上自个儿的性命,朕却不能认他,父皇对朕太狠了!”

  “当初你父皇同意庇护她,安排她在你身边当丫鬟,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若她皇兄得不到政权,你父皇一辈子都不会承认她南楚公主的身分,她同意了,可是她却勾得你神魂颠倒,还怀了你的孩子。若非尹儿是你第一个孩子,身上有着跟你一模一样的胎记,你父皇爱极的话,你父皇不会只是逼着她自我了结,还会亲手掐死尹儿。”

  “……”

  “灏儿,别怪你父皇不愿帮助丽儿的哥哥夺得政权、成全你们,实在是南楚的政局太过复杂,而你父皇的身子又不好,不便介入,要不,丽儿不会只求你父皇庇护,再说了,你那几个自以为是的皇叔就让你父皇穷于应付了,何况还有豺狼一样的北燕在虎视眈眈,你父皇真的无暇他顾。”

  “母后,朕不怨父皇,只求母后让朕任性地宠爱尹儿,这是朕能为丽儿做的。”

  楚意宁久久无法回神。当一个帝王有许多无奈,只能怪南楚的兄弟相争为何不早点落幕,周璇尹大皇子的身分就能够被正名,然后继承大周的江山,可是如此一来,皇上就不会为他们赐婚……其实,她很高兴嫁的人是他。

  “听说我娘亲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我很像她。”

  长相像母亲,个性像父亲——他跟皇上都是任性的人。这种话最好别说,要不,他很可能会跳脚。

  楚意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若是我不问你,你会告诉我吗?”

  “你是我妻子,我当然会告诉你,只是在寻找开口的机会,没想到你如此心急。”生在皇家,他不轻易相信人,能待在身边的人都经过他许多试探,或是跟了许多年,可是很奇怪,第一眼看见她,他就觉得她值得信任。

  妻子……楚意宁唇角一翘,突然觉得他们之间更亲密了,是真正的夫妻。她调皮地举起手戳了戳他的胸口,“怎么不说“本王”了?”

  “我高兴。”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贴在他身上已是极大诱惑,怎么还敢戳他?

  “你怨过皇上吗?”

  “我……曾经想过,若我是皇兄,我会如何?也许,我只能跟他一样,或者比他还不如。生于皇家,最不能摆脱的就是身不由己,好比皇兄明明不喜欢淑妃,却又看起来很宠爱她,每个月总要连着几日上她那儿,换成是我,绝对受不了,何况她丑死了。”

  她觉得他的审美观有问题,淑妃是一等一的美女好吗!不过,他有回答她的问题吗?楚意宁决定掠过这个问题,兴许,他也不清楚怨还是不怨吧。理智上,知道不能怨,权势滔天的代价就是身不由己,可是情感上,仍有着无法化解的怨,因为他一生都必须唤“父皇”为“皇兄”。

  “宁儿,你好点了吗?”周璇尹终于控制不住地伸出魔爪。

  “痛。”楚意宁懊恼地打他的手,不过力不如人,倒是有一种欲拒还迎的味道。

  “不痛,我会很温柔。”

  “不相信……周璇尹,白日宣淫太不象话了……周璇尹,别在这里,万一小白跑进来了很难为情……周璇尹,我求求你,好歹去床上……”当楚意宁被周璇尹抱着一起滚到床上时,楚意宁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她对他的抵抗能力越来越差……算了,谁教她在各方面都不如他,当然只有被他欺负的分。

  三日回门,楚意宁原本希望自个儿独自回去就好了,成国公府的人实在不长进,周璇尹忍受得了他们吗?可是,周璇尹若不陪她回门,明日她惨遭英亲王嫌弃的传言就会铺盖整个京城,因此周璇尹坚持陪她回门,她也就同意了。

  也许是父亲向娘道歉,还同意让以前只能专注读书的哥哥多跟娘亲近,楚意宁今日看父亲顺眼多了,也就由着他将周璇尹拉去书房,反正她要陪娘说话,也没法子照顾周璇尹,而且有一个看起来很象话的哥哥在场盯着,相信父亲也不会干出什么太愚蠢的事。

  “我看娘的气色越来越好,以后可以放心了。”楚意宁不难想象这是父亲的功劳,一个有男人疼爱的女人会特别明亮动人……说来自己也是如此吗?

  纪明珠害羞地脸红了,连忙关心地问:“王爷对你好吗?”

  “……还不错。”他根本以欺负她为乐。但她若是这么说,娘肯定要紧张了,她又不能说此欺负非彼欺负吧。

  “王爷身分尊贵,性子难免傲了点,你要多迁就,别跟他斗气。”

  她怎么觉得这是婆母安慰媳妇忍让儿子的话?算了,娘的性子就是太柔软了,遇到周璇尹这样的狠角色,也就更退缩了。

  “楚意宁……放开我,我要见楚意宁……楚意宁,你给我出来……”楚意歆完全忘了自个儿是成国公府的千金,嗓门比京城最热闹的东市叫卖声还响亮。

  闻声,纪明珠担心地拉住女儿的手。

  楚意宁反过来安抚她,轻拍道:“别担心,这儿不是娘的人,就是我的人,她想打我也打不过,我去瞧瞧。”

  “你小心一点。”

  楚意宁点点头,下了软榻,走出去。

  “楚意宁,叫她放开我。”楚意歆忙着用眼刀痛宰楚意宁,又忙着扭动身子,企图摆脱杏花的钳制,可是杏花的双手彷佛有千斤重,完全无法撼动。

  “可以,不过你先冷静下来,要不然,待会儿你控制不住自己扑过来咬我,你的麻烦就大了。”若是有其它人胆敢在她身上留痕迹,周璇尹肯定抓狂。

  “楚意宁,我恨不得咬死你!”

  “千万不要,某人的脾气不好,你若是害他甩不掉克妻的名声,你就死定了。”她是好心为楚意歆着想。

  “楚意宁,你用不着在我面前炫耀!”

  “你要自个儿冷静下来,还是我叫人将你绑起来?”楚意宁的声音还是很轻很柔,但是眼神明显变了,教人不自觉地感受到一股在上位者的威严。

  楚意歆微微缩着脖子,气势明显弱下来,“你立刻让我姨娘回来。”

  楚意宁愣怔了下,“林姨娘怎么了?”

  “你不要装傻了,若不是你,爹怎么会将姨娘送到庄子上?”

  “我爹将林姨娘送到庄子了?”楚意宁转头看着身后的思儿。

  思儿点了点头,低声道:“我也是刚刚听说的,林姨娘有设下阴谋陷害嫡女的嫌疑,国公爷让她去京城近郊的庄子思过。”

  京城近郊的庄子……父亲对林姨娘算是客气了,毕竟是救命恩人的女儿。

  “你找错人了,这是爹的决定,你应该求爹。”

  “只要你一句话,爹就会让姨娘回来。”

  “我不知道自个儿有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不过我是嫁出去的女儿,不能插手管成国公府的事。”她可不是那种喜欢揽事的人,太累人了。

  咚一声,楚意歆跪了下来,满脸泪痕,“我求求你,姨娘受不了庄子上的生活,请你让姨娘回来好吗?”

  “你错了,庄子上的生活惬意快活得很。”楚意宁偏头看着思儿,“是吗?”

  思儿非常赞同地点头附和,“庄子上的生活不但惬意快活,而且有趣好玩,哪是京城这个闷死人的地方比得上的?”

  “你担心姨娘在庄子上过得不好,那你可曾想过出生不久就被送到庄子上的我?京郊的庄子好歹有人侍候,可是岐县的庄子什么都要自个儿动手,我还不是这样子走过来了。只要愿意,无论什么样的环境,人都可以活得很好。”

  楚意歆愣怔地说不出话来。

  楚意宁走过去将楚意歆扶起来,“父亲将林姨娘送到庄子上是为你好,林姨娘继续待在你身边,只会害了你。”

  “姨娘才不会害我。”可是,楚意歆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若是林姨娘心思纯正,今日你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楚意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自从得知自己贵不可言的命格只是谎言,她就觉得自个儿一点价值都没有,无论跟谁相比,她都比不上。

  “三妹妹,我劝你好好过日子,低嫁对你来说不见得是坏事,连被人家利用都毫无所觉,你的性子嫁进高门大户说不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哪有你说的那么笨?”楚意歆的反骏软弱得不堪一击。

  “那位李侍卫娶你,是委屈他了,我觉得他比你聪明。”

  楚意歆恼怒地瞪着楚意宁,想骂人,却又骂不出口。

  “你知道吗?得到富贵权势不容易,但是失去有时候只是转眼之间,还不如踏实平稳的日子。我可以向你保证一件事,王爷会补偿李侍卫,若他自己肯上进,还能进禁卫军。”她又不是没有能力帮助,若还是由着想通的妹妹过苦日子,那真的是说不过去。

  楚意歆瞪大眼睛,“这是真的吗?”

  楚意宁点了点头,“不过,你要记住,付出得来的,才是属于自己的,而那些平白无故送上门的,往往是害人的毒药。人啊,不要太贪心了,老惦记着别人拥有的,最后很可能连自个儿所拥有的都失去。”

  楚意歆静静沉思半晌,默默行礼,转身走出去。

  “小姐,你真的要让那个李侍卫进禁卫军?”思儿觉得主子对楚意歆太好了。

  “不是我,是王爷。”楚意宁斜睨了一眼,这不是她的主意吗?“是王爷让人家上门提亲,不是应该给人家补偿吗?”

  思儿嘿嘿一笑,可是又很不服气,“对三姑娘太好了。”

  “那也要她夫君有本事,要不,你以为进了禁卫军,就可以成为了不起的大将军吗?”

  禁卫军不过是离皇上比较近。

  见思儿松了一口气,楚意宁忍不住对她摇头叹气。

  思儿撇了撇嘴,很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不喜欢三姑娘。”

  楚意宁懒得跟她争论,转身再度走回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