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上弃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上弃珠 第八章 算命真相(3)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谁知此时杏花却突然跪了下来,桃花也跟着跪下来。

  “你们别这样,我不喜欢下跪这一套。”

  “王妃,若是奴婢不能留下来,王爷就会派奴婢去做见不得光的差事。”

  “是啊,奴婢会全心全意侍候王妃,请王妃让奴婢留下来。”

  原来她们是暗卫……也对,否则周璇尹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送来两名练过武的丫鬟?

  楚意宁承认自个儿的心很软,“想待在我身边也行,只是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王妃请说。”

  “你们绝对不可以跑去王爷那儿掀我的底。”

  两人同时呆住了,王妃的要求会不会太简单了?

  “付你们月银的是我,你们当然只能对我一个人忠心耿耿,不是吗?”

  两人很用力地点点头,这是当然啊。

  “还有,我不喜欢奴婢这两个字,以后你们别挂在嘴边。”楚意宁摆了摆手,“好啦,起来了,我这儿不兴下跪,以后别再来这一套了。”

  两人满是困惑地站起身,这位王妃与她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江嬷嬷深深看了楚意宁一眼,然后告辞返回英亲王府,向主子报告整个过程。

  周璇尹很神气地对江嬷嬷挑眉道:“本王说了,她不会收下嬷嬷送去的丫鬟,可若是她们一下跪,她就会心软地将她们留下来。”

  “老奴终于放心了。”江嬷嬷叹道。

  周璇尹是江嬷嬷奶大的,江嬷嬷对周璇尹的疼爱不输给任何人,当然盼着周璇尹有个知心又聪慧的妻子。前面两任王妃令人大失所望,因此当她得知第三任王妃是成国公的嫡女,她就一直想先见上一面,只是苦无正式机会,直到今日,王爷想到要送两个练家子给王妃当丫鬟。

  “嬷嬷愿意侍候她了?”他不喜欢母后安排的宫嬷嬷,可是奶嬷嬷已经被他惯坏了,不愿意侍候太平凡的主子。

  “王妃心太软了,老奴还是侍候一旁,免得她被人家欺负。”

  “她只是不喜欢争斗,并不是任人欺负的笨蛋。”

  “王爷还真了解王妃。”

  周璇尹耳廓红了。不记得何时开始,他习惯研究她的一举一动,而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比自个儿想象的更了解她,也更喜欢她,虽然她惹他生气的本领还是不差,不过三日之后,他就可以任意吃她、咬她,她很快就不敢惹他生气了。

  “对了,老奴得先提醒王爷一件事——王妃还未及笄。”

  “本王知道。”

  闻言,江嬷嬷松了一口气,原本担心王爷因为等不及了,才会早了半年将王妃娶进门,没想到王爷并未忘记最重要的事。

  来到这个时代后,楚意宁始终只有一个念头——日子一定要越过越好,赚很多银子,买一座庄子,收养许多无家可归的孩子,总之,嫁人这种事从来不在她的计划之中,可是一道圣旨改变了她的计划,而今,她更是已经坐上花轿嫁进一个仅次于皇宫般尊贵的地方——英亲王府。

  她会紧张吗?

  老实说,若非他派江嬷嬷送两个丫鬟过来,她根本没有想到成亲这件事;若非娘昨晚特地拿了春宫册给她,她更没有意识到成亲是怎么一回事,毕竟上一世还来不及嫁人就穿了,她对结婚毫无概念,当然不会紧张,可是此时坐在新房内,想到洞房花烛夜时第一次会痛死人,她的神经就进入备战状态……不对,她还未及笄,今晚的重头戏当然不会发生,她何必紧张呢?

  是啊,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她根本没必要紧张。

  可是,某人的认知显然与她不同。

  “慢着,你的眼神为何像一只大野狼?”楚意宁伸手阻止周璇尹靠近。

  “男人在这种时候都是大野狼。”周璇尹觉得她的反应真奇怪,终于到了嘴边,不狼狠扑上去咬一口,他还是男人吗?

  “你忘了我们是提早成亲的吗?”

  “没忘。”为了准备迎她进府的大礼,这一个月他忙翻天了。

  “那你是不是应该睡那儿?”楚意宁用眼神指着他专属的贵妃榻……其实,她希望他睡在侧间,不过洞房花烛夜就将他从这儿赶出去,好像不妥。

  “为何我应该睡那儿?”

  顿了一下,楚意宁想到一件事,“对不起,你是尊贵的王爷,当然是你睡床,我去睡那儿好了。”

  周璇尹显然很困惑,但是谨记一件事,“我们成亲了,我们要一起睡觉。”

  “理论上是如此,但是我还未及笄啊。”她怎么有一种秀才遇到兵的感觉?

  “我知道你还未及笄,那又如何?”

  楚意宁的脑子差一点当机了,“那个……我还未及笄,我们两个还不能洞房。”

  “谁说你还未及笄,我们就不能洞房?”从避暑行宫回来之后,他就日日盼着今晚的洞房,谁敢阻止,他会一脚踹飞。

  “……这不是常识吗?”楚意宁不安地将屁股往后挪一点。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不能用常理解读呢?这位王爷是异类。

  “本王没听过这样的事。”

  “……那是因为没有哪个姑娘还未及笄就嫁人了。”

  “既然你是第一个,就不曾有过那样的规矩,不是吗?”

  她要不要跪下来求饶?这位王爷的歪理根本无人招架得住。

  周璇尹突然笑了,可是他的笑容却让楚意宁打了一个寒颤,“没想到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子也如此可爱,如此让人想扑过去大吃一顿。”

  楚意宁真想扑过去掐他、捏他、捶他,什么没出息,她是被他吓坏了好吗!忍着,不能轻举妄动,要不,很可能会落得自个儿送上门的下场,“那个……你不觉得如今的我看起来像干瘪的菜豆……不,应该说是一堆骨头,总之,就是没有肉,吃起来一点滋味都没有……”呜……她到底在说什么?怎么越说越乱七八糟,甚至有挑逗的嫌疑?

  周璇尹差一点爆笑出声,她怎么连语无伦次的样子都如此勾人魂魄呢?他的目光越来越热烈,将她从上到下看了一圈,“没关系,本王也乐意啃骨头。”

  “你饥不择食吗?骨头你也啃!”

  “没法子,本王就是喜欢啃你。”周璇尹终于忍不住地扑倒她。

  “等一下,我们有话好说,我还是未成年少女。”楚意宁瞬间变成了小可怜,若是他敢再前进一步,绝对是禽兽不如,可是,某人的理解能力显然与她不同。

  “什么未成年少女?”

  “未成年少女……就是未及笄的意思。”

  “我们刚刚不是讨论过了,本王很乐意啃骨头啊。”周璇尹突然靠过去,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很满意地点点头,真香!

  “好痛……你是小狗吗?”楚意宁气恼的对他龇牙咧嘴。

  略微一顿,周璇尹阴恻恻地挑起眉,“你说本王是小狗?”

  “小狗才会啃人……不是,你是尊贵的王爷……不是,你是义薄云天的大侠,大侠,小女无知,请饶命吧!周璇尹,做人不可以如此任性,欺负一个未及笄的少女太不象话了……”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某人的耐性已经告罄,很快地嘴巴被堵住了,然后衣衫转眼成为了破布。

  站在门外的江嬷嬷和思儿——一个上了年纪,一个还未及笄,竖着耳朵听着房里隐隐约约传来的战况,越来越激烈,某个被啃的骨头从抗拒到热情如火的回应,而被人家说成小狗的王爷性致越来越高昂,连甜言蜜语都脱口而出——两人看起来好像完全无动于衷,可是心里波涛汹涌。

  江嬷嬷很想叹气,“本王知道”是单纯表示他知道王妃还未及笄,并非真的知道不能洞房,唉,明明是她一手奶大的,但她还是常常搞不懂王爷脑子在想什么,但无论如何,至少可以肯定一件事——王爷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王妃。

  思儿终于知道小时候听过的“妖精打架”是怎么回事了,太刺激了,实在无法想象他们是她熟悉的王爷和小姐——一个别扭难缠,一个凡事不上心,不过,她早就看出来了,他们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