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上弃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上弃珠 第八章 算命真相(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对楚意宁来说,每日最期待的莫过于晚上的泡澡时光。她是不洗澡就没法子好好睡觉的人,可是在岐县,侍候的人少,不好支使她们每日烧水给她泡澡,往往只能简单的清洗脸和四肢,因此回到成国公府,每日可以泡热水澡,她恨不得大肆庆祝一番,真是太好了,终于可以轻爽舒适地入睡了。

  进入秋冬,泡完澡之后,她会喝上一盏首乌枣杞茶——何首乌三钱、红枣四钱、枸杞四钱、生甘草三钱、天花粉三钱,有助于滋润肌肤,增加肌肤红润。

  楚意宁满心欢喜地走出套间,绕过屏风,吸了一口花茶香气……

  “你就这么喜欢泡在浴桶里面吗?”

  “啊!”双手急忙捂住嘴巴,楚意宁惊愕地瞪着佣懒坐在软榻上的周璇尹。

  “这什么首乌枣杞茶……不喜欢。”周璇尹忍不住瞥了她一眼,转而嫌弃地看着手上的茶盏,可是下一刻,嘴巴又靠过去喝了一口。

  “不是不喜欢吗?”楚意宁瞪大眼睛,那是专属于她的茶盏。

  “你爱喝啊。”

  “我爱喝与你有何……”等一下,思儿……这个可恶的思儿,肯定早知道周璇尹在这儿,不但没有警告她,还出卖她,她再也不给那个丫头月银了!

  周璇尹用下巴指着身边,“坐吧。”

  楚意宁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闯入者对主人说“坐吧”,这象话吗?“王爷是不是忘了这是何处?”

  “不坐?”周璇尹火热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虽然未见衣衫不整,但是沐浴过后,衣着难免随兴,因此比平日多了一分柔媚,“无妨。”

  她真的很想……算了,力不如他,她的暴力对他而言说不定更像挑逗,那她索性一头撞墙。她还是不要跟他啰唆,直接切入主题比较省事,“请问王爷深夜来访有何指教?”

  “你提供的画像,此人是个骗子。”

  “骗子?”

  他道:“此人专门骗吃骗喝,还在赌坊诈赌,直至十四年前,他在皇恩寺剃度,至于他为何剃度出家,不得而知,可是就时间上来看,应该是为你算命之后,因此本王猜测,这必定是出于某人授意。”

  从避暑行宫回来之后,他就将画像交给傅齐年,找人这种事还是傅齐年更方便,没想到一看到画像,傅齐年就大叫了一声“骗子”。略微一想,他就可以勾勒出当年这些事的来龙去脉——定国公为了某件事相中此人,双方合作互蒙其利,后来定国公觉得此人可用,便将此人安排到皇恩寺,可是骗子就是骗子,不时偷溜出皇恩寺寻人诈骗,因此碰上傅齐年,还从此被傅齐年惦记着不放。不过,皇恩寺究竟何时为定国公所用,这就只能问合作的双方了。

  “我已经将画像给娘亲看过了,因为事隔多年,娘亲不能确定当初为我算命之人是否为他,倒是方嬷嬷非常肯定是他。”

  “若真的是此人,算命一事应该是定国公安排的。”

  “无论是谁算计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这都是我爹的错。”楚意宁一想起原主就心疼,若非亲生父亲如此狠心,原主不会如此短命。

  “以后你是亲王妃,你可以尽情对他撒气。”

  楚意宁做了一个鬼脸,“我才懒得对他撒气。”为了不值得的人生气费神,那是傻子才干的事,她聪明得很,何必呢?况且,那个被遗弃的原主早就死了。

  “本王帮你讨回公道。”他不愿意她受委屈。

  “不必了,我只要过得比他们好就好。”他们是她名义上的亲人,他们不好,她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还不如各过各的,以她凡事看得开的生活哲学,她就不相信自己会过得比他们不快活。

  “真的不必吗?”

  “我觉得最好的报复方式就是过得比对方还好。”

  周璇尹略一思忖,唇角一勾,“有意思,可对方若是过得比你好,你又如何?”

  “我所谓过得好,并非指财富和地位,而是一种生活态度。”见他一脸困惑,楚意宁接着解释道:“你想想看,若是老惦记着某人对不起你,你的日子还能过得开心吗?还不如不将对方当一回事,好好过自个儿的日子,即使没有对方有钱有势,我依然活得很快活、很自在,这才是真正的过得好。”

  周璇尹细细品味一番,点了点头,“有道理。”

  “对我而言,有钱有势不见得是好事,想想成天应付那些想靠我升官发财的人,我就觉得日子好累人。”

  “人家可得意了,你却觉得累人,你的想法还真是与众不同。”周璇尹看着她的目光转为深沉,真不知道她的脑子是如何长的,为何能如此豁达呢?若是朝堂上那些大臣都能如此想,就可以少很多纷争。

  楚意宁明显地感觉到气氛不对了,连忙转移话题,“对了,王爷怎么会如此快就查到此人的底细?”

  “这是傅齐年的功劳。”周璇尹压下心中那股蠢蠢欲动,道出多年前傅齐年遭骗一事。

  傅齐年为了找出对方,可以说是将京城查了个底朝天,虽然知道对方是个骗子,却不知道此人多年之前就在皇恩寺剃度了,不过从此念念不忘,因此一看见画像就认出了人。

  楚意宁脑子飞快地转了一圈,觉得自个儿有必要做点准备,“可以请傅公子为我画一张此人的画像吗?”

  周璇尹不悦地噘着嘴,“本王可以画得比他更传神。”

  “我不在意是否传神,只要是傅公子画的。”

  周璇尹显然不愿意,闷声不答应。

  这个男人是在吃醋吗?“我有用处。”

  周璇尹很不甘心,“知道了。”

  “时候不早了,王爷是不是应该离开了?”

  “本王还不想走。”

  楚意宁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他当是来这儿游玩吗?

  “王爷,时辰真的不早了,周大哥要进来催人了。”思儿终究不敢放着主子不管,一直守在门边,就等着必要时候跳出来帮主子。

  “你们担心什么?难道本王会一直赖在这儿不走吗?”

  楚意宁和思儿很有默契地同时用眼神回答他:我们对王爷一点信心都没有。

  这对主仆!周璇尹跳下软榻,略带不满地抬起下巴,“好吧,本王改日再来。”

  千万不要!楚意宁和思儿哀求地看着他,不敢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因为这位王爷最大的乐趣就是跟别人唱反调,吓得人家心脏无力。

  周璇尹又不能真踹她们一脚,只能恶狠狠地一瞪,大摇大摆地走人。

  翻墙出了成国公府,周璇尹想起刚来时思儿告的状,出声询问紧跟在身后的人,“还记得那个被打昏扔到本王床上的侍卫吗?”他对别人的事一向不感兴趣,可是那个丑八怪竟然胡言乱语诋毁他的王妃,他就要让芳满园的丑事一辈子跟着那个丑八怪。

  “知道,叫李行,王爷有何吩咐?”

  “传本王的命令——三日之内来成国公府提亲。”

  “嗄?”

  “叫他去找刑部尚书,请尚书夫人当保山。”

  “是,可是,成国公应该不会答应这门亲事。”

  “李行可是奉了本王的命令上门提亲,他胆敢不答应?”

  周岭犹疑道:“成国公不敢不答应,可是若他跑去找楚二姑娘抱怨,惹得楚二姑娘心烦,楚二姑娘因此对主子心生埋怨,这就不好了。”

  周璇尹懊恼地转头瞪人,“你的脑子是摆着好看的吗?难道不会想法子让成国公识相一点主动答应吗?”

  主子懒得动脑子,就怪人家不长脑子。周岭当然不敢抱怨,只是很无奈地道:“若是这事传了出去,成国公不答应也不成,可是,太后下了封口令,没人敢传出去。”

  “若是本王传出去的呢?”

  周岭嘿嘿一笑,这还用得着说吗?

  周璇尹唇角冷冷一勾,“李行上门提亲前,先将此事传给与成国公平日往来的人,让成国公认清楚他只能将那个丑八怪嫁给李行。”

  走出畅春院,楚意宁还没回过神,父亲竟然答应将楚意歆嫁给那个默默无闻的侍卫!这中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昨日那位侍卫突然上门提亲,她就觉得不太对劲了,可是父亲还没答应,因此她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今日老夫人会当着她们的面透露父亲答应这门亲事了,那时楚意歆的脸色一下子就刷白了,可想而知,楚意歆事前也没有得到消息。

  “楚意宁,这是不是你搞的鬼?”楚意歆从后头追了过来。

  楚意宁懒得理她,脚下的步伐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楚意宁,你给我站住。”楚意歆显然失去理智了,根本不在意如此大吼大叫会将所有人的目光引过来。

  见楚意宁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楚意歆索性冲到她前面,将她拦下来。

  “这是你搞的鬼对不对?你让英亲王出面逼爹答应这门亲事对不对?”

  楚意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让开。”

  “若不是你,爹怎么可能答应这门亲事?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楚意宁忍不住冷笑,“你指责别人的时候,不觉得羞愧吗?若你没有怀着见不得人的心思,今日又岂会落入这样的处境?”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是有人要害我……是你,一定是你,就是你想陷害我!”楚意歆慌乱地左右张望。娘再三提醒她,她一定要坚决说自个儿是被人陷害的,要不然,众人只会更瞧不起她。

  楚意宁又是叹气又是摇头,“你不觉得你脸皮太厚了吗?明明是自食恶果,却硬要栽赃别人,难道一点愧疚感都没有吗?”

  “明明是你陷害我,你就是讨厌我,看我不顺眼!”

  楚意宁上前一步,将声音压低,“我劝你还是安安静静地等着嫁人,不要再大声嚷嚷,要不,不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我不会嫁给那个人!”楚意歆感觉到所有的目光都落在自个儿身上,她想逃,可是她不能,因为这等于告诉众人她心虚了。

  楚意宁很想翻白眼,刚刚老夫人说得很明白了,而楚意歆竟然还说不会嫁。

  见她不以为然的样子,楚意歆不由得急切地道:“爹绝对不会让我嫁给那个人,我一出生就有高人断言我贵不可言。”

  “贵不可言?”楚意宁忍无可忍地笑了。

  “你笑什么?”

  楚意宁看着楚意歆的眼神充满了怜悯,“我一直告诉自己,此事算了,我已经回来了,又何必追究改变不了的过去?不过,既然你提起,我们就来算一下帐好了。”

  楚意歆愣怔了下,“什么?”

  “我活不过十岁,养着太浪费银子了;你呢,贵不可言,这样的反差不觉得奇怪吗?更巧的是,我是嫡女,你是庶女,我们的未来却刚好相反。”

  “你……这是什么意思?”楚意歆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丫头终于知道怕了吗?“你应该问你姨娘,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二姑娘、三姑娘,老夫人请你们进去。”老夫人的大丫鬟走过来道。

  既然已经闹了,索性今日就摊开来好了,楚意宁率先转身走回屋子。

  楚意歆觉得很不安,可是终究没有勇气转身逃走,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回屋子。

  “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为何在外面吵吵闹闹?”因为楚意歆要下嫁一名小侍卫,老夫人的心情糟透了。花了那么多心思娇养楚意歆,结果却跟当初算命的结果完全不一样,这教她实在难以接受。

  “祖母,我想请姊姊去求……”

  “祖母不觉得很奇怪吗?”楚意宁强硬地打断楚意歆,“嫡女活不过十岁,庶女贵不可言,两人出生相差不过一个月。”

  老夫人脸色微微一变,“你在怀疑什么?”

  “祖母,姊姊嫉妒我的命格……”

  “不过是一个自称皇恩寺的高人随随便便说的几句话,我该嫉妒吗?”楚意宁嘲讽地唇角一勾,“我不敢自诩见识比别人还多,但是不至于傻得让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决定我的未来,谁知道他安了什么心眼,背后是不是有人支使。”

  这会儿老夫人完全听明白了,“你怀疑这是林姨娘的阴谋?”

  “我只是提出合理的质疑,难道祖母不觉得巧合吗?”

  老夫人仔细想想,越想越觉得其中有猫腻,尤其现如今的局势与算命结果完全相反,可是承认自个儿遭林姨娘蒙骗,她又拉不下这个面子,“虽然巧合,但也不能断言那是林姨娘设计的。”

  楚意宁可以理解老夫人的心情,不疾不徐地接着道:“我也不相信人心如此险恶,可那位高人若是个骗子,祖母还是认为这是单纯的巧合吗?”

  “骗子?”

  楚意宁转身看着保持距离跟在身后的思儿,思儿立刻明白过来,掏出随身携带的画像,交到楚意宁手上,楚意宁再递给老夫人,“祖母先看看是否认识此人。”

  老夫人摊开纸张一看,不由得瞪大眼睛,“这是……”

  “这是一个骗子。”

  “……”老夫人想问清楚,却惊讶得出不了声。

  “祖母若是不相信他是个骗子,我可以找人证明。”

  半晌,老夫人颤抖地挤出话来,“你如何得到这张画像的?”

  “前些日子,我一时好奇问了娘,当初为我算命的高人是何方神圣,娘还记得很清楚,毕竟是他害我出生不久就被送到乡下。那日在避暑行宫,我无意间看见王爷在看这张画像,觉得此人与娘形容的高人极其相似,便问了王爷,此人是谁?王爷说是友人托他寻找的骗子,于是我便向王爷要了这张画像,想要请娘确认当初为我算命的高人是不是此人。”她表示自己是意外发现,而非一开始就起了疑心,要不然,老夫人会更觉得难堪,竟然未曾发现自个儿被人当傻子耍了。

  老夫人立即让张嬷嬷去请林姨娘过来。

  楚意宁知道林姨娘不会承认,再说了,安排此事之人恐怕是定国公,她要撇清关系也没什么不对。

  果然,林姨娘得知楚意宁的指控,急忙跪下喊冤,“老夫人,晴娘岂敢做这样的事?晴娘成日关在内宅,又岂会知道上哪儿找个骗子来演戏?”

  老夫人不会不知道林姨娘的胆子有多大,可是,林姨娘确实没本事找个骗子来演戏,“你敢发誓,这件事真的与你无关?”

  “老夫人,晴娘可以对天发誓,真的不知道此人是骗子。”林姨娘理直气壮地举起手,“若是晴娘所言不实,天打雷劈。”

  楚意宁不以为然地唇角一翘,是啊,不是她出面安排的,她当然不知此人是骗子。

  老夫人的心摇摇摆摆,无法完全相信林姨娘,但又难以接受自个儿被骗了,“宁丫头,你确定这个人是骗子?”

  “我可以求英亲王帮忙,让祖母见一见画下此画像之人。”

  “不必了。”老夫人连忙摆了摆手。那位侍卫敢上门提亲正是因为英亲王授意,如今她听见英亲王就怕,可不想见到他。

  “此事若不查证,祖母对林姨娘始终怀着疑心,这样就不好了。”

  林姨娘用力咬着下唇,若不是楚意宁言语煽惑,老夫人已经释怀了。

  “这事我会问过国公爷的意思。”若是证实皇恩寺高人为两位姑娘算命不过是骗局,她丢脸,国公爷更丢脸,虽说现在也无法改变任何事,可是若就此轻易放过林姨娘,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楚意宁瞥了一眼脸色惨白的林姨娘,看样子,她很清楚老夫人不想追查不是因为相信她,而是丢不起这个脸,换言之,她在成国公府的好日子已经到尽头了,至少父亲应该会出手处置她,这还要归功楚意歆惹出来的丑事,成国公府丢尽脸了,父亲当然要拿林姨娘开刀,以解心头之怒。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