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七章 名声不是问题(3)

作者:艾佟
  周璇灏忍不住跳脚,“这不是重点,你的命比较重要。”

  周璇尹固执道:“皇兄是不是觉得,即使定国公养上一两千名死士,也没什么大不了?”

  周璇尹三岁那一年差一点被后宫的女人毒死,早就认清楚自己有不少潜在敌人,如今又是个武将,根本没将暗杀这种事放在眼里,可若定国公真的养死士,麻烦就大了,这些死士可以进行暗杀任务,专杀那些不支持三皇子的文官武将,所以,在定国公找到机会发动攻势之前,一定要抢先一步铲除这些死士。

  “朕并非不将一两千名死士放在眼里,只是不相信定国公三年前就在谋划此事。”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皇兄应该相信了。”

  “即使是真的,轻易动不得。”

  “虽然轻易动不得,但是若给他机会出手,就来不及了。”他不是不明白皇兄的难处,皇兄能坐稳龙椅,定国公功劳很大,因此皇兄一直很重用定国公,这也使得定国公这棵大树的根基可以扎得很深,无法轻易撼动,不过,皇兄也不是毫无防备,这几年皇兄大量启用新进文官,拔擢年轻武将,正是在削弱定国公的势力,当然,有可能因为如此,定国公才会生出不安,暗中养死士吧。

  略微一顿,周璇灏显然动摇了,“你想如何动他?”

  “证明他养死士,有谋逆之嫌。”

  “还没找到他们的窝,就差一点死在他们手上,你如何证明?”

  周璇尹咬牙切齿,“臣弟会找到他们的窝。”

  “那也要先找到他们的窝。”

  “然后呢?”

  “到时你要做什么,朕都配合你,这样你可满意了?”

  周增尹终于笑了,“皇兄英明,还有一件事,一个月内,臣弟要将楚二姑娘娶进门。”

  “什么?一个月内?”

  “臣弟害楚二姑娘的名声都毁了,总要想个法子补救啊。”

  “补救?”周璇灏唇角一抽,“朕看啊,你是找到理由提早将人娶进门吧。”

  耳廓红了,周璇尹却是一板一眼地道:“皇兄赶紧让钦天监挑好日子,去成国公府知会一声,并让礼部着手准备。”

  周璇灏实在是又气又无奈,可是又不能不点头应允,虽然楚二姑娘的名声已经救不了了,但至少要做个样子,表示皇家对她的重视。

  回到京城,不只是楚意歆被“禁足”,楚意宁也被限制出门……不,应该说成国公府的姑娘都被下了禁令,无非盼着众人早早忘了避暑行宫发生的事。尽管太后下了封口令,不准提起芳满园的事,可是京中权贵当时在场的人不少,相熟的人私下议论几句,整个权贵圈子还有人不知道吗?所以,还不如自个儿识相一点,远离令人羞恼的闲言闲语。

  楚意歆当着后宫贵人的面,不但没算计到英亲王,还闹了天大的笑话,原本就恨不以躲起来不见人,可是她没想到熬过芳满园的日子,却在自家遭到攻击,二房和三房的姑娘一个抢着到她面前开骂,讽刺她想下嫁一名侍卫就算了,何必将府里其它姑娘拖下水。

  她恨不得忘了此事,又哪记得亲事?如今她们一提,可吓坏她了。

  “我不要,我还有脸面活下去吗?”若非林姨娘紧紧拉着,楚意歆已经将房里的东西全摔了。

  “你也知道要脸面,又为何干出如此愚蠢的事?”林姨娘的心情比楚意歆还沉重,长久以来为女儿苦心谋划,盼着她一生富贵,没想到竟落得如此下场。

  “淑妃娘娘说只有这个法子能够让我嫁给英亲王。”

  “你自个儿不会用脑子想吗?就算事成了,英亲王会如何看你?太后会如何看你?你进了英亲王府也抬不起头。”

  “我只是想嫁给英亲王……娘亲,这都是淑妃娘娘的错,你去找淑妃娘娘,求淑妃娘娘作主,要不,我就要将真相抖出来……”楚意歆的嘴巴被林姨娘捂住了。

  “你疯了吗?是有人要陷害英亲王,与淑妃娘娘一点关系也没有,记住了吗?”

  楚意歆忿忿不平地瞪着林姨娘,这明明是淑妃娘娘的错,淑妃娘娘怎么可以撒手不管此事?

  “你以为自个儿是什么身分?胆敢威胁淑妃娘娘,你是不要命了吗?”

  “……”

  “你不要不服气,难道后宫那些贵人没有一个看出来是淑妃娘娘所为吗?可是,证明是淑妃娘娘所为又如何?木已成舟,你不嫁也不行。”

  “……”

  林姨娘叹了声气,口气转为哀求,“傻孩子,我们得罪不起淑妃娘娘。”

  楚意歆眨了眨眼睛,眼泪哗啦哗啦地滚下来,林姨娘只好松开捂住她嘴巴的手。

  “你这丫头的性子怎么如此急呢?”林姨娘拿出手绢为她擦拭眼泪,轻叹了声,软言软语地道:“对方不是还没上门提亲吗?”

  “还没上门提亲,又不是不上门提亲。”

  “放心,他不会上门提亲,他没有那个胆子。”

  楚意歆摇了摇头,根本不相信,“小小一名侍卫能娶到如花似玉的国公爷千金,当上国公爷的女婿,不但有面子,升官之日更是指日可待,他岂会放过?”

  “你错了,想要高攀,也要有本事。一个小小的侍卫,连个象样的保山都请不到,哪敢上门求亲?再说了,国公爷也不见得会答应。”

  “爹不会答应?”

  “国公爷也是要脸面的,岂能随便将女儿嫁给一个小小的侍卫?”

  虽说爹是顾及脸面,而非舍不得女儿低嫁,楚意歆还是松了口气,“太好了!”

  “你冷静一点。”林姨娘安抚地推着楚意歆在软榻坐下,“太后下了封口令,过些日子大伙儿就会淡忘此事,再让国公爷安排你远嫁……”

  “我不要!”楚意歆激动地推开林姨娘,“我要留在京城。”

  “留在京城你今生就别想摆脱这件事。你自个儿想想看,有哪个高门大户能容忍媳妇闹出这种丑事?”林姨娘也舍不得女儿远嫁,可也只有远离京城的人才会不知道这件事。

  楚意歆愣怔了半晌,茫然地摇着头,“不要,难道真的要我嫁给那个人吗?”

  “若不想嫁给那个人,你就只能远嫁。”

  楚意歆突然想到什么似地跳了起来,抓住林姨娘的手,“娘亲去求淑妃娘娘,只要她请求皇上赐婚,将我指给英亲王当侧妃,我就不用嫁给那个人,也不用远嫁。”

  “你傻了吗?发生这种丑事,皇上怎么可能再将你指给英亲王当侧妃?”林姨娘真是恨不得狠狠敲她一顿。

  “那……我不当英亲王的侧妃,嫁其它人也成。”

  “除了皇子和公主,皇上不会赐婚,就是英亲王,这一次也是太后逼着皇上赐婚。”若淑妃娘娘能够轻易让皇上赐婚,也不至于使出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我怎么办?”

  “你就远嫁吧。”

  “我不甘心,若不是楚意宁想要白狐,我就可以嫁给英亲王了。”

  “你别再闹了,更别去招惹二姑娘,她若是不高兴跑去向英亲王告状,英亲王插手你的亲事,到时你不想嫁那个小小的侍卫也不成。”林姨娘真是后悔极了,早就看出来英亲王很满意二姑娘,却由着歆儿卷入其中,如今二姑娘得知歆儿的心思,也不知道会不会记恨歆儿。

  “她自个儿干了那么不要脸的事,怎么好意思管我的事?”

  “有英亲王护着她,谁敢指责她的不是?”

  “我……”

  “好了,我会求国公爷为你挑一门好亲事,过几年还是有机会回京。”

  楚意歆忿忿地咬着下唇,难道真的要离开京城吗?她落魄地离开京城,而楚意宁却留在京城当尊贵的英亲王王妃……她真的不甘心!

  楚意歆的清花阁片刻不得安宁,而清风阁则是一片喜气洋洋,因为再过不久,二姑娘就要嫁到英亲王府了,她们这些顺利留在清风阁侍候二姑娘的丫鬟和婆子,绝大部分都会跟着二姑娘去英亲王府。

  倚在窗边,看着院子里满面笑容的丫鬟和婆子,楚意宁叹了口气,摸了摸趴在一旁的白狐小白,“小白,我不想嫁,我还是未成年少女。”

  小白似乎可以感觉到她的沮丧,跳进她的怀里。

  楚意宁将目光移向胸口,摇了摇头,“看我这副发育不良的样子,周璇尹难道不会觉得一点胃口都没有吗?”

  小白在她胸前蹭了蹭,彷佛在安慰她,教她不要想太多了。

  “好吧,我不应该用普通人的思维来想周璇尹这个男人,皇上的兄弟很威风,但是绝对没有人敢如此嚣张……他根本是个异类,脑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思儿突然气冲冲地走进来。

  小白从楚意宁的怀里跳下来,瞬间变得无比高傲,大摇大摆走了出去,那个样子真像某个人……楚意宁好笑地甩去脑海中的画面,将目光收回来,看着思儿,“怎么了?谁惹你生气?”

  “小姐,清花阁的丫鬟真是坏透了!竟然四处散播谣言说因为王爷关心地问了三姑娘几句,二姑娘见了不开心,便收买宫女假藉王爷之名,将三姑娘骗到英霞阁,陷害三姑娘,然后又将王爷骗出行宫,跑去深山野岭猎白狐。”思儿越说越气,真的恨不得将那些碎嘴人的嘴巴撕烂。

  楚意宁唇角抽动一下。她不愿意将别人想得太笨了,但楚意歆真是教她“大开眼界”。

  虽然府里的人都知道她们在避暑行宫出了事,可是有太后的封口令,知情者不敢大肆宣扬,对内幕所知有限,如今楚意歆这么一闹,还有谁不清楚呢?

  “三姑娘真是不要脸,明明是她和淑妃娘娘设计……好啦,她只是个无辜的受害者,但是,她真的很不要脸,怎么可以让院子的丫鬟四处散播这种谎言?”思儿觉得很闷,小姐费心掩护三姑娘,三姑娘却不知好歹的想诋毁小姐。

  “若不想嫁给那个侍卫,她就只能远嫁,她越想越不服气,只能拿我出气啊。”楚意宁安抚地拍了拍思儿的手,“做人别太计较了,若她觉得这样子好过一点,那就由着她吧。”

  思儿稀奇地瞪大眼睛,“小姐怎么知道三姑娘会远嫁?”

  “你可见到那位侍卫上门提亲吗?”

  “没有,连一点风声都没有。”

  楚意宁赞许地点点头,“他还算得上聪明,知道娶个国公爷的千金不是什么好事。”若是成国公府的招牌够有影响力,说不定还能考虑看看。

  “可是,三姑娘为何要远嫁?”

  楚意宁伸手弹了一下思儿的额头,“京中权贵高官挑媳妇不是只看家世背景,还要看人品,谁会想要她这样名声有损的媳妇?更重要的是,我爹舍不得让她低嫁,她也只能远嫁,嫁给对京城的事不清楚的人。”

  “若是如此,别说是权贵高官,就是普通官宦,只怕也不敢要她这个媳妇。”思儿不屑地冷哼一声,“我觉得她最好嫁给那个侍卫,一辈子摆脱不了那件丑事。”

  “这对她来说确实是最大的惩罚,不过,那个侍卫就太可怜了。”

  思儿眼珠子贼溜溜地一转,觉得这个主意越想越好,“那就让王爷补偿他吧。”

  “你少出馊主意。”楚意宁不认同地瞪她一眼,“若我是那个侍卫,给我再多补偿,我也不乐意娶她,一辈子跟着自以为是的娇娇女缠在一起,根本是噩梦。”

  “那个侍卫没有小姐聪明。”

  “这倒未必,他只要有点骨气,就不会娶一个惦记着别人的女人。”

  思儿真的很讨厌楚意歆,实在无法放弃脑子刚刚萌生的念头,“有什么法子可以让那个侍卫上门提亲,而国公爷不得不答应这门亲事?”

  “这也不难,皇上赐婚啊。”楚意宁只是开玩笑。

  皇上当然不可能为他们赐婚,不过,某人的权力足以媲美皇上下的圣旨。

  思儿嘿嘿嘿地笑了,因为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