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七章 名声不是问题(1)

作者:艾佟
  楚意宁知道梁淑妃将成国公府列入避暑之行的名单,肯定暗藏阴谋,也猜想过有可能发生的状况,像是她被推进湖里,然后被某个登徒子救起来,最后皇上不得不将她改嫁其它人……好吧,这是内宅女人很喜欢玩的一招,况且楚意歆脑子不太发达,不适合太高深的招数,想必梁淑妃也认同,可是没想到,她们的层次还可以更低!

  听完周岭的报告,楚意宁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目瞪口呆。

  “她们真是太可恶了!”思儿闻言忿忿不平,“淑妃娘娘怎能用如此拙劣的手段想将三姑娘栽赃给王爷!”

  “虽然拙劣,却是对付王爷的好法子。”周岭不能不说句公道话,“王爷出门一向讲求简便,明面上侍候的人只有我和周峻,因此在英霞阁侍候的都不是王爷的人,淑妃娘娘自然容易收买,不管是在王爷房里的熏香动手脚,或是派宫女去传唤楚三姑娘,这些都变得很容易安排,且事后追查起来,也相当困难,毕竟都是一些生面孔,即使楚三姑娘愿意站出来指证当时传唤的宫女,也找不着了。”

  思儿惊愕地瞪大眼睛,“如此说来,若是昨夜在英霞阁的是王爷,这会儿王爷岂不是要纳三姑娘为侧妃?”

  这是要两姊妹共事一夫……楚意宁突然觉得很恶心,她们怎能干出这样的事?若非周璇尹发生意外,一夜未归,楚意歆岂不是黏上周璇尹了?偏偏自己是圣旨赐婚,又不能退……

  一想到差点要将周璇尹让给楚意歆,这种感觉怎么如此不舒服?

  思儿见状,也知道楚意宁在想什么,不由得哇哇大叫,“三姑娘怎么可以做出如此下作的事?真是丢脸!”

  是啊!真是丢脸!楚意宁真想捏死某个猪脑袋。牙一咬,她凉飕飕地纠正思儿,“她只是无辜地被某位宫女唤去英霞阁,当作陷害英亲王的工具。”

  “小姐,你不会相信三姑娘什么都不知道吧!”思儿气呼呼地跳脚。

  楚意宁真想拿东西敲她的脑袋瓜,这会儿怎么变笨了?“我一定要相信,要不,她可是成国公府的姑娘,她丢脸,难道我不丢脸吗?”

  “……对哦!”思儿有气无力地垂下肩膀。这种感觉真是讨厌,明明可以藉此机会狠狠修理三姑娘一顿,却因为一笔写不出两个楚字,只能对三姑娘莫可奈何。

  “总之,我们自个儿要认定三姑娘只是无辜的受害者,至于别人如何想,与我们无关,可是,究竟是谁想设计英亲王,不用挑明,人人都看得出来。”

  “三姑娘什么事都没有吗?”思儿觉得很不服气。

  柳眉轻扬,楚意宁掩不住欢喜地道:“谁说她什么事都没有?”

  “小姐说三姑娘是无辜的受害者,不是吗?”

  周岭清了清嗓子道:“虽然是无辜的受害者,但是在一个男人身边躺了一夜,可不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楚意宁唇角讽刺的抽动了一下,这会儿楚意歆应该哭得很凄惨吧。若是现代,躺了一夜绝对不会惹人闲话,可如今偏偏是女人被摸一下就扯上清白不保的时代,当事者要抹去这段记录,周遭的人也不会善罢干休。

  “三姑娘真的要嫁给那位侍卫吗?”思儿兴奋极了,坏人本来就应该有恶报。

  “那位侍卫才是真正无辜的人。”楚意宁对此人深表同情。虽然男人攀上一个高枝,可以少奋斗许多年,但是像楚意歆这样的老婆,好梦很可能变成噩梦,若是可以不娶,她倒觉得他最好拒绝这门亲事,免得过不上好日子,还被搞得乌烟瘴气。

  思儿感慨万千地点头附和,“是啊,真是有够倒霉,一不留神被人家敲昏了,然后一觉醒来,就必须娶一个骄蛮无知的国公府小姐。”

  “这门亲事还有得吵,我爹怎舍得将贵不可言的女儿嫁给默默无闻的侍卫?”

  “国公爷可以不将三姑娘嫁给那位侍卫吗?”虽说那位侍卫很可怜,思儿觉得楚意歆还是嫁给他好了,免得又惹出其它麻烦。

  “除非那位侍卫犯傻,坚持将楚意歆娶回家,不然我爹当然可以假装没这件事。”

  思儿眼珠子贼溜溜地一转,“小姐,我们将这件事闹开,三姑娘就不得不嫁了。”

  楚意宁伸手戳了一下思儿的额头,“做人不可以如此缺德!”

  “那位侍卫身手好一点,今日就不会栽在三姑娘身上了。”

  周岭觉得自个儿的脸都僵了,这对主仆的想法真是与众不同,可是,会不会太毒了?算了,他只要尽责地提醒她们一件事——“不管楚三姑娘的事如何了结,如今楚二姑娘的名声确定受损了。”

  楚意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若不是你苦苦哀求,我的名声会受损吗?是他害我名声受损,难道他好意思怪我名声不好吗?”

  周岭一时怔住了,楚二姑娘的反应还真是与众不同。

  “他若敢嫌弃我名声不好,我就一脚……”不行,这太粗暴了,即便她不是很在意形象,也不能让自个儿跟最讨厌的暴力扯上关系,“你家王爷若是跟我斤斤计较名声的问题,你要记得提醒他,是你苦苦哀求我。”

  “不是,楚二姑娘误会了,卑职并非此意,而是想让楚二姑娘有个心理准备,权贵之间的闲言闲语只怕会让楚二姑娘吃不消。”

  “我不是英亲王,很少出门,闲言闲语对我的困扰不会太大。”

  周岭更困惑了,若非他苦苦哀求,她不是为了名声而不愿意守在这儿吗?

  “没有人不在意名声,我也不例外,只是身为一个大夫,看病人的命比自个儿的名声更为重要。其实,即使我没有守在王爷身边,你们按我的指示照顾王爷,王爷也不会有事,这会儿我留在这儿,完全是为了掩护王爷昨夜的行踪。”她不好意思坦白,原本不愿意留在这儿无关名声,而是不想跟周璇尹太亲近。

  若是算上上一世,她比他还年长,可是,他却搞得她心乱如麻,一想到前晚他教她画人物画,他从后面握住她的手,他的气息从她的耳畔吹过,她的心脏还会不由自主加快……若非他太傲娇,看起来很欠扁,难保她不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周岭似懂非懂。楚二姑娘所言没有一句令人不懂,但为何不能解他困惑?

  “言而总之,记得提醒你家王爷,是你苦苦哀求我留在此地掩护他,导致我名声受损,他可不能斤斤计较哦。”

  “王爷不会嫌弃楚二姑娘的。”

  “听见外面的闲言闲语,难保他不会受到影响。”

  “若问京城谁的闲言闲语最多,当属王爷,可是,从来不见王爷放在心上。”

  楚意宁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真是高估他了,他根本是目中无人惯了。”

  周岭决定闭上嘴巴,楚二姑娘真是一个令人难懂的人,不过也因为如此,主子才会对她束手无策,这不就是一物克一物吗?

  隔天,周璇尹终于清醒过来了,第一眼看见的是坐在床边小杌子上的楚意宁,他不觉得惊讶,好像她守在他身边是理所当然的,然后,他就脱口而出,“我们一回京就成亲。”

  看见他醒过来,她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开心,正想上前为他探脉,没想到……楚意宁送上一个白眼,“你不是应该先担心自个儿的伤势吗?”

  周璇尹示意楚意宁扶他坐起身,“不是有你在吗?”

  “你就这么相信我吗?”他应该庆幸没有伤到要害,要不,以她外科的程度根本应付不来,不过,他怎么会受伤?周岭和周峻可以说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他们两个好端端的,他却受伤,这是为什么?他可以说是仅次皇上的尊贵人物,除了带兵打仗,还有什么事需要他以身涉险?

  “你不想当寡妇吧。”

  双颊瞬间染红,楚意宁真的很想扑过去掐他、捏他、捶他……不好,还是一脚踹过去比较妥当,免得泄怒不成反成了诱惑,那就是笑话了,“我还没嫁给你,你死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众人看你就是英亲王王妃,本王死了,你当然是寡妇。”

  “好吧,算是寡妇好了,不过,那又如何?自由自在,想上哪儿就上哪儿,这正是我想过的日子。”楚意宁挑衅地对他嘿嘿一笑。

  又来了,他想扑过去亲她。她怎么可以放肆得如此动人可爱呢?

  不太对劲,某人的眼神是不是太火热了?楚意宁不自在地动了一下屁股,可是小杌子不是软榻,她无处可去。她清了清嗓子,故意恶声恶气地道:“你还是顾好自个儿的身子吧,别再跑去让人家试刀子了。”

  “……这次是本王的疏忽,以后再也不会了。”忍住,成亲之后,他再好好亲她,还有,咬她,这个女人惹他生气的本领真的很高,不咬她一口,难消他心头之气……他还是承认好了,咬她,其实是很想吃她。

  楚意宁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难道你不知道你的身子矜贵得很,若有个万一,身边侍候的人都要陪葬吗?”

  “本王不是说以后再也不会了。”

  “我看你啊,就是一个不知道安分的人。”

  “本王还不安分吗?本王连你一根手指都没碰。”

  楚意宁瞬间成了红通通的娇人儿,不由得又羞又恼地一瞪,“原来你也会耍嘴皮子!”

  “成亲之后,你还会知道更多本王的事。”

  楚意宁舌头打结了,受伤醒来之后,他的脸皮是不是变厚了?

  “周岭如何向母后解释我们一起不见的事?”失去知觉前,他记得自己有提醒周靳找楚意宁,而如何掩护他们离开行宫一事,他相信周岭应付得来。

  这次虽然伤得不是很重,但是他第一次如此害怕,若他死了,她会不会遭到责难?她说得没错,他有个万一,身边的人全要遭殃,他不仅要为身边的人保重自己,更要为她活着,守护她,不准任何人欺负她、刁难她——这可是他专属的权利。

  顿了一下,楚意宁觉得自个儿还是闪远一点比较妥当,“这事让周岭告诉你。”

  看着楚意宁略带仓皇地跑到门边唤周岭,周璇尹若有所思地挑起眉,为何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这个女人是不是给他招了什么麻烦?

  见周岭进来了,楚意宁恨不得从这儿消失不见,“你们慢慢说,我去熬药。”

  “你留在这儿。”周璇尹冷冷地打消楚意宁的意图。

  “……周岭有很多话告诉你,我还是别在这儿打扰你们。”

  “大夫应该守在病人身边。”

  “谁说大夫应该守在病人身边?”

  “本王说的。”

  楚意宁蔫了,索性缩到角落玩手指,默默祈求他听见白狐时,不会恨不得掐死她。

  周岭很识相地当作什么也没看见、听见,待主子将目光转向他,才上前一一报告昨日发生的事。

  周璇尹听得脸都抽筋了,真想一脚踩在某些臭女人的脸上,“如此粗鄙拙劣的手段也使得出来,她们是脑子烧坏了吗?”

  楚意宁差一点爆笑出声,还真是脑子烧坏了。

  “周岭,放几条蛇进去陪她们玩,教她们安分一点。”周璇尹最不能容忍遭人设计,当他是不长脑子的笨蛋吗?若不是发生意外,岂不是教她们得逞了?

  楚意宁吓了一跳,连忙出声道:“你别乱来!”

  周璇尹恶狠狠地一瞪,“她们敢算计本王,就要准备好承受本王的怒气。”

  “那也不要拿蛇吓人,多恶心啊!”楚意宁一想到那种软绵绵的爬虫类动物,就全身发毛。虽然站在中医的角度而言,进食蛇类有保暖心脏的功能,蛇胆很有药用价值,可是,单是想到蛇在眼前爬来爬去,就让人受不了。

  “她们更恶心,那么丑的丫头也敢塞给本王!”

  “丑……不会吧,楚意歆称不上天仙,但也算得上美女等级。”

  “本王说她丑死了,她就是丑死了!”

  楚意宁突然有一种感觉,若是楚意歆此时在这儿,周璇尹会一脚踹死她。

  “怎么了?有意见?”周璇尹斜睨着她,彷佛在告诉她:你敢违背本王的意思,本王先修理你。

  “不不不,王爷的眼光就是与众不同,王爷还说我是村姑,不是吗?”

  “……你是村姑,但本王喜欢啊。”

  楚意宁觉得彷佛被雷劈到了,他是在向她告白吗?

  周璇尹后知后觉意识到自个儿说了什么,别扭地转头去瞪周岭——他看起来好像被吓傻了,恼怒道:“还发什么呆,你不回去放蛇,难道蛇会自个儿跑去找她们玩吗?”

  “是,可是……”

  “你还没啰唆够吗?”

  “今日一早卑职回行宫时,太后又问主子们何时回去。”领了太后的口谕,周岭无法避免的两边跑来跑去,主子没醒过来时,他得装模作样地推说主子还没猎到白狐,可如今主子醒过来了,主子当然要订下返回行宫的日子。

  “本王不是要猎白狐吗?”周璇尹彷佛不经意地看了楚意宁一眼。

  楚意宁心虚地脖子一缩,打定主意,绝对不承认她错了。

  “可是,猎得到白狐吗?”

  “猎不到白狐,就别回去啊。”周璇尹很理直气壮,完全没想到猎白狐的高难度,害某个很心虚的人差一点吐血。

  楚意宁真觉得自己紧张个什么劲啊,人家根本没当一回事。

  周岭绝对不是一个喜欢啰唆的人,问题是,主子总是这么任性,“可是,王爷跟楚二姑娘还没成亲。”

  “回去再成亲不就好了吗?”

  周岭愣怔了下,耷拉着脑袋领命而去。跟着主子如此多年,还是常常摸不透主子的想法,别人视为麻烦,他简简单单就化解了,别人觉得简单,他反而绕在里面钻不出来。也是,主子就是如此异于常人,跟与众不同的楚二姑娘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你真的猎到白狐才要回去?”

  周璇尹看着她的眼神彷佛她很白痴似的,“你不是要白狐吗?”

  楚意宁的舌头再次打结。早知道她就挑老虎,猎到老虎的机会应该高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