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六章 行宫避暑是非多(3)

作者:艾佟
  楚意宁虽然是学中医,但上一世因为好玩,学了如何缝合伤口,来到这儿之后,她曾在岐县帮猎户处理过伤口,因此面对伤口不至于手忙脚乱不知如何处置。

  处理好周璇尹的伤口,撒上药,绑上绷带,楚意宁累得只想瘫在床上。

  “小姐,我在这儿守着,你去歇会儿。”思儿递上热毛巾给她擦拭。

  “还是我守着这儿好了,我得留意王爷有没有发热。”

  “楚二姑娘,天快亮了。”周岭走过来提醒道。

  楚意宁连忙转头看着窗外,糟糕,竟然将时间忘得一干二净!“这会儿我赶回去来得及吗?采儿一定会帮我掩护,可是东门那些守卫应该都醒过来了,想要不动声色回到行宫,是不是很困难?”

  顿了一下,周岭小心翼翼地挑拣措词,“王爷昨晚的行踪绝对不能曝露。”

  楚意宁忍不住翻白眼,“英霞阁那么大,不可能没有一人发现王爷一夜未归……我看啊,这会儿恐怕整个行宫都知道王爷一夜未归了。”

  “我们打晕一名侍卫,将他放在王爷床上,还在他身上下了一点迷药,至少天亮之后他才会醒过来,这会儿英霞阁应该还没有人发现王爷不在。”

  这会儿她完全懂了,若非周璇尹发生意外受了伤,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回去,根本没有人会发现他消失了一夜,至于那名假装他躺在床上的侍卫,很可能被扔到某个角落,当然,为了掩饰失职一事,他应该会闭口不提被人敲昏一事。

  楚意宁伤脑筋地皱着眉,“别说今日,就是三日,王爷也不见得可以移动,又不能曝露王爷昨晚的行踪……看样子,你只能找一个理由让王爷不在行宫的事合理化。”

  “让王爷不在行宫的事合理化?”

  “因为某种理由,王爷不得不离开行宫。”楚意宁看了床上的男人一眼,“王爷不是很任性吗?若是他想做什么事,想必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周岭唇角一抽,楚二姑娘还真了解王爷,可是……“不论基于何种理由,王爷突然离开行宫都会让人产生联想。”

  “这倒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只要有人可以帮他掩饰行踪……”楚意宁突然打住,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自个儿是最适合帮他掩饰的人。

  而周岭显然也想到了,一双眼睛瞬间亮起来。

  她至少要陪周璇尹在这待上三日……楚意宁连忙摇了摇头,“不行,我跟他一起不见,我的名声岂不是毁了吗?”

  “楚二姑娘已经是王爷未过门的妻子了。”

  楚意宁瞪大眼睛,“未过门的不就是没嫁人的姑娘吗?”

  “卑职知道这太为难楚二姑娘了,可是昨夜王爷的行踪一旦曝露,王爷一直在调查的事恐怕就功亏一篑了。”

  “不行不行,不是几个时辰,而是三日,或者更多日,这关系到的不单单是清白,还有羞耻心,你是嫌我村姑的名声还不够糟吗?”楚意宁撇开头,不愿意面对周岭哀求的目光。

  “王爷一定会护着楚二姑娘的名声。”

  “他护着我……算了,他别火上加油我就该偷笑了。”楚意宁忍不住瞪某人一眼,不过那个某人如今脆弱得令人心疼,若是不帮,她好像很没义气。

  “楚二姑娘……”

  楚意宁举起手阻止他,“你别吵我,让我想想。”

  “天就要亮了。”

  “好啦好啦!”楚意宁激动地跳了起来,豁出去了,“你就说王爷昨晚强行……记得,是强行,不是我自愿的,总之,他拉着我去猎白狐,没有猎到白狐就不回去。”

  “白狐?”

  “不是白狐,难道是野兔吗?”楚意宁毫不客气地用眼神嘲笑他反应迟钝,“如今也只有高难度的白狐能让他在这儿多养上几日。”

  周岭了然地笑了,“是,白狐,不知道楚二姑娘还有何吩咐?”

  “你自个儿先仔细琢磨一下,别说太多了,尽可能推给王爷,太后也不好拿你撒气。”

  待他们回去之后,太后就不会拿她发飙,虽然她无意讨好太后,但也不想惹恼她老人家,婆媳关系不好绝对不是好事。

  周岭恭敬地领命转身离开。

  年纪越大,太后越喜欢热闹,即使一早被后宫那群莺莺燕燕吵得耳根子不能清静,也觉得很开心,人嘛,又不是要死了,当然要充满活力啊,吵闹不就是一种活力的展现吗?可是今日所有的人都到齐了,众人却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唯有楚意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彷佛天要塌下来似的——还没问,就知道不是好事,害她起床之后的愉悦心情瞬间沉入谷底。

  “这究竟怎么一回事?”太后看了一眼皇后和梁淑妃。

  梁淑妃上前道:“回母后,一早有宫女见到楚三姑娘从英霞阁跑了出来,臣妾的宫女听闻此事便来告诉臣妾,于是臣妾赶去云霞阁问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是英亲王派人递了口信给楚三姑娘,让楚三姑娘去英霞阁见他。虽然于礼不合,可是楚三姑娘不敢违逆英亲王,便随宫女前去英霞阁,没想到一进英霞阁就遭人迷昏,隔日一早醒来便躺在英亲王身边。她吓坏了,便匆匆忙忙地跑出英霞阁。”

  闻言,太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还会不清楚尹儿的性子吗?目中无人,无论皇城第一美人,还是第一才女,他都没放在眼里,又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太后仔细打量了楚意歆,忍不住摇头,跟楚家二姑娘根本没得比,又蠢得听见人家传话就跑过去的女人,这绝对不可能!

  楚意歆接到梁淑妃递来的目光,连忙趴下来哭诉道:“请太后为民女作主。”

  “母后,这事还是应该请英亲王当面对质。”皇后娘娘提议道。

  梁淑妃不悦地挑起眉,“难道姊姊以为楚三姑娘说谎吗?”

  “本宫并未说楚三姑娘说谎,只是此事关系到英亲王,总要听英亲王如何说吧。”皇后早知道淑妃不聪明,但毕竟是定国公府的姑娘,所以一直将她视为对手看重,如今这份看重之意完全没有了,这就是一个蠢的!

  梁淑妃冷冷一笑,英亲王还能说什么,昨夜他也被迷昏了,什么都不知道。

  “是应该问英亲王,若是英亲王看上楚三姑娘,让皇上将楚三姑娘指给英亲王当侧妃就好了,怎能做出此等……之事?”梁淑妃没有将“不入流”三个字说出口,但是众人听得很明白。

  “事情的真相如何还不知道,妹妹莫要多言。”

  “姊姊是什么意思?难道楚三姑娘是自个儿跑去英霞阁的吗?”

  “这可难说。”

  “姊姊不喜欢妹妹没关系,但也不应该为此污辱一个清白的好姑娘。”梁淑妃泫然欲泣地看着太后,彷佛没见到太后难看至极的脸色,委屈地说:“母后一定要为臣妾作主。”

  “皇后也有道理,你何必扯到自个儿身上?”太后第一次觉得淑妃很讨厌。

  皇后唇角掠过一抹淡淡的笑意,为了陷害英亲王,淑妃已经不聪明的脑子更胡涂了。凡是嘴甜的,太后都会疼爱,但是没有一个可以越过英亲王,英亲王是太后唯一的心肝宝贝。

  “臣妾……臣妾只是觉得皇后不应该如此污辱楚三姑娘。”梁淑妃又暗示地看了楚意歆一眼。

  楚意歆赶紧又大动作地一趴。“民女所言句句属实,请太后为民女作主。”

  太后索性转头看着最信任的大宫女春月,“你去请英亲王过来。”

  春月领命正准备退出去,便有宫女进来禀报,“太后娘娘,英亲王的侍卫周岭周大人求见。”

  梁淑妃幸灾乐祸地唇角一扬,以为派个人赶过来掩饰英亲王犯下的“罪行”就没事了吗?英亲王中的迷药可深了,只怕不到午时不会醒过来,他很难溜出去躲起来假装没发生这件事。

  周岭走了进来,对列在两边的女人视若无睹,恭敬地上前行礼,“卑职拜见太后娘娘!”

  “起来吧,英亲王呢?”

  周岭站起身,尴尬地一笑,“回太后,卑职正是为了王爷求见太后。王爷昨夜强行拉着楚二姑娘去猎白狐,这会儿还在外面。”

  众人吓了一跳,英亲王昨夜不在,那昨夜在房里的是谁?后宫的女人纷纷看向依然跪在地上的楚意歆,难道她独自躺在英亲王的床上?

  “不可能,民女醒来时旁边真的有人。”楚意歆急忙地道。

  “哪个奴才敢冒充英亲王待在英霞阁?”梁淑妃也不相信楚意歆如此胡涂,连醒来时身边有没有人都搞错了。

  “王爷担心被人发现,坏了楚二姑娘的名声,随手打晕了一名侍卫,将人丢进英霞阁。

  原本天亮之前就该回来,可是迟迟未见白狐踪迹,王爷只好赶紧让卑职回来,想要悄悄禀报太后,也免得太后担心,没想到……”周岭无奈地看了众人一眼。

  这会儿众人都听明白了,目光纷纷落在楚意歆和梁淑妃身上,看样子这两人原本是要设计英亲王,没想到阴错阳差,竟将国公府的千金配给一名侍卫,这下子脸丢大了!

  梁淑妃感觉整张脸火辣辣地红了,而楚意歆更是一副快晕倒的样子,为何变成这个样子?早上醒来,为何没有仔细看上一眼?这该如何是好?

  太后不禁松了口气,可是又忍不住瞪了一眼周岭,“你的主子也太乱来了,怎么可以强行带楚二姑娘去猎白狐呢?”

  “卑职也知道不妥,三番两次劝谏王爷,就是楚二姑娘也说破嘴了,可是太后您也知道王爷的性子,王爷想做什么事,岂容别人反对?”

  “他可以不管不顾,可是……真是太不象话了!”

  “王爷说一定要猎到白狐。”

  “什么?难道没有猎到白狐,他就不回来了吗?”

  周岭面有难色,却已经明白地传递“王爷确有此意”。

  “这太胡闹了!”太后恼怒地拍打几案。

  “王爷也不知道从哪儿得知白狐在这附近的山岭现踪,觉得这是老天爷给他的赏赐,他岂能错过呢?为了不要抱憾终生,他无论如何也要猎到白狐。”

  “他要白狐还不简单,只要皇上下个口谕,就会有人将白狐送进宫。”

  “王爷要亲自猎白狐送给楚二姑娘。”

  “他为何突然想猎白狐送给楚二姑娘?”太后还是很了解周璇尹,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做某一件事情。

  “王爷说是奠雁之礼。”

  “奠雁……他为何不去射雁?”太后气得脑袋抽疼,这个小子何时在意起这种事?

  “……卑职也以为如此,可是王爷说射雁没意思,猎白狐比较有趣。”周岭也很头疼,这个谎言扯太大了,待王爷可以回行宫了,上哪儿弄白狐?

  “射雁没意思,猎白狐比较有趣……这个臭小子!你去告诉他,立刻回来!”

  “是,卑职这就去传太后的口谕。”周岭赶紧告退离开,不过没忘记找个人问清楚太后这儿一早在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