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上弃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上弃珠 第六章 行宫避暑是非多(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朝阳公主!”采儿的声音从外头传了进来。

  楚意宁快步走过去打开房门,朝阳公主正好走上台阶。

  “宁儿姊姊!”朝阳公主撒娇地扑上来勾住楚意宁的手臂,“昨儿个我就想过来接宁儿姊姊去栖霞阁,可是担心你太累了,不敢叨扰你。今晚宁儿姊姊一定要过来陪我,栖霞阁可大了,有两层楼,后面还有温泉池,泡在温泉池看星星很有意思。”

  “我怎能住在公主妹妹的栖霞阁?”

  “母后已经答应了。”

  “皇后娘娘真的答应了?这样妥当吗?”楚意宁一直觉得皇后娘娘是个好母亲,疼爱女儿,却不会溺爱,将朝阳公主的规矩礼仪教得非常好,也因此朝阳公主有皇帝女儿的骄傲尊贵,却不会骄蛮任性。

  “母后说了,这儿是行宫,规矩可以宽松一些,但是不可以饮酒作乐,喝醉了就容易放肆,教人笑话。宁儿姊姊放心,没有人敢闲言闲语。”朝阳公主看了思儿和采儿一眼,“你们去收拾东西,今晚就住本宫的栖霞阁。”

  “奴婢们也是吗?”思儿和采儿同时兴奋地瞪大眼睛。

  “当然,本宫那儿可大了,还有耳房给你们两个丫头。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来。”朝阳公主随即拉着楚意宁走人。

  一路上,楚意宁只是专心听着朝阳公主说个不停,根本没有留意到朝阳公主将她带到芳满园最中央的百荷湖,湖中有个凌霄阁,而周璇尹就在凌霄阁等着她。

  “宁儿姊姊,对不起,七皇叔警告我,若是我不带宁儿姊姊过来,以后就不带我出宫吃好吃的。”朝阳公主真的很无奈。公主想出宫不容易,就是几个哥哥出面都很难,唯独七皇叔例外,也不知道是母后相信七皇叔会照顾好她,还是管不了七皇叔。

  楚意宁知道为难她也没用,便道:“公主妹妹别担心我,不过,我那两个丫鬟可能会担心,记得派人将她们带过来。”

  朝阳公主笑着点点头。

  楚意宁转身走过曲桥,进了凌霄阁,而周璇尹彷佛对她的出现毫无所觉,继续将手上的鱼食扔进湖里,不过左右两侧的周岭和周峻可不敢像主子一样装模作样,恭敬地对她行了礼。

  “王爷恐吓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不觉得很无耻吗?”

  楚意宁根本没意识到自个儿对他的口气多了过去未有的亲近、直接,可是周璇尹感觉到了,唇角忍不住上扬。

  周璇尹将手上的小瓷盘递给周岭,然后接过周峻送上来的热毛巾,将双手擦拭干净,再扔回去,挥手让他们退到凌霄阁的入口,以免不识相的人闯入这儿。

  “十二岁不小了,不过才小你两岁。”

  看似相差两岁,但内在相差了一辈子。楚意宁不可能在这上头争执,转而问:“王爷见我有何吩咐?”

  “难道本王不能见你吗?”其实他想说的是,他就是想见她,不过,这肯定会吓坏她,因为他自个儿也惊吓不小,为何如此渴望见她?是因为皇兄的那席话,还是因为他又要做冒险的事?

  “不是不可以,只是不妥。”大周并未开放到未婚夫妻可以任意私会,更何况是在她未来婆婆的眼皮子底下,若有人藉此机会去太后那儿嚼舌根,太后会如何看她?据说太后人很好,可是有个缺点——辨视能力属于孩童等级。

  “今日见你是经过母后同意的。”他可以任性而为,没有人管得了,可是她不同,有许多人等着抓她的小辫子,有许多人等着看她的笑话。

  “太后同意?”

  “母后认为我们成亲之前多了解彼此是好事。”

  太后疼爱英亲王,有此想法不难理解,可她还是觉得不妥,毕竟是众目睽睽之下,必然有人藉此说三道四,闲言闲语一来,太后很可能会选择性遗忘……算了,她何必如此计较?

  早在他大刺刺地跑去坤宁宫接她时,闲言闲语就已经满天飞了。

  “太后是不是太宠你了?”虽说是太后一手养大,但终究不是从太后肚子里出来的,太后为何如此宠他?若说太后意图将他养废,又非如此,他的老师几乎跟皇上一样,全是太后费心挑选的,根本是意图将他教导成文武全才的帝王。

  “母后宠我不对吗?”

  “对,嫡母当然可以宠庶子。”她的眼神却告诉他:我不相信你认为这合理。

  “母后很喜欢孩子。”

  “我也很喜欢孩子,可是那种别扭的孩子,”顿了一下,她的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刻意比手画脚地接着道:“我只想掐他、捏他、捶他……”

  “你想掐本王、捏本王、捶本王?”周璇尹又想扑过去咬她……不,是亲她,没想到她越放肆越生动可爱。

  “……你承认自个儿是个别扭的孩子?”糟糕,她勾勒出来的画面是不是太暧昧、太挑逗了?可是,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只能盼着他跳过这个话题。

  “是啊,你想掐本王、捏本王、捶本王吗?”

  他就喜欢跟她过不去,非要纠缠这个话题不放……好吧,最近她太放肆了,因为他答应帮她找人,她在他面前就不自觉放纵……有了,她想到了!“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今日我在皇恩寺发现那个人了,画像在思儿那儿,我让思儿……”

  “她不会过来,你重画一张给本王。”

  楚意宁想表明自己不擅长人物画,可是凌霄阁各式用品齐全,显然就是为了方便突然来了兴致的贵人作画,而作画这件事总比掐他、捏他、捶他更妥当吧。

  好吧,她也不是没画过人物画,只是比较擅长素描,不过她很快就发现了,用毛笔写字和绘画是两回事,如今的一手好字有上一世苦练当基础,可是人物画完全没法子作弊,不难想象,她画得一塌糊涂,而某人实在受不了她在这方面的愚钝,索性当起她的指导老师。

  周璇尹是一个意见很多的老师,而楚意宁是一个不服输的学生,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可是落在周岭和周峻耳中,倒觉得他们像在打情骂俏。

  凌霄阁热闹的气氛给人无限遐想,经过湖边巧见这一幕的楚意歆气得咬牙切齿,“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在这儿与英亲王幽会!”

  “这是太后同意的。”荷香原是不想多嘴,可是又担心这位无知的楚三姑娘闹出什么事给淑妃娘娘惹麻烦,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楚意歆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太后同意他们在这儿幽会?”

  “太后原本就不那么重规矩,既然他们是未婚夫妻了,英亲王想和楚二姑娘见个面,说上几句话,太后当然不会阻止。”

  楚意歆嫉妒地双手扭在一起,“她有什么好的,王爷竟然如此看重她!”

  人家生得貌若天仙,又懂医术,岂是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娇娇女能相提并论的?荷香腹诽,脸上却笑得更甜了,“楚三姑娘别着急,明晚就会让你称心如意了。”

  闻言,楚意歆两眼一亮,“是吗?娘娘明晚就会让我达成心愿?”

  唇角掠过一抹讽刺,荷香安抚道:“是,只要楚三姑娘听从娘娘安排,楚三姑娘就可以心想事成。”

  楚意歆的心思终于从凌霄阁收回来,迫不及待地道:“我们赶紧去见娘娘。”

  “是,楚三姑娘请。”荷香随即转身在前面带路。

  后面的楚意歆恨不得双脚能够飞起来,赶快到淑妃娘娘那,看娘娘究竟有什么好主意可以助她嫁给英亲王?

  今晚,楚意宁睡得很不安稳,翻来覆去,总觉得有人在呼唤她,突然,她看见漫天的血红如同海啸般扑过来,接着她整个人跳了起来——

  坐起身,楚意宁睁大眼睛,半晌,才意识到自己作噩梦了。

  过了许久,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怎么会作噩梦?

  念头一转,她就见到思儿推开房门疾步而来。

  “小姐,太好了,你醒了。”

  “怎么了?天亮了?”

  思儿摇了摇头,靠向她的耳边低声道:“周岭大哥在外面等小姐,王爷出事了。”

  “什么?”楚意宁急忙地起床更衣,命思儿带着医药箱,便快步走出去。

  一身夜行装的周岭上前行礼,示意楚意宁跟着他从东门离开。

  楚意宁握住采儿的肩膀,交代她,“别慌,只要尽力守到我回来,若是真的挡不住教人发现了,就说王爷强行将我带走。”

  采儿显然不认同,可是真要发生那种状况,也只能如此,便点头同意了。

  “采儿姊姊,别担心,我会照顾小姐。”思儿的想法简单多了,只要确保小姐平安无事就好了。

  “好啦,你赶紧进去,我们走了。”楚意宁带着思儿跟在周岭身后离开。

  东门的守卫已经被下药迷昏,倒了一片,有人守在门边等着他们,是周靳,这是楚意宁第一次见到周靳,不过她什么也没问,只是点头互相打了一声招呼,便在周靳的带领下出了东门,直奔隐身在林子里的马车。

  马车一上路,楚意宁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担心,双手微微颤抖。

  “小姐,王爷不会有事。”思儿安慰道。

  “他当然不会有事,祸害遗千年。”

  若不是眼前气氛太紧绷了,思儿一定会大笑出声。

  没有多久,马车就到了,楚意宁下了马车,发现这是一般民家。

  周岭上前敲了三声,再敲了两声,又敲了三声,门终于打开来,一个看似普通的庄稼汉瞧了他们一眼,侧身放行。

  走进屋子,周岭一路带着她们绕过主屋,进了后面的厢房。

  “楚二姑娘,你可来了。”周峻欢喜地迎上前。

  “王爷如何了?”

  “卑职不会处理伤口,只能先喂主子吃下宫里的保命丹。”其实,王爷有随行大夫,只是这次行动隐密,不能让大夫跟着,没想到就出了事,还好他想起楚二姑娘是大夫,要不,只能冒险去村子掳个大夫过来。

  楚意宁上前检查周璇尹的伤势后,开始交代,“思儿,我要烧酒,还有鸭肠线……”

  思儿总是跟着楚意宁行医,很快就明白地点点头,将医药箱交给周峻,便出去准备楚意宁要的东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