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上弃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上弃珠 第五章 王爷的呵护(3)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何时来的?”

  傅齐年很想吐血,难得以最骄傲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他竟然视若无睹!

  周璇尹示意周岭将书案上的花茶收拾一下,送回陈云川那儿确认,便起身离开书案后面,懒洋洋地躺上特制的紫檀木贵妃榻,“有事?”

  “我找到人了。”明明是很得意的事,这会儿他却是一点劲都没有了。

  周璇尹倏然坐起身,一股杀气从眼神透了出来,“真的找到人了?”

  见状,傅齐年立刻换上严肃的表情,“说来很巧,我在通州见到一个寻了多年的骗子,原本是想逮住那个骗子,没想到一路追到皇恩寺的山脚下。你也知道,皇恩寺素有皇家寺院之称,因此我不敢乱来,只能派人盯着,没想到竟然见到画像上的人。”

  “确定那个人是从皇恩寺出来的?”

  “那条路只通皇恩寺,不是从皇恩寺出来,还会从哪儿出来?”

  略一沉吟,周璇尹冷冷一笑,“皇恩寺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藏身之处。”

  因为有皇家寺院之名,一般老百姓根本不敢靠近皇恩寺一步,而想去皇恩寺祈福的权贵大户,去之前都会事先告知,皇恩寺自然成为一个隐密而安全之处。可是,若真的藏在皇恩寺,那他是化名藏在那儿,还是皇恩寺有人包庇?

  “此人是谁?怎么敢惹上你这位……尊贵的王爷?”傅齐年差一点喊他“煞星”。对英亲王的敌人而言,英亲王绝对是煞星。

  “那个骗子是谁?为何惹上你?”周璇尹反过来问他。

  “……那么多年前的事,我哪记得?”

  周璇尹哼了一声,“这么多年了,为何不索性连他的相貌也忘了呢?”

  顿了一下,傅齐年没好气地撇了撇嘴,“说就说嘛,还不是第一次运送药材的时候,遇上一位自称是皇恩寺的大师,说什么原本要收购皇恩寺药材的商贾出了意外,皇恩寺的药材卖不出去。因为是皇恩寺嘛,我就好心买下来了,后来发现里面绝大部分是杂草,才知道自个儿遇到骗子了。”

  周璇尹不客气地哈哈大笑,“原来你也有如此天真无邪的时候!”

  傅齐年咬牙切齿的一瞪,“谁没有天真无邪的时候?”

  “是啊,本王三岁以前确实天真无邪。”

  傅齐年唇角抽动了一下,这位王爷还真懂得如何打击人。

  “你没有上皇恩寺找人算帐吗?”

  傅齐年翻了一个白眼,“那个骗子肯定只是藉皇恩寺之名,早早就盯上我了,我跑去皇恩寺找人,岂不是教人家笑话我?”

  周璇尹嘲弄的对他挑了挑眉,“说不定那人一直在皇恩寺。”

  傅齐年愣怔了下,“一直在皇恩寺?”

  “第一次出门就损失惨重,你觉得太丢脸了,当然不想闹得人尽皆知,而对方根本是看准了你的心思,因此连来历都没有对你隐藏。”

  “……不可能吧。”

  “你敢打赌吗?”

  半晌,傅齐年不甘心地承认道:“好吧,这是我的失误。”"

  “当时你还真的很天真无邪。”

  “……”他很想骂人,可是胆子很小,而且这位王爷脾气又不好……不,正确说法是难以捉摸,有时候刻意酸他几句,他一笑置之,可有时候无心说了几句玩笑话,他却像发疯似的想杀人……总之,不想被他当成沙包又踢又打,最好别一时冲动试探自个儿今日的运气好不好。

  “这件事你别再管了,本王会派人盯着皇恩寺。”

  “那个骗子……”这是他此生最大的耻辱,没将那个骗子找出来,他死不瞑目。

  周璇尹不屑地斜睨他一眼,“没出息的事还不如早早忘了。”

  “不行,我一定要将那个骗子找出来,将他碎尸万段,让他知道惹到我的下场。”傅齐年激动地跳脚,涨红的脸扭曲狰狞。

  “本王的事重要,还是你的事重要?”

  呃……傅齐年真的很想先将这位欠揍的王爷给碎尸万段,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只能像霜打的茄子蔫了,“知道了,不过你总要告诉我,你盯上的那个人是谁?”

  周璇尹的眼神再次释放嗜血的杀气,声音阴冷地让人忍不住打寒颤,“一个早就应该死掉的人。”

  傅齐年顿时一凛,不敢再多问了,这件事想必扯上朝中的争斗。

  看着走在前面的周璇尹,楚意宁苦恼了半晌,终于以轻松的口吻道:“其实,王爷不必来这儿接我,我还不至于在宫里迷路。”虽然出了坤宁宫可以见到周璇尹,她觉得很安心,可是落在外人眼中,只觉得她太娇气,即使众人皆知,不是她要求英亲王守在坤宁宫外面,英亲王也不是任何人可以左右的。

  顿了一下,周璇尹讽刺的道:“村姑一个,没见过宫里的繁华,很容易迷路。”

  这是何意?她会因为宫里的繁华就落入梁淑妃的陷阱吗?“王爷有所不知,村姑的生命力很强,滚下悬崖了,还可以爬上来。”

  “人都死了,还能爬上来吗?”

  “这儿的悬崖不够深,摔不死人。”单从梁淑妃让太后将成国公府列入避暑之行的名单,就可以确定梁淑妃不会在宫里对她下手。不难理解,梁淑妃可以不将皇后娘娘放在眼中,却不能不在意皇上,而这位帝王可不是迷恋女色的昏君。

  “果然是没见识的村姑,这儿的悬崖深不可测,就算不死人,也只剩半条命。”

  “是,我是没见识的村姑,还望王爷海涵。”若不是看在他维护她的用心上,她一定用银针扎他,教他闭上嘴巴,人家都不骂她村姑了,他还说个不停。

  周璇尹的舌头打结了,她就是有法子让他一拳打在棉花上。

  眼看就到东安门了,楚意宁突然道:“我们去茗香阁,有话跟你说。”

  我们……耳廓虽红了,周璇尹仍一副爱理不理地点了点头。

  上了马车,他们来到茗香阁,由后门进入专门议事的厢房。

  陈云川送上茶点,退了出去。

  楚意宁便直接了当地道来,“王爷知道我为何出生不久就被送到乡下吗?”

  “略有耳闻,可传言终究是传言,未必属实。”

  “这倒不重要,事实上——我出生不久就远离成国公府,从此像个无父无母的孩子,若不是忠心耿耿的仆人照顾,如今也无法坐在这儿。不过,王爷只知道一部分,不知道另外一部分,高人断言的并非只有我的将来,还包括我三妹妹。”

  略一沉吟,周璇尹瞬间明白了,“难道她的命格是贵不可言?”

  楚意宁似笑非笑地唇角一勾。“王爷真是神机妙算!”

  “鬼扯!”周璇尹难以置信,成国公怎么会如此胡涂?

  “是啊,两姊妹生辰相差一个月,命运截然不同,有点脑子的人都会生出疑心,不过老夫人和国公爷偏偏信以为真,还担心有人因此危害三妹妹,极力掩饰此事,这是不是很可笑?”

  周璇尹微微挑起眉,“你认为这是某人耍出来的手段,目的是将你送走?”

  “这不是合理的怀疑吗?”

  周璇尹同意地点点头。

  “过去的事,我原不想再追究,可是淑妃娘娘却让成国公府随太后上皇恩寺祈福,这让我不能不挂念此事。”有些事不是你不想追究就会消失不见,还不如弄清楚真相,将那笔烂帐算个明白。

  “太后要上皇恩寺祈福?”

  “王爷不知道吗?每到季夏,太后就会前去皇恩寺祈福,顺道避暑,听说避暑行宫芳满园就在皇恩寺附近。”

  他知道太后每年的避暑之行,这是例行之事,而太后必会邀他同往,不过,他总是左耳进右耳出,不曾跟去凑热闹,当然不清楚避暑之行还包含上皇恩寺祈福……他对皇恩寺很感兴趣,她显然也是如此。

  周璇尹略微一想,明白了,“当初为你们姊妹算命的高人来自皇恩寺?”

  楚意宁点了点头,“唯有找出此人,才有机会查清楚当年的真相。”

  “知道真相,过去的也要不回来了。”

  “我娘如今在府里的地位不及一个姨娘,我想还她一个公道。”虽然娘贵为侯爷之女,可是性子稍嫌软弱,无论战斗力,或者对林姨娘下意识的害怕,娘都不是林姨娘的对手。如今有她,林姨娘暂且收敛锋芒,一旦她嫁人,林姨娘的气焰再度回来,娘岂不是又缩回自个儿的保护壳?

  “你想要本王找出这位高人?”

  “是,王爷应该比我更清楚如何找人。”

  “本王帮你。”

  楚意宁愣怔地看着他,没想到他会如此爽快地答应。

  周璇尹又想咬人了,他虽不会期待她开心地扑过来抱人,但也不要这副傻乎乎的样子,看了真是令人生气!

  “谢谢王爷。”楚意宁终于反应过来了。

  “就这样吗?不该有更实际的表示吗?”他真应该好好欺负她,要不,岂不是太对不起她对他的认知——老是翘着屁股对人。

  “呃……我如今没有多少银子,先欠着。”她突然觉得自个儿很欠扁,开开心心接受他的帮助就好了,何必自找麻烦?

  周璇尹不屑地左右看了一眼,不客气地道:“你就是靠这家铺子挣个十年,本王也没将那点银子放在眼里。”

  “对哦,我忘了王爷很有钱。”楚意宁蔫了,“那王爷想要什么做为报酬?”

  难得看见她这副样子,周璇尹笑得可开心了,故意一顿,不怀好意地道:“先欠着,待本王好好想想再说。”

  “王爷不会……”楚意宁及时打住,不说还好,说了,这位王爷下手会更狠。

  “说啊,为何不说了?”可是,他的眼神彷佛在说:若是敢说,本王就整死你。

  干笑几声,楚意宁狗腿地道:“我只是想说,万事拜托王爷了。”

  周璇尹显然很满意她的态度,点点头,接着交代道:“记得先弄清楚那个人有何特征,以便本王找人。”

  “是,王爷。”楚意宁忍不住对他吐舌头做鬼脸。

  周璇尹见了一怔,随即撇开头,唇角轻轻上扬。他是不是疯了?竟然很喜欢她在他面前放肆,感觉他在她眼中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虽然他在她身上也不曾看见敬畏之意,可是她对他隐隐透着身分上的拘谨,此刻就不同了,她看他似乎“夫君”更多于“王爷”——言而总之,他对她的表现终于感到满意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