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上弃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上弃珠 第五章 王爷的呵护(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楚意宁回府两三个月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畅春院遇到楚意歆。

  在她眼中,楚意歆属于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只因为人人说她是国公府的宝,她就忘了自个儿是庶女,嚣张跋扈,以至于人人不喜,这还真不是普通地不会做人。不过,这不能全怪她,孩子年幼不懂事,父母有教导之责,可是不管是国公爷还是林姨娘,他们都只会纵容她,最终将她教养成一个见识短浅的丫头,比那些清楚自个儿很不足的村姑还不如。

  楚意歆对楚意宁甜甜一笑,得意地扬起下巴,“姊姊来得正好,我刚刚跟祖母说,淑妃娘娘请我们下个月跟皇家一起去芳满园避暑。”

  “与皇家一起去避暑?”楚意宁对皇家实在没有好感,这些尊贵的人觉得京城热得让他们受不了,自家去避暑就好了,干么拉着一堆人去凑热闹?若说这其中没有暗藏什么企图,她真的很难相信。、

  老夫人显然很欢喜成国公府也在受邀之列,主动道来,“每到季夏,太后都会去皇恩寺祈福,而避暑行宫芳满园就在皇恩寺附近,因此太后也会顺道去芳满园避暑。太后喜欢热闹,每一次都会邀请几家权贵随行,成国公府已经许多年没有受到邀请了。”老夫人说得相当含蓄,其实从楚鸿鸣继承爵位开始,成国公府几乎被皇家给遗忘了。

  “这都是因为姨娘的关系,要不,我们哪能去得了避暑行宫。”楚意歆连忙邀功。

  可是这话老夫人不爱听,不悦地皱眉,若没有成国公府,岂会因为与梁淑妃攀得上一点关系,太后就给那么大的面子?

  楚意宁微微挑起眉,怎么越听越不像好事?不过,皇恩寺……当初不就是那儿的高人断言她活不过十岁,楚意歆贵不可言吗?

  “姊姊,英亲王应该会去吧。”

  楚意宁懒洋洋地睨了一眼,这个丫头毫不顾忌的表达对周璇尹的关心,好吗?

  见状,楚意歆不由得一恼,“若是英亲王没去,姊姊也不必难过,等你们成亲之后,英亲王应该会比较在意姊姊。”

  换言之,若是英亲王不去,就表示英亲王不在意她吗?楚意宁一笑置之。

  看了她们之间的互动,老夫人担忧地道:“你们姊妹要好好相处。”

  “姊姊就是不喜欢我。”楚意歆委屈地抢着道。

  “我不喜欢妹妹?”楚意宁状似很苦恼地叹了一口气,一双眼睛却彷佛要将楚意歆看穿似地,“我又不是多尊贵的人儿,岂敢说不喜欢谁这种话?可是,三妹妹却觉得自个儿不讨我喜欢,这是为何?难道三妹妹做了什么会令我不喜欢的事?”

  楚意歆心虚地撇开头,随口找了一个理由,“还不是因为爹比较宠我。”

  “这倒是,爹确实比较宠三妹妹。”楚意宁的声音很平淡,显然不太在意。

  “好啦,别忘了一笔写不出两个楚字,你们姊妹闹得不开心,只是教别人看笑话。”老夫人揉着太阳穴,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回去了。

  走出畅春院,楚意歆不甘心地冲到楚意宁前面,一副等着看她笑话般道:“你可要在太后面前好好表现。”

  楚意宁带着试探地挑起眉,“三妹妹为何如此担心我?”

  “姊姊毕竟是在乡下长大,没见识,妹妹难免担心姊姊在太后面前闹笑话,坏了姻缘,那就后悔莫及了。”

  楚意宁讽刺的唇角一勾,“我坏了姻缘,又不是你坏了姻缘,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楚意歆恼羞地红了脸,结结巴巴地道:“我……还不是为你好。”

  “如此说来,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

  “你……你不要太得意了,也不想想你自个儿是什么德性,若不是皇上赐婚,这样的好姻缘怎么会落在你头上?”

  她是什么德性?楚意宁差一点失声大笑,无论她是什么德性,总是比“她”这副自以为高贵,其实丑态尽现的模样好吧。

  楚意宁戏谑地偏着头道:“是啊,你是不是觉得很可惜,为何不是赐婚给你?”

  “……”楚意歆紧紧地咬着牙,哼,很快她就再也得意不起来了,淑妃娘娘已经让人递消息给姨娘,会助自己嫁给英亲王。

  “我奉劝三妹妹,别老是看着别人,对别人好的不见得对你就好,对别人不好的也不见得对你就不好。日子的好坏,不在于你拥有多少,而是在于你抱着什么样的心态面对。”楚意宁迈开脚步绕过楚意歆。

  回到清风阁,楚意宁取了一本医书缩在软榻上,悠哉地享受阅读的乐趣,完全没有受到刚刚的纷纷扰扰影响。

  思儿可没法子沉住气,尤其想到楚意歆的嘴脸,明摆着包藏祸心,更教她忧心忡忡,“小姐,我看你还是称病别去了,也不知道其中暗藏什么诡计阴谋。”

  “我若是称病不去,岂不是不给太后面子?”说是因为林姨娘跟梁淑妃的关系,但明面上的邀请者是太后——她未来的婆婆,不是摆明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吗?

  “真的生病了,这也是莫可奈何。”

  “若非不醒人事,连床都下不了,我还是不能不去,可是,若真的不醒人事,就会有人跑到太后那儿嚼舌根——楚二姑娘身子如此不好,子嗣上恐怕有困难,还是另外为英亲王挑个媳妇儿。”

  思儿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这是要小姐非去不可吗?”

  “是啊,当然耍赖不去也成,不过以后当上英亲王王妃后就没好日子可过……不对,也许还没当上英亲王王妃,太后就会三天两头找理由将我唤进宫里折磨,你说,我可以耍赖吗?”这个时候真希望她可以像楚意歆一样无知无畏,做了再说。

  “逼着小姐非去不可,肯定有阴谋,怎么办?”思儿不安地走过来走过去。

  “走一步算一步呗!”见思儿摇摇头,继续转圈子,楚意宁将她拉过来坐下,安抚道:“你别想太多了,三妹妹玩不出多大的花样。”

  “小姐,我担心的是淑妃娘娘。”思儿生气地一瞪,觉得主子太不当一回事了,“为何小姐每次进宫,王爷总是守在坤宁宫外面,等着送小姐回府?”

  楚意宁嘿嘿一笑,原本想忽悠过去,没想到这个丫头的思绪很清楚。

  “虽然我什么都不懂,但耳朵可机灵了。后宫最神气的女人是淑妃娘娘,王爷若不是防着她,何必如此小心护着小姐?”

  “好吧,淑妃娘娘更有本事玩花样,可是,太后难道只带淑妃娘娘去避暑行宫吗?若我没猜错,后宫女人至少去了一半,而后宫真正当家的是皇后娘娘,淑妃娘娘想一手遮天搞什么花样也不容易。”

  “这倒是。”

  “我非去不可,再说……我真正想去的是皇恩寺。”

  “皇恩寺……哎呀!我差点忘了,就是皇恩寺的高人为小姐和三姑娘算命的。”

  “正因为如此,无论如何我都要去皇恩寺瞧瞧。”

  “可是,小姐知道那位高人是谁吗?小姐去皇恩寺又能做什么?”

  楚意宁瞬间蔫了,“对哦,就算知道人在皇恩寺,我也无从下手。”

  顿了一下,思儿贼兮兮地一笑,“我觉得小姐可以找王爷帮忙。”"

  嘟着嘴,楚意宁一脸郁闷地瞪人,周璇尹暗中付她双倍的月银吗?怎么老提到他?

  思儿理直气壮地挺起胸膛,“不对吗?我相信王爷遇到这种事绝对比小姐更清楚如何处理,要不然,只怕小姐去了十趟皇恩寺也查不到什么。”

  楚意宁张着嘴巴,却是一句辩解也说不出口。好吧,说到治病,她可以比周璇尹还大声,但是说到调查,别说经验,单是手上可以运用的资源,她就只能在他面前当个被人家训话的小学生。

  “小姐,套一句你的话——真心话总是教人难以接受。”

  半晌,楚意宁懊恼地撇开头,好吧,这次就让他屁股翘得更高吧。

  “快快快,讲几句好听的话夸赞我吧。”傅齐年在周璇尹面前总是矮一截,不是因为周璇尹身分多尊贵,而是这位王爷太高傲了,以杀别人的锐气为乐,不过,今日他可神气了,不但大摇大摆走到周璇尹面前,还抬起下巴高高在上地看着他。

  周璇尹忙得很,连一脚踹过去的心思都没有,目光专注地看着前面的数个瓷盒,然后,他伸手掀开左边数来第一个,熟悉的茉莉香扑鼻而来,“周岭,茉莉花茶有何功用?”

  “安定情绪、解除忧郁、振奋精神。”

  盖上,他接着掀开第二个。凉凉的,但忘记名字了,“这个呢?”

  “绿色薄荷,口感清凉,有提神醒脑的作用。”

  盖上,他接着掀开第三个。这个更惨,完全闻不出来。“这个呢?”

  “珠兰花茶,清芳幽雅、花香持久,具活血驱虫、袪风湿等功效……王爷别再问了,卑职的脑子就这么一丁点大,记不住了,您还是看陈云川附上的说明书信吧。”周岭已经准备好跪下来求饶了。主子考教之前,为何不先打一声招呼?好歹给他一点时间背诵……终于知道不出府的时候,周峻何以喜欢守在书房外面,这样可以少受折磨。

  周璇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你的脑子怎么如此不管用?”他让总管将买回来的花茶一一放进瓷盒,却忘了提醒总管要记下每个瓷盒放的是哪一种花茶,而且那看起来很奇怪的说明书信全迭在一起了,如今根本分不清楚哪个是哪个的。

  “……卑职是武将。”周岭觉得好委屈,主子每一种花茶都买了,陈云川因为每一种花茶都有附上说明书信,所以只简单地介绍一下,他当然也就很简单地听过去。

  “难道武将就不用脑子了吗?”

  “……卑职以后会多用点脑子。”主子脾气来的时候,最好顺着他,否则,你的下场只会更惨。

  “这个我知道,玉兰花茶,至于有什么功效,我就不清楚……啊!”挨打了,傅齐年急忙地将手收回来,手上的瓷盖迅速往下坠落,还好周璇尹接住了,要不然,下一刻他就会被某人丢出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