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五章 王爷的呵护(1)

作者:艾佟
  初次见到朝阳公主时,楚意宁以为她不到十岁,没想到已经十二了,可是对一个曾经活到三十的穿越者而言,看她就是个小孩子。不过,她显然认为自个儿是大姑娘了,坚持她们是姊妹关系,而非婶婶和侄女……基本上,她也无法接受后者,若朝阳公主喊她七皇婶,人家还以为她急着嫁英亲王,这不是很丢脸吗?

  不管如何,因为进宫为朝阳公主针灸治病,她有了在大周的第一个朋友,且朝阳公主也很配合她,没让太多人知道治病的事,只用别的借口找她进宫。

  “宁儿姊姊为何会习医?”朝阳公主对楚意宁可是打心底崇拜,每回针灸之后,总要拉着她说上一会儿的话。

  “懂医术很好,可以帮助许多人。”

  “我也想习医帮助人,可是母后不答应。”朝阳公主有气无力地叹了口气。

  “公主妹妹身分尊贵,谁敢让公主妹妹看病?”这个时代可以简单分成两类人——被服侍与服侍人,而公主岂能当服侍人的大夫?

  “对哦,如此,我习医岂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若是公主妹妹真的有兴趣,懂点草药、医理也不是坏事。”也许宫斗的事听太多了,她觉得宫里的女人多少懂一点比较好。

  这时大宫女桐花快步走进来,“公主,英亲王已经在坤宁宫外面等楚二姑娘了。”

  朝阳公主气呼呼地瞪大眼睛,“七皇叔也太会算了吧,本宫与宁儿姊姊刚要说上话,他就来讨人了!”

  桐花看了楚意宁一眼,抿嘴一笑,“英亲王说,以后公主想跟楚二姑娘说话,可以上英亲王府。”

  楚意宁脸红了,真想踹某人一脚。

  朝阳公主咯咯咯地笑了,调皮地对楚意宁挤眉弄眼,“七皇叔真的很心急哦。”

  楚意宁第一次觉得自个儿的嘴巴很笨,完全说不出话。

  “七皇叔不便进来坤宁宫,我还是赶紧送宁儿姊姊出去。”

  “不不不,如何敢劳烦公主妹妹!”他们两个根本不像叔叔和侄女,倒像兄妹,一个喜欢摆姿态,一个喜欢撒娇黏人。

  “不会,我就喜欢宁儿姊姊。”

  朝阳公主明摆着要当跟屁虫,楚意宁还能如何,只好由着她送自己走出坤宁宫。

  周璇尹一看到朝阳公主,脸都僵了,“你跑出来干么?”

  “我今日特地请宁儿姊姊进宫喝茶,谢谢她总是进宫陪我说话,她要出宫,我当然要送送她。”朝阳公主撒娇地黏上去,“我好想念七皇叔。”

  “别想!”什么宁儿姊姊,明明是七皇婶,没规矩的丫头!

  朝阳公主嘴一噘,“七皇叔也太心急了,我都还没说呢。”

  周璇尹斜睨一眼,“本王会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吗?”

  “七皇叔真是小气,不过是让七皇叔带我出宫吃一顿。”朝阳公主像只讨主人欢心的哈巴狗,拉了拉他的衣袖。

  楚意宁闻言不禁失笑,这周璇尹真像是朝阳公主肚子里的蛔虫……他们两人的感情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当然,听说他们都是太后亲自教养带大的,感情好也是理所当然。朝阳公主乃因皇后娘娘生产时伤了身子,急需调养,无力照顾而不得不送到太后那儿,周璇尹呢?关于周璇尹的生母丽嫔娘娘,传言少得可怜,像是刻意被遗忘的女人,又像是刻意被保护起来的女人,正是如此,更显得神秘。

  周璇尹忍不住皱眉,这个小吃货!“宫里没得吃吗?”

  “宫里哪有外面的花样多。”

  “不满意,你将他们全换了。”

  朝阳公主懊恼得瞪大眼睛,“七皇叔想害我吗?”

  “你不是不满意吗?”

  “我哪有不满意,不过是想尝点新鲜味。”朝阳公主忍不住跺脚。

  “没本事,就别占着位置。御膳房是什么样的地方,连变点新鲜花样都不会,还不如早早退出去。好啦,走了。”周璇尹转身就要走人,可是见到某人还傻站着,他索性过去拉她的手,带她离开。

  楚意宁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知道应该甩开他,可是不知为何使不上力?她脑子一片空白,只听见自个儿急促的心跳声。

  走了一段路,周璇尹突然出声道:“有没有想去哪儿?”

  “嗄?”楚意宁无法思考,明明当他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可是他的手好大好漂亮,还有长年习武留下来的茧,给了她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听不懂吗?本王问你,可有想去什么地方?”

  楚意宁回过神了,“任何地方都可以吗?”

  周璇尹不悦地瞪了她一眼,竟敢质疑他的话!

  “我想去茗香阁。”楚意宁连忙道。

  周璇尹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而此时他们正好出了东安门,英亲王府的马车已经在那儿等着。

  “何叔,去茗香阁。”周璇尹随即跳上马车,然后伸出手,楚意宁见了一怔,但仍将手交给他,他轻轻使力将她拉上马车。

  而始终默默跟在后头的思儿当然很识相地跑去何叔身边坐着。

  她就说嘛,他们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马车缓缓驶向茗香阁,周璇尹中途接了什么消息先行离去,但依旧让何叔载她们到茗香阁。

  回想起当时陈云川告诉她,已经找到卖花茶的铺子,还有他找了傅家大公子傅齐年提出合作卖药茶一事,傅齐年很有兴趣,楚意宁兴奋极了,可是,又觉得很不真实,这会不会是作梦?虽然陈云川透过思儿送来铺子的设计图,询问她如何摆设,有何看法,只是没有亲眼证实,她还是难以置信。

  这一刻,她终于见到茗香阁了,总算有了真实感,不过,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她以为要耗上一年才开得成,没想到不满三个月就能见到计划实现。

  “小姐,等如姨他们进京,我们就可以开张了。”陈云川显然也很兴奋,如今他们在京城算是真正安定下来了。

  楚意宁笑着点点头,指示道:“这儿开张之后,你打听一下,我们再买个庄子。”

  “小姐要买庄子?”

  “我原本想挣个一两年的银子再买庄子种花,可是如今手上有不少银子,就早早将庄子买下来,到时候师傅说不定就愿意回京了。”皇后娘娘对她很慷慨,真金白银赏了不少,她的计划当然可以提早实施。

  “好的,我会尽快打探有哪一处庄子要卖。”

  “不急,这儿可是京城,买庄子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陈云川很有信心地拍着胸膛道:“这事包在我身上。”

  楚意宁似见到什么稀奇事物般挑起眉,“不久之前让你在京城买铺子,你还愁得不得了。”

  “……如今有了经验,做什么事都不怕了。”陈云川可以感觉到额头布满汗珠。

  “这倒是,有了第一步,第二步就不难了。”

  闻言陈云川不由得松了口气,可是下一刻,楚意宁就蹦出一个教他招架不住的问题。

  “对了,你是不是找过英亲王?”当马车到了茗香阁外面,她才想起一事——当她提到茗香阁时,周璇尹为何没有一丝丝迟疑?若说这儿正式营运了,他知道也不奇怪,问题是,茗香阁的牌匾都还没挂上,他如何得知这儿?

  陈云川叹了声气,该来的还是会来,他还是老老实实道来比较好,“小姐不愿意,我不敢找英亲王,可是英亲王自个儿找上门,我就没法子拒绝了。”

  楚意宁眨了眨眼睛,“你是说,这铺子是英亲王帮忙找的?”

  “是,这间铺子是王爷找的,傅家大少爷那儿也是王爷牵线,可是王爷不准我说。”陈云川苦恼地双手合十,请求道:“可以请小姐当作不知道此事吗?”

  楚意宁忍不住撇了撇嘴,究竟谁才是他主子!“他怎么会找上你?”

  “我是在湖光茶馆遇见王爷。”

  不会吧!“京城不是很大吗?为何第一趟出府就被他撞见了?”

  陈云川嘿嘿一笑,“老天爷显然想借着王爷帮助小姐。”

  “他想帮就帮吧,又不是我去求他。”

  “若非王爷不愿意说,小姐真应该好好谢谢王爷。”思儿觉得有必要说句公道话。

  楚意宁懊恼地一瞪,怎么她也跟着陈云川一样胳臂往外弯?

  “王爷对小姐真的很好。”思儿不怕死地又道。

  “……他只是帮点小忙,这有很好吗?”她绝对不会承认,其实她心里甜滋滋的。这是当然,被一个人默默守护着,谁会不欢喜呢?

  思儿摇了摇头,一副很不认同地看着她,“小姐不是常说要心存感恩吗?”

  楚意宁的舌头打结了,是该夸她对身边人的教育太成功了,还是责备自个儿不够坦率,明明很感激,为何不愿意坦率的承认?

  “王爷只是帮小姐找铺子、牵线,生意要做得好,最重要的还是得看我们卖的东西是否受到欢迎。”陈云川客观地道。

  理论上如此,但是基本上,周璇尹已经帮她铺好路了,只要商品好,接下来的生意绝对不难做。

  “总之,小姐以后对王爷好一点。”思儿良心建议道。

  “我……知道了。”她觉得很委屈,她哪有对周璇尹不好?反倒是他,总是那副很欠扁的样子,若非因她进宫为朝阳公主治病,他担心她在宫里遭祸,总是亲自送她回府,谁会看得出来他很袒护她?

  梁淑妃目送随着宫女离开的林姨娘,唇角讽刺地一勾,这种人最蠢了,明明女儿只是一块劣石,却当成宝玉。

  “楚家这位丫头是不是脑子烧坏了,竟然妄想取代姊姊嫁给英亲王!”梁淑妃原本不想见林姨娘,可是林姨娘太烦人了,一次又一次递话进来,正巧她又听说朝阳公主召楚家二姑娘进宫,觉得有必要了解这位在百花宴上出了风头的楚二姑娘,便让林姨娘进宫一趟,没想到林姨娘教她“大开眼界”,害她差一点失了分寸捧腹大笑。

  大宫女荷香过了半晌才缓缓道来,“奴婢倒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楚家三姑娘确实又天真又愚蠢,可是正因为如此,更容易利用。

  梁淑妃挑着眉看着荷香,等着她进一步解说。

  “若能如此,主子也不用费心对付英亲王了。”枕边人是个天真的蠢蛋,擅加利用,就可以搞得英亲王府乌烟瘴气了。"

  梁淑妃顿时恍然大悟,“对哦,本宫为何没有想到呢?那个无知的蠢丫头绝对有本事搞得英亲王一个头两个大!”

  “是啊,后院失火,英亲王也无心做大事了。”

  梁淑妃赞许地对荷香一笑,“还是你机灵!”

  “不过,撇开皇上赐婚的圣旨,就是成国公府的二姑娘嫁不成英亲王,也轮不到楚三姑娘——她只是庶女,皇上不会让英亲王娶个庶女为妻。”

  梁淑妃不当一回事地摆了摆手,“当不成正妃,可以当侧妃啊。”总之,只要将那个无知的蠢丫头放在英亲王的后院,目的就达到了,正妻也好,贱妾也罢,她可是一点都不在意。

  “即使是侧妃,皇上也不会同意。”

  梁淑妃摸着手上的戒指,恶毒地一笑,“若是两人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英亲王能够不给楚三姑娘一个交代吗?”

  “娘娘好主意。”

  “不过,英亲王又难缠又难操控,想要将他引进陷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英亲王好像很重视楚二姑娘,娘娘不如利用楚二姑娘。”

  梁淑妃想了想,点了点头,“若是从楚家二姑娘下手,倒是容易多了。”

  顿了一下,荷香不安地道:“奴婢觉得楚二姑娘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

  “为何?”

  “一个养在乡下的姑娘竟然可以在百花宴上夺得众人的目光,这就足以证明她不简单,更别说她还得到朝阳公主青睐,经常受邀进宫。”皇后娘娘对朝阳公主的管教极其严格,要不,皇上唯一的嫡出公主早就被养成骄纵跋扈的性子了。

  梁淑妃脸色一沉,“是啊,本宫确实不能太小看她了……对了,不是让人去打探朝阳公主为何老是请楚二姑娘进宫吗?”

  “坤宁宫防得像铁桶似的,不容易打探消息。”荷香的话刚刚落下,只见另一名大宫女梨香急步走进来。

  “何事如此着急?”梁淑妃一副很优雅地拿起几案上的茶盏。其实,她的性子很急,因此下面侍候的人一有事就会急匆匆地跑来禀报她不敢让她等,可是她又恨不得装得像皇后娘娘一样优雅从容,好像天塌下来了也不在乎。

  “娘娘,奴婢终于得到消息了,楚家二姑娘是进宫给朝阳公主治病的。”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也难怪梨香如此着急。

  “什么?”茶盏从手上滑落,哐啷一声,碎了一地,可是梁淑妃毫无察觉。

  小宫女悄悄上前收拾地上的碎片,而梨香不安地瑟缩一下,却又不能不硬着头皮说:“奴婢也不敢相信,一个被遗弃在乡下的姑娘怎么可能懂医术?再说了,皇后娘娘怎么可能将尊贵的朝阳公主交给一个十四岁的姑娘治病呢?可是,楚二姑娘每一次进宫,皇后娘娘都会有赏赐,于是,奴婢就从这儿下手打探,得知楚二姑娘给朝阳公主开了药方。”

  “她会医术?!”梁淑妃怎么也不敢相信。

  “娘娘要不要派个人去成国公府问林姨娘?”荷香提议道。

  梁淑妃不屑地哼了一声,“不必了,若她知道,早就说了。”林姨娘只是一味强调——楚意歆会站在三皇子这一边,而楚意宁因为痛恨她,绝不会帮三皇子……这实在太可笑了,英亲王若是如此容易受女人操纵,她还会放在眼里吗。

  荷香想想也对,转而道:“若是如此,就要想法子阻止她嫁给英亲王。”以后娘娘就算有法子塞女人进英亲王的后院,只怕都会轻而易举地被她下毒害死。

  “圣旨已下,谈何容易?”梁淑妃生气地一掌落在几案上,“当初究竟是谁让皇上赐婚的?”

  荷香和梨香互看了一眼,不就是娘娘吗?林姨娘老想巴结娘娘,而娘娘很瞧不起林姨娘,想到成国公有个嫡女被林姨娘弄到乡下,便想将人弄回来给林姨娘添堵,于是某一日,娘娘便随口在太后面前提起楚家二姑娘,还特别强调,楚二姑娘逃过大师所说的十年大限,必定是个有后福之人。太后听见,便来了兴致,派人暗中调查,还真的如娘娘所言,便直接逼皇上下旨赐婚……总而言之,楚二姑娘能有如此机运还要谢谢娘娘。不过这些话她们两个都不敢说出口,要不然,娘娘恐怕要气得大闹特闹,而遭殃的还不是她们这些侍候的人。

  “不行,派人递话给定国公,这个丫头留不得。”

  “娘娘三思,”荷香急忙地道:“若是楚二姑娘真的为朝阳公主治病,不但皇后娘娘会派人暗中保护她,就是皇上那儿也不可能没有看护。”

  梨香点头附和,“是啊,如今娘娘不能轻易动楚二姑娘。”

  “本宫最讨厌医术精湛的人。”梁淑妃自动将楚意宁归类为医术精湛,这是当然,皇后娘娘性子谨慎,不可能随便用人。

  “娘娘,当务之急,还是先想法子促成楚三姑娘和英亲王的事。”

  梁淑妃同意地点点头,“没错,先解决此事,再来琢磨其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