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四章 百花宴露身手(3)

作者:艾佟
  楚意歆觉得自己作了一场噩梦,原本以为百花宴会让楚意宁变成笑话,英亲王就不会娶楚意宁了,没想到楚意宁一次又一次让她惊吓不已,先是一改平日傻乎乎的样子,锐利得让人无法招架,接着又当众展露了那么一手,总而言之,楚意宁彻底摆脱村姑的名声,不但如此,一回到府,皇后娘娘的赏赐马上跟在后头送进府。

  她越想越生气,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是阴谋,楚意宁的阴谋,楚意宁故意在她面前扮傻装村姑,以便找机会让她出丑、难堪,如今,全京城的人都在笑话她,笑她又蠢又笨,竟然被一个养在乡下的丫头蒙骗了,以后她如何见人?英亲王还愿意娶她吗?

  “啊——”楚意歆控制不住地边尖叫边拿起东西往地上砸。

  “你闹够了没?”林姨娘用力抓住楚意歆,夺下她手上的花瓶,交给身后的丫鬟收好,恼怒地举起手,戳了戳她的额头,没好气地道:“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砸这些东西出气,难道就可以帮你扳回面子了吗?”

  “娘亲……”楚意歆哇一声哭了出来,扑进林姨娘怀里。

  林姨娘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轻叹了声,拉着她在软榻上坐下,取出手绢为她拭泪,“别哭了,这会儿你哭瞎了眼也于事无补。”

  “娘亲……我……我们都被她骗了……”楚意歆努力止住泪水,可是越想越难过,她还能嫁给英亲王吗?

  “我不是早就提醒你,她不简单,绝不是无知愚蠢的村姑。”林姨娘叹道。

  这话若教楚意宁听见,肯定要义正词严地指正她,是你们自个儿有偏见,谁说村姑就一定无知愚蠢?岐县也是有满腹经纶的秀才先生,大户也会让姑娘家读书识字。

  “我没想到她如此厉害……娘亲,我怎么办?”楚意歆突然觉得很茫然,原本深信她可以取而代之,如今却反过来发现她们之间的距离很远,而且还是她比不上楚意宁,除了命格之外,她真的一无是处。

  “你别再想着英亲王了。”

  楚意歆瞪大眼睛,“不要,我就是要嫁给英亲王。”

  “你还看不出来吗?英亲王已经认定他要娶的是二姑娘。”她是妾室,没有资格参加百花宴,可是听歆儿身边的丫鬟提起百花宴上发生的点点滴滴,她不难猜出英亲王对楚意宁很满意——这是当然,不论姿色,或是面对那种场面的态度,就是定国公府最得意的嫡女也不如。

  “贵不可言的是我。”

  林姨娘脸色一沉,“英亲王已经贵不可言,用不着你来锦上添花。”

  楚意歆摇了摇头,如今“好命”是她唯一的倚仗,“娘亲不是常常说,没有人不喜欢锦上添花,英亲王当然也不例外!难道娘亲不愿意我嫁进皇家吗?”

  “我当然希望你一生荣华富贵,可是,你当皇家是什么地方?羊圈吗?当今皇上有八个儿子,如今出宫建府的有三个——大皇子三年前被圈禁、二皇子体弱多病,再来就是三皇子,因此人人都觉得三皇子更有胜算,却忘了其它皇子也会长大,也会出宫建府,再过个几年,夺嫡之争是无法避免的,那儿不适合你。”林姨娘最后打消让女儿成为三皇子侧妃的念头,不只是因为梁淑妃看不上楚意歆,更因为她知道女儿没有本事跟人家争斗。

  楚意歆不服气地噘嘴,“英亲王又不是皇子。”

  这个傻丫头,即使是臣子,也会扯进夺嫡之争,何况是位高权重的亲王。林姨娘没法子跟她解释那么多,索性道:“皇上不可能收回圣旨,这是自打嘴巴。”

  提起皇上,楚意歆就想起一件事,“娘亲何时进宫见淑妃娘娘?”

  “我已经递消息进宫了,淑妃娘娘若要见我,很快就会派人送帖子给我。”其实林姨娘没有抱任何期待,淑妃娘娘若是有意见她,早就该派人过来询问,而不会至今一点声音都没有。

  “娘亲再派人进宫递话,若是英亲王娶了楚意宁,他绝对不会帮三皇子,可是我就不同了,我一定会让他帮三皇子。”

  “傻丫头,这个道理淑妃娘娘岂会不知?”顿了一下,林姨娘索性说出近来想通的大胆猜测,“依我看,说不定淑妃娘娘根本不想拉拢英亲王,否则,淑妃娘娘早就会在英亲王的亲事上插一脚。”

  “娘亲不是说英亲王是武将,手上有大周最厉害的铁骑军,淑妃娘娘怎可能不想拉拢英亲王?”

  “没错,若能得到英亲王相助,三皇子如虎添翼,可是,皇上对英亲王的宠爱远胜其他皇子,英亲王很可能因此生出自个儿登基为皇的念头,淑妃娘娘当然会对英亲王生出戒备。”

  “淑妃娘娘想太多了。”

  林姨娘忍不住叹气,这个丫头才真应该多想一点。

  “娘亲……”

  “好了!”林姨娘轻拍着她的手背,本来想劝女儿放弃的,到头来却是她妥协了。“你别急,我再想想有何法子可以说服淑妃娘娘改变心意。”

  闻言,楚意歆终于笑了,只要娘亲愿意,就一定有法子。

  周璇尹不喜欢下棋,觉得很无聊,可是皇上要你下棋,你能够说不吗?因此下了朝,他总是溜得特别快,人家喜欢往皇上跟前凑,他却是能闪多远就多远,不过,往往是半路就被皇上身边的总管太监拦截,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习惯先溜了再说。当然,皇上可以找其它大臣,或者后宫后妃也很乐意陪皇上下棋,可皇上偏偏喜欢找他。

  众人暗暗猜想,莫非英亲王不会下棋,皇上跟他下棋最有成就感了,唯有近身侍候皇上的人才知道,实因英亲王棋路诡谲多变,一如他当初对付北燕最厉害的胡狼军,皇上只有跟他下棋才会热血沸腾。他们想过要纠正众人错误的观念,可是这只会让英亲王想捏死他们,还是闭上嘴巴好了,只求英亲王别老是让他们在屁股后面追人,这真的很累。

  没想到他们小小的愿望成真了,英亲王竟然主动陪皇上下棋,让他们感动得一塌糊涂。

  “今日朕明明看见朝阳东升,为何你下朝不急着走人?”最近周璇灏可谓笑口常开,就连平日战战兢兢的朝臣都可以感受到这位帝王的好心情。

  “皇兄不是老嫌臣弟没有良心,今日良心发现了。”

  “良心发现了?”周璇灏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待会儿她出宫时,你可别追出去。”

  顿了一下,周璇尹清了清嗓子,“她是个村姑,不懂宫中的规矩,臣弟不盯着她,万一她不小心得罪哪个嫔妃,臣弟真的摆脱不了克妻之名。”

  侍立一旁的众人顿时明白了,原来英亲王如此好商量地陪皇上下棋,是为了如今身在坤宁宫的楚二姑娘。

  周璇灏一副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你好像忘了,人都还没娶进门,她还不是英亲王王妃。”以前担心他瞧不上任何女人,如今却担心他对楚家二姑娘太上心了。

  “在众人眼中,即使未过门,她还是臣弟的妻子,只要她出事,这笔帐都会算到臣弟头上。”

  “她为朝阳治病,别说是朕,就是皇后也会尽全力护她周全。”

  “皇兄管得到后宫吗?皇后娘娘在后宫真能约束每一个人吗?”

  “……你是质疑朕连一个人都护不住吗?”若他有心插手,岂会管不了?只是,他确实刻意放手将后宫的事交给皇后,至于皇后,她不是管不了,而是刻意纵容某些人,以便保护更重要的人。

  “皇兄敢说自个儿没有失算的时候吗?”

  周璇灏脑海闪过一个清丽娇媚的容颜,若非他失算,又岂会失去她?

  气氛顿时变得很僵硬,身边侍候的人屏住呼吸,深怕一个呼吸声就会挑起冲突,皇上很宠英亲王,但并不是没有发过脾气,譬如拿东西砸伤了英亲王的头、叫英亲王滚出去跪在干清宫外面……次数还不少,没法子,谁教英亲王性子执拗,不知何谓妥协。

  还好此时何敏的小徒儿何希无声无息地走进来,凑到何敏耳边说了几句话,何敏才得救似的展露笑颜,连忙上前。

  “皇上,皇后娘娘派人递话进来,说淑妃娘娘请求见成国公的贵妾林姨娘。”

  周璇灏愣怔了下,“淑妃何时跟成国公的贵妾扯上关系了?”

  “皇上忘了吗,成国公的贵妾是淑妃娘娘的远房表妹。”

  “远房表妹……朕想起来了,因为救命之恩,淑妃的远房表妹成了成国公的贵妾。”近身侍候的人都听得出来皇上很不屑,定国公太不会做人了,只要愿意出面安排亲事,人家何至于沦落为妾。

  “淑妃娘娘进宫至今,也只召见过林姨娘几次,不怪皇上会忘了。”

  周璇灏微挑着眉,“不过,她为何突然召见林姨娘?”

  “楚三姑娘明年就及笄了,淑妃娘娘很关心她的亲事。”

  周璇灏显然觉得这个理由很可笑,哈哈大笑,“淑妃有年纪了,如今也懂得关心无关紧要之人的亲事。”

  皇上会不会说得太坦白了?何敏彷佛没听见皇上的讽刺,提醒皇上,“皇后娘娘还在等皇上回复。”

  “就让她见吧。”不见,就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何敏应声看了何希一眼,何希点头退出去。

  见周璇尹神情转为凝重,周璇灏笑着问:“怎么了?”

  “皇兄真的认为淑妃娘娘见林姨娘如此单纯吗?”

  “要不,你认为如何?”周璇灏从不认为淑妃单纯,可是,后宫哪个女人是单纯的?每个人后面都有家族,家族的利益能够不管吗?人不能忘本,家族的利益当然要管,他对妃嫔照顾家族的小动作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别太贪心了,触犯他的底线,他就由着她们互相撕咬争斗,冷眼旁观,何乐而不为?

  “臣弟看梁淑妃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周璇灏一副很伤脑筋地摇摇头,“你就是瞧她不顺眼。”

  周璇尹唇角一勾,冷冷地道:“若是定国公真的养死士,皇兄认为她不知道吗?”

  “你不能单凭一个死人就认定他养死士,做任何事不可能毫无动机,朕又没说不立三皇子为太子。”为了安定国公的心,他甚至处处表现得很看重三皇子,好像对三皇子期许很高的样子,当然,他也很用心地栽培待在宫里年纪最大的四皇子,以便令朝中大臣看不出他心目中真正的太子人选。

  周璇尹不得不承认,理论上确实如此。

  “再说了,朕觉得淑妃脑子不够好,成不了大事。”当初他会从定国公府的几个嫡女当中挑选她进宫,就是看中她空有容貌,脑子却不太管用。

  “皇兄别太小看女人了。”

  周璇灏戏谑地挑了挑眉,很稀奇地道:“你不是很瞧不起女人吗?”

  周璇尹微微撇开头,别扭地道:“臣弟的娘是女人,臣弟岂会瞧不起女人?”

  “是吗?不是因为成国公府的那个二姑娘?”

  周璇尹难得脸红了,“……若不是会治病,不过是村姑一个。”

  “你的嘴巴再不知收敛,当心气跑了她,你就娶不到王妃了。”

  周璇尹抿嘴抬起下巴,好像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

  突然,周璇灏想到什么似地轻拍了一下几案,状似伤脑筋地说:“哎呀!朕为何如此糊涂,忘了呢?圣旨已下,她想跑也不能跑,要不,这可是株连九族之罪。”

  青筋暴跳,周璇尹差一点跳起来,一脚踹过去。

  “唯见痴心人。”周璇灏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还装模作样,朝阳都看出你的心思了,朕还会看不出来吗?”

  “……皇兄最好管管朝阳,就爱看些乱七八糟的传奇小说,脑子都长歪了。”周璇尹哼一声站起来,甩头走人。

  “脑子长歪了?这个臭小子,怎么如此没有规矩?你还当朕是皇帝吗……”

  何敏面无表情地听着皇上唠叨,却忍不住腹诽,若不是皇上惯着,英亲王会养成这副德性吗?难怪许多人暗中议论,英亲王在皇上眼中根本不是弟弟,而是儿子,平时宠着,生气发火的时候,就变成了严父,莫怪英亲王被罚跪在干清宫外面一夜,皇子还要嫉妒英亲王,说英亲王比他们更像皇上的儿子,且虽然几度暗示皇上不该如此,可是不管用,皇上就宠着英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