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四章 百花宴露身手(2)

作者:艾佟
  而刚离去的楚意宁,已迅速来到目的地,抬手理了理发丝和衣襟,迈开步子,进入宴席。

  她毫无疑问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这不仅仅是因为她素雅的打扮,更因为她是未来的英亲王王妃。不过,她一概视若无睹。

  “我刚刚一直在找姊姊,也不知道姊姊跑去哪儿了。”楚意歆的嗓门很大,显然想将众人的目光引过来。

  “没见识的村姑,一下子见到那么多贵人,肯定吓坏了,赶紧跑去躲起来。”也不知道哪家姑娘蹦出了这句话,立马招来许多不怀好意的嗤笑声。

  虽然英亲王恶名昭彰,但英亲王王妃的位置仍旧令人又羡慕又嫉妒,再说了,英亲王堪称大周最俊美最英武的男子,谁不想嫁给他?

  “有我在姊姊身边,我会护着姊姊。”楚意歆连忙道。

  楚意宁微挑起眉,这不是等于同意别人骂她村姑吗?她是不介意当村姑,但是她们这种自以为是的嘴脸实在令人倒胃口。她望向最靠近她们、专门在宴席上侍候的宫女,虚心请教,“这些都是出身名门世族的贵女吗?”

  众人的嗤笑声瞬间止住。

  宫女不慌不忙地上前行礼,目光带着敬意,“是,楚二姑娘。”

  楚意宁唇角微微上扬,看样子,宴席上这些侍候的宫女都是精心挑选的,她们很清楚什么位子坐了什么人,却也不会偏向哪方。

  虽然笑声止住,可有人就是不甘心放过楚意宁,恶意地道:“楚二姑娘识字吗?”

  楚意歆尴尬地一笑,状似担心地靠向楚意宁,低声问了一句,“姊姊识字吗?”

  楚意宁真想骂一句笨蛋,若她不识字,只会证明一件事——成国公如何怠慢她这个嫡出的女儿,这对成国公的名声可不是好事。不过,她彷佛完全不知道她们居心不良地反问:“不识字又如何?”

  “这种事可不能说出去,姊姊会被人家笑话。”

  你在一旁扯自家姊姊的后腿,这才是笑话。楚意宁真想叹气,老夫人怎能容许林姨娘将女儿教成这副德性?

  “是啊,不识字怎敢嫁给英亲王?”先前那个带着恶意的声音又响起了。

  楚意宁沉稳地将目光转向那位姑娘——生得很清秀,可惜太刻薄了,“赐婚的是皇上,这位姑娘可是质疑皇上的眼光?”

  不只某人嘴巴闭上了,就连看笑话的那些姑娘也忙不迭地撇开头,就怕被一旁侍候的宫女惦记上了。没有人胆敢质疑皇上,触怒龙颜,就算不是死路一条,只怕也没有哪个名门世家敢上门提亲了。

  “三妹妹,别忘了一笔写不出两个楚字,我们是一家人。”楚意宁的声音很轻很柔,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权威感。

  楚意歆瞬间脸色发白。是啊,楚意宁不识字固然丢脸,但是身为她的妹妹也得不到好处,且这事若传回成国公府,她肯定会挨骂。

  “人的脑子生来不是摆着好看,而是要用它,要不,只会被别人拿来当枪使。”

  这个村姑竟然骂她笨蛋!“你……”

  “别忘了身在何处,三妹妹的亲事还未定下来,不是吗?小心一点,可别吓跑那些想上门求娶的高门大户。”虽然成国公府已经沦为三流权贵,但因为她要嫁给英亲王,权贵之家还是很乐意上门求娶她这位妹妹,当然,庶子的可能性比较大。

  楚意歆真正闭上嘴巴了。即使看不上楚意宁口中的高门大户,但也不能不在意这些睁大眼睛打量的目光,万一传出闲言闲语,闹到英亲王那儿,就算她命格贵不可言,英亲王畏于流言也不敢娶她。

  此时,有三名宫女走过来,众人转开的目光再度凝聚过来,因为她们都知道最前面那一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

  她们走到楚意宁前面,恭敬行礼,“请问是楚二姑娘吗?”

  楚意宁起身回礼,“是,宫女姊姊有何吩咐?”

  “皇后娘娘有请楚二姑娘。”

  “是,请宫女姊姊带路。”

  皇后娘娘为何突然召见楚意宁?楚意歆眼巴巴地看着随坤宁宫宫女离开的楚意宁,恨不得可以跟过去,但是她不能,更不敢。

  虽然百花宴由皇后娘娘设宴,可是皇后娘娘通常交给下面四妃打理,今年主事的是德妃娘娘,不过,即使是德妃娘娘,也不会在宴席一开始就与众人同乐,总要等到宴席最高潮之时方才出现,皇后娘娘就更不用说了。如今,皇后娘娘竟然召见楚意宁,还是单独召见……

  难道是因为楚意宁是未来的英亲王王妃吗?若是为了英亲王,也应该是太后娘娘召见,为何是皇后娘娘?还是说,楚意宁刚刚惹了什么麻烦?

  楚意歆真的是一刻也坐不住,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伸长脖子等着楚意宁回来。

  虽然已经猜到那位得了羊角风的小姑娘是公主,但是楚意宁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唯一出自皇后娘娘肚子的孩子——朝阳公主——大周最尊贵,也最受宠的公主。她竟然可以成为这位公主的主治医生,虽然不能让人知道此事,但又何妨?她原本就不想曝露医者的身分,只要能摆脱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困境,这就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不过最令她欢喜的是,朝阳公主愿意相信她,给她机会。

  楚意宁回到宴席时,宴席正好进到最高潮——作画或题诗,因此没有人留意她回来,除了眼巴巴地等着她的楚意歆。

  “皇后娘娘为何要见姊姊?”看到楚意宁笑容满面地回到宴席,楚意歆忍不住嫉妒地质问:“是不是姊姊惹了什么麻烦?”

  “三妹妹很希望我惹麻烦吗?”她真的很想低调度过嫁人之前的这段日子,可是,这位脑子进水的妹妹实在令人难以忍受。

  “妹妹只是担心姊姊自幼生长在乡下,不懂规矩,得罪了贵人。”没错,楚意歆就是恨不得楚意宁惹麻烦,如此一来,她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取而代之。

  “谢谢三妹妹如此为我担心。”楚意宁回以天真无邪的一笑,“虽然我没有多少见识,倒也知道不该看自家人的笑话,要不,只是给外人笑话的机会。”

  楚意歆脸色一变,“你……”

  “三妹妹真的不必担心,我不喜欢惹麻烦,倒是三妹妹留心一点,有些人就是喜欢挑起事端,三妹妹最好离她们远一点,免得被人当枪使了还不知道。”

  “……皇后娘娘究竟为何召见姊姊?”楚意歆用力捏着大腿的肉,努力压下冒上来的火气。

  楚意宁对她甜甜地一笑,“我要嫁给英亲王,三妹妹忘了吗?”

  楚意歆恨恨地咬牙切齿,哼!你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妹妹忘了告诉姊姊一件事,今日若不能为百花宴作一幅画,就必须在某人的画作上题一首诗。姊姊作画应该不行,但姊姊可以为英亲王的画作题诗。”

  楚意宁唇角一抽,怎么老是玩这种把戏?

  “英亲王是马上英雄,姊姊的诗作要有气势,这才配得上英亲王。”

  楚意宁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她,“你是不是太关心英亲王了?”

  双颊瞬间染红,楚意歆结结巴巴地道:“我……只是给姊姊建议,姊姊应该也不愿意随便坏了人家的画作,不是吗?而且,英亲王是武将,当然不喜欢那些风花雪月的诗词。”

  “你如何知道他不喜欢那些风花雪月的诗词?”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谁会不知道?”

  英亲王看似很粗暴,但是在她看来,他骨子里是个纤细的人……应该说,纤细的小男孩比较贴切,不过,楚意宁懒得争论地点了点头,转而道:“今儿个我不留下一幅画,也不题诗,那又如何?”

  顿了一下,楚意歆一脸不屑地道:“我可没听过有这种事。”

  “可见得你孤陋寡闻。”她就不相信在场的权贵子女都会作画作诗。

  “你……”

  “今日来了那么多人,想必不是人人都有作画或题诗的兴致吧。”若是来这儿如同上考场,她相信人数应该会减半。

  没错,作画或题诗不过是藉此机会展现才情引人注意,说不定还可以为自个儿争来好姻缘,所以通常定了亲的姑娘都不会参与。楚意歆咬了咬下唇,语带挑衅地道:“姊姊是英亲王未过门的妻子,难道姊姊愿意见到别的姑娘在王爷的画作上题诗?”

  “你确定王爷会作画?”她觉得他应该没兴趣参与这种活动,除非……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会不会借机找她麻烦?

  “……若是姊姊开口请英亲王作画,英亲王不会拒绝姊姊。”楚意歆仔细想想,确实不曾看见英亲王在百花宴上作画。

  楚意宁一副“你傻了吗”的表情,“我没兴趣题诗,为何要请王爷作画?”

  楚意歆的舌头彻底冻结了。

  楚意宁露齿一笑,终于让某人安静了,不过,开心不到一炷香,便有两个宫女分别送来一幅画和笔、墨、砚。

  “英亲王请楚二姑娘为他的画作题诗。”

  楚意宁真的很想破口大骂,这个臭小子果然借机找她麻烦!

  众人的目光纷纷转向楚意宁——有人目光带着深思,这位未来的英亲王王妃竟然能让英亲王破例当众作画;有人好奇英亲王画了什么,未来的英亲王王妃又会如何题诗;有人等着看笑话,这个自幼养在乡下的村姑哪会作诗;有人充满同情,英亲王有必要欺负未过门的妻子吗——无论怀抱何种心思,众人皆在等待楚意宁的回应。

  “姊姊不曾上过闺学,不会作诗。”楚意歆连忙道,好像很心疼姊姊遭到刁难。

  “我确实不会作诗。”她很重视智慧财产权,盗用人家作品这种事很难下手。

  瞬间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坦白。

  “由本宫为七皇叔作诗,再请楚二姑娘将诗文誊抄在画上,可行?”朝阳公主穿越众人走到楚意宁前面,调皮地对她挤眉弄眼。

  “可。”周璇尹出声了。

  朝阳公主垂下螓首看着案上的画作——左边一片空白,唯有右手边一株盛大开放的牡丹……不,也许是芍药,或者是……其实,根本看不出什么花,总之,就是一株绚丽绽放的花朵,这是何意?朝阳公主望向周璇尹——还是那副高傲的样子,不过盯着某人的眼睛流转着不知名的情愫,接着,她看向楚意宁——即使面对这样的场面,依然宁静祥和……

  突然,她有点明白了,便轻轻吟来,“百花皆从眼前过,独留佳人绽枝头,是花非花,是人非人,唯见痴心人。”

  没人敢说这首诗作得不好,因为出自朝阳公主之口,不过,某人耳廓悄悄红了。

  此时,宫女已经磨好墨,楚意宁只好执笔在画作上誊抄朝阳公主的诗文。

  无论是看笑话,还是为她担心,众人的心全被提起来,可是,当他们看到落在画作上的字时,一个个瞠目结舌,她写得竟然是行草!

  朝阳公主很喜欢,拿起画作道:“七皇叔可以将这幅画送朝阳吗?”

  “本王的画不送人。”周璇尹看了周岭一眼。

  周岭立刻走过去,恭敬地向朝阳公主行礼致歉,然后取走她手上的画作。

  “七皇叔!”

  “今日的宴席应该结束了吧。”

  英亲王已经开口了,坐在上头的德妃娘娘当然立马起身退席,接着各家权贵纷纷抢着告辞,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人已走得差不多了,而成国公府的人也告辞离开了,周璇尹总算是满意的走人了,不过,后头跟了一个对他的画作不死心的朝阳公主。

  “七皇叔,给朝阳啦!”

  “吵死了……”

  “七皇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