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三章 阴谋初显露(2)

作者:艾佟
  “我不是教你别去招惹二姑娘吗!虽然老夫人宠你,但二姑娘要嫁的是英亲王,老夫人不能不给她面子。”林姨娘真是气坏了,她再三嘱咐,无论如何不能主动上清风阁挑事,可是歆儿竟然为了几根金簪沦为全府的笑话。

  楚意歆不服气地噘着嘴,“以前府里裁衣、做首饰,我都是排在第一位,如今竟然要排在那个村姑后面,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

  “咽不下也要咽,因为她是嫡女,你是庶女。”

  “她是嫡女又如何?我才是国公府的宝。”

  “老夫人和国公爷当你是宝,但外人看你就是庶女,庶女争不过嫡女。”林姨娘懊恼地伸手戳着楚意歆的额头,“你的脑子究竟在想什么?不是告诉过你,待她嫁进英亲王府,她的苦日子就来了,你何必与她计较?”

  “我就是不甘心,如今府里人人巴结着她,就是祖母也对她百般讨好,祖母已经忘了,一出生就被高人断言贵不可言的是我……”楚意歆的嘴巴被林姨娘捂住了。

  “我不是说过,这种话万万不可提起吗?”

  楚意歆用力推开林姨娘的手,“这是事实啊。”

  “虽然是事实,但是也会为你招来嫉妒,引来不必要的危险。”林姨娘真是后悔极了,这件事不应该说出来,这个丫头太莽撞了。

  楚意歆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娘亲未免太小心了,这事若说出去,就是皇子也抢着娶我……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

  见楚意歆突然两眼闪闪发亮,林姨娘觉得很不安。“你不要胡思乱想,你的身分根本配不上皇子。”

  其实,她曾经盼着女儿能够成为三皇子的侧妃,可是,她娘不是定国公府那一房,她只能算是梁淑妃的远房表妹,梁淑妃又看不上成国公——这也不怪梁淑妃,国公爷勉强在礼部混个位置,却对三皇子一点帮助都没有,梁淑妃当然不愿意让出一个侧妃的位置给她女儿。

  “若是楚意宁发生什么事,我是不是可以代替她嫁给英亲王?”

  林姨娘惊愕地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楚意歆回想那日见到英亲王的情景,不过一刻钟,他已经偷走她的心,“娘亲也看见了,英亲王生得如此俊美,宛若仙人似的……”

  “他是个性情残暴、杀人如麻的武将。”林姨娘冷冷地打断她。

  “这是不实传言,他明明温文尔雅,教人如沐春风。”

  林姨娘可不觉得英亲王教人如沐春风,他根本是目中无人,不过为此争执不休没有用,她只能强调实际上发生的事,“无风不起浪,一连克死两任妻子,他就是个命硬之人。”

  “这有可能是巧合,说不定有人陷害他,而且我贵不可言,怎会被他克死?”楚意歆满脑子已经被荣华富贵的念头占据住了。

  林姨娘忍不住皱眉,“你别胡思乱想!”

  楚意歆一想到站在英亲王身边的人是楚意宁,就嫉妒得想咬牙,那个自幼养在乡下的村姑如何与她这个娇养的国公府千金相比?她撒娇地勾住林姨娘的手,“娘亲难道不希望我嫁进皇家吗?娘亲去求梁淑妃,让我取代楚意宁嫁给英亲王。”

  “这事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

  “你是庶女。”

  “英亲王若知道我命格贵不可言,岂会在乎我是庶女?再说了,皇上不是很宠淑妃娘娘吗?只要淑妃娘娘开口,不过是将姊姊换成妹妹,又不是取消这门亲事,皇上为何不愿意?”

  虽然刚刚还坚持英亲王性情残暴,非夫君的好人选,可是英亲王的身分如同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很难教人不心动。当初算命一事能够不提最好,不过事隔十几年了,追查不容易……想了一会儿,林姨娘终究迟疑地摇了摇头,“圣旨已下,京中人人皆知英亲王要娶的是成国公府的二姑娘。”

  “只要淑妃娘娘答应了,她就会想法子改变皇上的心意。”

  林姨娘沉默了。淑妃娘娘看不上歆儿当媳妇,是因为瞧不上成国公府的势力,不过,若是让歆儿嫁给英亲王,淑妃娘娘的立场就变了,淑妃娘娘不见得会反对这门亲事,重要的是,这门亲事可以给淑妃娘娘带来多大的益处。

  “娘亲去求淑妃娘娘,只要我成为英亲王王妃,英亲王就会帮三皇子。”楚意歆不懂朝堂局势,但知道英亲王是很厉害的武将,将来无论哪一位皇子继位都必须得到他的支持。

  对啊,淑妃娘娘瞧不上成国公府的势力,却很想得到英亲王的支持。林姨娘松口道:“好吧,我会让人带话给淑妃娘娘,请求进宫见淑妃娘娘。”

  楚意歆欢喜地抱住林姨娘,“谢谢娘亲!”

  “你别高兴得太早了,淑妃娘娘会不会答应这门亲事很难说。”

  “娘亲一定会说服她。”

  “无论此事是否能成,你待二姑娘好一点,别教她防着你像防贼似的,要不,将来她出了什么事,人家一定会怀疑到你头上。”

  楚意歆很委屈地噘着嘴,“我就是讨厌她嘛!”

  “我看她不简单,至少,绝不是愚蠢无知的村姑。”林姨娘一想起那日初见楚意宁,还震撼不已,楚意宁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度岂是寻常女子所有的?虽然楚意宁脸上的笑容是那么温婉柔顺,就像冬日的暖阳,可是她总觉得看不透。

  正因为楚意宁并非想象中的村姑,而她的出现彷佛告诉众人——成国公府真正的千金之躯回来了,楚意歆才会更看她不顺眼。

  “你一定要对她好,当她是姊姊,这对你没有坏处,记住了吗?”

  楚意歆冷哼一声,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朝中的大臣看英亲王是一匹孤狼,一个朋友也没有,事实上,周璇尹的朋友可多着,只是绝大部分在民间,且以商贾居多,譬如京城最大的药材商傅家,尤其傅家的大公子傅齐年更是他的生意伙伴,两人合伙开了天香楼——称不上是京城最大的酒楼,却拥有最佳的视野——紧临白鹅湖,湖上优游的白鹅看起来别有一番野趣,岸边尽是垂柳,炎炎夏日之时,也能透着一股清爽。

  不过,周璇尹显然更喜欢靠街道的包厢房,尤其是靠近前方那间茶馆的厢房,那茶馆看似古朴,不太起眼,进出的却是各地来此做生意的大商贾,他们总会带来各地的消息,可是,他们绝不会想到这间茶馆真正的东家是恶名昭彰的英亲王和当今皇上。

  “你终于出现了!”傅齐年咚咚咚地跑进厢房,不过还未站定,先迎来周璇尹随手扔过来的白布,他很自然地举手一抓打开来看,这一看,不由得一怔,“这是什么玩意儿?”

  周璇尹看他的眼神明明白白写着“你是白痴吗”,“你看不懂画像?”

  “我当然知道这是画像,可是,为何给我此人的画像?”这位王爷总是让人很想踹他一脚,可是一想到三年前运送药材去湘州的途中,若非遇到这位正好去剿匪的王爷,他很可能命丧盗匪刀下,便又只能把脚收起。

  周璇尹看他的眼神更鄙夷了,反应如此迟钝,“当然是让你找人啊。”

  这会儿傅齐年更蔫了,觉得自个儿的反应真的很蠢,“这个人惹到你了吗?”

  “你只要找到人,别动他。”

  傅齐年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还以为你今日是特地来这儿帮我品尝新菜色,没想到原来另有图谋。”

  “少废话,记住了,就将画像毁了。”

  “知道了。”傅齐年一副很哀怨地叹了口气,将画像折好收进怀里。

  “不是要我品尝新菜色吗?”周璇尹的嘴巴很刁,只要经过他品尝后指点一下,再普通的菜色也会变得无比美味,销路自然更好。

  “厨房已经在准备了,过一会儿就送上来。”

  既然菜色还未送上来,周璇尹自然转头看向窗外,没想到会见到成国公府的马车,紧接着就见思儿跳下马车,他不由得两眼一亮,脱口道:“那不是村姑的丫鬟吗?”

  “谁是村姑?”傅齐年好奇地立马靠过去,可是还来不及看上一眼,周璇尹就一脚踹过来,让他闪远一点,害他忍不住咬牙切齿,“真是小气!”

  周璇尹可不承认自个儿小气,只是怕打草惊蛇——这种话说出来没有人相信。他微微挑起眉,接着便站起身往外走。

  “慢着,我的新菜色都还没上来,你上哪儿?”傅齐年连忙拉住他。

  “本王有事,明儿个再来。”周璇尹用力甩开傅齐年,急匆匆地走人。

  傅齐年反应迅速地转而拉住紧跟在后的周岭,“村姑是谁?”

  周岭真想拿根棍子狠狠敲打他,不是说他是京城将来最有前景的商贾吗?怎么这么笨?

  “傅公子,这还用得着我说吗?你仔细想想不就知道了!”

  傅齐年再次被人甩开,然后陷入苦恼的沉思当中,仔细想想就知道村姑究竟是谁……

  此时,楚意宁满心欢喜地看着窗外的湖景,觉得自个儿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

  “这儿真是个好地方。”

  “我就知道小姐会喜欢。”陈云川生得又黑又壮,很难相信他只有十六岁,不过,他拥有一手煮茶的绝技,看他煮茶是享受,因此楚意宁格外喜欢喝他亲手煮的茶。

  楚意宁接过陈云川递过来的茶盏,先闻茶香,再细细品尝,真是好茶!“你如何发现这个地方?”

  “小姐想卖药茶和花茶,我就走访每个茶馆,喝茶、品茶,也打探消息,才发现了这个地方。”陈云川接着压低嗓门,“小姐别看这儿出入的人其貌不扬,他们可都是各地了不起的大商贾。”

  “没想到外观如此不起眼的茶馆竟然能吸引大商贾聚集!”

  “上好的茶、精致的糕点,再配上美景,又有独立雅间,由着他们自个儿关在厢房煮茶品茶,因此深得那些大商贾喜爱。”

  楚意宁赞许地点点头,“有好产品,再迎合客人需求,生意自然好。”

  “听说这儿的糕点师傅是宫里退下来的。”

  楚意宁饶富兴味地挑起柳眉,“竟然可以请到宫里退下来的糕点师傅,可见这间茶馆的东家不简单哦。”

  “只听说茶馆的掌柜与这位糕点师傅是同乡的。”

  这真是个好的理由,但她并不全信,不过她其实也不在意东家是谁,便转了话题,“找到适合卖花茶的铺子了吗?”

  陈云川摇了摇头,“不是铺子太贵了,就是地点不合适,想开一间卖花茶的铺子不容易,倒是药茶我觉得更有机会,只要找到愿意合作的药铺,就能挣银子。”

  “我们没有门路与药铺搭上关系,想要卖药茶不容易。”

  顿了一下,陈云川提起建议,“小姐若能找英亲王合作,想卖药茶就容易了。”

  楚意宁怔住了,没想到他会提起那位傲娇的王爷。

  “英亲王与京城最大的药材商傅家关系匪浅。”陈云川解释道。

  “这可真是稀奇,我听师傅说他与朝中大臣关系不太好。”他的同事应该是朝中大臣,他不与同事搞好关系,反而跑去跟外面的商人联络感情。她对他真是越来越好奇了,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英亲王深受皇上宠爱,若是再与其它大臣结党,只怕更是树大招风。”

  “我倒是没想到这一点。”看样子,他比她想象的还要聪明睿智。

  “只要小姐愿意,我可以去找英亲王……”

  “不要。”楚意宁吐舌头做鬼脸,“我若去求他,以后见到我,他屁股岂不是翘得更高了?”

  “咳……小姐!”思儿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至于陈云川倒还沉得住气,不过看得出来他很想扶着额头叹气。

  “这是事实啊,你不觉得他老是翘着屁股吗?”

  “小姐!”小姐看起来很沉稳,总是让外人觉得像幽深不可见底的古井,可是有时候说出来的话却教人瞠目结舌,吓得你很想将她嘴巴捂起来。

  “好好好,我不说了,真心话总是教人难以接受。”

  思儿和陈云川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不是真心话教人难以接受,而是小姐毫不在意的说起一个男人的屁股,这才教人难以接受。

  隔着一道墙,周璇尹感觉自个儿的脸已经扭曲变形了,他老是翘着屁股?她是在骂他傲慢,是吗?本王就是傲慢,不可以吗?

  周岭强忍着哈哈大笑的欲望,悄悄用眼角余光打量主子的屁股……

  “周岭,你不想活命了吗?”

  “……楚二姑娘真是太不象话了,卑职派人将她的嘴巴塞住。”

  周璇尹冷冷地扬起眉,“哪个家伙胆敢碰本王的王妃一根寒毛!”

  周岭赶紧闭紧嘴巴。主子真难侍候,明明很气她,恨不得扑过去咬死她,却又忍不住将人家当成宝贝——他突然有一种感觉,主子是不是很喜欢被人惹生气?不不不,若他胆敢惹主子生气,不到一个时辰就死透了,主子只有喜欢某人气他,看来英亲王府的未来精彩可期。

  “我要见陈云川。”既然她是他的王妃,她缺银子,他总不能不管吧。

  “嗄?”

  周璇尹索性一脚踹过去,周岭赶紧滚出厢房去逮某个正准备离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