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三章 阴谋初显露(1)

作者:艾佟
  离京快一个月的英亲王终于回来了,最欢喜的莫过于侍候皇上的太监、宫女,皇上终于又成了最好侍候的主子了。

  “看样子,你很满意朕给你挑的媳妇儿,还亲自将人送回府。”周璇灏的口气可以酸死人了,可惜当事者一点感觉也没有。

  “皇兄,这是母后为臣弟挑选的媳妇儿,况且,臣弟不满意,皇兄就会收回圣旨吗?”

  周璇尹一副“你敢收回圣旨,我就敢不娶”的姿态。

  “朕的圣旨可以随便收回吗?”

  “皇家人哪能自个儿挑媳妇儿,臣弟也没想过挑个满意的媳妇儿,最要紧的是面子上过得去。”周璇尹一副真的觉得自己很委屈的样子。

  周璇灏唇角抽动一下,若他没想过要挑个满意的媳妇儿,用得着他这个皇帝直接下圣旨赐婚吗?回想过去为他挑选媳妇的过程,简直惨不忍睹,只怕全大周都找不到一个姑娘令他满意。

  “朕听说成国公府的姑娘各个生得花容月貌。”周璇灏打趣道。

  他无法否认她生得花容月貌,只能道:“皇兄好像忘了,她是出生不久就养在乡下的村姑。”

  “她必然纯真善良。”周璇灏避重就轻地道。

  纯真善良?周璇尹回想每一次见到楚意宁的景象,确定她与纯真善良完全搭不上关系,狡猾倒是有那么一点。不过,他当然不会吐露实情,“皇兄为何不说养在乡下的村姑一点见识都没有?”

  “成国公不至于让自己的女儿一点见识都没有吧。”

  “皇兄确定?”成国公自个儿都没见识了,岂会在乎女儿有没有见识?不过,他突然很庆幸楚意宁不是在成国公府养大的。

  顿了一下,周璇灏轻巧地道:“母后会派教养嬷嬷去教导她规矩礼仪。”

  凡是皇家定下的媳妇都必须接受教养嬷嬷的教导,可是一想到楚意宁会被教导成后宫那些女人的样子,周璇尹就忍不住皱眉。

  “你放心,母后一定会挑个最严厉的教养嬷嬷,保证将村姑教导成大家闺秀。”

  “不必母后费心,臣弟自有安排。”

  周璇灏若有所思地挑起眉。

  “她若是变成宫里那些嬷嬷的样子,臣弟会忍不住一脚踹飞她。”虽然她很令人生气,教他老是想扑过去咬她,不过,她还是比那些教养嬷嬷可爱多了。

  “是吗?”

  “难道教皇兄抱着那些教养嬷嬷睡觉,皇兄愿意?”

  “咳……你这个小子……”周璇灏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臣弟可有说错?”

  周璇灏摆了摆手,懒得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上纠缠不清,下一刻,他的神情突然转为严肃,“这一回你可要用点心思,要不,你就一辈子独自守着英亲王府。”

  周璇尹没好气地撇了撇嘴,“皇兄不要太看重臣弟,臣弟就不会孤独终老了。”

  虽然外头传言,第一任妻子在新婚之夜被他活活吓死,但他并未放在心上,毕竟真相难以向人启齿。其实,那个女人是毒发身亡,追查结果,乃因她成亲之前就与表哥有私情,深怕洞房花烛夜非处子之身一事被他发现,只好吞下毒药,也因此,他没有发现其中有人与他过不去;直至第二任妻子遭到侍候多年的丫鬟下毒害死,外头却传言是遭他凌虐致死,他才意识到有人想毁了他的名声。

  他向来不在意名声,也懒得为自个儿辩驳,没想到权贵之家再也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他,母后只能逼着皇兄赐婚,而自诩英明的皇兄不愿意强行下旨,便按着母后提供的名单先私下询问,可是每问到一家姑娘,那家姑娘就会出状况,不是病了,就是摔伤破了相,要不就是在街上遇见死对头,发生冲突,不小心原形毕露……总之,一个比一个还倒霉,当然,这其中有他的手笔,但也有人插手的影子,因此他更确信有人要让他的名声臭不可闻。

  “你收敛一下脾气,别老是得罪人。”

  “臣弟若只知道讨好人,皇兄是不是要怀疑臣弟结党营私?”

  “你愿意结党,朕也不用为你操心。”

  周璇尹僵硬了一下,别扭地道:“皇兄别太纵容臣弟了,免得臣弟变得更碍眼。”

  “谁敢嫌你碍眼?”

  周璇尹张开嘴巴又闭上。皇兄正值不惑之年,这个江山至少可以再坐上一、二十年,根本没想到未行冠礼的儿子已经动了争夺皇位的心思……不,皇兄不是没想到,而是自信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再说了,大周的权贵还没有一个足以称为猛虎,即使是外戚中最强大的定国公府……没错,若是定国公府没有暗中养死士,手上又没有兵权,就算靠着结亲拉拢了好几家权贵,充其量只是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可是,如今他怀疑定国公府私自豢养死士,且养了好几年了,这只老虎已有攻击力,不容小觑。

  “这次出京,除了见到未过门的妻子,可有其它收获?”

  周璇尹摇了摇头,闷闷不乐地道:“距离京城五日路程左右的几处庄子都查过了,连个影子都没发现。”

  “没有发现,但你坚持自个儿没有看错,是吗?”

  周璇尹不满地抬起下巴,“臣弟岂会看错?”

  “你如何解释跌落山崖死掉的人会活过来?”

  “牢房的囚犯被换了,却无人发现,这不稀奇,只要找到一个容貌极其相似的人替代就可以了,况且摔下山崖时,容貌毁了大半,根本辨别不出身分,是其它侍卫又在他身上找到胎记,众人才因此断定他是定国公府的侍卫长,但胎记也可以是伪造的。”

  “定国公性子沉稳、处事谨慎,不会冒这样的风险。”

  周璇尹恍然大悟般点点头,却道:“是啊,臣弟想得太简单了,他怎可能将死士养在自个儿的庄子,如此一来,出了事,岂能置身事外?”

  周璇灏忍不住咬牙,这个小子偏爱扭曲他的意思,“找不到人,你就无法证实。”

  “臣弟一定会找到人。”周璇尹信誓旦旦地道。

  “你的性子为何如此执拗?”周璇灏随他意地摆了摆手,转而道:“出宫前,别忘了去一趟慈宁宫,母后很挂念你,担心你在外头磕着碰着,为此还唠叨了朕好几日,责备朕不应该答应让你离京。”

  周璇尹不悦地抿着嘴,这种被人当成孩子的感觉真不好。

  “听见了吗?”

  随意地点了点头,周璇尹转身便出了干清宫。

  “难怪这个小子会得罪人,一点规矩也没有……”

  静静侍立在旁的总管太监何敏面无表情地听着,却在心里频频叹气,若非皇上太过宠爱,将英亲王养成目中无人的性子,英亲王如何会得罪人?可是,教皇上对英亲王少一点关注,就好像不准皇上怒骂那些自以为是的老臣,简直是割他的肉——痛啊!

  楚意宁对成国公府的印象不好,再说明年及笄之后就要嫁人了,如今只想低调地度过这段待嫁的日子,所以每日上老夫人那儿晨昏定省,扮演安分守己的孙女,并为长年卧病在床的母亲调养身子,当然,更重要的是寻找机会出门。

  不过,想找机会出门还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倒不是大周对女子要求严厉,而是沾染上英亲王的人,都会莫名奇妙地跟倒霉扯上关系,因此成国公府只能小心再小心,就怕已经沦为三流权贵的处境变得更悲惨。

  虽然她不清楚朝堂上的局势,但事出有因,想必英亲王在朝堂上得罪人,才会惹恼人家在他的婚姻大事上头大作文章。

  总之,老夫人不同意她出门,她可以理解,但是这可让她头疼了。

  楚意宁拿着狼毫随意的在纸上涂鸦,想着要如何找机会出门。

  “小姐是不是快闷坏了?”思儿见了忍不住笑道。

  楚意宁懒洋洋地瞥了她一眼,“你不闷吗?”

  “我还忙着熟悉成国公府。”思儿闲时就在成国公府四处与人建立关系,同时打探消息。这是大工程,因此她还没有心思探索外面的热闹繁华。

  “真好!”当千金小姐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能随便与人建立关系,即使你不在意身分差距,对方却无法脱去阶级思维,没法子,他们不懂人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只要皇上持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他们就高喊吾皇万岁万万岁。

  思儿忍俊不住地咯咯笑了,若教府里其它丫鬟婆子听见了,可能觉得小姐在讽刺或着有什么特别含意,但她知道小姐是发自内心地羡慕。

  “楚意宁!”

  楚意宁唇角抽动一下,人未出现,声音就到了,楚意歆真的是自幼接受良好教养的千金小姐吗?“我不过小小抱怨了一下,老天爷立马送了一个麻烦给我。”

  只见楚意歆冲了进来,“东西拿来!”

  “什么东西?”楚意宁不解地眨着眼睛。

  “华宝阁刚刚送来的金簪。”

  顿了一下,楚意宁终于反应过来了,“张嬷嬷说我可以挑选两支喜欢的金簪,我可没有多要哦。”张嬷嬷是老夫人的陪嫁丫鬟,如今是畅春院的管事嬷嬷。

  “我挑好了才轮到你。”

  这会儿楚意宁搞清楚状况了,不过,有问题就应该提出来,“为何?”

  “这是府里的规矩。”

  “若是府里的规矩,为何张嬷嬷先送到我这儿?”请注意,她是虚心请教,不是存心跟这位娇娇女呛声,可惜娇娇女不懂,嗓门更大了。

  “我不管,金簪拿来。”

  虽然第一眼见到楚意歆就晓得她莽撞无知,是国公府的一大败笔,可是这一刻看着她,楚意宁还是生出一种很深的感触——若是一个女子拥有花容月貌,而没有对等的脑子,就是暴殄天物,可惜了!

  “你发什么呆?赶紧拿出来啊!”

  “好吧,三妹妹给我银子,我将金簪给三妹妹。”

  “嗄?”

  “难道三妹妹没有银子吗?”楚意宁绝不承认这是挑衅,就怕她改变主意。

  楚意歆最爱面子了,“谁说我没有银子!可是,为何我要给你银子?”

  “有了银子,我可以买别的金簪啊。”若非担心吓坏她,楚意宁真想扑过去亲她一下。

  这个庶妹很张扬,却傻得太可爱了,就这样将出门的机会送来给她。

  楚意歆傻了,觉得很有道理,可是,又觉得很奇怪。

  “三妹妹不是要我的金簪,赶紧让丫鬟回去拿银子啊。”楚意宁催促道。

  楚意歆还是傻傻地搞不清楚眼前状况,只是牢记一件事——今日来清风阁绝对不可以空手而回,要不,她就太没面子了。于是,她赶紧让丫鬟回去取银子过来,然后在楚意宁的坚持下,付了二十两银子交换两支金簪。

  楚意歆满意离去,楚意宁则欢喜地把玩书案上两个十两的银锭。

  “小姐何必迁就她呢?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个庶女。”思儿实在很讨厌楚意歆。

  楚意宁歪着脑袋瞅着思儿,“你可曾想过一个问题——楚意歆为何如此嚣张?如同你所言,她不过是一个庶女,就算我被某位高人断言活不过十岁,可如今不但活下来了,还要嫁给英亲王,她不是应该在我面前收敛一点吗?”

  “对哦!”思儿苦恼地皱着眉,“这几日我四下与人攀谈,人人都说三姑娘是国公府的宝,别说国公爷,就是老夫人也特别疼爱三姑娘。”

  “她在国公府的几个姑娘当中最出色吗?”

  思儿摇了摇头,“国公府最有才情的是二房的大姑娘,而容貌最出色的是三房的四姑娘……当然,如今小姐成了国公府第一美人。”

  楚意宁没好气地翻白眼,美人在现代好处很多,可是到了这样的时代,若没有相对的权力保护,根本是祸水。

  “总之,三姑娘在国公府可以说是最不起眼的。”

  “最不起眼……这是不是有失公允?国公府基因强胜,她也算得上闭月羞花……好好好,我扯太远了,拉回来,我们就当她不起眼好了,可是她却被众人当成了成国公府的宝,这不是很不合理吗?成国公府凡事以利益为考虑,一个庶女能给家族带来多大的利益?”

  小姐总是有法子将她搞得头昏脑胀,不过,这会儿她可没心思计较,“小姐是觉得其中有问题吗?”

  “不知道,只是觉得不合常理,若说其中没有猫腻,很难相信。”

  “我去打听。”

  “小心一点,别让人起疑心。”

  思儿骄傲地挺起胸膛,“我可是打听消息的高手。”

  楚意宁连忙竖起大拇指,“是是是,你最厉害了,还有,待会儿出去一趟,告诉陈云川,明日我应该可以出门,请他安排见面的地方。”

  愣怔了下,思儿觉得很困惑,“小姐可以出门?”

  楚意宁将书案上的银锭当成沙包抛着玩,笑嘻嘻地道:“这要感谢我那位庶妹啊!”

  思儿张着嘴巴,半晌,终于反应过来,“小姐将金簪给她,原来是为了出门。”

  “这会儿你懂了吧,吃亏不见得是坏事。”

  “是,小姐最聪明了。”

  楚意宁嘿嘿一笑,摆了摆手,道:“你先去见陈云川,还有请采儿进来。”

  思儿应声退了出去。

  其实,楚意宁并不觉得自个儿聪明,实在是对手太弱了……不,应该是对手太自以为是了,以为她是一个胆怯怕事的村姑,以为她不懂嫡庶的分别,很好,成国公府的人最好全当她是蠢笨无知的村姑,这样她做起事来就更方便了。

  从楚意歆那儿要到二十两,楚意宁接下来当然要上畅春院索讨出府的权利,如此一来,楚意歆上清风阁“夺取”金簪一事自然会闹得满府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