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二章 风风光光回家去(3)

作者:艾佟
  这时,门外响起了骚动声,显然是期待已久的车队出现了。

  楚鸿鸣此时的心情很复杂,为了这个自幼扔在乡下的女儿大开中门,就好像当众扇他的脸,不过见到骑在最前面的周璇尹,他兴奋又胆怯……除了皇上,大周最有权力的人莫过于眼前这位亲王了,而此人将成为他的女婿,他能不开心吗?可是,英亲王的脾气坏透了,皇上都不当一回事了,岂会看重他这个岳父?

  周璇尹的坐骑直至楚鸿鸣面前方才停住,而他显然没有下马的意思,抢在楚鸿鸣率众行礼之前举手道:“不必多礼,本王只是护送楚二姑娘回府。”

  “……是,王爷。”楚鸿鸣一脸尴尬,后面正准备下跪的众人更是尴尬极了。

  周璇尹策马退到一旁,严总管匆匆上前向楚鸿鸣行礼,便唤人在第一辆马车摆车蹬子,恭敬地请楚意宁下马车。

  楚鸿鸣见了忍不住皱眉,不过他的心思很快就跟着众人转向马车。

  待坐在第二辆马车的方嬷嬷和采儿走过来,侍立两旁,马车的车门帘才有动静,有人跳下来,众人才刚刚伸长脖子,就见此人小心翼翼侍候后面的人下马车,瞬间,众人的心彷佛被提到空中,有人盼着她是蠢笨的村姑,有人盼着她是粗鲁的野丫头,有人盼着她至少相貌过得去……总之,没有人想过她貌若天仙,更别说气质犹如京中贵女。

  这位真的是养在乡下的二姑娘吗?

  楚意宁随着严总管来到楚鸿鸣面前,淡然行礼道:“女儿见过父亲。”

  怔了半晌,楚鸿鸣终于反应过来,“先进去吧。”

  点头应允,楚意宁转身对周璇尹道:“民女多谢王爷一路护送。”

  “明日本王会让江嬷嬷过来见你,将来有事你都可以找她,她应付不来,还有本王。”周璇尹说得很轻巧,可是落在众人耳中,彷佛是一种警告——若有人敢欺负本王未过门的妻子,你们就死定了!

  “民女记住了。”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楚意宁越看周璇尹越觉得可爱,看似傲娇,内心却是没长大的孩子,也因此待人泾渭分明,看你是好人,就对你好,看你是坏人,就对你不好——若是让成国府的人知道,英亲王已经将他们归入坏人一类,他们应该不会费心地在这儿装模作样了吧。

  “还有,本王最讨厌笨蛋。”

  这句话有何含意?众人一致相信,英亲王是在警告他们要当聪明人,别让他讨厌他们,要不然,他们死定了!

  “民女记住了。”楚意宁唇角微微上扬。

  想来,未来在成国公府的日子也不至于太难过吧……

  “民女记住了。”楚意宁唇角微微上扬。她实在想不明白,他明明承认她是个有脑子的人,为何坚持用“村姑”来贬低她?

  英亲王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也不打一声招呼,便策马转身离去。

  紧跟在他身侧的周岭和周峻不好意思地向楚鸿鸣点头致意,赶紧策马追过去。

  “父亲应该知道王爷是个武将,向来大而化之,不是有意失礼。”楚意宁温婉地解释。

  可是众人听在耳中却很不是滋味,她又还没嫁给英亲王,何必帮他解释?她是不是想提醒他们,她是未来的英亲王王妃?

  楚鸿鸣实在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个女儿,胡乱地点点头,有些狼狈地道:“你祖母等你等得很心急,还是赶紧进去吧。”

  随着众人入内,见了老夫人,再一一将成国公府的人认了一遍,楚意宁便直接了当地提出请求,她要见母亲。

  楚意宁的请求合情合理,老夫人即使想拉着她建立感情,也只能装模作样地道一句“应该的”,就让身边的大丫鬟亲自送楚意宁到成国公夫人的兰馨院。

  看到瘦骨嶙峋的成国公夫人,楚意宁感觉整颗心揪在一起,许久无法言语。

  她很心疼原主,一直想知道当母亲的为何能够忍心对女儿置之不理?虽然方嬷嬷提过成国公夫人病重,但毕竟十几年没有回成国公府,成国公府的消息皆由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久久来一次信件告知,事情难免失真……是啊,确实失真,只是没想到与她想象的相反,大丫鬟刻意淡化母亲的情况,就为了不让她担心。

  “娘。”楚意宁很自然地脱口唤道,不知何时,她与原主已经融为一体,她可以感觉到她们是血脉相连的母女,感觉到原主对母亲的渴望。

  成国公夫人纪明珠激动地看着楚意宁,举起手想摸她,又无力地垂下来。

  楚意宁握住她的手,缓缓贴上自个儿的脸颊。

  “宁、宁儿……”纪明珠的眼泪哗啦哗啦地滚下来,曾以为至死再也见不到女儿,可如今不但近在眼前,还生得如此娇艳动人、朝气蓬勃,这会儿她死也无憾了。

  “是,我回来了。”楚意宁温柔地取出帕子为她拭泪。

  许久,纪明珠终于又济出声音,“对不起。”

  “若觉得对不起我,就养好身子,让我当个有娘疼爱的孩子。”楚意宁不着痕迹地为母亲把脉,脉象极其虚弱。她相信原主一定会原谅一生无缘相见的母亲,因为,这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母亲,为了儿子,不得不将女儿送走,可是又惦记着女儿,茶不思饭不想,长久下来,硬生生将自个儿的身子折腾坏了。

  “不恨娘吗?”

  楚意宁摇了摇头,“可是,娘若独自丢下我走了,我很可能对娘心生埋怨。”

  “娘也想看着你嫁人,可是娘的身子……”

  “只要娘想活下来,我可以让娘活得好好的。”说白了,母亲的病是心病,而她就是心病的解药,如今解药服下,就看病人了。

  纪明珠显然很困惑,这些年她何尝不想将身子养好,可是每况愈下,每个大夫都说她无药可医了。

  “娘相信我,我可是大夫。”楚意宁看了一眼侍立一旁的方嬷嬷。

  方嬷嬷连忙点头附和,“是啊,夫人,小姐不但是大夫,还是很了不起的大夫,小姐拜了一个很厉害的师傅,在岐县有好多人找小姐看病呢。”

  “这……怎么回事?”纪明珠很难相信。

  “习医很好,不会看不懂大夫开的药方,不知道自个儿吃了什么药材。”

  楚意宁说得很轻巧,纪明珠却听得很心酸,堂堂国公府的千金,却不得不跑去习医,这是因为日子过得很苦吧。

  “我能够让娘活得好好的,这才最重要。”楚意宁不难猜出母亲的想法,想想现代读医科根本是聪明人的权利,医生社会地位很高,可是在这个重视科举的时代,身分地位取决于权力,医生救人治病的本领就显得无足轻重。

  是啊,她能够活得好好的,能够看着女儿嫁人,这才是最重要的,可是……纪明珠看着自个儿干瘦的双手,“真的可以吗?”

  “当然,娘按着我的指示乖乖吃饭、吃药,不但可以活得好好的,还能长命百岁。”

  “好,娘全听你的。”

  “还有,女儿会医术一事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娘不可以说出去。”

  纪明珠点了点头,当然不能说,若教人知道女儿是大夫,对女儿不好。

  “我刚刚进兰馨院时,丫鬟婆子乱成一团,我让方嬷嬷暂时待在娘身边侍候,好好教导她们规矩礼仪。”娘病了好多年,这个院子侍候的人生出异心或工作态度不佳,也是可以理解。

  略一思忖,纪明珠就明白了,“若是方嬷嬷在娘这儿,你那儿怎么办?”

  “我有采儿和思儿,她们很能干。”她毕竟是未来的英亲王王妃,想必有不少丫鬟婆子急于讨好她,她只要订出大方的奖励政策,她们就会互相监督、牵制。

  “采儿和思儿?”

  “娘累了,该休息了,明日我再带采儿和思儿过来见娘。”

  纪明珠确实累了,只是终于见到心心念念的女儿,舍不得闭上眼睛。

  “是啊,如今夫人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子,关于小姐在岐县的事,我再慢慢告诉您。”

  方嬷嬷知道当母亲的心情,恨不得快快将那段失去的岁月寻找回来。

  纪明珠放心地闭上眼睛,可是依然拉着楚意宁的手不放,紧紧地,好像害怕一松开手,她就会消失不见。

  “嬷嬷,我在这儿陪娘,您先去见兰馨院的丫鬟和婆子,她们想必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若她们对您订下来的规矩有意见,就安排她们去其它院子侍候。”

  方嬷嬷应声退出去。

  楚意宁看着纪明珠,回想着今日在老夫人的畅春院见到的每一张面孔——楚家三房每个成员都出席了,除了她唯一的同胞哥哥。她突然觉得,楚家人的脸皮真的很厚,一个个抢着在她面前亮相,却不让她见最亲近的家人,若非她主动要求见母亲,他们也不知何年何才会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