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上弃珠 第二章 风风光光回家去(1)

作者:艾佟
  成国公楚鸿鸣跌跌撞撞地冲进畅春院,果然见到娇滴滴的林姨娘正跪在老夫人前面,心疼极了,可是,想上前将人扶起来,又担心母亲的怒气更大。

  “娘,这是怎么回事?”楚鸿鸣讨好地凑到老夫人身边,拿起案桌上的茶盏递到老夫人面前。

  “今日回来得可真早。”老夫人不像往常一样伸手接下茶盏,给大儿子面子,而是冷冷地瞥了林姨娘一眼。真是好手段,不到一刻钟,就有奴才通风报信将人带回来,难怪老大媳妇儿被她斗得只能待在兰馨院养病。

  楚鸿鸣干笑几声,将茶盏放回案桌上,“娘不是常夸晴娘乖巧聪明,若是哪儿做错了或是处置不妥,您教导她就好了,何必生那么大的气?”

  “是她自知理亏,跪下求饶,可不是我教她下跪。”老夫人过去看林姨娘满意极了,乖巧聪明是其一,与定国公府扯得上关系是其二,可是这一次,她竟使成国公府沦为京中权贵夫人之间的笑柄,只因她不愿意派像样的马车去岐县接宁丫头。

  “怎么了?”

  老夫人不悦地皱眉,“难道你没发现宁丫头至今还未回来吗?”

  “不是已经派人去接了吗?”楚鸿鸣的心思全摆在外面,而府里的事就交给林姨娘打点,有要紧的事,她自然会告诉他。

  “是啊,派出府里最破烂的马车,将差事交给粗使婆子,结果如何?马车一出通州,不是车轮脱落,就是马儿病了、惊了,如今快一个月,不但没接到人,还闹得京里的贵夫人都在议论此事,说你不喜欢嫡女,不愿意嫡女高嫁英亲王,才会用如此拙劣的手段阻止嫡女回京。”

  楚鸿鸣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责备地看着林姨娘,不过是派人去接宁丫头回来,怎能闹到他的面子全没了?

  “你还看不出来吗?这绝对不是巧合。”

  楚鸿鸣细细一想,试探地道:“娘的意思是有人不满意晴娘派去接宁丫头的人?”

  “宁丫头要嫁英亲王,怠慢宁丫头不就等于怠慢英亲王,按着英亲王蛮横霸道的性子,他可以容忍吗?”老夫人忍不住又白了林姨娘一眼,没见识的女人!

  “我听说,英亲王很可能拒绝这门亲事。”楚鸿鸣至今未得到当上英亲王岳父的好处,原因很简单,没有人相信英亲王会顺利结成这门亲事,他当然感觉不到那位在岐县的女儿有何重要。

  “你真糊涂,英亲王再任性妄为,也不敢公然反抗圣旨。”老夫人真是恨铁不成刚,这个儿子若是有点出息,成国公府也不会没落到二流权贵都算不上,如今还能撑住门面,那是因为她擅于经营,手上有不少良田铺子。

  楚鸿鸣一噎。对哦,他听了不少关于英亲王的恶行恶状,独缺反抗皇上这一项,甚至英亲王往往是第一个跳出来支持皇上的人,譬如三年前皇上大胆用年轻武将领兵攻打南楚,朝中老臣都反对,唯独英亲王站在皇上那一边。

  “你让骁哥儿去接宁丫头回来,他们是兄妹,正好可以藉此机会拉近关系。”老夫人可以说是成国公府目光调适得最快的人。以前楚意宁是短命鬼,如今是未来的英亲王王妃,除了太后,后宫的女人都要拉拢她。

  “骁哥儿要读书,国子监那儿不好请假。”楚鸿鸣最看重儿子,尤其是嫡子,想要擦亮成国公府的匾额就靠他了。

  “别忘了,皇后娘娘的百花宴就在下个月,宁丫头已经赐婚英亲王,皇后娘娘理当召见宁丫头,若是见不到宁丫头,说不定皇上会以为成国公府不满意这门亲事。”

  “我让严总管亲自跑一趟。”

  老夫人对他的安排显然不满意,不过,倒没反对。他如何想,她岂会不明白?这关系着面子,派人悄悄将人接回来就好了,大张旗鼓上岐县迎人,不是打他的脸吗?再说了,也不清楚宁丫头的模样,若是没见识的村姑,教人见了,多难看啊。

  “林姨娘先回去吧,我还有细节与国公爷商议。”如今老夫人最担心的就是楚意宁的教养问题,虽然有老大媳妇的人在身边侍候,不至于目不识丁,不过,肯定是不懂规矩的野丫头,成亲之前不好好调教,将来顺利嫁去英亲王府,只会添麻烦,英亲王若因此迁怒成国公府,那就得不偿失了。

  林姨娘颤巍巍地起身,可怜兮兮地行礼告退,临去之前,还瞥了成国公一眼,成国公终究心软了,安慰地回视她一眼,示意今晚会去她那儿。

  林姨娘安心地翩然离去,出了畅春院,原本还娇柔的面孔瞬间转为阴沉。她太粗心了,竟然忘了英亲王有多么蛮横难缠。

  林姨娘刚回到晴芳院,早已等得不耐烦的楚意歆心急地扑上前,“娘亲还好吗?”自小受宠的她丝毫不在乎嫡母的存在,往往直接称生母为娘。

  林姨娘安抚地拍了拍女儿的手,“没事了。”

  “祖母恼上娘亲了吗?”如今成国公府是林姨娘管家,楚意歆就是不出房间,也可以知道府里大大小小的事。

  “这是我的失算,我不乐意那个丫头风风光光地回来,没想到却弄巧成拙。”

  楚意歆懊恼地道:“这门亲事为何如此巧合地落在她头上?真是太便宜她了!”

  “你爹要派严总管去岐县接人,算是给她面子了,不过你放心,你爹不可能为她开成国公府的大门。”虽然不是秘密,但是国公爷也不愿意大剌剌地告诉众人——他一直将嫡女关在乡下,当然要悄然无声地将人接回来。要不,让楚家嫡长子去接人不是更好,何必派严总管?当然,严总管机灵能干,一定知道如何让那个丫头安静无声地回来。

  “我只担心她生得太蠢笨了,影响我的亲事。”

  “你别担心,你爹已经看上一门好亲事,说不定过些日子就有好消息。”

  “我就是嫁入高门,也得不到皇上赐婚。”楚意歆不服气地噘嘴。皇上为何突然记起那个村姑呢?除了皇子,她不可能比那个村姑嫁得更好,可是,即便是皇子的侧妃,也只能是嫡女,庶女想嫁入皇家并不容易。

  “皇上赐婚又如何?这也要她有那个命享受啊。”林姨娘恶毒地冷冷一笑,“英亲王性情残暴,手上沾满的血可以染红江河,那个丫头说不定嫁过去不到一年就被凌虐致死。”

  楚意歆缩了一下脖子,“英亲王真有那么可怕吗?”

  “英亲王不可怕,会死了两任王妃吗?”

  虽然楚意宁悲惨的未来令她开心,不过,那终究不是眼前的事,“我只要想到那个村姑下个月能在百花宴上大出风头,我就不甘心。”

  “你何必跟她计较那么多?”林姨娘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既然知道她是村姑——没见识又粗俗,她只会在百花宴上闹笑话。”

  “对哦,蠢笨至极的村姑还是别出风头,只会闹更多笑话。”楚意歆咯咯咯地笑了,好像她已经亲眼见到楚意宁出糗的样子。

  楚意歆认定楚意宁是个粗俗没见识的村姑,必然轻视之,不过,林姨娘也知道楚意宁的身分比她们高,“那个丫头无论如何都是你姊姊,你在府里多少给她留点面子,免得落人口舌,说你没规矩。”

  “谁敢说我一句不是,发卖了就是。”楚意歆不以为然地道。

  “因为这次的事,老夫人又开始过问府里的事,以后还是收敛一点。”

  楚意歆哼了一声,显然不当一回事。

  “你可记住了?”

  楚意歆应了一声,脑子却想着要在百花宴之前,先在府里办个茶会,当着京中贵女的面给那个村姑难堪,让她认清楚自个儿是什么德性。

  得知成国公府接人的马车到了,周璇尹就准备随时出发回京,可是,当周河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却不是因为楚意宁要启程回京,而是她病了。

  “她不是大夫吗?”周璇尹看得出她是个有主意的,可是也没料到她会在临去之前闹上这么一出……好吧,他很喜欢她的反击,难道他们来接人,她就应该迫不及待收拾箱笼跟他们回去吗?门儿都没有!不错,这个村姑有个性!

  周河愣怔了下,“大夫就不会生病吗?”

  周岭反应机灵,立马明白主子的意思,“楚姑娘的病来得可真是巧。”

  这会儿周河也反应过来了,“对哦,昨日一早还出门为人看病,怎么今儿个就病了?”

  周璇尹送上一个白眼,这个迟钝的家伙!

  周河觉得好无辜,他又没见过未来的王妃,哪知道她是个难缠的……糟糕,王爷已经是难侍候的主子了,再来一个不省心的王妃,这日子还过得下去吗?

  “你们认为她会病多久?”周璇尹兴致勃勃地问。

  周岭感觉到自个儿的脸垮了下来,主子的口气会不会太欢快了?为何他觉得很不妙?“我想应该病个两日就好了吧。”

  “两日?”周璇尹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既然要闹,岂能不闹大一点?重重拿起,轻轻放下,这不是很无趣吗?

  “成国公府的总管应该不会容许楚姑娘病得太久。”

  周璇尹冷冷地挑起眉,“主子的事岂容奴才指手画脚。”

  “是,楚姑娘要病几日就病几日。”周岭顺着主子的意说着,觉得自己好像喝下一碗苦不堪言的汤药。

  人人都说主子性情残暴,这有失中肯,武将上了战场,若不想双手染上敌人的血,就等着自个儿的血渐渐流光,说白了,残暴是一种生存手段。不过,若说主子任性妄为、蛮横无礼,这绝对是事实,没法子,谁教主子骨子里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身分又尊贵,将折磨人视为乐趣毫不稀奇。

  “她究竟会病几日?”周璇尹对楚意宁真的很好奇。

  “主子认为几日?”周岭觉得顺着主子的意思方为上策。

  想了想,周璇尹不屑地道:“终究是养在乡下的村姑,没有急匆匆地赶着回成国公府已经不简单了,难道还能期望她多病几日吗?能够撑个两日,她当本王的王妃也算是有那么一点像样了。”

  周岭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主子的结论不也一样吗?他突然生出一股恶趣味,真想看主子被未来王妃狠踩一脚的样子,“楚姑娘会不会又教人大吃一惊?”

  周璇尹冷哼了一声,“村姑就是村姑,她能有多了不起的骨气。”

  “是是是,主子所言极是。”周岭衷心期待未来的王妃能狠踩王爷一脚。

  “马屁精!”

  周岭好想叹气,若耍嘴皮子处处与主子作对,他岂不要沦为主子的人肉沙包?

  “等着呗,不会超过两日。”周璇尹肯定道。

  好像一切尽在周璇尹掌控之中,可是过了五日,他的脸就垮下来了——

  “她竟然病了五日!”周璇尹有一种被某人狠踩一脚的感觉。这个村姑真的很喜欢跟他过不去,病两日就够了,竟然搞到五日……

  “楚姑娘好像还卧床不起的样子。”周岭小小声地提醒。他此刻的心情很矛盾,想放声大笑,主子也有大大失算的时候,可是,一想到皇上不知已经派了几回密使催他们回去,他就只想叹气。

  周璇尹恶狠狠地一瞪,“她是病上瘾了吗?”

  “病不好,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主子真的有够小气,若一开始预言病上十日,这会儿主子一定夸未来的王妃识相。

  “我们去瞧瞧。”

  “嗄?”

  周璇尹懊恼地踢了他一脚,“上房顶瞧瞧她究竟在搞什么鬼。”

  “……是,主子。”其实他想告诉王爷,老是夜探佳人不太好,可是,主子决定的事岂容反驳?还好主子身手很好,溜得够快,要不,被逮个正着,那就丢脸了。

  床上的人脸色苍白,看起来病得很重,可是仔细一看,两眼闪闪发亮,绝对没有对外所言般病得昏昏沉沉。

  “你这个丫头还要病几日?”秦御医真是伤透脑筋了。

  “徒儿很担心师傅,放心不下师傅,这病就好不了,如何是好?”楚意宁看起来又可怜又委屈。

  秦御医冷哼一声,“别想博取我的同情,我说过了,我不想回京城。”

  “我真的不放心师傅独自留在此地。”师傅的性子过于耿直,很容易得罪人,要不,以他的医术,流落至此时不会穷到有一顿没一顿,后来还是靠她推销,师傅的医术才会在岐县得到认可,接着传到周边的县城,让师傅的医术能够发挥。

  “没有你,难道师傅就活不下去吗?再说了,你回到成国公府,也不可能跟着师傅,更不可能继续一起行医。”

  是啊,先不管她的身分,单是女儿身,出个门都不容易,不过,她有个梦想——“我一直想为师傅开一间医馆,让众人见识师傅的医术。”

  “傻孩子,何必呢?这无疑是跟梁淑妃公然对抗,师傅的命保不住就算了,只怕会将你拖下水。”秦御医的眼眶红了,心暖了。虽然遭人逐出太医署是极大的耻辱,但是得到一个聪颖又敬重爱护他的好徒儿,他真的没有遗憾了。

  “将来是不是三皇子继位可不知道,梁淑妃也不见得可以一直如此风光。”虽然不在京城,但是经由师傅对宫中的描述,还有邸报透出来的信息,她总觉得当今皇上并非昏君,三皇子又不是极为聪明胆识过人之辈,选择外戚强大的三皇子接位,这不是将周氏王朝送到外姓手中吗?

  秦御医摇了摇头,觉得她根本不知道强大的外戚对一位皇子有多重要,“皇后娘娘只有一女,四妃中唯独淑妃和德妃生了皇子,而德妃的出身远远不及淑妃,三皇子继位的可能性最大,这也正是皇后娘娘处处忍让梁淑妃的主因。”

  “师傅,我忍让你,不见得是因为我怕你,有可能是为了降低你对我的敌意,但可以肯定一事——皇后娘娘是个聪明人。至于出身,在我看来,这反而是德妃娘娘最大的优点,外戚的势力太大,绝非好事。”

  “是啊,皇上不喜欢外戚的势力太大,但是想登上那个位置,没有外戚相助,也不太容易。”

  这一点楚意宁倒无法否认,外戚往往是皇子成为九五至尊最重要的助力,除非皇上握有另外一股足以对抗的势力,而这股势力可以顺利交给皇上看重的皇子。

  “师傅还是先跟我去京城吧,我已经让陈云川在京城置办宅子,师傅不便在京城为人治病,可以去城外行医,待我嫁进英亲王府,再接师傅去我的陪嫁庄子,在那儿,我就可以照顾师傅,再寻机会为师傅开医馆。”

  “再说吧。”

  楚意宁微微挑起眉,“师傅是担心我嫁不成英亲王吗?”

  秦御医略一思忖道:“虽然师傅在太医署的时候未曾有机会见英亲王,可是关于他性情残暴的传闻,只怕是言过其实。”

  楚意宁第一次对未来的夫君来了兴致,“师傅是说,有人刻意将他的名声搞臭?”

  “师傅不确定是否有人在后面操纵此事,不过,皇上很疼爱英亲王,甚至将他一手栽培的大周最强大兵力的铁骑军交给英亲王,难免使英亲王更为惹眼,据说上个月英亲王还遭人暗算,伤得极重。”

  楚意宁双肩垮了下来,“我究竟得罪谁,皇上为何赐婚赐到我头上?”

  秦御医还真是傻了,一般人来看,委屈的人应该是英亲王,可是这个丫头却觉得倒霉透了……好吧,他这个徒儿就是与众不同,志气比天高,生性潇洒不喜欢拘束,对她而言,若非自愿,就是嫁皇帝也委屈。

  某位偷听者的俊颜此时扭曲变形,这个村姑真的有气死他的本领!

  楚意宁唇角抽动了一下,“难道师傅觉得委屈的人是英亲王吗?”

  “师傅当然觉得英亲王能娶到你,可以说是他三生有幸。”

  “这是当然,就怕他不识货。”

  “皇家人自视高人一等,可是师傅相信不久之后,他就会明白了。”

  楚意宁开心地笑了,果然是师傅,总要站在徒儿这一边。

  秦御医起身准备离开,“你的病何时会好?”

  “我的身子还很虚弱,再养个十日也不为过。”

  “你这丫头也别闹得太过头了,套一句你的话——将人得罪死了,就是将自个儿的路堵死,何苦呢?前进一步是悬崖,但是退一步,也许是海阔天空。”秦御医见她瞬间蔫了,一笑,转身走出去,侍立一旁的方嬷嬷紧跟在后。

  某位偷听者的剑眉忍不住上扬,这位村姑竟能说出如此有智慧的言语!好吧,虽然听见她对皇位继承人的见解,已经令他大为惊奇,但是这会儿他更是要说,他还是太小看她了,她的见识不见得输给男子,当然,这不能否认她真的很令人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