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上弃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上弃珠 第一章 傲娇的王爷(3)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若能不嫁,小姐究竟要不要嫁英亲王?”思儿可没有忘了最重要的问题。

  “这还用得着问吗?你不是说英亲王性情残暴吗?”言下之意,嫁过去根本是自寻死路,她又不是傻子。

  “镇上的人确实是这么说的,可是小姐不也说过,谣言不可尽信吗?”

  “……是啊,不过,我还是不想嫁给他。”楚意宁直言道。

  “这是为何?”

  楚意宁发出欲呕的声音,“太脏了。”

  “嗄?”

  “后院养了一大堆女人,这不是很脏吗?”

  愣怔了下,思儿虚心求教,“我不懂小姐的意思。”

  “一堆女人共用一个男人,你不觉得很脏吗?”她曾听过有人如此形容男人——男人就像牙刷,很贴切不是吗?别说真跟别人共用,单是想像,就觉得恶心。

  思儿实在不晓得要如何反应是好,虽然早知道小姐偶尔会说出惊人之语,可是有时候,还是教她理解不了。

  “你也知道我最爱干净了,一日不净身就受不了,教我跟一群女人抢着一个脏兮兮的男人,这是要逼疯我吗?”

  思儿还真不知道要回答什么,而某个坐在栗子树上的男人更是深受打击,俊颜严重扭曲,很想扑过去咬人。

  村姑竟然是他未过门的妻子,这个刺激够大了,没想到还嫌弃他脏兮兮!他哪儿脏兮兮?他也很爱干净,不是妻子,他绝对不碰……不对,就是妻子,他也是迫于无奈才沾手的好吗。

  这个村姑是不是脑子烧坏了?他是什么身分,她又是什么身分,能够嫁给他,是她三生有幸,她有什么资格嫌弃他!

  另一边周岭恨不得将自个儿缩得不见踪影,为何让他听见如此私密的话?他不愿意让主子惦记上,没事就拿他练身手,这不是教他生不如死。不过,未来的王妃不但没有被养废,还口齿伶俐,这倒是可喜可贺,当然,若她不要一直嫌弃主子,就更好了。

  “这个村姑……本王总有一日会被她气死!”周璇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忍下撕咬某人的欲望,也许是月色下这幅画面太美好了,让他咬牙切齿的同时,又生出一股莫名的祥和感。

  村姑……为何主子会这么叫未来王妃?周岭苦思了半晌,摇摇头,不重要,倒是王妃的前途令人忧心忡忡,可以将主子气成这样,主子不知道会如何恶整她……也许情况没有这么糟糕,这位王妃看起来应该不是很好对付的人。

  拉弓,射箭,正中红心——这对周璇尹而言,就如同品茗一般优雅,如今却充满了杀气,好像那个红心是某人,他要将她狠狠射穿了!

  “主子怎么了?”周峻拉着周岭小声地问。昨日周岭陪主子夜探未来王妃,想必发生了什么事,要不,为何主子一早就暴跳如雷?

  “被嫌弃了。”周岭自认为是在陈述事实,可是却藏不住内心深处那丝幸灾乐祸。这一次太后为王爷选了一个好王妃,往后英亲王府应该生机勃勃。

  “被嫌弃了?”周峻以为他在开玩笑,不要命了,谁敢嫌弃英亲王?就是皇上,在英亲王面前也不敢摆架子,大周最嚣张的人物莫过于自家主子了。

  “对,未来的亲王妃。”

  顿了一下,周峻可以理解地道:“死了两个亲王妃,王爷就不太受欢迎了。”

  周岭送上一个白眼,“王爷真要看上哪家姑娘,谁不抢着嫁?那些权贵之家不过是故意装模作样。”

  周峻想想也对,不说身分地位,单论那一张脸、挺拔的身姿,就已经迷倒京中一大群姑娘,可是,王爷为何会落得众家姑娘避之唯恐不及的境界呢?这其中绝大部分是王爷自个儿的手笔,王爷最讨厌人家硬塞女人进府,过去已经按着太后的意思娶过两任王妃,够了;另外一部分是与王爷过不去的人所为,至于是谁,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总之,王爷真有心求娶哪家姑娘,人家可高兴了。

  “成国公的嫡女自幼养在乡下,没见识,不清楚王爷在大周的地位,回到京城之后,她就知道自己何其有幸,倒是王爷,应该看不上她吧。”

  “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人家看不上王爷。”

  “什么?!”周峻好像受到严重惊吓,瞪大眼睛。

  “她看不上本王?!”周璇尹突然走到周岭面前,吓得周岭和周峻动也不敢动一下,他视若无睹,自顾自地接着道:“她凭什么看不上本王?本王还看不上她这个村姑。”

  周峻惊愕的瞪大眼睛,“未来的王妃是村外见到的那位村姑?”

  周岭终于明白了,难怪主子见到王妃的时候会这么说。那日周峻提及一位不可思议的女大夫,还偷偷嘲笑王爷没气度,竟然说人家是村姑……他突然有一种感觉,前途令人忧心忡忡的不是未来的王妃,而是这位别扭的王爷。

  “她根本没资格看不上本王,是本王看不上她。”

  两人很有默契地用力点头,“是啊,是王爷看不上她。”

  “这像话吗?”

  “不像话。”虽然他们一致认为主子在自言自语,并非询问他们,但他们很清楚要拍好主子的马屁,主子最不能容忍人家对他视而不见,因为,这是他专属的权力。

  “是本王不想娶她,不是她不想嫁给本王。”

  “是是是,当然如此。”两人下意识互看一眼,这次主子受到的打击真的很大。

  周璇尹倨傲地抬起下巴,“她自幼养在这种穷酸落魄的地方,根本不清楚本王的身分有多么尊贵,待她回到京城,她就知道能够嫁给本王根本是三生有幸!”

  他们应该继续拍马屁,可是,有个念头却同时闪过两人脑海——真的能够如主子所愿吗?两人都还没正式交锋,主子就被气得快失控了,若是真的交战……可以确定的是,未来王妃绝非没见识的村姑。

  周璇尹似乎已经看见村姑变成哈巴狗摇着尾巴的样子,哈哈哈地笑了,周岭和周峻见了更担忧了,主子会不会乐极生悲?

  “主子心情真好!”周河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暗卫,不过,这是对一般人而言,在这武功高强的三位面前,他很难不被发现,可是这会儿不出声,不知道他们还会忽视他多久。

  吓!周岭和周峻见鬼似地瞪大眼睛,这个家伙何时来的?

  “你们很忙。”周河安慰道,尽管他这个大活人已站在一旁许久。

  周璇尹也发现周河了,转眼又恢复骄傲高贵的模样,“成国公府派出来的人到了?”

  周河摇摇头,“出了通州,马儿被炮竹惊吓到,撞了树,只好又返回成国公府。”

  周璇尹唇角一抽,“这是第三次了吧,成国公府的马儿都如此不经吓吗?”

  若非主子找麻烦,成国公府的马儿会如此不经吓?周河可不会实话实说找骂挨。

  “成国公的脑子是不是坏了?竟敢随随便便派辆马车去接本王的王妃!”周璇尹越说火气越大。

  虽然周河也觉得成国公太不识相了,就算看不上养在乡下的女儿,但至少看在王爷的面子上,也该花点心思侍候,随随便便派个奴才来接人,受到一丁点惊吓就六神无主地往回走,如何接得到人?不过,主子是不是搞错了?这位王妃不是还未过门吗?他看着其他两位,没想到他们一点反应也没有,好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难道他错过了什么?

  “要不,派人去提醒一下成国公?”周岭提议道。

  周璇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种事用得着本王提醒吗!”

  谁知道王爷对未过门的王妃会如此上心?他们三人只能腹诽,可不敢说出来。

  周璇尹冷哼一声,“若他还继续怠慢本王的王妃,他就别想接到人。”

  不会吧,主子还要继续玩下去?周河一张脸垮了下来。

  “主子已经离京好些日子了,该回去了。”周岭提醒道。

  “你怎么跟皇兄一样唠叨。”

  “王爷忘了吗?不久前,王爷才因为遭人暗杀而足足休养了一个月,因此这一趟出来,皇上特别交代,没事赶紧回去。”

  “本王要亲自盯着王妃回京。”

  “什么?!”三个人同时惊叫出声。

  “做戏要做足,懂吗?”

  不懂,出京时,主子一直唠叨着要将某人的产业查个底朝天,找出应该三年前就跌落山崖死掉的人,至于未过门的王妃,瞧一眼就好了,这会儿为何变成做戏要做足?

  见他们一脸蠢笨的样子,周璇尹又要暴跳如雷了,“你们是不是太久没有陪本王练身手了,连本王的话都听不懂!”

  “懂,做戏要做足。”三人异口同声道。

  周璇尹满意地点点头,“对,做戏要做足。”

  “可是,难道主子不希望王妃早日回京,就可看清楚能够嫁给王爷是多么三生有幸?”周岭最了解主子,想要改变主子的决定,就要看主子最在意什么事。

  周璇尹微皱着眉,倒忘了成国公这个人不太机灵,若是一直不开窍,难道他也跟着一直待在这儿受村姑的气吗?不过,也不能让他们随随便便将人接回去啊。

  “好吧,这事本王再想想。”无论如何,他要看着村姑回京。

  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主子总算愿意让成国公府提早接到人,至于主子会如何对付成国公,他们只能默默为成国公祈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